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伏在恭顺公主的膝头,对母亲为自己的心意动容。

    不管父亲母亲之间如何,然而恭顺公主与沈国公对待儿女上,却从未有过半分亏欠与冷落。

    只除了恭顺公主不大喜欢容貌性情跟沈国公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的世子沈明程,旁的并无叫人诟病之处。

    然而就算是嘴上说着不喜欢,沈明程在关外冲锋陷阵舍生忘死的时候,明秀却还是知道,母亲看似很不关心地转身回房,美其名曰是累了去睡,然而却实在是结结实实地跪在了小佛堂,整夜整夜地给沈明程祈福的。

    就因为这个,明秀只希望恭顺公主能早些放开旧事,真真切切地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日子。

    “我才十五,您就要赶我出门子么?”明秀拱了拱恭顺公主的手,听见她低声笑了,带着几分娇气地问道。

    “赶紧出门子祸害别人家去。不然天天在我眼前晃,多烦呢?”恭顺公主俯身就把闺女给抱在怀里,绝美的眉眼儿之间都带着欢喜之色,却口中嫌弃地说道。

    罗遥坐在一旁看着,十分悠闲。

    舅母与表妹一腻歪起来,那是能叫人肉麻得浑身打寒战的,这点儿小事儿算什么呢?见多识广的罗遥觉得完全不必放在心上的,只低头继续擦手上的袖刀。

    恭顺公主一抬头就看见这么个画面了,饶是天家贵女什么都见识过了,却还是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便宜侄女儿叫亲爹养得跟个男孩儿似的,也是叫公主殿下很为难的。

    因罗遥的父母并未应诏回京,还留在塞外,也很忧心这闺女婚事的罗遥的母亲央求了与自己平日里着实走动得不错的恭顺公主,只希望公主嫂子识得的人多些,又身份贵重体面,回京之后给自家闺女也相看一门良缘,别叫这性情有些乖僻的倒霉闺女嫁不出去。

    恭顺公主当时一股热血上头劈口应了,如今却觉得自己真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天大的坑。

    公主做不到哇!

    “那刀,已经很亮了。”恭顺公主随口叫一旁侍立的美貌丫头往下去去传汤水,不大一会儿见丫头上来,急忙将上头的两碗燕窝一碗给了明秀,一碗给了罗遥,这才咳嗽着说道,“这个是你大姑母方才送来的,虽炖得仓促了些,不过东西却是极好的,我吃着很受用,你们女孩子家家的,多喝些也滋补呢。”

    平王妃与安固侯不同,从来和气亲热的,恭顺公主与平王妃一直都有往来。

    况平王妃膝下还有一子慕容南,生得俊美脱尘,又温文和气,极好的人物,恭顺公主就更上心了。

    明秀自小养在平王府两年,虽还是不记事的幼年,然而却也算与慕容南朝夕相对,这有幼时的情分,也算是青梅竹马不是?

    亲姑母做婆婆,表哥做夫君,再如何也不会叫闺女委屈了自己个儿。

    因想到了这个,恭顺公主的心中就已经意动,只是恐说破了倒叫小儿女们拘束起来,不如如今光风霁月亲热,因此便忍住了不说,正抬头,却见眼前束发刚硬的外甥女儿正侧身给自家笑眯眯的闺女碗里倒燕窝,眼睛顿时就竖起来了,冲着两个在自己面前做鬼的小丫头拍案道,“做什么呢?!”

    她从嫁给沈国公,除常烦恼旧事伤心之外,竟全没有吃过委屈,此时娇艳欲滴的脸上竟还露出了几分孩子气。

    “太甜。”罗遥也不敢招惹舅母的,不然回头会被舅舅往死里打,默默地端着还剩下半碗的燕窝,一仰头豪迈地喝了,爽快地拿手背一抹嘴表示自己听话。

    恭顺公主再次一噎。

    这么一口闷的架势,若日日吃起燕窝来,就是公主国公的,也得给吃穷了。

    “表姐心疼我呢。”这两碗是平王妃给的血燕,珍贵异常,寻常都难得的。明秀知道罗遥惦记自己,就在一旁抿嘴笑道。

    “你们两个孩子。”恭顺公主无奈地看着和气的两个女孩儿,目光微微温柔了起来,听说沈明嘉正在读书,满意之外却心疼儿子小小年纪就这样吃苦,一叠声叫人再去给沈明嘉做些滋补的汤水来。

    “驿站里头行事不便,万事都从简的,等回了家就好了。”恭顺公主口口声声头疼心疼浑身都疼,就是不肯入京,这样折腾着叫沈国公自己看,自然是随妻子的心愿,然而叫旁人看见难免非议恭顺狂妄。

    明秀不愿母亲为这样的名声所累,见恭顺公主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瞬,狠了狠心只当没有瞧见,将手上的碗放在一旁,这才低声劝道,“这外头再如何,也不是自己的家,住得不舒坦。”

    恭顺公主也住得不舒坦,只是想到京城,目光微微暗淡了起来。

    这上京,是她的伤心地……

    若不是当年沈国公为了叫自己离开这么个地方,也不会请旨远驻塞外,十几年都不回转京中。

    张了张嘴,到底说不出什么话来,恭顺公主努力压制着心里的酸涩,面上带着几分淡然地问道,“我听说,安王来请安了?”

