当前位置:

第1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陈嬷嬷抱着手臂走过廊下,脚步匆匆。

    天上飘着点点的小雪,晶莹剔透,衬着墙里墙外横枝怒放的几株红梅格外地好看。

    然而此时,陈嬷嬷却无心欣赏。走过了有些破败的抄手游廊,随便看了看这没有人收拾的院子,心里到底腹诽了一声。

    明明再走一个时辰就能回京,京城的门都能看见了的,谁知道自家主子偏偏不肯快走几步路回京,说什么累了非要在京郊的驿站留宿,还一住就是好几天。

    亏了国公爷疼惜妻子,对于主子的无理取闹大半都不在意的,虽驿站破败也舍不得叫妻子累着因此留宿,不然叫陈嬷嬷自己说,自家主子也实在叫人有些心寒了。

    多少年的疼惜,一颗石头心也都能捂热了,怎么主子就……

    心里想着这个,陈嬷嬷的脸上就露出了些痕迹,然而目光落在前头一排屋子上,急忙掩了掩神色,挤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来,搓着手就挑了帘子进去。

    才进了屋,就感觉一股子温暖热气扑面而来,叫在外头也实在有些冷的陈嬷嬷口中发出了些舒服的喟叹,之后,就见一个笑吟吟的美貌丫头迎了出来,见了是她,这丫头急忙赶上前来扶住,一边给她拍着身上的积雪,一边笑道,“嬷嬷怎么亲自来了?若有什么,只叫个小丫头来,吩咐咱们什么知道就是,这天寒地冻的……”她顿了顿,隐蔽地将一个不大的荷包塞进了陈嬷嬷的袖子里,小声儿说道,“郡主说,嬷嬷平日里辛苦,给您喝茶呢。”

    她说完这个,偏头一笑,颤巍巍露出了几分可爱与柔顺来。

    陈嬷嬷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却也叫这等貌美震了震,之后捏了捏袖子里的荷包,脸上的笑容就热切了几分。

    都说郡主行事极大方可亲的,她平日里也没少得郡主的赏,虽然不多,不过是个客气的意思,却叫人心里乐呵不是?

    怨不得主子身边儿的丫头们得了什么巧宗儿,都不爱往世子面前去的,专爱往郡主面前来。

    本按理说,丫头们最喜欢的,不是该是世子爷么?

    想到了这个,陈嬷嬷猛地想到自家行事手段跟阎王似的世子爷,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到底觉得还是郡主好些。

    虽平日里也有雷霆,却不会出手要人命不是?

    “哪儿的话,郡主是公主与国公爷的心尖尖儿,咱们平日里侍奉来不及,这叫什么辛苦呢?”

    这丫头是郡主身边得意人,陈嬷嬷也不敢怠慢的,赔笑说了些好话,目光在这丫头的头上飞快地掠过,见她的头上果然换了与之前几日不同的首饰,此时竟是一只凤凰吐珠的金钗插在发间,珠光点点,心里就生出了几分计较,只想着家中是不是有哪个出息点儿的侄儿与她匹配,脸上更生出了些笑容来。

    若能娶一个郡主身边儿的管事丫头……

    这丫头见她目光闪烁,心中就猜出了几分,却只做不知,引着她往侧间儿去,口中只含笑问道,“嬷嬷这匆匆地来了,究竟所为何事?”

    “与郡主有些话儿回。”见这丫头挑起了侧间儿的帘子,陈嬷嬷还未见人就嗅到了隐隐的白梅香气透了出来,就见侧间里头一张不大的案桌前头,一个眉目秀致绝伦的女孩儿不施粉黛立在桌后,此时穿着一身儿湖水绿的衣裙,正握着身前一个容貌与她有八分仿佛,白皙可爱的八岁上的男孩儿的手提笔在桌前写着什么,那目光与神态都静美温柔,仿佛见了她,连心中的烦躁都慢慢地平息了下来。

    桌前还有一个一双秀眉微挑透着几分精明厉害的娇俏丫头,手中捧着一个插着开得极盛的红梅的白璧琉璃瓶儿,笑嘻嘻地正说着什么。

    那女孩儿嘴角含笑,正微微摇头,听见了响动抬头看来,见是陈嬷嬷正给自己施礼,便撒开了怀里那男孩儿的手走下来,温声道,“嬷嬷怎么有时间过来?”见她身后的那男孩儿走下来拉着自己的衣袖一同疑惑地看着陈嬷嬷,她顿了顿,牵着这个孩子的手不动声色地问道,“还是……母亲有什么吩咐?”

    “公主还没起身呢。是奴婢来给郡主,给二爷请个安。”这女孩儿正是自家主子恭顺公主唯一的嫡女荣华郡主沈明秀,一旁的男孩儿就是公主最疼爱的幼子沈明嘉,这都是公主的心肝儿,陈嬷嬷自然不敢怠慢的,认真地给请了安,目光落在目光清澈的沈明嘉的脸上一瞬,到底忍住了心中要出口的话,只带着几分笑意与沈明秀笑道,“前儿天冷,公主说吃不住这风雪,因此倒在驿站住了几日,郡主和二爷可习惯?”

