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恭顺公主很开心的,越发看慕容南顺眼。

    “还是阿南这脾气叫人喜欢。”她看着慕容南的目光已经要滴出水来,目光炯炯。

    明秀微笑听着,之后也垂头笑了。

    青梅竹马,也不纳妾,以后,她确实应该再在表哥的身上多用些真心。

    真心换真心,这才是正理不是?

    “皇贵妃那女人,竟敢这样辱你,你放心,回头我一定给你出气!”恭顺公主不是当年落魄的小可怜儿了,公主殿下后头有人儿,还是皇帝都很看重的好人儿,因此此时格外有底气,见平王妃默默地看着自己笑了,显然是看出了自己与沈国公之间的那点儿事儿,顿时脸就红了,有些扭捏地小声儿说道,“我是你嫂子么,这个时候自然是要为了你的。你大哥知道,也一定是同意的。”

    平王妃挑了挑眉,回头去看明秀,见她偏头笑了,心里就有了谱儿,微微颔首。

    看起来兄嫂之间的心结已经慢慢儿地消了,也是能叫人放心了。

    “现在还闹幺蛾子呢,前儿庞家来人了,就在咱们王府前头跪着哭,说他家的姑娘一病不起,等着王爷救命呢!”

    柔美多情的纯洁女孩儿为了心目中的大英雄害了相思病,如今缠绵病榻什么都不求就想见心上人一面,多痴情呀,不说平王,平王妃都要被这故事给感动了。

    这要是当戏本子演一出戏,没准儿王妃娘娘还得叫声好,多赏几吊钱!

    “好不要脸!”这是逼着人去见那女孩儿呀,若不见,就是狠心逼死人的没良心的人,况正常男子若遇上这样的痴心人,怎么也得接进府里来怜惜一二不是?

    明秀真是开了眼界了,觉得从前看了那么多的故事都没有这样精彩,一时都听住了。

    慕容笑想到那天晚上大伯平王那张黢黑黢黑的脸,顿时忍不住伏在一旁笑得不行,一时不慎还差点儿滚到地上去。

    沈明程正坐在她的对手,抬手飞快地扶了她一把,之后绷着脸微微颔首。

    慕容笑借着这股力气扶住了桌子,之后看着面前高大俊朗的青年仿佛呆住了。

    明秀正对慕容笑的模样露出了几分八卦与兴味,却见慕容南遥遥地对着自己将手指笔住了嘴唇,顿时也跟着笑了。

    “然后呢?怎么了?”恭顺公主没有看见小辈们在下头打的官司,恨不能把狐狸精拖出来打死,急忙问道。

    “庞家说那姑娘病得都要死了,我家王爷怜惜的不行,”见恭顺公主脸青了,平王妃这才慢吞吞地继续说道,“急忙命下头的人往棺材铺子买了一最好的楠木棺椁给送庞家去了,免得叫那姑娘尸身没个着落下场凄凉。”

    这话出来,恭顺公主与明秀都呆住了,傻乎乎地彼此对视。

    这小蠢样儿倒与那时见着了棺材哭不出来吓得不行的庞家人有几分仿佛,平王妃弯起眼睛抚着自己的小腹笑了。

    “那死了没有?”

    “棺材一送过去,那姑娘就好了,可见与咱们王爷比起来,还是这玩意儿好使。”平王妃生性宽和并不是个掐尖要强的性子,不过谁想踩到她的头上,那也是会要命的,此时带着几分讥讽地说完了这个,便淡淡地说道,“也是不要脸了,一家子的贱人。前头宫里抢姐姐的男人,后脚儿这就效仿之来抢别人的夫君,却不知自己都已经成了京中的大笑话!”皇贵妃当年干出那事儿,背地里没有不笑话的,不过是顾虑皇帝罢了。

    如今一回回都这么干,谁还敢要庞家剩下的姑娘呢?

    明秀静静地听着,听到了这里,就已经给荣王点一排蜡了。

    身后有这么一个拖后腿的老娘,帮他把京中宗室勋贵给点着名儿地得罪,还想争皇位呢。

    能以后把命给保住,就已经是老天保佑了。

    心思放空了一会儿,她已经听到了后头平王大张旗鼓地往宫里告状言道庞家欺负人,非要送个要死的姑娘来叫王府晦气了,搞得皇帝焦头烂额。

    “叫我说,皇贵妃轻浮无德,陛下却那样喜爱,本就是鬼迷心窍了。”慕容笑不知内情,就觉得皇帝偏宠空有一张脸的皇贵妃有点儿膈应人,此时就插言道。

    “如今,可不是报应来了?”这还得给皇贵妃擦屁股呢,恭顺公主心里解恨,小声儿嘀咕道。

    就这还敢倚重沈国公,想叫沈国公与承恩公对着干扶荣王一程呢,皇帝陛下知不知道沈国公已经被荣王他老娘给得罪透了?

