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听平王妃上门时,明秀正给罗遥做荷包儿呢。

    托只知道拿枪不知道拿针的罗家表姐的福儿,作为一个现代人竟然还能把古代各式绣活儿都熟练掌握并且出神入化绣啥像啥,就算是淡定如荣华郡主,也得给自己竖一竖大拇指。

    别看罗家表姐自己不会,可是眼光很高,那不是绣得好看的,人家不要!

    将手上的针线搁下,明秀疲惫地揉了揉眼角,见玉惠笑吟吟地进来还给自己捧了一身儿崭新的衣裳,不由笑道,“姑母又不是外人,何必……”

    “多年不见,郡主也得叫王妃瞧着欢喜呀!”

    玉惠平日里极温柔端庄的品貌的,今日却打断了明秀的话,也不管明秀如何的,只扶着她起身更衣,这才笑着说道,“况王妃身子重还来咱们府上,这得多想念公主与郡主呀?您不穿得漂漂亮亮的,不也辜负了王妃的这些心意?”见明秀被说得哑口无言,玉惠这才偷偷儿地笑了,掩了目中的狡黠不叫明秀看见。

    她与鹦哥儿都看得清楚呢,平王世子对自家郡主另眼相看,很不同的。

    “你们呐。”明秀素来宽和,平日里也不拘束几个丫头,此时也笑了,急忙问道,“姑母可还好?”

    “这您问不着奴婢,奴婢服侍您呢,也没往前头去呀。”玉惠见明秀今日穿了一水儿的银红色对振式收腰罗裙,高高地竖着雪白的毛领儿,衬得巴掌大的小脸儿晶莹如玉,腰间封着三指宽的红色拱绦随意地散落在裙摆旁随着动作飘动,又郑重又带着几分婀娜秀美,心里就松了一口气,急忙将明秀的长发给挽起一个贞静些的发髻,又在上头只插了一只凤凰吐珠三支的金步摇,只觉得明秀明眸皓齿顾盼流转,却并不轻浮,这才笑了。

    王妃再有心,想必也是不愿见一个妖妖娆娆的女孩儿的。

    这样郑重竟与前些日子进宫拜见皇后有些相似了,明秀并不是一个无心的人,顿时就想明白了。

    心中微微一叹,她到底没有拂了丫头的好意。

    对她来说,母亲的心思她都知道,表哥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人了。

    抿了抿嘴角,她眼瞅着玉惠与鹦哥儿给自己拾掇完,这才一同往前院儿去了。

    上房此时极热闹的,正有不知多少的婆子丫头匆匆地往来进出,流水一样将茶水点心往里头送,见了明秀都施了礼,又觉得自家郡主打扮得格外不同。

    明秀一进去就见恭顺公主伏在一个面容美貌,又有几分和气的宫装美妇的小腹上好奇地听着,见了女儿进来,急忙坐正了身子,脸红了。

    “阿秀大了,却还是小时的模样。”那美妇正是明秀的大姑母平王妃,见了如今已经是个女孩儿模样的明秀目中顿时一亮,之后眼睛就红了。

    她自己没有闺女,当年又是襁褓里就养育明秀,自然是当亲闺女照顾的,想当年沈国公一家离京平王妃舍不得侄女儿,是想要央求兄长嫂子将明秀留在自己身边的。

    “姑母。”明秀从出生就记事的,自然记得平王妃对自己的宠爱,况在塞外时平王妃恨不能月月都来书信的,京中有点儿新鲜玩意儿也必叫人送来给她一份儿,这心意都十几年了,明秀不是个白眼狼,自然是记在心里的,急忙上前就给平王妃磕了头,见她心疼得不行地俯身来艰难搀扶自己,急忙自己起身就坐在了平王妃的身边,将头如同儿时一样靠在了她的肩头。

    “我很想念姑母的。”她小声儿说道。

    “还跟长不大似的,这可怎么好?这样叫人不放心,日后呀,只好日日都放在身边才叫人安枕呢。”平王妃最喜欢的就是明秀与自己没有隔阂的亲近,此时摸着明秀的小脸转头与恭顺公主笑道。

    这话中就带出了点儿意味深长了,恭顺公主只矜持地一笑,然而下头陪着平王妃安坐的一个容色可爱的女孩儿,却抬头拱了拱掩唇微笑的慕容南。

    明秀通透,往下头看去,正对上了那女孩儿戏谑的眼睛,眼睛便微微弯起笑道,“姐姐竟也来了。”

    这女孩儿名为慕容笑,却是一位正经的宗室女,乃是平王嫡亲弟弟唯一的独女,因父母早亡因此养在平王府中,只是却是这几年的事儿,不是前次慕容南往塞外来身边儿还带着这位郡主,之后因与明秀脾气相投因此书信往来殷勤,明秀也是不熟悉的。因慕容笑平日里最喜欢快意说笑,也并不是一个心思繁复叫人看着心累的人,因此明秀越发与她亲近了。

    “我等在府里头呀,左等不见你,右等也不见你,正好儿伯娘等不及了,我自然就跟着来了。”慕容笑很喜欢憋着坏主意还总是表现得很善良的明秀的,且因知道些慕容南的心事,想着这是一家人来的,就在一旁揶揄道。

    荣华郡主没有被这句话也揶揄着,心虚的在床上爬不起来的恭顺公主咳了一声。

    “你说说你,这一胎多要紧呀,怎么你竟还来看我?”

