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看着那精致俊俏的青年看着自己落泪,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

    她就是张了这么一张叫人看一眼就感觉苦逼的脸?

    然而偷偷地看着那身姿修长的青年,明秀心中不知为何竟生出了几分叹息与忧愁,仿佛这个人似在何时见过。目光落在见到那青年艳丽的容颜后都脸上通红的丫头们的身上,恍然觉得有些明白了。

    生了一张祸水的脸,安静不动都仿佛往外冒桃花,怨不得叫人脸红呢。

    明秀只觉得这人的目光直直地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心中迷惑了片刻,微微皱眉。

    沈国公也皱眉看着屋外的那青年,目光在那精致白皙的脸上一扫而过,见这小子竟看住了自家爱女不放还哭了,不是登徒子就是脑残,沈国公顿时沉着脸咳了一声。

    这一声之后,那青年仿佛回过了神儿,慌慌张张地垂头不敢去看面上带了几分不悦的明秀,哆哆嗦嗦地拿修长的手指扣住伞柄,想要说些什么,却到底只是垂了头拿衣袖抹了眼角脸上的泪水,这才快步进了屋子,往沈国公的方向作了个揖,见沈国公起身避过不肯受自己的礼,眉目带着几分冷淡疏离,知道今日初见并未给沈国公留下好的印象,他嘴角动了动,露出了沮丧来。

    精致美貌的青年哪怕是萎靡了些,却依旧是个美人,屋里头的丫头都偷偷儿去看他。

    “你们出去候着。”沈国公不大喜欢这样招人的青年,脸色冷淡地对那些丫头吩咐道,“服侍公主去罢。”

    他竟都没有想到,四皇子安王,竟然生得是这副模样儿。

    警惕地看着安王一双隔着水光的眼睛不时地往自家闺女的方向看,沈国公心里暗骂了一声狼崽子,只请安王落座,这才仿佛漫不经心地问道,“殿下今日,所为何来?”

    来见本王的媳妇儿!

    慕容宁忍着心里的思念不敢去看一旁的明秀,恐叫她觉得自己孟浪或是莫名其妙,此时心里却生出了无尽的欢喜来。

    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着了自己心爱的人回来,竟生出恍如隔世的感觉。

    那一年,他看着她站在两军交战的城墙上。

    城墙上她的身边,是夺位失败丢盔弃甲,如同丧家之犬的自己。城墙之下,是带着大军前来围剿自己这个女婿的沈国公。

    沈国公的手里握着赦了她的圣旨,新君仁善只诛首恶,也知荣王妃沈明秀无辜,且沈国公一门忠心耿耿,又有平王等宗室求情,只要她离了自己的身边,就既往不咎回归母家,保住性命与余生的荣华富贵。

    他张皇地看着回头对自己破颜一笑,永远端庄大方的妻子,却没有挽留。

    荣王荣华正好的时候,三百门客多少在他面前谄媚的男女?一朝事败,大难临头各自飞,呼啦啦地都散了,只有他这个总是温文端庄的王妃,舍了一切跟着他亡命天涯。

    她在最后还留在他的身边,已经足够,他从来自私,然而对上安静地陪伴了自己最后岁月的妻子,却懂了两个字。

    放手。

    放她一条活路,余生安然。

    然而就是在沈国公在城下殷切期盼的目光里,她立在墙头只朗声说了一句话。

    “沈氏既入荣王府,生死都归荣王,绝不相负!”

    多日的攻城守城,她陪着他立在狂风里,钗环都散乱,衣裳都破旧了,狼狈得不像她。然而那一刻,他却觉得她那么好看。她手里握着剑最后对他贞静地一笑,仿佛还是当年荣王府里,守着正院等着自己回家时温柔的模样,那雪亮的剑光抹过她雪白的颈子绽开的鲜红的血光,是他这二十多年来的梦魇。

    直到她死他才知道,他是真的爱着这个女子的。

    不过是她太好,他心中自卑,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不过是利用她,骗得自己当了真。

