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哪怕恭顺公主心里恨得要啃沈国公的脖子,然而在外人安王面前,也十分夫妻恩爱。

    勋贵世家就是如此,哪怕家里头打得火上房了呢,在外头面前还得一团和气,保住尊贵的那张脸。

    况沈国公说的对,这也是在外头给儿女做脸,不叫孩子们被人笑话父母不和呢。

    沈国公府三老爷不明白这个道理,为了个妾跟妻子喊打喊杀闹得人尽皆知,自己觉得这是在为真爱报仇,是个真性情的人,然而在外头看笑话的围观党眼里,这就是个傻帽儿。

    娱乐京中大家伙儿,顺便帮越发功勋厚重能得不行的三老爷他大哥沈国公丢丢脸,叫大家都心里平衡一点。

    因三老爷做出了这样没脸的事儿,哪怕沈国公对弟弟弟媳之间恩怨情仇没有多大兴趣,为了自己的脸,也得赶紧回去处置一二。

    恭顺公主见沈国公迫在眉睫的模样,却依旧强忍着淡定地与面前的两个青年说话,都不肯逼迫自己动身,绝美的妙目之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不去看沈国公霍然看过来的惊喜的目光,偏头说道,“休息了几日,我这身子好些了,眼瞅着京城就在眼前,咱们一会儿就启程罢。”她动了动手,只觉得沈国公握着自己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想到不过是自己一句贴心的话就叫他欢喜成这样,心里生出酸楚。

    这也是个傻子!

    明明知道她……

    “你不喜欢回去,我也不急。”沈国公侧头看着明月皎皎恍若仙子一般的妻子,看着她耳边晃动的明珠轻声说道,“什么都没有你重要。”他一直都知道,她是个心软良善的女子。

    “没有什么不喜欢的。”恭顺公主不敢去看沈国公炙热的眼睛,仿佛看这男子一眼,就会被他看化了一样,小小哼了一声。

    她,她才不是心疼他呢!

    慕容南从自家母亲平王妃处多少知道些舅父舅母之间如何,此时只低头含笑,对着抿嘴得逞地笑着的明秀眨了眨眼睛。

    他三舅舅就是打出人头猪脑子来世子大人也管不着,不过拿来促进一下公主国公之间的感情,这还是可以有的。

    慕容宁正死死地盯着这格外默契的两个呢,见明秀拿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红润的嘴唇,还对着慕容南拱了拱手,生出了与端庄不同的活泼可爱来,心都碎了。

    他喜欢当年妻子规矩稳重的模样,却更喜欢她这样无忧无虑的小女儿情态,只觉得哪儿哪儿都是好的。

    可是为什么这样的如花笑靥,不是对安王殿下的呢?

    当年他怎么得到了媳妇儿的心来着?

    “母亲这样说,可见是为着父亲着想呢。”明秀心里欢喜,此时见沈国公与恭顺公主之间的气氛比从前仿佛生出了些不同,恐恭顺公主羞恼急忙起身笑道,“亏了大哥哥清晨就快马先回京给母亲收拾府邸,如今车都是预备好的,只叫人拾掇些,咱们就能回去。”又一叠声叫人去叫沈明嘉收拾行装,一时间叫屋里的丫头婆子都忙碌了起来,这才对仰头抿着嘴角,仿佛好生委屈的安王歉意地说道,“今日家中乱糟糟的,若怠慢了殿下,殿下不要见怪。”

    “本是我贸贸然来打搅,已经很不安了,表妹这话说得就叫我汗颜。”慕容宁见明秀对自己福了福,急忙去扶她,虽只是指尖儿拂过了她的那双白皙的手腕儿,却心里跳得厉害。

    他见明秀一怔,显然没有想过自己来搀扶她,急忙笑道,“都是一家人,表妹忒见外。”

    说完,这精致貌美的青年,努力做出了和气的模样来,咧嘴笑了笑,忍着不抬手去嗅一嗅指尖残存的那淡淡的,熟悉的香气。

    他一脸的光风霁月,明秀也不好太过多心,只是觉得安王仿佛有些猥琐,微微颔首就出门料理回京的庶务。

    慕容南在一旁微微皱眉,看着格外殷勤的四皇子,敛目生出了几分思索。

    太子与荣王争锋,与太子亲近的安王此时来讨好他表妹,莫不是看中了沈国公手中的兵权?

    然而此时却不是安心思索的时候,一个时辰的时间正好儿收拾了驿站之中的行礼人等,众人便浩浩荡荡地回京。

    这等刷好感的时候慕容宁自然不会错过,一路端坐马上硬生生地做出来了十二分的风流多情,安王殿下一路坚定地策马走在恭顺公主与荣华郡主的朱*车之侧,因要格外脱俗些不肯披上大氅,因此冻得眼前发黑,却还是努力挤着一个隽美的笑容来,就见大车的纱幔之后,仿佛心上人在窗边细细地看了自己许久,显然是被自己的美貌迷住了,这才吸溜了一下鼻子,开开心心地往前头去了。

    不往前头去不行,盖因安王殿下鼻涕都要流出来了,这么不美不优雅的事儿,还是不要叫心上人看见了。

    那真是黑历史的节奏!

