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大,大哥……”安王正喜笑颜开,春风得意,然而另一面却有人不是那么开心了。

    那英俊的中年男子正是沈国公异母弟,太夫人所出唯一的亲子沈家的三老爷。此时呆呆地看着越发跟阎王似的大哥沈国公,恨不能缩成一团。

    “女眷们在院子里等着拜见公主与郡主呢。”另一旁的沈家二老爷见弟弟已经吓住了,急忙在一旁说道。

    他因是公府之中唯一的庶子,太夫人又不愿叫庶子出头,因此被养得文武都不成的,性情也柔和许多,平日里虽与三老爷也有些心结,到底想到这是弟弟,便在一旁与他开解。

    “国公既然回了府,小,小王就不耽误国公一家团聚之喜。来日,小王再郑重拜见。”慕容宁本想说一句小侄的,只是沈国公的目光太冰冷太有压迫感,竟叫安王殿下说不出口,然而顶着这样冰冷的目光还是能说出“下次再来”这样的话,众目睽睽之下沈国公是不好拒绝的,安王顿时觉得自己很机智,心里给自己个儿竖了竖大拇指,这才转头对着模糊的纱幔灿然一笑,骑着马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当然,笑起来之前,安王殿下自然是擦掉了鼻涕的。

    沈国公眼睁睁看着这别有用心的狼崽子在自己面前耍心眼儿,心里恨得什么似的,只恨自己得尊重天家体面,不能将狼崽子们拖过来往死里打。

    “那不是安王?”三老爷见沈国公的目光转开了,很有放过自己的意思,顿时松了一口气,往远处看了看安王的背影,不屑地撇了撇嘴,狗胆包天地与沈国公小声儿附耳说道,“大哥还是离他远点儿,这安王看着风光,实则宫中昭贵妃早就无宠。如今依附的皇后摇摇欲坠的,日后只怕也庇护不过来。还是个缺心眼儿,竟不知与荣王说一句小话儿,日后还不知是个什么前……”

    “你与荣王很要好么?”沈国公恨不能皇子们看不见自己才好,竟然还有这等蠢货上杆子巴结,听了这话不动声色地问道。

    “荣王礼贤下士,颇有古风,还对我十分亲热,喝了几回酒,是个极好相处的人。”三老爷顿时得意了,微微地扬了扬头表示自己也是被皇子另眼相看的好人儿,自家兄长可以以自己为傲了。

    二老爷听到这个,再看看沈国公一双泛着厉色的眼睛,不忍目睹地捂了捂眼睛,越发地退到了后头做透明人,竟连求情的话都不敢说了。

    “你也很好。”不能在大街上抽这个弟弟叫人看笑话的,沈国公心中冷笑了一声,又生出了几分对手伸得太长的荣王的厌恶,竟还觉得只知道耍点儿小心眼儿的安王顺眼了许多。

    “进去吧。”心里想着如何与荣王疏远,沈国公只觉得这外头冷寒,虽然车中温暖,却恐妻子儿女冻着,淡淡地吩咐道。

    那几个少年都是二老爷与三老爷的子嗣,此时见二老爷默默退后将那最得宠的男孩儿推到了最后头站着,面上都露出了诧异。

    那男孩儿细皮嫩肉显然是娇生惯养长大,见伯父竟然给自己没脸,心里委屈极了,只拿眼睛去看自己的亲爹三老爷,见亲爹仿佛自顾不暇也在与这个陌生的很严厉可怖的大伯父赔笑,知道父亲是没用的人不会与自己做主,瘪了瘪嘴角竟转身就踢踢踏踏跑回了府中,径直往后院儿去了。

    这很有一种告状的架势,沈国公冷眼看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心虚的弟弟一眼。

    再告状,又能告诉谁呢?

    这公府之中能做他的主定他的罪的,早就没有了!

    “这小王八羔子,太没有规矩了!”三老爷脸上挂不住了,跳脚骂道,“跟他那个狠毒的娘一个德行,就知道告状!”

    前儿他想要给真爱报个仇,最不济也要休了妒妇叫自己松快些,谁知道那女人竟敢一路告到了太夫人处,惹得太夫人大怒,将他叫到后院儿破口大骂了一回,逼着他与那女人和好了方才算完,虽然因他吃了委屈,太夫人做主给了他两个绝色的丫头□□添香,只是,只是这也太憋屈了……

    “一个女人,一刀子捅死一绳子吊死的简单的很,只你闹得京中皆知,丢尽了国公府的脸!”沈国公冷冷地呵斥道。

    三老爷听了这么简单粗暴的话心肝儿都缩成一团了,知道这位兄长没有什么好好儿过日子不要吵吵闹闹这样的温柔的话,想到兄长日后就要留在京中,只觉得面前一片漆黑。

    说到底,他也就是嘴上吵吵的欢,真没想过要宰了妻子的。

    妻子是自己嫡亲的表妹,就算没有夫妻之情,这,这也还有点儿兄妹的情分不是?