    “你是嫂子自然你大,难道我还巴望你来看我么?”平王妃与恭顺公主极熟的,想当年沈国公大人对人家漂漂亮亮的公主殿下一见钟情就是在平王妃处,此时平王妃揶揄手帕交起来没有一点儿的磕绊的。

    “你知道我是嫂子,怎么还挤兑我呢?”恭顺公主顿了顿便问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太医说是个小子。”平王妃有些嫌弃地说道。

    恭顺公主不敢说话了。

    平王夫妻想要个软乎乎的闺女很久了,这眼瞅着又是一个小子,得多失望呢?

    “小子好呀,好拾掇,女孩儿可费心了。”恭顺公主干巴巴地说道。

    这句话有炫耀的嫌疑,平王妃多心地在心里哼了一声,然而此时一边儿胳膊叫明秀抱着呢,又觉得快活,便指着恭顺公主笑道,“费心,就给我养?”

    “那可不行,这是我的心肝儿。”

    这话出口上房的人都笑了起来,恭顺公主一边笑一边往下看,见慕容南眉目俊秀脱尘,又有温文稳重,心里已经满意到了十分了,就与平王妃叹气道,“见了阿南,我都愁我家的程儿了。”见此时罗遥抱着沈明嘉跟着沈明程一同进来,她急忙掩住了不说,却在心里担心儿子。

    平日里她就顾着闺女了,也没想过给儿子寻京中的那些女孩儿。

    “都交给我,你放心就是。”平王妃笑道。

    恭顺公主就等着这句话呢,顿时眼睛一亮用力点头。

    明秀偷偷儿听着就抿嘴儿笑起来,正觉得有目光在自己脸上掠过,迎过去就看见慕容南对自己暗暗刮了刮脸,顿时脸红了。

    “前儿你还没有回来的时候,我是真不爱在京里走动,因此托说肚子大了,憋得也难受。”平王妃见了这两个孩子亲近的模样,目光便温柔了起来,只觉得这就是一双金童玉女,日后合该都拢在自己身边才好,口中却歪身与恭顺公主抱怨道,“好好儿的京里头偏要叫这几个折腾得乌烟瘴气,叫人烦得慌。”

    她顿了顿,便摸着桌上的精致的玛瑙碟子淡淡地说道,“皇贵妃也是够了!”

    “她怎么了?”平王妃很与人为善的,并不爱在人前抱怨,如今竟仿佛是忍不住的模样。

    “她娘家有个女孩儿,花容月貌的,前儿当街被惊了马差点儿就撞死我,我家王爷给拦住了,她偏偏要说是英雄救美,这一颗心哟,就挂在了咱们王爷身上,非要嫁过来,做侧妃都不要紧的。”

    平王妃冷笑了一声慢慢地说道,“皇贵妃真是一个好人儿,求着陛下赐旨叫咱们接她进府,还召我入宫问到我的面前!”那个宠冠六宫的女人一脸和气地问了自己这话的时候,平王妃只干了一件事儿。

    她掀了桌子。

    “那你家王爷。”

    “赐婚的旨意叫他拒了,因此陛下有点儿不高兴,大抵是觉得咱们家不知好歹。”平王妃淡淡地说道。

    平王虽是宗室,不过却与沈国公是好友,当年一眼就相中了平王妃守了很多年才心愿得偿,因夫妻情重因此并未纳妾的,别说一个皇贵妃家的女孩儿,就是皇后家的也不会纳进来。

    “竟还有这样的事,她觉得沈国公府是吃干饭的呢!”打平王妃的脸,自然就是打沈国公府的脸,就这点儿智商还想跟皇后别苗头,真是活腻歪了。

    “自古英雄爱美人,她也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不爱偷腥的猫。”平王妃顿了顿,意味深长地说道,“平王府的家风,爷们儿都是不纳妾的。”

    这有点儿唬人,平王自己还有几个庶出的兄弟呢,不过慕容南却也在一旁笑道,“父亲母亲彼此相重,自然是儿子的楷模。”

    恭顺公主嘴里的笑声,顿时高了八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