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是你?!”

    中二期黑历史被闺女知道好羞耻。

    闺女好狡猾好丢脸。

    怎么办闺女都知道了儿子们知道的日子还会远么?

    恭顺公主沐浴在人生难得的黑暗里眼前发花,正在心里嘤嘤嘤哭泣的时候就看见了对面的那几个人,顿时眼睛都竖起来了!

    那什么,虽然不是情敌了,然而永乐长公主仗着帝王那么大一个耳刮子抽在自己的脸上,恭顺公主这么多年做梦都忘不掉!

    “是你!”永乐长公主知道恭顺公主入宫就已经心生恐惧,恐叫她乱走碰见她不想叫她碰见的人,匆匆带着哭着叫她给自己报仇却难得被自己呵斥了的永寿郡主就要出宫,没有想到竟是在半路就撞见了。

    快二十年不见,永乐长公主脚下微微一顿,之后目光就落在了面前恭顺公主那张仿佛时光半点儿都没有留下痕迹,仿佛这还是一个初春少女的绝色的脸上,顿时眼睛都红了!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带着几分成熟风韵的脸自然也是极美的,可是只有永乐长公主自己知道,这张脸已经不年轻,已经有了细密的纹路,要用厚厚的脂粉来掩盖了。

    她历经了这么多年的痛苦,容颜苍老连心都沧桑疲惫,可是眼前的贱人,为什么还模样儿神色还是当年那样不知愁的小女儿情态?!

    “前儿母亲不是不爽利?父亲天天都担心呢,说今日不要在宫中费神,叫我好好儿带母亲回去。”

    永乐长公主一出现明秀就见着了,见她用那样嫉恨的眼神扫视自己的母亲,荣华郡主最是个不愿在人心里捅刀子的好人了,急忙扶着恭顺公主,在她回头抽搐的目光里柔声说道,“父亲今日说亲自下厨给母亲炖得暖暖的汤,您再不喜欢呀,也回去喝点儿,省得父亲骂我呢。”

    “你你……”恭顺公主从来都知道闺女不是一个好东西,只是塞外民风淳朴没来得及叫闺女发挥,却也没有想到这闺女坏起来有点儿磕绊都没有。

    公主殿下发誓自己从来没有教过这丫头这些道道儿,完全是闺女自学成才!

    当然,纯真的荣华郡主从来都不说谎话,沈国公确实给恭顺公主炖了暖暖的汤水叫自己记得给母亲喝,只是什么时候说,这真是一个大学问。

    不过是三言两语,然而夫君的疼爱儿女的孝顺简直跃然纸上,永乐长公主听得目眦欲裂,一颗心都要爆炸了!

    “身子不爽利还入宫,上杆子巴结呢!”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夫君淮阳侯了,永乐长公主本是上来就想要讥笑一下这个倒霉妹妹被自己夺走了爱人的,虽知道仿佛自己当个宝儿一样儿的心上人竟完全没有放在恭顺公主的心上,这贱人竟然与沈国公当真琴瑟和鸣了!

    讥讽的话说不出口,永乐长公主狭长妩媚的眼睛一转,顿时扬声冷笑了一声,之后板着自己的手指淡淡地说道,“不招人待见的,都是这么一副殷勤奴才像!”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都是陛下的奴才,谁比谁高贵不成?”恭顺公主的嘴皮子也是很尖酸的,扶着自己的闺女,再看看永乐身边那个没有自家闺女好看也没有自家闺女聪明的蠢丫头,顿时仰着头越发得意地说道,“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自有尊严。哪怕我病得比这还厉害,这到了京头一件事儿,也得是入宫请安,这才是规矩!”见面前的女子气得不行,她便淡淡抚了抚自己蓬松的鬓角扬声笑道,“况也得与娘娘赔个罪。我家国公爷天天下朝就回家,我难得能有出来的时候呀!”

    这位当年得偿所愿的皇姐,多久没有见过自己的夫君了呢?

    “你这是嘲笑我!”永乐长公主看着面前的狐狸精,想到自家后院儿里那几个与她模样有几分仿佛的姬妾,还有淮阳侯每每看着那几个姬妾怔忡的模样,顿时恨得眼眶都红了,之后,却觉得心疼欲死。

    当年她不顾道义抢了妹妹的姻缘,不是看不惯这个妹妹,而是真的喜欢那个人呀!

    哪怕他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哪怕他的心里一直都只有恭顺,可是她的心却一直都没有变过。

    为了他,她做什么都不后悔,也能忍受淮阳侯府这一家子不省心的,只求他多看她一眼。

    可是他给了自己一个女儿之后,就再也不见自己了,哪怕自己哭着求他,他都没有一点儿地转圜。

    都是因为恭顺这个妖精!