    偷眼看了面容冷肃的沈国公一眼,三老爷骇然发现这兄长是真的没有开玩笑,越发恨不能做个透明人叫兄长看不见自己的,腰也弯了背也垮了,主动牵着兄长的马就进了大门。

    一进大门,就见香风浮动,雪白的雪地里头不知多少的女眷穿得金碧辉煌地等着,当首的一个格外艳丽多姿,面上生出些精明厉害的女子已经口中带笑地走上来,扬声笑道,“早就等着嫂子了!我给嫂子请安!”她虽是大说大笑十分爽利的模样,然而一双眼睛之中却带着几分鄙薄与不屑,不过是见沈国公还在马上看着自己,她掩饰着自己的异样,往前走就要挑开车帘子。

    空气之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啸,一把重剑携着泰山压顶的气势,猛地砸在了这巧笑盈盈的女子的面前,隔开了车与她之间的距离。

    “天冷不必挑帘子了,请公主与郡主二爷往后头去。”沈国公见那女子骇然地看了自己一眼,脸色沉沉地说道。

    “表哥!”这女子险些将重剑当头劈中,一双眼睛里都是不敢置信,忍不住变了称谓。

    她看着沈国公的眼神之中透出了几分伤心与怨恨,正好儿落在早就心中有数的明秀的眼中。

    这是三老爷的正室,当年明秀还小就听过府中婆子丫头们之间的风言风语,都说若不是沈国公自己请旨求娶了那时落魄得都要出家了的恭顺公主,太夫人本是要将这位三婶儿许配给父亲的。

    谁知沈国公自己的主意正,太夫人再接再厉想要叫这个外甥女儿做个贵妾的,谁知道不知其中生出了什么变故,匆匆就嫁给了三老爷。

    “你也是,大嫂金尊玉贵的,吹了冻着了是你能担待的起的?”三老爷很喜欢看三太太倒霉的,见她眼眶都红了,本是明艳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灰败,顿时幸灾乐祸地说道,“还以为是你呢,冻几个时辰都无所谓!”

    三太太眼见沈国公爱惜恭顺公主与她所出儿女的模样,掩住了心中对横夺了自己姻缘的贱人的恨毒,并不多说。

    别说她一个表妹,就是如今的太夫人,这位表哥只怕也是不放在眼里的,如今回了府,这府里的主子就变了人,日后哪里还有三房的好日子过呢?

    那蠢货还一副懵懂的模样,实在叫她厌恶!

    “大哥大嫂都往后院儿去吧,老太太只怕也等急了。”这时候就是永远的万金油二老爷出马的时候了,抹了一把汗,二老爷见三房这是自己把自己拧上了,急忙抬头与沈国公笑道,“老太太知道大哥要进府,还说要自己也出来呢,天寒地冻的三弟给劝住了,虽这样儿呢,竟都不肯安坐,说起大哥就想的慌。”说完了这骗鬼鬼都不信的话,二老爷也觉得词穷起来,尴尬地咳了一声。

    “正巧,我与姨母也有些话说。”

    如今沈国公府的太夫人正是沈国公的姨母,乃是其生母的庶妹。当年沈国公夫人生育了沈国公及两个女儿之后便一病不起,没有几年就去了。因恐继母薄待了失了母亲的几个孩子,因此沈国公夫人的娘家便将当时还未出阁,平日里格外安分老实的一个庶女嫁了过来,既是姨母也是继母,就想着能好好儿地护住几个孩子。只是那时沈国公与平王妃都已经大了,因此与这位姨母并不十分亲近,不过是寻常罢了。

    更何况之后这位继母又有了亲生儿子,越发只是面子情了。

    对太夫人不过是寻常,该有的富贵体面一概不缺,然而太夫人也不大敢在如今的沈国公面前摆谱,除了偏心些,倒也太平。

    明秀的心里本也未将这位太夫人太放在心中做个长辈,不然当年她更宠爱三房冷落自己兄妹的时候早就愁死了,见恭顺公主摆出了公主范儿来,竟突然心中生出了些不厚道的想头。

    若……母亲知道公主府就在公府隔壁……

    这什么威仪肃穆,还不都得裂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