    直到她死,他也才明白,没有她的日子,他真的过不下去。

    她不知道的,是总是用虚情假意的脸对着她伪装温柔与忠诚的夫君,在她自尽之后,自己也抹了脖子。

    他恐自己追不上她的脚步,奈何桥上走一遭,就将他忘记,断了这场缘分。

    这个傻傻的,为他连性命都不要,只在最后放肆了一回的女子,到死都以为他是个深爱她值得她生死相随的良人,不知道他对她的温柔与情意,都不过是虚假的谎言。

    不过是为了讨好她手握兵权的父亲沈国公。

    想到了这个,慕容宁的眼眶通红,酸涩得难以忍耐,低着头死死地扣住了自己的腿不敢说话,恐自己一张嘴,就会失声痛哭。

    他不明白为什么一睁眼就回到了从前,只知道当还是年幼的皇子惊慌中带着狂喜醒来,想要重头再来的那一刻,心里满满的都是他心爱的妻子。

    前生他自作自受不得好死,连累了妻子与母亲,这辈子,他安安分分的什么都不干,就守着她,爱惜她,用真心待她。

    不会到她死后,才明白他自己的心意了。

    仓皇地往还是年少模样的妻子的方向看了一眼,慕容宁一抬头,就对上了沈国公有些不快的目光,顿时慌张了一瞬。

    沈国公从来都对他不假辞色,冷淡极了,慕容宁从前畏惧他,畏惧得仿佛见了鬼似的。

    “殿下?”见这安王贼眉鼠眼的总往明秀的方向看,闺女已经举着团扇敛目遮住了自己的脸,沈国公见闺女并没有叫这么个小子那张招人的脸迷惑,顿时生出了几分满意来,却觉得看安王很不顺眼,挑了挑眉,沈国公只抬手在慕容宁呆滞的目光里喝了一口茶,对着他示意。

    这是喝茶送客的意思了。

    安王是名副其实的太、子党,沈国公没有从龙的心思,且看多了鸟尽弓藏,觉得皇家这点儿狗屁倒灶的破事儿还是少参合为妙。

    左右不管谁做了皇帝,都离不开沈国公府的兵权安稳朝堂。从龙之功富贵的少,事败了抄个家什么的,岂不是自己作死?

    因对诸皇子都没有什么兴趣,沈国公也懒得做出什么好脸色,反正手握兵权的大将做个孤臣更叫帝王安心,此时眉目冷淡,也懒得与安王奉承。

    慕容宁看着沈国公这是叫自己滚蛋的意思,只觉得屁股底下的这座位还没坐热乎呢,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

    “国公……”慕容宁两辈子加起来都知道沈国公不大喜欢自己,当年,许是沈国公更敏锐些,看出了自己的虚情假意来,只是此时又有些委屈,走是不肯走的,只厚着脸皮赖在座位上捧着茶对诧异地看着自己,仿佛没有想到堂堂皇子竟然也肯不要脸的沈国公露出了一个带着些讨好的笑容来。

    见后者漠然地转移了目光,他垂着头有气无力地看着自己白皙修长的手指间一抹湛青色的茶杯,又忍不住傻笑了一下。

    他家王妃,最喜欢的就是青色了。

    听见下头安王自己对着自己就发出了傻笑,沈国公与正犹豫着要不要回避的明秀都惊了。

    明秀突然想到了一个比较前卫的词儿来评价这位初见流泪落座傻笑的皇子。

    神经病!

    这就是个神经病呀!

    哪怕努力绷着自己矜持端庄的见客的模样儿,荣华郡主都忍不住偷偷地看了这生得好看得生平仅见,却脑子有病的青年。

    世间安得双全法,有了这张脸,竟就缺了脑子了。

    本是个促狭的性子,明秀只弯起了眼睛来躲在团扇之后偷偷笑了,见一侧默默无语只知道擦刀的表姐罗遥此时抬着头微微皱眉看着安王的方向,急忙轻声问道,“表姐这是……”

    “殿下为何频频看过来?”罗遥不大喜欢这人的桃花眼,觉得这是个不安分的人,见他总是偷看表妹,就觉得这贱人是在勾引无知闺阁少女,便不客气地问道。

    因这人是皇子,起码礼貌还是有的。

    只是慕容宁沐浴在这想当年闯进了自己与幕僚同乐的酒楼看见自己与一个戏子纠缠差点儿一刀捅死自己的便宜表姐的目光里,只觉得浑身都哆嗦,知道这女子从来都是眼睛里没有什么人命只有表妹表弟的,不安地闭紧了修长的腿规规矩矩地看了一眼那把雪亮的袖刀,讷讷地,飞快地看了一眼敛目不看自己的明秀,小声儿说道,“表妹……仿佛上辈子是见过的。”

    他不过是推开那上杆子的戏子滚蛋别叫人靠近自己,多清白呢?差点儿就挨了刀子,如今想来都心有余悸的。

    这青年畏惧自家表姐仿佛比畏惧自己的父亲沈国公更甚,明秀心里就生出了几分有趣,到底不好叫这位皇子下不来台,便在一旁柔声道,“许是当年我往宫中请安,曾见过殿下。”

    她这样温柔地与自己开解,善解人意一如从前,慕容宁的心里快活得仿佛身体都变得轻飘飘的,荡漾在云端了一样。

    只是他是记得的,当他醒过来发现自己回到了童年,就央求他的母妃询问荣华郡主之事,才知道那时,她已经跟着父亲离京往塞外去了。

    他重生了一回,却还是与她擦肩而过。

    想到了这个,慕容宁的眼眶又忍不住红了,为了他这十几年的思念与不能陪伴她的遗憾。

    眼瞅着这皇子哭哭笑笑都不必人陪着的,自己就仿佛是一出戏,明秀隔着团扇的嘴角用力地抽搐了一下,一双眼睛横过了这青年。

    感觉到她的眼神,红着眼眶的青年白皙的脸上,突然通红一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