    恭顺公主这时就想起来闺女又一次的笑言了,也跟着笑道,“不怕狼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呀!”

    慕容笑还没有听过这样有趣的话,正往嘴里灌茶凉一凉不知为何拼命跳动的小心肝儿,顿时喷了。

    “对不住对不住!”见喷了面无表情的沈明程一身,慕容笑顿时脸就红了,急忙拿帕子来给沈明程擦衣裳。

    沈明程眼瞅着这姑娘白皙娇小的手就往自己大腿上摁,饶是泰山崩于前头面不改色,此时脸也抽搐了。

    这姑娘可比泰山豪放多了!

    “无事,母亲与姑母稍坐,我换身衣裳。”沈明程迎着慕容笑仰头看着自己的目光,觉得上回在塞外这姑娘没有这么毛手毛脚,微微颔首转身走了。

    慕容笑在塞外的时候也没有觉得这位世子这么叫人心里乱跳呀,当然,上回见世子大人正好才下沙场,浑身都在甲胄里没看清。

    明秀见慕容笑探头有些眼巴巴的模样,心里就忍不住笑了两声,正要说些什么转圜气氛,却听见外头又有丫头进来禀告,说是沈国公府来人了。

    自从沈国公回京,并在当天晚上抽了喜欢搞三搞四的三老爷一把,抽得这位哭爹喊娘顺便大叫不敢了从此闭门不出去折腾,沈国公府一直都很安静,仿佛很有一种与恭顺公主府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

    太夫人也是个很要脸的人,亲儿子被继子揍得没有人样儿,自然也是心里存着火儿的,因此这些日子并不叫府里的人来殷勤地与恭顺公主走到,仿佛是没把公主当一会儿事儿一样。

    巧得是恭顺公主也不爱见这府里的人,因此也不管,左右二房很晓事,虽然叫太夫人给压服惯了也不敢来这府里,却总是有书信恭敬往来,也不说些亲戚情分,只拿恭顺公主当正经的天家贵女来请安。

    若论起,寻常搭上一位公主,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只是今日竟然还上门了,实在叫恭顺公主觉得这非奸即盗的,眯了眯眼,她心里就生出了几分疑惑来。

    平王妃面色不动,却飞快地皱了皱眉。

    人都来了,自然是不能不叫进来的,恭顺公主听不过是几个年纪小的女孩儿过来,便叫进来。

    不大一会儿门口一闪,就走出了四个身量仿佛的姑娘来。

    当首一个娇艳夺目,一双细眉微微挑起,身穿着大红洒金宫裙,披着一身的火红的狐狸皮顿时就将屋里的颜色尽都压过。后头却是一个袅袅如弱柳扶风,带着几分愁绪的清秀女孩儿,虽一身极素淡的衣裳,却带着几分江南烟雨般的风流。这两个进来之后,后头才又有了两个容貌仿佛的女孩儿,虽低眉顺眼,却并不显卑微轻贱,如今穿着一水儿的杏黄裙子,带着几分娇俏。

    当然,容色自然是没有前头两个那样出众的。

    “后头两个丫头我来猜猜,可是华姐儿与真姐儿?”恭顺公主见了那个穿红的女孩儿脸就沉下来了。

    这往别人家走动,最忌讳的就是喧宾夺主。这女孩儿一身的大红刺眼,连明秀的颜色都压过了,这是来做客的,还是来给人脸色瞧的?!

    因这个,恭顺公主越发懒得给脸,无视了那两个丫头,只问后头两个。

    先进来的显然是更有身份的,傻子才不知道这个道理,那女孩儿见恭顺公主竟冷落自己看重后头的,顿时脸就红了,面上露出几分气愤。

    “给公主请安。”后头那两个是二房的两个嫡女,一为明华,一为明真,小透明儿当惯了的,难得竟然被恭顺公主另眼相看,都忍不住红了脸,却还知道恭恭敬敬地上前来给恭顺公主请安。

    “都是极好的孩子。”二太太给闺女穿的衣裳也是煞费苦心了,一来不能压过明秀,一来还得现出闺女的美来给恭顺公主点儿好印象,恭顺公主自然感受到这样的心意,微微示意,后头就有含笑的大丫头来给明华与明真见面礼。

    “竟是两个齐整孩子。”恭顺公主转头与含笑的平王妃笑道。

    “二嫂子的教养还是极好的。”二太太是个安静稳当的人,平王妃更看重些,便在一旁含笑说道。

    这两位笑吟吟地说起话儿来,却将那两个前头的女孩儿撇在一旁,显然是不当一回事儿的,那穿红的女孩儿已经掩不住面上的愤恨,另一个柔弱些的,却是轻轻地□□了一声,仿佛支持不住般地往一旁倒去。

    可巧儿那方向上,慕容南正含笑而坐,看着上头平王妃说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