    她岔开话题太僵硬,然而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明秀只当做没有察觉,况想到那又哭又笑还羞涩起来的秀致青年,仿佛那在放光的美貌就在眼前似的,便急忙笑着说道,“这位殿下竟是极恭谨的性子。还知道礼数,竟晓得来给母亲请安。”见恭顺公主有些得意地点了点头,这才继续说道,“我依稀仿佛听说这位皇子早慧,从前很得陛下喜欢,曾置于膝上垂问愿否为皇?”

    安王早年极得宠的,生母昭贵妃宠冠六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皇后都要避她的锋芒,且听闻皇帝喜欢这个儿子更甚元后所出的两位嫡子,曾想废了太子立他做太子。

    “这是个聪明人,如今虽不如从前得宠,却不能小瞧。”恭顺公主也知道这典故的,她虽然如今越发地懒散,然而当年也是在宫中厮混长大的,该有的心眼儿一点儿都没少,想到那时安王的回答,及如今安王与太子唐王兄弟情深仿佛一体,便抚着手指看着上头鲜艳的大红蔻丹冷笑说道,“才八岁的小子,书房还没有进几日,就能说出‘非嫡非长,不敢为皇,愿为肱骨’这样的话来,本事大着呢!”

    这不就因这句话就巴结上了皇后与太子,还连着巴结上了皇后身后的承恩公府,虽眼下叫皇帝有些厌弃,却还风风光光无人敢欺辱?

    可见这是真正的聪明人,也叫恭顺公主觉得,这小子一肚子的心眼子,不是个好相与的。

    “离皇子们远些,不然,卖了你还给他们数钱!”恭顺公主就被人卖得很惨,如今还没缓过神儿来呢,想到皇帝便越发地带着怨恨冷笑道,“上头那个,最是个畜生!”

    当年如果不是这位皇兄,她怎会嫁给沈国公……

    “京中往来,这些只怕避不开,咱们只谨守规矩就是了。”眼见恭顺公主面露恨色,明秀心中微微叹息,握住了母亲冰冷的手指。

    “是了,还是你明白些。”恭顺公主回神,急忙掩住了脸色喃喃地说道,“他看不起我,却得高看你父亲……如今京中,你就是对上公主,也不必折腰,不必如我一般。”

    当年皇帝登基,明明姐妹们都做了长公主,只她一个没有晋封明晃晃昭示自己不得新君的喜欢,这样叫宗室勋贵嗤笑,都仰赖上头的那位好皇兄了。只是如今皇帝要仰赖沈国公带兵护卫国祚,又要封她做长公主了?想到将圣旨摔在来宣读诏书的内监的脸上的时候,恭顺公主心中就生出了快意。

    “有父亲爱重,谁敢怠慢母亲呢?”明秀也知道恭顺公主的苦,轻声劝道。

    “瞧瞧我,竟说了这许多的话,叫你们听着都不快活了。”与皇帝不同母的庶出公主过得是什么苦逼日子,恭顺公主真的不想说,掩了掩眼角正要说些话来转圜,就听见外头院子里传来脚步踩过雪地的咯吱咯吱的脚步声,心中微微一动,只命人出去瞧瞧,不大一会儿,就见一个丫头面带喜色地进来,敞开了大门与恭顺公主笑着禀告道,“是世子殿下来了。”

    听见这个,恭顺公主的目光含笑掠过急忙起身的明秀,笑道,“这竟是一日都等不及么?”

    “我去迎迎表哥。”明秀前次见平王世子慕容南还是在三年前,这位表哥亲自带着平王妃与自家的年礼来了塞外,虽时常有书信往来的,然而却格外想念,况还惦记着吃食便急忙走出去,就见一片的纯白雪地里,几枝鲜艳夺目的红梅之下,一个披着鹤羽大氅,眉目温润俊美的青年仰头笑看那几枝红梅,伸出了修长的手去折了一枝在手上把玩,转头对着惊喜的明秀笑着唤道,“阿秀。”

    他看见她的那一瞬,隔着人世叫人不敢靠近的气息都温和了起来,仿佛谪仙落入了人间。

    “表哥!”明秀心中欢喜起来,忍不住也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快活笑容。

    一个正艰难地走在雪地里头的精致美貌的青年,刚刚走到这个院子,就听见了这样欢喜的呼唤,霍然抬头。

    慕容宁看了看眉目越发温润的青年,再看看欢喜的心上人与他彼此对望的模样,眼眶突然红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