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以后我儿媳妇儿,一次生俩,一年生一回!”恭顺公主已经气得口不择言了。

    明秀用惨不忍睹的眼神望了自家亲娘一眼,有心捂住脸,却记住这是在皇后面前,唯恐失仪不得不装作没有听懂,抱着盒子微笑。

    皇后对着她眨了眨眼,显然是看出了她的小心思。

    明秀的脸顿时就红了。

    “既然你有这个心,那就好了。”皇后见恭顺公主其实很在乎沈明程这个长子,心里一块石头就落了地,与气鼓鼓拧衣角儿的恭顺公主温声说道,“那孩子大了,从前在塞外风里来雨里去的,也顾不上这些。你这当娘的也是,这孩子都多大了,跟他一般年纪的,哪个没个儿子呢?你一点儿都不着急?”见恭顺公主垂头不语,皇后便叹息道,“这是咱们亲近,我与你说些心里话儿,外头那些争执,朝中如何我都不管,我心里看重的,就是叫这些孩子过得快活。”

    “嫂子!”

    “联姻之类我也不会与你算计这些,能给你做儿媳妇儿的,我只望是程儿自己喜欢的,哪怕是……”她转头对着昭贵妃笑笑,柔声道,“是庞家的人,与我而言都并不是要紧的。”

    庞家是皇贵妃与昭贵妃的本家,因女子的兴盛而起,风光无限,然而与皇后却是天然的对头。

    “程儿才不是那样没眼光的人。”恭顺公主小声儿说道。

    昭贵妃正细细地端详明秀,见她目光柔和,又仿佛对长辈很尊重的模样,一直都在用心倾听皇后与恭顺公主的话也没有半分不耐,虽然觉得恭顺公主这句话哪里不对劲儿,有连着她一起骂了的嫌疑,却还是大人大量地抬抬手放过了,突然与明秀问道,“平日里喜欢什么消遣?”仿佛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生硬,昭贵妃艳丽的脸上露出几分懊恼,缓了声音问道,“下一回入宫,我给你预备出来,咱们一起打发时间。”

    她看着明秀,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这双清澈的眼睛。

    没有讥笑可怜看不起抑或是讨好畏惧,清凌凌的小女孩儿,叫昭贵妃觉得心里都亮堂起来了。

    “若说要一起打发时间,那就只能打叶子牌了,你不是就会那一样儿么?”皇后见昭贵妃竟然这么喜欢明秀,忍不住调戏了一下。

    “胡说!我还会下五子棋!”昭贵妃听了这么个诽谤,觉得自己在小姑娘心里的形象有崩塌的趋势,顿时大怒!

    明秀微微一怔。

    古代还有五子棋?

    “是了,还会悔棋偷棋子儿呢。”皇后不知明秀的疑惑,已经笑了。

    从前当昭贵妃是对头,然而这么多年过去,又与昭贵妃同甘共苦过来的,那点子仇怨早就没了,她平日里倒十分喜欢逗弄爱炸毛儿的这个妍丽的女子。见昭贵妃气得高高的胸脯上下起伏,很有一种叫自己欺负哭了的节奏,皇后的心里爽了,暗淡的宫中生活都被点亮了,笑眯眯地回头看着也一样儿瘪着嘴儿黑着脸的恭顺公主,心满意足地抬手喝了一口茶。

    “你!你!你给本宫等着!”眼瞅着被皇后戳穿了老底儿,昭贵妃又见明秀好奇地看着自己,仿佛是在问自己是不是真的会偷棋子儿,顿时伤心了,指了指皇后虎虎生风地走了。

    “这……”见昭贵妃被气走了,明秀已经忘了方才的疑惑,忍不住有些手足无措。

    “你安心,她呀,今天晚上就得来我这儿报仇。”怎么报仇呢?来跟皇后娘娘下五子棋,狠狠地偷她的棋子儿。

    “她从前可骄横了,不是这样呀。”恭顺公主离京前昭贵妃还得宠着呢,什么皇贵妃那都是天上的浮云,那时这女人叫一个傲慢,蹬鼻子上脸就没有叫人喜欢的地方,如今竟还好些,见皇后抿嘴笑起来,恭顺公主便若有所思地说道,“莫非是皇贵妃……”

    “她本不是个心眼儿多的人,从前叫陛下宠着撺掇着,自然与我争锋。后头没了别人的挑唆,她就闲下来了。”

    昭贵妃就是耳根子软罢了,谁对她好就听谁的话,从前听皇帝的,皇帝丢开了她翻脸无情,叫她失了依靠,妹妹又在后头捅刀难免就生出了些复杂的心境,只是这后头人情冷暖见识了,也知道谁才是真心待她,竟天真烂漫了许多,再也没有从前的恶事。

    皇后并不是一个记恨的人,况这后宫妃嫔争锋,叫皇后说恨什么情敌呢?恨那个无心无情的男人还差不多!

