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永寿郡主再蠢也知道明秀是在骂她了。

    只是明秀从来都不爱与人争锋,见永寿郡主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拳拳的心意,便微微一笑立在了安王的身旁,含笑看着。

    温柔恭顺,与尖声叫嚷盛气凌人的永寿郡主比起来更弱势些,叫人看着,荣华郡主这是叫人欺负了,还很识大体并未计较。

    慕容宁张了张嘴,回头看着眯着眼睛笑的心上人,许久之后,突然露出了一个傻笑。

    他从前都不知道媳妇儿这样不吃亏,真好。

    荣王的脸已经抽成一团了,只是他隐隐觉得二皮脸这么一个队伍中也有自己神圣庄严的一份儿,心中忌惮了几分,然而这少年到底想到明秀背后的沈国公与明秀前头显然是对明秀有意的慕容宁,目中微微一闪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出来,对着后头仿佛不想再张嘴了的明秀和气地说道,“郡主顾虑的有些道理,可见有心了。”

    他并不喜欢骄狂的永寿郡主,这丫头拿高贵的皇子当奴才使唤,谁喜欢那就是谁脑子有病!

    只是皇贵妃亲口叮嘱他,叫他一定好好儿哄着这丫头,叫她与永乐长公主多在皇帝面前说自己的好话,好叫自己在皇帝的心中更稳固些。

    如今他与皇贵妃的地位都在皇帝的手里,只有宠爱不绝,日后才有希望图谋至尊的位置。

    为了能日后登上皇位,荣王都想过一狠心大不了卖自己一回,娶了这个得宠尖酸的永寿郡主,彻底将永乐长公主与她下嫁的淮阳侯府给笼络到自己的身边儿来。

    话荣王殿下都想好了,愿效法旧朝,以金屋藏之。

    只是看着眼前慕容宁紧张荣华郡主的模样,再想到这姑娘背后手握军权门生遍及军中的沈国公,荣王的目光就是一闪,看了看永寿郡主,再看看荣华郡主,竟一时生不出决断之心,不知该选那个才是最好的。

    世间安得双全法……如果能娥皇女英就好了……

    荣王从出生就夺走了自己的许多东西,这些慕容宁都可以不在乎,反正上辈子都经历过了。只是明秀是不能出让的,眼见荣王目中的算计,慕容宁便恨不能给这个弟弟一刀!

    “表姐……”

    “怎敢与天家论亲呢?”皇子们都很喜欢自来熟,只是明秀接受不来,劈口打断了荣王的话,见他白皙秀致的脸上生出几分愠怒,显然年纪尚幼还不能万全忍耐情绪,又想到这人方才对慕容宁一番无视的模样,便垂目生出几分厌恶,之后慢慢地说道,“本郡主……”平日里不怎么这么自称的姑娘在心里抖了抖,这才继续说道,“本以为宫中清净,却没有想到这样喧嚣,竟累了。”

    伶俐如荣王竟觉得自己接不上话儿,对荣华郡主这种一句天外飞仙似的话就能叫旁人没法儿继续说话儿的能耐有了些认识,他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干巴巴说道,“原来郡主喜欢清净。”

    他到底是最得宠的皇子,竟也不耐烦再在一个女孩儿面前讨好,况身边还有永寿郡主疯狂地推着自己要自己给她报仇,一时恨不能回头一个大耳刮子叫永寿郡主滚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微微颔首道,“日后,想必咱们还有相见之时。”

    “至于四皇兄……”他带着几分恶意地说道,“许久不见父皇了,许这是有意冒犯永寿表姐,想见见父皇的意思?”

    他年纪小,竟还得管永寿郡主唤一声表姐,当然,永寿郡主可不是胆小如鼠的荣华郡主,毫不犹豫地受了这称呼。

    “父皇忙着宠新进来的和嫔顺嫔,如今想来顾不上我。”慕容宁冷冷地说道。

    荣王的脸色一冷,凉薄的嘴角慢慢地抿起来了。

    皇贵妃虽然宠冠六宫,然而说实在话儿,年纪有些大了,虽别有风情却也不大水灵儿了,可巧儿前些日子选秀进了两个美貌水灵的新鲜美人儿,皇帝正吃得开心,一丝时竟冷落了皇贵妃些。皇贵妃本独宠叫六宫嫉恨,如今虽未失宠,不过男人却分出去了,难免叫失宠的妃嫔们笑话,这在颇有些心高气傲的荣王眼里,已经是很打脸的事儿了。

    况荣王心中还有另一种恐慌。

    若新晋的美人也生下一二皇子,那时,他还是最得宠的那个么?!

