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自家姑母十几年也没有折腾出来个新花样儿,除了送丫头,但凡有点子技术含量的一概不会,哪怕自己也算是苦主儿,沈明秀都忍不住在心里心疼了一下这二姑母。

    这样的智商,怨不得制不住安固侯府的那一院子的小妾呢。

    “郡主说得真对。”陈嬷嬷愁死了。

    她早就知道沈明秀平日里温柔和亲都是在公主面前装的,善良和气那是没叫人戳肺管子上,不然嘴巴坏得能叫人痛哭失声的。此时听着沈明秀这样讽刺安固侯夫人,愁归愁却觉得心里痛快。又想到沈国公,到底觉得恭顺公主其实是嫁对了人了的,捧着匣子在一旁,因不敢上手去碰沈明秀的衣裳,此时只在一旁赔笑说道,“车一进院子奴婢就过来与郡主说了,送来了三个,说是服侍国公爷起居呢。”

    出嫁女将手伸到兄长的屋里,也管得特宽了,怨不得不叫人尊重。

    如另一位国公府出嫁的姑太太平王妃那样儿,亲近地往来,难道不好?

    “咱们瞧瞧去。”沈明秀见陈嬷嬷眉眼间并不多见慌张,显然是对自家父亲很有信心,嘴角微微勾起来,却不急着走,先往里屋去了。

    “大姐姐。”见她换了一身儿精致的衣裳,头上也挽了一个发髻,显然是要出门,正趴在里屋的桌上写字的沈明嘉抬头唤了一声,搁了笔踢踢踏踏地跑到了沈明秀的身边,抓着她的衣袖小声儿说道,“大姐姐应了我的,今儿陪着我写字读书。”

    他扬起的精致秀美的脸上带着十分的依恋,显然很亲近自己的姐姐,沈明秀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掐了掐他的脸,这才柔声道,“外头来了客,我去瞧瞧,等回了国公府安顿下来,姐姐天天陪着你。”

    “可是母亲不是说,要回公主府么?”沈明嘉年纪不大,此时好奇地问道。

    他是沈国公二子,因年纪最小,因此极得沈国公与恭顺公主疼爱,锦衣玉食清清贵贵地长大,却并没有什么纨绔的脾气,读书写字都不必人敦促的。

    又因沈国公后院太平,没有什么龌蹉,彼此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因此沈明嘉平日也没有什么心机。

    “母亲与你说,要住公主府?”这个沈明秀竟不知道,见弟弟认真地点头,就忍不住抿了抿嘴角,之后揽着弟弟的肩膀认真地问道,“母亲还说什么了?”

    恭顺公主若住在公主府,难道沈国公这家主也得跟着往公主府上住着?国公爷不住在国公府,这岂不是要叫京中人嗤笑父亲?然而若父亲住在国公府里头,这就是与母亲分开,凭母亲的性情,这日后只怕就是……

    “公主府里头冷冷清清,多少年不住人了,谁喜欢呢?”沈明秀见弟弟还小,竟还不明白母亲对父亲的冷淡,只在心里微微叹息,却还是不愿叫弟弟这美好的日子叫自己说破,想了想,给沈明嘉理着衣裳,见他抱着自己的手臂快活地弯起了眼睛,也忍不住笑了,摸着他的头柔声说道,“只是这些你都不必在母亲面前说的,回头我问问父亲去,咱们一家人,总得跟从前一样儿,对不对?”

    “嗯!”沈明嘉眼睛亮晶晶地点了头。

    “读书去吧,回头大哥哥还要教你骑马呢。”沈明秀拍着他的头笑道。

    “大哥哥说了,回头给我寻最好的千里马,谁都比不上的。”沈明嘉对自己的兄长也是极亲近的,回头笑道。

    “大哥哥应了你,必有的。”沈明秀笑着劝了弟弟去读书,转身走出了屋子就往前院儿去了。

    驿站的环境并不是很好,又兼下了雪,简直就是到处漏风,风卷着雪吹到人的脸上,又冷又疼。

    因出来的急切些,沈明秀也没有穿件斗篷,只叫丫头们护着走路,走到了前院还未进门,就见熙熙攘攘的挤满了车架,不知多少的丫头婆子在忙碌,显然是前来请安的。

    一旁还有一个高挑束发的十七八岁少女抱臂冷眼看着。这少女容貌冷肃,一侧露出的脖颈上一道长长的刀疤若隐若现,本是妍丽的容貌因这伤疤与身上冰冷肃杀的气息变得叫人不敢亲近起来,往来的婆子与丫头见了她,都忍不住避开了。

    “表姐!”明秀见了那少女,急忙唤了一声。

    那少女一转头,见了明秀目光便柔和了起来,见她穿得单薄地在雪天里走,脸上冻得煞白,又皱起了眉大步走来。

    “仔细吹病了你。”她将自己的狐皮大氅解下来兜头给明秀披上,见她抬起头对自己笑,脸上就露出几分无奈来,低头给妹妹拢住了浑身上下,不叫透一点风的,这才伸出手护住明秀带着她走到了屋子前头,推着她一同进去。

