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大冷的天儿逛什么园子呢?

    况安王还病着,明秀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怎么会叫安王拖着病体跟着自己到处跑,不过是寻了一个背风的亭子坐了,有些歉意地说道,“连累殿下了。”

    “其实我就喜欢吹吹风。”慕容宁忍了一路了,这才忍不住咳嗽了几声,正觉得自己的肺都要咳出来了的时候,就见一旁递过来一碗茶来,抬头就见明秀对着自己微微颔首,他眼睛都睁大了,见明秀温和地看着自己,颤巍巍地接过了茶道谢了,垂着头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有心与明秀说些什么,却还是憋不住地咳嗽,许久之后方才低声说道,“见了表妹,我心里其实很快活。”

    后头的话儿声音太小,明秀并没有听见,只是见慕容宁长长的睫羽垂落,竟恍惚生出了几分错觉。

    仿佛记忆里,有一个美貌如花的青年,也是在自己面前喜笑颜开,美丽得吹开了不散的阴霾。

    明秀皱了皱眉,晃晃头,见慕容宁有些可怜巴巴地偷偷覰着自己,便有些疑惑地笑问道,“我与殿下有仇仇怨么?”

    “啊?!”

    “您这样小心翼翼,倒叫我不知该怎么是好。”明秀和声说道。

    她看出了几分,安王并不是心中狡狯之徒,倒仿佛与昭贵妃有些仿佛,缺点儿心眼儿,这在宫中真是难得。

    这样的皇子,说是为了讨好沈国公因为对她这样小心,竟有些说不过去。况又有皇后的体面在,明秀并不愿意得罪四皇子。

    “我……”他其实是欠了她的。

    欠了她的一生。

    慕容宁吸了吸鼻子,只是看着眼前年轻活泼的明秀,小小地嗯了一声。

    他早知道自己的心意就好了,那样儿,上辈子他们就会很幸福。

    原来对于没用的四皇子来说,什么皇位根本顾不过来,他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儿,安安生生地跟自己喜欢的妻子好好儿过日子。

    “太子……对我很好,拿我当亲弟弟的。”慕容宁看着明秀,见她怔住了,一双清澈的眼睛微微张大忍不住轻声说道,“我没有那么多的野心,也不想参合要命的事儿,日后,我就娶一个妻子,别的女人都不要,都不许她们靠近我,我就守着……”他看着明秀诧异的模样,那时从前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心里酸涩的不行,急忙低头擦了眼角的泪光轻声道,“我的心上人,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她呀……”

    喜欢到这辈子,他也愿意随着她一起去死。

    “殿下?”明秀听不明白,可是却又仿佛听明白了,心里不知为何竟轻轻替发疼,忍不住唤了一声这目光散乱迷茫的青年。

    “我失仪了。”他想留给她自己最好的模样,可是仿佛总是失败,慕容宁挫败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见明秀抿嘴低头,竟心中生出了更多的不满足来。

    妻子当年恭顺温柔他记在心中,可是如今,却更喜欢她对自己毫无芥蒂地快活地微笑。

    满院子的梅花儿映衬之下,冰雪仿佛都染上了嫣红来,然而除了这个,御花园里头除了宫人竟静静的,慕容宁正欲说些什么,却陡然听见远处空旷之中传来了女孩儿的一声十分尖锐的笑声,之后就听见人声鼎沸,几道人影飞快地往这头儿来了。

    当首一个一身红衣如火,生生地透出了几分张扬,后头还跟着一个面带几分不耐的少年来,年纪与明秀仿佛,玉带锦衣容貌美丽,竟与慕容宁有几分仿佛。

    明秀听见人声心中松了一口气,这才觉得此地叫人心里发慌的静谧都散去了,见了远处的人急忙起身看去,心中却生出了些疑惑来。

    这御花园前有没见着面的皇贵妃张狂大笑,可惜恭顺公主没理睬,这后脚儿,竟还有这么多放诞之人?

    难道这不是宫里?

    想到能在宫中这样肆意,只怕该是皇帝喜欢亲近的,明秀却并不诚惶诚恐,面上端庄起来。

    皇帝陛下还依仗她亲爹沈国公呢,旁人……也就是那样儿。

    她这个郡主封下来,可不是靠着不得皇帝爱重的公主娘,而是为着她父亲沈国公军功强悍,叫皇帝也不得不给自己这个体面。

    这宫里你好我好大家好也就罢了,不想得脸的,她也不吝啬叫人知道知道什么叫打脸!

    慕容宁也跟着摇摇晃晃地起来了,见了那两人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转头与明秀皱眉道,“不过是不相干的人,不必理睬。”

    “都听殿下的。”明秀眼睛更好些,见了那少年就知这该是五皇子荣王了,见他虽然与慕容宁模样儿有些相似,却并没有慕容宁的平和,倒带着几分心机算计,这是真叫她不喜欢的。凡事不能对比,这一对比方才叫人愕然发现,安王竟其实也算是一个招人喜欢的皇家好青年了。

    此时紧了紧身上的狐裘披风,她也不对那女孩儿的身份好奇的,随着慕容宁就下了亭子准备回去。

    “前面的那两个给本郡主站住!”那女孩儿见了前头的人,顿时尖声叫道。

    她一边说,竟就一边冲到了明秀的面前,望了明秀一眼,就露出了几分嫉妒之色,俏丽的脸都扭曲了。

    “好一个美人,你又是谁?!”这女孩儿看都不看慕容宁的,仿佛带着几分鄙视,只盯着目光沉稳的明秀冷笑道,“我可是永寿郡主!还不给本郡主行礼?!”

