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庆幸的是恭顺公主心里还怀着对未来不必看见沈国公的美好愿望,憧憬着自由的未来,因此并没有看见闺女纠结的目光。

    这若是知道了,当场就得啃沈国公一口!

    别以为国公大人委曲求全对妻子低三下四就是弱者了,恭顺公主再没心没肺心有所属,也还存着对这位的一番愧疚之心,又能生下三个儿女,十几年来被吃得死死的,已经可见沈国公的心机。然而荣华郡主表示亲爹的心机真是越深沉越好,最好叫母亲被糊弄得五迷三道别的都别想了,回头看见真正爱惜她的良人,后半辈子一起过些快乐的日子。

    恭顺公主对沈国公府的感觉有些复杂,也懒得去看下头三太太隐蔽看着自己的怨恨的模样,漠然无声地看着外头的丈夫叫人引着自己的车往后头去了。

    这样的做派,自然是沈国公极看重妻子的意思,一时间府中的下人都噤若寒蝉,越发不敢莽撞冲突了。

    沈国公夫妻虽然是府中正经的主子,然而一家子一走就是十几年,这府中从那时起就是老太太与三房的天下,还是三太太在管家,别说公府之中的家生子儿,就是外头这些年新买进来的丫头,也大多只知三老爷三太太与四姑娘六爷的,哪里知道世子是谁呢?而今本以为不过是寻常的主子回京,今日见了沈国公夫妻一入府就声势浩大,三房主子竟不敢反驳的,都是人精子,自然明白谁才是能做主的人。

    一时间有心思活泛些的下人,望向恭顺公主那华丽奢靡的宫车的目光就带了几分炙热。

    三太太见府中不过短短一个交锋就人心浮动,只觉得嘴里发苦,却叫三老爷不耐烦地推了一把,不得不往后院老太太所在的春晖堂去了。

    她为了这国公府做牛做马这么多年,如今,竟有兔死狗烹的悲凉。

    拿帕子掩了掩眼角,三太太忍着心里的伤感忍不住去看那跳下了马跟着恭顺公主的宫车默默随行的沈国公,见他亦步亦趋,突然侧了侧耳朵不知听到了车中女孩儿柔软的什么话,刚硬俊朗如同岩石的脸上,竟露出了轻轻的纵容的笑容,一时间竟痴痴的,勾起了不知多少的往事。

    记忆里那个不苟言笑总是见了自己几个表妹远远就走开避嫌的男子,竟然也有这样柔情的时候。

    那时候她多喜欢他呀,为了他,舍下脸来天天来给老太太请安,就是为了能看他一眼,叫他记住,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自己。

    强悍健壮的青年,浑身都带着悍武之气,一个眼神都叫人畏惧,可是她看着他稳稳的模样,却觉得心里安心极了,只想着若是嫁给他,那自己就是最幸福安逸的人了。

    老太太看出了她的心事也愿意成全,她本以为板上钉钉的亲事却横生枝节,一个落魄被帝王轻视冷落的公主从天而降,夺了她的夫君。

    那从来都不多看女子一眼的青年紧绷着一张英俊的脸,对震惊的老太太淡淡地说道,“我这一生,只愿与恭顺白头到老。”

    凭什么呢?

    就因为她是公主,自己,只是一个五品小官家的不值钱的女孩儿,就叫他看不上?

    金枝玉叶有什么好?还不是捡了别人不要……

    “还不走?!想叫公主候着你么?!”身后被推了一把,三太太转头就见了一脸庸碌的三老爷,见他满脸的不耐,眼神还色眯眯地在恭顺公主车旁那些跟着回京的美貌丫头的身上扫来扫去,心里厌恶极了,想到当年若不是与沈国公的婚事上一脚踩空,她也不会费心做出了伤心欲绝脆弱无助的柔弱模样来迷惑了这三表哥得以嫁入富贵的国公府,虽然不过新婚之后这人便又去真爱了她的陪嫁丫头,然而到底她也算是高嫁显赫了。

    “你这傻子!”虽心中还对沈国公有些留恋之意,然而三太太却知道自己的前程还得在三老爷身上,看着这只知道贪花好色的酒囊饭袋,她一□□入鬓间的眉就忍不住竖了起来,低声骂道,“胳膊肘儿往外拐的东西!她亲,还是你儿子闺女亲?!”见三老爷厌烦地看着自己,显然是自己庸俗贪婪的模样叫崇尚人间充满爱的丈夫恶心了,三太太心里恨得咬牙,跌足骂道,“等着你一家喝西北风去吧!”

    丈夫是不中用了,她也只能靠着老太太,许日后还有些好日子过。

    况……

    三太太的目中闪过一丝阴沉,看着恭顺公主的宫车停在了精致华丽飞檐横斜的春晖堂前,之后,一个绝丽婀娜,仿佛看不出年纪的绝色女子缓缓下车,身后还跟着一对儿模样秀致美丽的金童玉女,默默地握紧了手。

    她已经夺走了她的夫君,如今,还要指使儿子来与她的儿子来争夺这府中的爵位么?

