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0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这就是你嘴里说的好姑娘?”

    看着恭顺公主与明秀匆匆地走了,这母女俩窈窕的背影慢慢地模糊,却还有个傻小子踉踉跄跄地走到门边儿扒着大门痴痴地往外看,皇后目中带着几分戏谑地问道。

    一眼就能看出自己与永乐长公主并不和睦,也没有和睦起来的心思,还在后头小小地讨好了一下自己,这样聪明的姑娘,真不像是恭顺之女。

    不过倒是有些与看似端肃厚重,实则狡猾狡猾地沈国公有几分相似。

    “不吃亏。”慕容宁扶着门回头傻笑。

    那什么,媳妇儿好心是很好,不过如今这样心里带点儿小心思啥的,叫人眼睛都亮了,看一眼就心里砰砰直跳。

    慕容宁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儿,若不是恐媳妇儿觉得自己有病,又要扑上去纳头就拜了!

    不愧是安王殿下的心上人呐!

    “这么说,你是真的喜欢她?”

    皇后看着便宜儿子目中纯然的喜悦,细细地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到那里头有半点儿不喜与厌恶,目中温柔许多,只是想到平王世子到底头疼,将恭顺公主的话一一地与儿子说了,见这个美貌精致得仿若女子的儿子脸上的笑容都勉强起来,便温声劝道,“这不过是你姑母心里的小小的想头儿罢了,须知真心换真心,你若是真的喜欢她,就该拿自己的全心来待她,叫她感觉到。”

    无名英雄那都是倒霉蛋儿,什么默默看她幸福呢?皇后虽然对平王世子也很另眼相看,却还是更偏心从小儿就亲近自己的慕容宁的。

    “儿子知道的,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这本就是最好的情意,儿子错过了也不过是自己的事儿,与人无尤。”他并不怨恨慕容南,反而觉得愧疚。

    他喜欢了明秀两辈子,可是其实慕容南,喜欢的也并不比他少。

    他没有资格敌视这样的人。

    “母后,我想求点儿差事儿行么?”慕容宁脸色苍白地靠在门上,有些犹豫地看着面前一怔的皇后低声说道。

    他带着几分虚弱与苍白,然而目中的光却亮得叫皇后眼睛都要眯起来了。

    “你想入朝?”慕容宁从小儿虽然说愿为肱骨辅助太子,然而本身却很淡泊从来没有野心,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入朝,还是个闲散的亲王。

    虽然看着无用了些,然后有太子与唐王照拂,这京中也并无人敢小看他。且慕容宁虽然与朝中疏离,却来往宗室之中为太子拉拢叔伯兄弟,也很有些好朋友,因此从未吃亏。

    皇后曾想过叫慕容宁往吏部去辅助太子,却被慕容宁断然拒绝,那时那青年苍白的眼神仿佛还在面前。

    他是真的仿佛不愿与朝政上参合一星半点儿,然而如今却愿意了。

    “为了阿秀?”皇后看着这孩子虚弱无力的模样,又想到明秀方才笑言御花园中的冲突,心里就明白了什么,竟忍不住竟有些心疼他。

    “儿子不想……”慕容宁回想到方才面对荣王与永寿郡主时那无力与被鄙夷的感觉,浑身都在颤抖,想着明秀虽然没有吃亏,却也叫人轻视便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将本就没有血色的嘴唇咬出了鲜红的血痕。

    尝着这腥甜的气息他失魂落魄地说道,“不想以后她叫人冲撞的时候,不能保护她了。也不想叫她被人看不起。”上辈子他是皇帝最疼爱的儿子,没有人敢鄙视他,也没有任何一个女眷敢在他的王妃面前放肆。

    可是以后呢?

    若他真的娶了明秀,就凭一个如今没用的安王,她能不能再挺直了脊背傲气地过日子?

    “知道了,你啊。”皇后虚点了点这个孩子,见这个青年乞求地看着自己,低头忖思了半晌,这才叹息道,“你舅舅在兵部呢,你跟着他也不会吃亏,好好历练历练。”

    说到最后皇后本不是绝色的脸上竟有些无奈了。

    想当年自己与太子唐王轮番上阵也没有说动这死小子入朝,如今就为了不叫心上人吃委屈,竟就自己求过来了。

    这要是叫太子知道还了得?!

    不得吃了这个弟弟呀!

    回头就告诉太子去!