    永寿郡主。

    明秀目光一闪,见慕容宁转身就护在了自己的面前,目光就微微一沉。

    她自然是知道这位永寿郡主的,说起来大家还是老熟人,想当年恭顺公主与这郡主的生母永乐长公主还颇有些渊源,这到了如今哪怕是永寿郡主无辜,她也忍不住迁怒。

    “在宫里论尊卑,你脑子坏了?!”慕容宁呵斥道。

    “四皇兄,你是个废物,就少在本郡主面前摆谱。”永寿郡主显然是个得宠的,至少比慕容宁得宠多了,此时仰着头看着气得要死的慕容宁,只冷笑道,“你再敢在我面前说一句话,回头我就告诉舅舅去!上回舅舅那两耳光没抽醒你是不是?竟敢在我的面前张狂!”

    她口中的舅舅自然是皇帝陛下,不过一个外甥女儿竟能使唤皇帝抽自己的儿子,也不知是儿子太叫人不当回事儿,还是外甥女儿格外得宠了。

    “我若是郡主,就不要在宫中大放厥词,免得贻笑大方。”明秀见慕容宁气红了脸,便淡淡地说道,“什么好听的名儿不成?郡主这样霸道,只好叫人望风而逃了。”

    “你!”永寿郡主总觉得这话里不对劲儿,有点儿骂她泼妇的嫌疑,只是却寻不出痕迹来,然而她张狂惯了,也不去寻个理由,高高地扬起手厉声道,“你敢辱我?!”

    明秀岿然不动,手上却已经蓄势待发,就得这爪子落下来就给这丫头两个耳光先出出气,却见眼前人影一闪,竟听一声惊叫,眼前这个红衣女孩儿竟然叫慕容宁一把甩到了地上。

    “你敢碰她一根头发试试!”慕容宁平日里懒得与一个丫头计较,然而此时看她竟然敢与明秀动爪子,顿时恼了。

    “你竟敢推我?!”永寿郡主叫慕容宁给丢进雪地上,浑身都疼的厉害,不敢置信地看着这平日里叫自己收拾得无声无息的安王,眼睛顿时红了,抱着摔得疼极了的胳膊哭着叫道,“我要告诉母亲去!”

    她的母亲永乐长公主乃是皇帝嫡亲的妹妹,从来说一不二,别说在京里没有女眷敢触永乐长公主的霉头,就是在宫里头,永乐长公主都敢不给皇后体面的。因母亲给力因此从来没有吃过委屈的永寿郡主,望着在气得一张脸艳若桃花的四皇子身后好整以暇,想了想竟然还对自己露出一个讥讽笑容的明秀,顿时就在心里恨上了。

    “我不过是与你说了一句话,还未分明就要挨打,可见这宫中,竟是永乐公主的天下了。”明秀对着永寿郡主温声道,“只是两位皇子面前,郡主这样张狂,莫非比两位皇子还要高贵?”

    “皇子算什么东西,莫非还敢在我的面前放肆?!”永寿郡主叫哭着喊着扑上来的宫人给扶起来,冷笑了一声说道。

    明秀一呆。

    她不过是顺口挑拨一下,左右闲着也是闲着,没有想到永寿郡主竟这样给力,自己就顺着往下得罪人。

    慕容宁被得罪惯了并不在意,然而一旁本就不耐的五皇子荣王的脸青了。

    荣王殿下可不是个东西!

    不过想到这丫头的身份,荣王到底忍了忍,转头目视明秀许久,突然抚掌笑道,“我知道姐姐是谁了!”

    他年纪还比明秀小上一些,只是言语轻佻叫人不喜,明秀不愿与他说话,只含笑做个木头人。

    “你是恭顺姑母家的荣华表姐。”荣王生得极好,笑起来的时候光彩夺目,又是一种风情,叫永寿郡主看直了眼睛,之后听到了明秀的出身,顿时冷笑了一声道,“我还以为是谁,不过是个不得宠的,倒在我的面前摆出个款儿来,自己给自己脸呢!”

    “自己给自己脸这叫自尊、自重。只是我瞧着这位郡主竟不明白这个道理。”

    荣华郡主最是个温柔可亲,愿意原谅别人的好姑娘了,见永寿郡主冷眼看着自己,便笑眯眯地和声说道,“况自己都有了脸,陛下平日慈爱施舍多给一张,这非要贴上脸去岂不是成了二皮脸,多厚呀。”温柔可亲的女孩儿用担忧的声音与眼睛瞪起来了的永寿郡主温声道,“郡主自有心得,且别忘了哪张脸是自己的才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