    怔怔地望了望隐在淡淡雪后的看似清净的春晖堂,三太太嘴角勾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快步走到了由着明秀与明嘉一左一右搀扶自己的恭顺公主的面前,扬起了一个亲热的笑容来笑道,“多年不见嫂子,竟还是未出京前的模样与神气儿,可见大哥爱惜嫂子!见了嫂子,咱们这样的老树皮,竟都不好多看了。”她自顾自地笑了两声,见恭顺公主停都没停地就往里去了,不由在心中暗骂了一声目中无人!

    她在京中靠着国公府的威势,哪怕是王妃公侯的女眷都是平等论交的,哪里见过这样无礼的人。

    只是心中暗骂得痛快时,三太太却冷不丁见恭顺公主左手边儿上的那个清凌凌美貌秀致的少女霍然转头望了自己一眼,那双眼中的清澈与深沉竟混杂在了一起,叫她生出了一份十分恐惧的感觉来。

    仿佛她的心事,那女孩儿全都看得穿似的。

    “怎么了?”恭顺公主见明秀往后看了一眼,回头嘴角还带着些奇异的笑容,垂头拍了拍她的手问道。

    “跳梁小丑罢了,只是心大了些。”明秀都不必猜的知道三太太心里想些什么,只是旁人再怨恨嫉妒,自家依旧过得很好,这叫嫉妒的人看着却全无办法的模样才是最有趣的,掩着心中的那股子恶意,明秀眼睛沉了沉,之后抬头化作了一片的清明,挽着恭顺公主的手低声笑道,“还是父亲说得对,与她计较算计,平白自己都掉身份儿,只少见才是真理儿。”

    恭顺公主心里哼了一声,缓缓颔首道,“你父亲总有道理的。”

    只是说完了这个,不知想到了什么,颇有些咬牙切齿。

    想当年明明说好不过做个有名无实的夫妻,只是叫她有个托付的,谁知道这厮日日眉宇间都带着忧愁,她因那时这人守礼只知道睡书房,还是有些对恩人的感激的,因此好奇地询问了一下。

    正义的高大青年敛目沉声表示,作为国公,这辈子却没有尊贵的嫡子继承自己的爵位,日后还要便宜了野心勃勃的继母弟弟,这一生的拼搏不过为人嫁衣裳,竟有些困扰。

    占了人家嫡妻之位的公主殿下心里愧疚的不行,又见这青年说什么都看不上低贱的庶子,到底咬了咬牙,帮忙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儿子五岁上的时候,依旧是老老实实睡书房的男子,抱着儿子大半夜地坐在院子里默默地看着月亮,本是清心寡欲的公主殿下再次好奇了起来,嘴贱问了。

    可怜国公爷戎马半生在军中只对着一群粗糙的兵爷外加只知道舞刀弄枪五岁就能拿枪捅得府中侍卫屁滚尿流的倒霉儿子,实在很羡慕别人家里软乎乎很可爱很贴心的闺女呀。

    比起臭小子自己更喜欢香喷喷的闺女的公主殿下与严肃着脸越坐越近的青年一同憧憬了一下心肝儿闺女,一年之后,果然就生了一个闺女。

    至于之后的儿子真是不提也罢,公主殿下总是被糊弄得不轻就是了。

    早年还好,这些年越想越觉得这是沈国公的阴谋,恭顺公主在心里默默磨牙,然而见众人都在看着自己,到底做不出叫沈国公太过没脸的事儿来,只跟着慢了脚步的丈夫一同进了春晖堂。才进去就只觉得一股子热气扑面而来,烘得人头昏眼花,之后两个极妩媚婀娜,穿戴不与众人同的大丫头扭着腰身惊喜地出来,见了众人急忙福了福,其中一个转身挑了晃动的水晶珠帘扬声道,“国公爷与公主殿下给老太太请安!”

    之后,又上前给明秀明嘉罗遥请安,十分规矩。

    只是明秀眼角的余光却见三老爷路过其中一个鹅蛋脸面庞白皙,顾盼都仿佛带着和气的丫头的时候偷偷拿掩在袖子下头的手去扯了扯这丫头的手。

    那丫头口中轻唾了一声摔了手就往里头去了,然而面上却并无厌烦,显然与三老爷早有首尾。

    且看三太太恼怒的脸,显然并不是不知道的。

    想到这位三叔也是儿女双全的人了,却还是这样不尊重与女色上蝇营狗苟,明秀忍不住在心里生出了几分厌恶,下意识地就牵住了前头仿佛一座山一样为自己挡住了那堂中而来的刺探目光的父亲的衣摆,心中安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