    目光闪烁地看着对自己颔首而笑的这个四皇兄,荣王眯了眯眼,之后想到皇帝对自己的溺爱与全心的帮衬,还与自己许诺废了太子的话,顿时心中一松。

    若不是朝中坚定嫡长顶着皇帝不许废了太子,他早就叫太子滚蛋了!

    叫皇帝厌恶仇视的皇后与皇帝真爱的皇贵妃,以后谁哭谁笑,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他不急。

    心中有些可惜地望了望有些不知好歹的明秀,荣王这才拉住了哭闹不休的永寿郡主的手细声细气地安慰,见她不哭了狠狠地瞪了明秀一眼转身走了,这才微微颔首跟了上去。

    “这小子心术不正,表妹平日远着他些。”

    荣王那点儿小算盘慕容宁门儿清,盖因想当年四皇子也是这样算计的,此时由己度人,本也心术不是那么正的安王殿下毫不心虚地与含笑听着自己话没有半分不耐,不过看起来竟更厉害了些的心上人絮絮叨叨地说道,“他可坏了!永寿是个蠢蛋,这要是给他做了王妃,可没有好日子过!”

    荣王比上辈子的慕容宁更不堪的是,慕容宁好歹是有真心的,虽然嘴上不承认,然而真正叫妻子伤心的事儿一件都没有,女色上也老实。

    然而眼前的荣王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两个侧室,身边还有些服侍的大宫女,真是风流潇洒极了。

    荣王想要求娶永寿郡主的意图很明显,想到跋扈的永寿上辈子嫁入冯国公府闹得人家府上鸡犬不宁,安王殿下还是觉得,这辈子这俩还是彼此祸害吧。

    别再去坑无辜的好人儿了。

    “君子不言人过。”明秀想到慕容宁在永寿拿皇帝来压制他的时候还能护着自己,这已经很叫人另眼相看了,忍不住就露出了几分和缓。

    “下次不了。”慕容宁急忙赔笑表示自己特别不爱说别人坏话儿。

    “不过我很喜欢听。”明秀仰起脸对慕容宁第一次没有任何心机地笑起来,见这青年仿佛看着自己怔住了,便咳了一声郑重地说道,“多谢殿下方才相护。”

    “这不是应该的么?”头一次心上人对自己笑得这样好看,慕容宁用力地吞了吞口水,咧嘴傻笑起来,仿佛永寿郡主的威胁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他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就算与皇帝告状又如何?最多给几板子也就完了,这些仇他都记着,等以后太子登基,安王殿下都清算回来!

    心里记着荣王与永寿公主的小黑账,慕容宁却也有些坚持不住了,作为一个病号儿,还是英勇的病号儿,安王殿下再一次露出了柔弱的表情来,得到了心上人的几句关怀。

    安王殿下自然春风得意了,然而此时一路气冲冲地走回到了一座十分奢华的宫殿中的永寿郡主,却笑不出来。

    才踏进温暖的宫室,永寿郡主便一把将手里死死攥着的一串儿翡翠十八子儿给摔在了地上,眼看着手链儿四碎,气得眼眶都红了。

    长这么大,她竟从未吃过这样的委屈,也从未叫人拦住不能报仇的!

    “哟,瞧瞧咱们郡主殿下是怎么了?怎么掉金豆子了?”永寿郡主一屁股就坐在了座位里默默垂泪,见她这幅模样,上手两个宫装美妇便忍不住同时挂念起来,此时那个容貌娇艳逼人,叫人生出窒息的美艳的宫妃更忧虑些,一脸的担心,又见了慢吞吞踱进来的荣王不由嗔道,“莫非是你惹恼了你表姐不成?”她转头带着几分亲热地与对面的女子笑道,“都是小五的不是!”

    “娘娘这话说得极是!小五也该好好儿照顾咱们永寿不是?”对面那女子更傲然些,冷冷地说道。

    那宫妃脸色默默地扭曲了一下。

    若不是永乐长公主很在皇帝面前有些体面,凭她在宫中的骄横,早就一巴掌抽上去了!

    真以为皇贵妃吃素的么?!

    “不是儿子叫表姐恼怒。”见皇贵妃脸色都变了,却还要努力忍着,荣王心中越发厌恶就她自己尊贵别人都是贱人的永乐长公主,只是为了“大计”还得好好儿忍耐,此时温声说道,“是在宫中见了四哥与荣华郡主,表姐吃了荣华郡主几句话儿,因此恼了。”

    他避重就轻地说到这里,却见对面永乐长公主傲慢的脸上竟是一怔,之后飞快地往自己的方向看过来,一张风韵犹存的脸竟然猛地狰狞了起来!

    “恭顺那丫头,真还敢进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