    男子若是个有良心的,也没有这些后院女子间的悲剧了。

    目光沉了沉掩住了目中的冰冷,皇后见恭顺公主迟疑地点头,这才和声道,“她是个简单的性子,为人其实并不难相处,有她在我的面前,这日子也不难熬了许多。”

    “陛下还是那样?”恭顺公主眼见这宫中冷冷清清的,又想到方才听见的轻狂的女子的笑声,便忍不住气道,“再如何,那也是个妾!”

    生出的儿子还是叫人说一句庶出,又有多少脸面呢?

    “就当是磨砺。其实有她与荣王,我竟安心些。”皇后命人出去,这才与恭顺公主垂目低声说道,“没有荣王这么一个挡箭牌,太子与唐王怎会如如今兄弟情深?”

    皇位之争可没有亲兄弟的说法,一母同胞翻脸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当年皇后曾经很担忧这个,然而先有安王后有荣王,眼见外头势大叫太子与唐王越发彼此守望互助,能不见到兄弟相残,皇后已经很满足了。

    至于日后太子会不会宰了荣王,那不是自己生的,又不如安王叫自己拿亲儿子看,皇后娘娘也就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祸害*害惯了,竟越发不像,也不怕叫人道一句昏君!”恭顺公主在皇后面前素来言行无忌的,又想到当年叫皇帝给坑惨了,顿时愤愤地说道,“当年若不是嫂子娘家,他怎会顺利登基稳固朝堂?!”

    当年皇帝根基不稳,摇摇欲坠,还是皇后身后的承恩公府出力文武之上支持着,方能有眼前的局势。

    “功高震主,难免叫人心生忌惮,况当年他能厚待我多年,也是辛苦了。”皇后漠然地说道。

    她并不是一个美人,当年嫁给皇帝时那还是个夺位的皇子,为了得到支持不得不做出情深意重的模样来善待她,太子与唐王就是那时生下来的。不过显然皇帝陛下不是一个乐意出卖自己身体的人,也记住了皇后面前赔笑讨好带给他的耻辱,因此当他帝位稳固,就不再对皇后假以辞色,还屡次提拔年轻貌美的妃嫔来与皇后争锋,给皇后没脸。昭贵妃做的不好,因此失了宠。皇贵妃一直是个蠢货,做得十几年如一日,因此就得了皇帝的宠爱。

    内里就是如此,不过皇后却懒得与志得意满的皇贵妃说这些废话。

    慢慢儿给她儿子当磨刀石去吧!

    目中闪过冷光,皇后握了握袖下的手,抬头与担忧自己的恭顺公主柔声道,“你放心,我并没有吃亏。”真到吃亏的时候,也别怪她心狠手辣就是了。

    想到皇帝那么个王八羔子,皇后就忍不住想到了当年恭顺公主的倒霉事儿,只是明秀还在,她只好含糊地说道,“至于你,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这是何意恭顺公主竟不明白,只是昨夜陈嬷嬷的话言犹在耳,她竟然少了几分对从前事儿的兴致,含糊地点了点头。

    比起皇后,她其实过得跟在蜜罐子里似的了。

    “其实,我是真的过得很好。”恭顺公主喃喃地说道。

    原是她有些太不知足罢了,她心安理得享着那人的宠疼,还叫他伤心……

    她念念不忘的,或许并不是当初的那人,而是……

    “给母后请安。”心中正有些东西在慢慢地清晰明了,恭顺公主就听到门口有一个清越的声音传来,诧异地回头,却见门口处明亮的光线之中,正有个眉目似画,容颜如同二月春光一样明媚的青年缓缓而来,那仪态美妙,刹那的美丽仿佛在一瞬间跃然而出,叫人永生难忘。

    恭顺公主看着这高挑的青年恭敬地给皇后施礼,也不得不承认安王的美丽世所罕见了。

    “你还病着,竟急着过来做什么呢?”皇后见慕容宁忍着泛着潮红越发娇艳夺目的脸庞,心生叹息。

    太子与唐王再如何艰难,也怨恨着宠妾灭妻的皇帝,后院儿却也有几个妾室的,不过是更给正妻尊荣与体面,不叫妾室压过妻子罢了。

    然而眼前这个,却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慕容宁昨日在心上人面前美丽冻人了一下,回头就病了,如今烧得脑子糊里糊涂,却还是听见恭顺公主母女入宫之后努力地爬起来想要见明秀一面。

    “表妹说,说喜欢外头的冰糖山楂,我自己往御膳房去亲手制的,你尝尝看。”他的手一抖,从袖子底下滑出了一包歪歪扭扭泛着焦黄糖霜的果子来,忍着心里的欢喜将纸包递到了诧异的明秀的面前,看着她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只有自己的模样,想要笑一笑,却酸涩的不行。

    其实当年他从不知道,原来他的王妃,也曾喜欢过这些。

    他究竟错过了多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