    明秀本有些冷,然而大氅极暖和的,那少女又立在了自己的上风口掩住冰雪,又转眼就进了屋子,浑身暖和的不行,抱着身上的大氅忍不住拱进了这少女的怀里。

    这少女脸上露出笑意来,拍了拍她的头。

    这少女的母亲是沈国公的庶妹,当年因柔顺不争锋,因此婚事并未受刁难得以嫁给沈国公麾下的一位武将为妻,虽这些年只得了这么一个闺女,然而夫君却并未纳妾生子,只守着妻子与独女言道,“国公既能伉俪情深,谁又有脸沾染二色呢?”因只有一女,因此塞外时教导女儿冲锋陷阵,与男子并无二致,就连名字,也取得不似女子的柔媚,只叫她罗遥。

    因父母都与沈国公亲近,因此罗遥也在沈国公膝下长大,又因明秀是个女孩儿,更柔弱些,因此平日只细心地照顾起来。

    明秀也亲近这位端肃如同男子的表姐的,兜着大氅将罗遥的手也护在自己的怀里,这才笑嘻嘻地往屋里看去,见了屋里此时的场景,就挑了挑眉。

    此时宽阔的上房之中,热气腾腾的,一个高大俊朗,浑身都带着几分彪悍肃杀的中年男子脸色冷淡地端坐上手,身前正有两个赔笑的婆子奉承着说话,另一侧,却是三个俏生生容貌美丽多情,目光仿佛春水般潋滟的窈窕的少女娇滴滴地立在一旁,时不时用羞涩的目光往那中年男子的方向看去,目光落在他英俊的脸上,就仿佛是受了惊的小鹿一样缩回目光,纯真秀美,又带着多情亲近。

    明秀看了一眼就笑了。

    她这位二姑母也蛮知道更新换代的,前一次送来的扬州瘦马,因太过风尘连府都没进就被当场打死,这一回瞧着,都是些纯洁可爱的人儿?

    也是拼了,就这么看不顺眼她一家太平?

    心里已经记了这姑母一笔,明秀的脸上却并不显,只快步上前走到那中年男子的面前笑道,“我给父亲请安来了。”

    “天冷,你出来做什么。”这男子正是沈国公,此时方才抬起头,只对那三个顾盼看来的女孩儿视而不见,目光落在明秀身上的时候,仿佛整个出鞘的锋芒都缓和了下来,叫明秀坐了,又叫人取了暖炉来给她捧着,这才温声道,“外头有父亲,你歇着就是。”顿了顿,他的目光冷冷是扫过了那两个婆子,见这两个瑟缩了一下,仿佛是畏惧了自己,这才低声与明秀道,“不必叫你母亲烦心。”

    他心心念念恐恭顺公主听了安固侯夫人送丫头的事儿心中不快,因这个,脸色都紧绷了起来。

    “知道了。”见沈国公目光殷切,明秀急忙笑着应了。

    “国公爷……”那婆子脸色僵硬地唤了一声,心里暗暗叫了一声倒霉。

    出门儿前侯夫人与她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叫国公爷收了这三个精挑细选,死人见了都动心的美人儿,好给恭顺公主一个下马威,谁知道,这说了半天,国公爷比死人还要死人呀。

    位高权重的沈国公,见了闭月羞花一颗心都在他身上的新鲜美人儿,这一点儿都没有个心跳,没听见花开的声音?

    大抵是这婆子的脸色太过扭曲绝望,明秀只觉得有趣极了。

    沈国公却不自在了起来,见闺女戏谑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一侧,又想到这三个丫头是要给自己的,沈国公的脸色就慢慢地沉了下来,转头看了那婆子一眼。

    他本在塞外征战许多年,浑身都带着杀伐之气,叫两个婆子都忍不住哆嗦了起来,许久之后,不知想到了什么,沈国公的脸上就透出了几分不耐,看了看自己粗糙的手,这才淡淡地问道,“这三个,是你们太太特意挑的?”

    “翻遍了京中,这是最好的,太太……”见仿佛有门儿,其中一个婆子急忙说道。

    “最好的?”沈国公却劈口打断,嘴角勾起淡淡的讥讽,慢慢地摸着腰间的剑鞘冷淡地问道,“都做了侯府的主母,还这样添补娘家?你们太太,莫非三从四德白学了?!安固侯娶了这么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真是家门不幸,原是国公府没有教导好她。”他微微一顿,喝了一口明秀目光闪亮地给自己倒了的茶水,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之后漫不经心地与那呆住了的婆子说道。

    “妹妹不肖,本公心有戚戚,对不住安固侯。既如此,这三个就送给安固侯,替你们太太好好儿照顾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