    “我就在塞外知道什么呢?不过是有感而发。皇姐最会往陛下面前去了的,这回头替我带个好儿,顺便说说,那长公主的圣旨我接了,陛下这回该满意了。”恭顺公主冷笑着说道。

    “你很好!”恭顺公主这话,就是表示已经与自己同是长公主平起平坐了,永乐长公主心中恨得厉害,怨毒地看着面前叫自己阖家不宁的女人,之后目光猛地看向皇后的宫中!

    既然皇后给脸不要脸,非要与她作对偏宠恭顺,就不要怪她无情了!

    “塞外女子粗糙的很,妹妹这么得宠有情可原。只是这京里呀美人儿多得很,你也小心些,别叫你家国公爷叫人迷了心。”永乐长公主感觉到自己的长长垂下的衣袖叫永寿郡主晃动不休,显然是想叫自己给她出气,然而想到方才为何急着出宫顿时心里一机灵,想到今日还在皇帝面前说话的淮阳侯,她忌惮起来,却还是口中刺了一句。

    “我信我家国公爷呢。”从前恭顺公主才不在乎呢,然而如今一想沈国公会叫人迷住眼就心里受不住,面上却傲然地说道。

    长辈说话自然没有小辈说话的份儿,明秀含笑垂首而立,目光扫过了正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永寿郡主,之后漫不经心地划过。

    这般无视鄙夷的模样,很有节奏地气炸了永寿郡主的肺!

    “你这个!”本是从未吃过亏的霸王性子,一个国公府里出来的丫头竟然还敢与自己张狂,永寿郡主恨得眼里流血,顾不得还叫母亲死死地抓着自己的手就要大步上前给明秀一个耳光,却忘了此时御花园中虽然雪都被宫人扫干净了,然而地上却隐约还有些结冰之处,一脚踩上去就是一滑,之后拉着母亲的手也跟着猛地一拽!

    就听一声尖叫,面前盛气凌人的母女两个竟是摔成了一团,混着惊声来搀扶的宫人们乱成了一团。

    见了这样的好事儿,恭顺公主自然不吝啬几声大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永寿郡主为什么突然就怒了,却还是转头与无辜看着自己的明秀笑道,“活该!”

    “您开心就好。”荣华郡主其实什么都没干,此时怜惜地看了看抱着胳膊哭的永寿郡主,笑了笑,扶着心里爽了的母亲上车扬长而去。

    恭顺公主伏在车里头笑得不能自抑,咯咯地缩成了一团,然而明秀挑开帘子叫人赶车走的时候,却隐隐地见到了另一个远远的假山之后,立着一个清俊温润的锦衣男子。

    他扶着山石静静地看着自己的车,目光期盼之中还带着痛苦,哀伤得不行。

    有了妻子儿女还做出这么一副痴心样子给谁看!就好像当年舍了恭顺另娶永乐的不是他似的!

    心中一转就知道这男子是谁,明秀心中冷哼了一声,一把就摔了帘子回头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

    对娶了永乐之后却偏偏置之不理,纳了一堆妾来不知表达什么感情,有些莫名其妙的淮阳侯,明秀并没有什么好感。

    若是当年圣旨之下为了全家不得不娶了永乐,这还能说一句有责任承担,那么为什么还要薄待这个明显能干掉淮阳侯府全家的女人了呢?

    这个时候又想到被自己辜负的恭顺公主了,其实也不过是为了叫自己更好过一些罢了。

    越发觉得还是自家亲爹好,明秀眼睛转了转,却也不再在恭顺公主面前多说父亲的话,只看着母亲笑了一会儿,方才无力地缩进了被子里,偷偷地擦掉了脸上的眼泪。

    母女俩都静起来,一路就回了恭顺公主府。

    才进了后院儿,就听见呼呼喝喝的声音,明秀好奇地挑帘子看过去,就见沈明程与沈明嘉兄弟俩正穿着一样儿的衣裳打拳,虽是大冷的天儿,然而明嘉白白嫩嫩的小脸蛋儿上却带着红润与汗珠子,脸上还带着开心的笑容。

    恭顺公主伏在明秀的身边默默地看了一会儿,见兄弟俩看见了自己一起往自己面前走来,沈明程没有什么表情的脸都缓和了起来,里头全是对自己的孺慕,越发无颜。

    她这些年,亏欠了这孩子多少?哪怕她再后悔弥补,可是逝去的那些时光,却再也回不来了。

    “瞧你忙了一早上,累着了没有?”这一次两个儿子一起走到她的面前,她伸出手去疼爱拂过的,不是被自己总是放在心尖儿的幼子,而是一旁微微诧异怔了怔,之后垂头用手扣在自己手上的长子的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