    明秀见很爱美的那位安王火急火燎地往前头去了,这才缩回头,噗嗤一声笑了。

    “美丽冻人,古人诚不欺我。”她促狭地挽着目光散乱的恭顺公主笑道。

    “你这张嘴啊,叫外头人知道,可怎么是好呢?”明秀的嘴不知随了谁,若亲近起来就很有些毒辣,恭顺公主喜欢地摸了摸她的脸,望着稳稳当当不似安王跳脱,却永远都很可靠的慕容南,轻声道,“日后,可得给你寻一个知根知底儿,知道你性子的夫君,不然……”她见女儿笑得格外美丽可爱,也忍不住笑道,“被人退回来,我可怎么办呢?”

    明秀见她心情好些,急忙滚进她的怀里不依,扭股糖一样叫恭顺公主搂着自己笑。

    姐姐既然带了一个头儿,虽然立志做个斯文少年,然而到底还是个孩子好生羡慕姐姐的沈明嘉也扑进了恭顺公主的怀里,抱着母亲的另一条手臂与姐姐分庭抗礼。

    恭顺公主搂着孝顺的一双儿女,烦心事儿都不见了,也顾不得悲伤春秋哀悼旧事了,一路说说笑笑,直到车停了,这才收了笑做出了威严的皇家公主的气象来。

    明秀与明嘉一同好奇地挑起纱幔往外看了一眼,就见眼前竟是一座极奢华宽阔的府宅,虽然十多年没有回过家,却还是记得这就是沈国公府的,就见此时沈国公府的中门大开,门前聚集了许多的男女,其中几个衣裳穿戴都不与众人同,格外地富贵华丽,透着几分矜贵。

    当首的两个一个面容英俊却带着几分忐忑与心虚,另一个男子退后几步落在这人的身后,垂着头仿佛有些软弱。

    这两个男子身后就是一排的少年,其中一个与沈明嘉的年纪仿佛,头上顶着一个精致的珍珠冠,神采飞扬。

    这男孩儿虽然年纪最小,然而却仿佛是兄弟之中最得宠的那个,竟头一个立在了长辈的身后,压过了几个兄弟。

    这样没有规矩,还沾沾自喜,明秀已然心中起了几分计较,不动声色地收了手,搂住了明嘉。

    “不是说长幼有序方才是人伦正道么,大姐姐?”明嘉年纪虽小,然而因生而早慧又极早开蒙,很知道礼数的,也看见了那个格外俊俏的男孩儿,忍不住与明秀好奇地问道。

    “你既然知道,就知如此这般本就不对,叫外人看见自然要笑咱们公府没有规矩礼数,长幼不分,这是祸乱之兆。”明秀见了那男孩儿,就想到了京中如今那位皇帝的幼子荣王,那也是个仗着宠爱嫡庶不分不敬兄长的人,因她平日里也常听沈国公提及朝中事,此时便心中一凛,转头皱眉与恭顺公主说道,“如今京中紧迫,咱们府里竟这样不谨慎?自家没有规矩,日后叫人诟病时,咱们这腰杆子也挺不起来了。”

    沈国公既然回京,自然就卷入了京中的纷争,若纵着家中子弟这样没有规矩,外人看起来,就是不站队的站队了。

    没有什么想法,又为什么纵容小的压在长的身上呢?

    京中都是有心人,就算没有这个心,三人成虎,难保皇后与太子心中不会心生芥蒂。

    “你说得极对,这已经很不像话了,只是你这个堂弟是老太太的心肝儿,你若说些道理出来,难保太夫人不与你恼了。”恭顺公主冷笑了一声,往前头的沈国公看了过去。

    她就是随便看一眼,可不是担心他啊!

    沈国公没有听见妻女的话,不然也是要说声说得对的,此时看着那几个少年纷纷给那小的让路,他的目光落在了前头的两个男子的面前,也不下马的,高高地端坐马上,也不理睬弟弟们来与自己请安,指着那个男孩儿转头与前头那个英俊的男子说道,“这个小子年纪最幼,怎能立在兄长之前?府中的规矩,当年我是这么教你的?!”见弟弟的脸顿时白了,讷讷地回头,便冷哼一声道,“从前你们在京里府里做出了多少没规矩的事,我不想知道。只是我告诉你!日后我在这京中一日,谁再没有个长幼尊卑,我可不管那是谁的凤凰蛋,你懂么?!”

    眼瞅着这是处置家事,一旁平王世子端坐马上岿然不动,慕容宁却跃跃欲试很想帮老岳父撑个腰什么的,只是如今没名没分竟不能出言,便忍不住带着些小小的嫉妒看着与沈国公是“一家人”的慕容南,之后想到了方才的触碰,顿时傻笑地将手放在了鼻子间嗅了嗅,用炫耀的表情仰头看了莫名其妙的堂弟一眼。

    他摸着他媳妇儿了!

    十天都不洗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