    “关外那样大的风雪都住了十几年,这点儿算什么。”沈明秀见她仿佛有话要说,却顾虑弟弟,心中一动,也不愿叫外头的肮脏事儿污了弟弟的心,低声劝他往里屋去自己写字,转头命人上茶,叫陈嬷嬷坐了,这才和声笑道,“母亲身子骨儿可好些?前儿就说不爽利,可怜这在外头连个好些的大夫都不见,不如赶紧回京,叫御医给好好儿看看,才叫父亲与我们都安心?”

    这话中带着几分绵里藏针,也带着几分不明的含义,陈嬷嬷脸皮都抽搐了,只是见沈明秀依旧和气地看着自己,到底含糊地应了。

    “母亲这是近乡情更怯,只是嬷嬷们都是母亲身边的老人,忠心耿耿的,也得劝着母亲些,不好伤神,是不是?”

    沈明秀想到这些年都不肯展颜,总是执拗着的母亲,心中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握住了自己手上的琉璃杯出了一会儿的神,这才继续说道,“有些话,做女儿的不好劝,嬷嬷们也替咱们尽了这心意,我也只有谢的。”她转头与那前头的美貌丫头低声说了一句,就见那丫头往里屋去了,片刻回来,手上竟捧着一个匣子。

    “前儿恍惚听人说,嬷嬷家中有喜事儿,这是我给嬷嬷的添妆,到底是心意。”

    陈嬷嬷一双还没有老眼昏花的眼睛落进沈明秀了然的目光里,心里突然一紧,只觉得腿肚子都哆嗦,双手颤抖地接了这匣子,一打开就见里头是一套打造精巧的宝石头面,灿烂耀眼,然而心里却发苦。

    郡主这是……知道了什么……

    叫她来劝公主?若能劝得动,劝得公主回转心意,这还用愁了十几年?

    不想知道郡主是怎么知道当年旧事,又知道了多少,左右自家主子行事言谈总透出几分来,一句话,就是不肯与国公爷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就是了,陈嬷嬷陪着笑与沈明秀道了谢,微微犹豫,这才低声说道,“公主……总是看重郡主与二爷的。”至于性情容貌与国公爷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世子……

    真是不提也罢。

    “既然母亲处无事,嬷嬷这是……”沈明秀见了陈嬷嬷这副笑脸,敛目掩着心中的翻腾,轻声问道。

    她的母亲恭顺公主是个极慈爱疼惜儿女的母亲,生得美貌俊伦,罕见的倾国色,自己与弟弟沈明嘉不过是有了母亲的几分美貌,就已经叫人称一句美人。父亲沈国公手握兵权,功勋显赫,又是个疼惜妻子疼爱儿女的人,又因夫妻情深,因此后院儿除了母亲并无姬妾,干净得厉害,这些年说一句老实话,一点儿苦头都未给人吃过的,然而就是这样儿,她历经两世到底更仔细些,总是能看出母亲眉目间的郁色。

    儿女不在的时候,母亲对父亲的那冷淡疏远,叫她心中疑惑,因好奇仔细地留意,却叫她知道了些从前的旧事。

    她是儿女顾忌父母脸面不好说的,只是却也希望叫母亲亲近的这些嬷嬷好好儿劝劝。

    好好儿过日子,一家和美,这才是正道不是?

    “京里知道咱们到京,因此来了些人与公主与国公爷请安的。”沈国公一心一意十几年,拿妻子当祖宗一样捧着爱着,陈嬷嬷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公主非要拧着过日子,此时心里苦,却不敢在这位聪慧的郡主面前露出痕迹来,急忙打叠了精神,想了想方才说道,“除咱们府里两位老爷使人来迎主子回京,还有平王府与安固侯府,也有人来请安。因公主没起身,这都在前院儿国公爷处呢。”

    不说自家的沈国公府,沈明秀的两位嫡亲的姑母一为平王妃,一为安固侯夫人,这两府使人来请安也是正理,并没有什么不妥。

    只是见陈嬷嬷脸上为难的模样,沈明秀叫身边捧着梅花儿的那丫头去里屋给自己取出门的衣裳,这才轻声问道,“嬷嬷为难什么?”

    “侯夫人……”这说的就是沈明秀做了安固侯夫人的二姑母了,陈嬷嬷见几个丫头动起来,捧着衣裳首饰匣子来服侍沈明秀更衣,知道这位是要往前头替公主见客的,又见她眉目间听见“侯夫人”三个字就露出了几分了然,显然知道这不省心的安固侯夫人又起了幺蛾子,这才面上带着几分同仇敌忾地说道,“明知道国公爷的性情的,侯夫人还不肯完,这……”

    “又给父亲送丫头了?”想到当年塞外,被沈国公当场打死的安固侯夫人千里迢迢送来的扬州瘦马,沈明秀竟忍不住戏谑地笑了。

    “屡败屡战,说的就是咱们的二姑母了。这人呐,总得给自己寻点儿孜孜不倦的寄托不是?”她用最可亲的语气和声地说道,“不然素日里只知道管家跟姑丈的姨娘们姐妹情深,这多单调呀?”

    嘴巴这么毒,怎么嫁得出去哟!

    沐浴在自家郡主端庄淑女还带着几分小白花儿的理解的目光里,陈嬷嬷好发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