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静静地坐在恭顺公主的身边,眉目低垂。

    这是长辈团聚的时候,并没有小辈说话的份儿,她只要坐在这里,就已经叫人瞩目。

    不管这府中从前有谁多么的风光,也不管谁是太夫人的心肝儿宝贝儿,如今正经的国公回来,旁人就已经不值一提。

    这府中下人心里眼里能记住的主子,也只有自己一家罢了。

    虽然并未抬头,努力做出了恭谨温顺模样的荣华郡主却还是听见了太夫人微不可闻的出气声儿,哪怕不抬眼,她都知道这老太太是个什么表情。

    耳边还有弟弟与表哥低声好奇的问话,明秀将手边的茶往嘴里尝了一口,心中却若有所思。

    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这一路到了现在,四皇子安王就越发叫人心中警惕了几分。

    皇家哪里有真正的傻瓜呢?安王看似缺心眼儿,然而一举一动都存了叫人深思之处,其中叫人疑虑的,就是这位安王殿下,仿佛意图用自己的美貌迷惑一下荣华郡主,想要来个表哥表妹一家亲就叫明秀忍不住在心中嗤笑了一声。

    虽然这样冷淡地想着,然而秀美女孩儿的面上却还是带着几分温柔的笑容,转了转手中的茶杯,顿了顿,方一抬头就见对面,沈国公正淡淡地说道,“她贪墨府中银钱,姨母莫不是不知道,还要我来挑明?”

    这又是一个不甘心的人,明秀心里笑了笑,好整以暇地听着。

    她并不是一个热情的人,从生在了这个时代,能叫她真心放在心中的,除了父亲母亲和兄长弟弟之外并不多,对旁人的和气也不过是装像儿罢了,偏偏世人都看不出来,还都道一声荣华郡主温柔可亲,是个心中良善的女孩儿。

    就如同眼前,眼瞅着三太太要倒霉,名声也要坏掉,明秀的心中竟然还存着看好戏的心,并不觉得如何同情。

    “她,她也是一时糊涂。”太夫人心里暗骂一声蠢货,虽然这并不是最恐叫沈国公知道的要事,却也很要命了,况她才是这府里的宝塔尖儿,三太太平日里对她也言听计从的,这换了谁说出去,也不相信这贪墨继子府中银钱庄子的事儿没有继母的授意在里头不是?

    想到这事儿叫沈国公挑破,自己在沈氏的名声也得往下掉,没准儿还得叫人说一声继母险恶,太夫人眼前不由一黑,这一回是真想哭了,叹气说道,“你也得体谅她,你三弟日后没个爵位,日后我撒手一闭眼,他一家不是得去吃西北风?她也是担心以后呀。”

    她当日是提点过三太太要多从府里抠出点儿钱来,可是那也得隐蔽点儿来不是?三太太前脚一脸聪明相地应了,回头儿怎么简单粗暴怎么来,吃相这么难看,这都叫人问到脸上了,可怎么是好呢?

    “我还得体谅个贼?”见太夫人一脸的痛心,沈国公心中冷哼一声,顿了顿,这才淡定地说道,“罢了,左右那两个庄子当日我听了公主与我的担忧,就想着留给三弟叫他不致日后没个进项,如今正好,就当提前给老三,叫老三媳妇儿好好留在手里,日后分家……”他在太夫人瞠目结舌之中淡淡地说道,“兄弟均分时记得这几样儿就不再多给三弟。再剩些多出来的银子,就归到公里给几个小的置办嫁娶银子。”

    “什么?!”听说儿子没占着便宜还坏了名声,眼前倒现出沈国公不爱计较了,太夫人顿时尖叫。

    “什么?!”这是听说自己日后分家银子提前便宜了妻子的三老爷!

    “就这样罢。”沈国公可不是随便叫人偷钱的冤大头,立了威。这才慢慢地说道,“既然品性不堪,还管什么家!钥匙账本子交出来,就给……”

    他顿了顿,在恭顺公主微微一抽的目光里淡定地说道,“就给公主身边的紫兰。平日里平常事,就叫老二媳妇儿帮衬公主管着,不能决断的,就叫人传话儿往公主府上去,由公主做主。”紫兰是恭顺公主身边的心腹丫头,塞外时就帮着公主管家,如今公主是断然不会管的,交给紫兰也就罢了。

    “公主不住在府中?”太夫人当年是知道些风声的,盖因恭顺公主当年旧事闹得不小,然而此时听着沈国公的话,心中忍不住猜疑了起来。

    莫非……

    “府里头人多,国公爷心疼我,不叫我住在府里,免得见了不爱见的人,生了气身子不爽利。”恭顺公主娇媚的眼睛如水波一样荡漾开来,有些心虚地看了看竟然知道了自己小算盘却没有反对的沈国公,头一次觉得这厮竟然还算是个好人,之后见太夫人目露异样,冷哼了一声,到底知道维护这夫君的,之后不过是抚了抚头上的宫花儿,在太夫人发青的脸色里慢慢地说道,“至于我的阿秀与嘉哥儿,自然跟我住。”