    在后宫总是过得很无趣,颇有些恶趣味的皇后看见儿子对自己露出了感激的目光,面上慈爱心里很坏心地想着。

    “多谢母后!”慕容宁顿了顿,又垂头红着脸小声儿说道,“也得劳烦舅舅了。”

    这话中的舅舅自然不是昭贵妃与皇贵妃的娘家庞氏,而是皇后的亲兄长承恩公。

    这年头儿跟红顶白是人之常情,一家子里头也得分个显贵落魄啥的。当年是皇贵妃不地道抢了姐姐的盛宠从此姐妹翻脸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庞氏自然也得分一个站队。皇贵妃比昭贵妃在皇帝面前混得好,荣王也远比没什么出息的安王有前途,不是傻子自然都知道怎么选。慕容宁从重生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亲舅舅”了。

    哪怕是庞氏女眷入宫来拜见皇贵妃完了,也没有说想要拐个弯儿顺便看看昭贵妃这个庞氏女的。

    反倒是平日里没有什么表情总是很严肃的承恩公夫人入宫之后,还会去见见昭贵妃与慕容宁,顺便敲打敲打昭贵妃宫中有些见贵妃失宠就生出异心的宫人。

    虽然不过是小坐,却也有承恩公府庇护昭贵妃母子的意思,因此方才没有叫这母子在宫中太过艰难。

    “这说的是什么话。”皇后一点儿都没有往太子面前给这儿子捅刀的心虚,继续慈爱地说道。

    母后真是一个好人!

    上辈子的自己真是混账透了,怎么会与这样慈爱的母后为敌呢?

    慕容宁感动得一塌糊涂,之后猛地咳嗽了几声坐在了地上,吸了吸鼻子。

    “一会儿,叫你母亲回来,咱们吃点儿热乎的,叫你身子快点儿好,啊!”皇后板着手指头笑呵呵地说道,“再叫上太子与唐王,你就要入朝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叫你哥哥们与你说道说道为人处世怎么当差,才不叫我与你母亲在后宫担心你是不是?”

    她目中满满的担心温柔,简直不能更像慈母。慕容宁眼睛都病得有些发花了,又觉得这笑容仿佛在哪里见过,竟与明秀笑起来有些仿佛,顿时点了点头。

    亲娘也就是这样儿了。

    安王殿下感动得不行的时候,恭顺公主正带着上前几步扶住自己不叫自己在雪地里滑倒的明秀预备上车。

    “母亲急什么呢?”明秀恐母亲跌了碰了,一个自己心疼,一个还不得叫亲爹给叫去蹲墙角呀,忍不住柔声说道。

    “你,你不懂。”恭顺公主看着什么都不知道,睁着一双清澈疑惑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明秀,有心说点儿什么,却又垂头落下了泪来,低声说道,“好好儿的我不珍惜,我,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混账!”

    亏了儿女们都不知道自己心中的隐秘,不然,自己竟连儿女们都叫这心里跟着自己不好过了。

    她虽然还没有完全理清自己的情意,然而如今想到沈国公时那豁然开朗之后的感觉却是做不了假的,一心是觉得心有所属,然而另一种,却是无法压制的愧疚。

    她作了这么多年,他却一直默默地包容,可是自己还当做理所当然。

    这其实并不是他欠了她呀!

    当年明明是他救了无路可走的她,可是为什么她却能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能够伤害他?

    她常骂别人是白眼狼,可是其实她才是最无耻的那个。享受着他的疼爱与呵护,却从没有真的为他想过做过,心安理得地自己哀怨。

    如今她不担心旁的,只担心自己回过头来,这一切都迟了。

    “父亲觉得这些都是值得的,那就是值得。母亲若觉得亏了父亲这几十年,以后咱们就好好儿的,叫别人都羡慕好不好?”明秀见恭顺公主眼眶都红了,显然心有转圜,心中一松便柔声说道。

    这话出口,心烦意乱的恭顺公主胡乱地点了点头,之后猛地看向自己的女儿,一脸的惊慌。

    “你!”

    “您与父亲都是我最亲近最尊敬的人,从前的事儿都过去吧。”不愿再欺骗母亲,明秀扶着浑身颤抖的恭顺公主,笑了笑,指着空荡荡的后宫低声道,“这还是在宫里呢,母亲别叫咱们叫人笑话是不是?”见一脸惊悚心虚的母亲讷讷地点了点头,显然是被自己也知道这些的事实给惊着了,她也不过是笑眯眯地摇了摇头,之后正要送恭顺公主上车,却猛地见着了远处隐隐地过来了一队依仗。

    瞧那敢在后宫这样张狂地打出依仗,显然是很得宠的人。

    心里将如今皇帝宠着的都给过了一遍,眼瞅着那渐渐清晰了的身影,明秀的眉尖儿挑了挑。

    那不是永寿郡主么,这么一脸愤恨地看着自己,还带来了个老的。

    这是要来与自己寻仇?

    真是太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