    “那你岂不是无人服侍?”长子夫妻看起来蛮和谐,太夫人忍不住失望地对沈国公问道。

    “这就不必姨母操心。”沈国公烦死了。况既然今日进京,只怕明日就要陛见,没有什么心思来与太夫人勾心斗角,只扫视了一圈儿,这才冷着脸继续说道,“家中有几个女孩儿,今日公主与阿秀累了,就不必再见进来拜见,日后再说。”

    见太夫人一怔,沈国公便低头继续说道,“至于旁的,待我见过陛下,再来好好分说。”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的目光就危险了几分,显然是想要好好儿收拾收拾上杆子与皇子玩耍作死的三老爷了。

    三老爷在一旁还在为自家分家银子落在毒妇手中叹气呢,一点儿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悲惨。

    “她们姐妹此时不见,日后再特意来见,反倒叫她们姐妹之间生出芥蒂来。”太夫人不管二房丫头怎么死,只是三老爷还有一嫡女正是花期,生得花容月貌名满京中,就连宫里的娘娘都知道她的,为了这个女孩儿能在沈国公面前露露脸,太夫人还是强打精神笑道,“说什么拜见呢?姐妹之间说这些虚礼,竟反倒……”

    “阿秀正经的郡主,难道不配这一声拜见?”恭顺公主冷笑了一声。

    太夫人是真不愿意看见恭顺公主那张倾国倾城的妖精脸,强笑了一声,目视明秀,希望她“识大体”。

    荣华郡主向来识大体,见太夫人对自己露出了期盼的目光,她偏头想了想,回了一个格外亲近的笑容,之后羞涩地低头,表示自己没看明白。

    原来还是个草包美人!

    太夫人气坏了,也松了一口气。

    明秀乃是沈国公唯一的嫡女,身份贵重,单凭身份就压过了她的亲孙女儿。若还机灵些,那宫里只怕眼里就只有她了。如今蠢些,正好叫自己的孙女儿现出来,日后更能有个好人家。

    “罢了,都听公主的罢。”太夫人觉得还是个蠢货拿捏起来更叫人省心的,目光一转,带着几分深意地望向了一旁的慕容南。

    平王世子也是个极好的联姻对象,太夫人并不愿意沈明秀得了这么一个好姻缘,如今想着这么个草包美人,只怕是不能入慕容南的眼的,越发欢喜了起来,已经垂着头想到了一个极好的人选,却只留在心中。正在心中反复思忖,就听见沈国公突然问道,“二妹怎么不见?”

    他既然已经回府,按理说平王妃与安固侯夫人都应该回府才是正理,平王妃老蚌生珠正高龄有孕呢,不好轻动,然而安固侯夫人却并未前来,可见态度。

    太夫人自然知道安固侯夫人将三个妖精送给亲哥,反倒便宜了安固侯的轶事,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意,却只是脸色担忧地说道,“她只怕又吃了委屈了。”

    这说的就是沈国公给亲妹妹吃委屈了,沈国公岿然不动,眯了眯眼,转头与明秀微微颔首。

    明秀急忙扶着母亲起身,这才与太夫人有些羞涩地说道,“母亲累了,咱们先回府里收拾收拾,回头再给老太太面前说笑。”

    慕容南看着这表妹好温柔的模样,竟忍不住转头噗嗤笑了一声,之后急忙拿修长的手指掩住了嘴。

    恭顺公主累了,自然是无人敢阻拦的,众人急忙恭送,直到走到了外头,恭顺公主意气风发,正要上车,却叫明秀扯了扯袖子。

    “怎么了?”见远远的一个高大的英武青年大步而来,正是自己的长子沈明程,恭顺公主突然觉得有什么不会叫自己开心的事儿发生了,又见闺女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正觉得这其中有鬼,就见完全不与自己相似,然高高大大其实也很可靠的沈明程恭敬地走到了自己的身边,转身解下了身上的披风给自己披上。

    这儿子倒还是个孝子。

    恭顺公主裹在儿子暖呼呼的披风里,哼哼唧唧地想着。

    “我接母亲回府。”沈明程将手里一个白玉暖炉塞进妹妹的手里,护着得意的恭顺公主走到了国公府外,在母亲寻宫车的目光里指着隔壁恭敬地说道,“都拾掇好了,母亲累了,就先歇着,旁的都不必母亲烦心。”

    恭顺公主震惊的目光里,“恭顺公主府”五个大字,在雪天的日光下灼灼生辉!

    荣华郡主看着自家亲娘那气鼓鼓胖了一圈儿的脸与恨不能挠墙却偏偏得在自己与弟弟面前装做欣慰快乐“终于一家团聚”的憋屈模样,突然觉得,看着母亲变脸,原来也蛮有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