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明秀正在与明华明真序长幼。

    明华比明秀年长,明真却小了明秀两岁,因前头二老爷还有个已经出嫁了的长女,因此明秀竟是在姐妹之中行三,不是有了郡主的封号,合该叫一声三姑娘。

    那正气得不行的红衣女孩儿是三房的嫡女明珠,年纪在明秀明真之间,因此都称一声四姑娘。

    这自然不是沈国公府上所有的女孩儿,只是因沈国公与二老爷都没有纳妾,虽然三老爷真爱不少庶女也不少,然而前头排着的都正经是嫡女的身份儿,三太太也不肯叫庶女们争锋得意,因此庶女都没有轮齿,不过按着各自的名声胡乱地叫着。又因三老爷总是遇见真爱,前头的真爱就不是那么重要了,这些庶女也没有叫他另眼相看的意思,竟不过是随口抱怨几句三太太没有慈母心肠也就完了。

    因二老爷也很在沈国公□□名单里,明秀是知道父亲对二叔很有些期待的,明华温柔明真娇俏也并不讨厌,因此也不必提郡主之类的话,只按排行彼此称呼。

    因她和气,还总有些见识,明华明真顿时就亲近了起来。

    正说这话儿呢,明秀就听到一声□□,之后就见那后头的女孩儿一头往慕容南的方向栽倒,就挑了挑眉。

    电光火石的,慕容南坐在椅子里竟不能躲闪,又不能叫个姑娘栽进自己怀里,不得不伸出手扶了那女孩儿一把。

    “多谢表哥。”那女孩儿有一双水意盎然的眼睛,带着几分羞涩几分憧憬,痴痴地扶着慕容南柔着声音说话。

    “既然病着就不该出来,如此失礼放到外头,岂不是贻笑大方?”慕容南是个温文的人,很温柔地说道。

    只是这话就不是那么好听了,带着点子叫人很不开心的意思,那女孩儿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晶莹的水光充满了眼角,低声说道,“知道表哥在,我身子再不好也是要来的,我,我很久没有见表哥了。”

    “这个倒是真的,毕竟咱们俩也不熟。”慕容南松了手和声说道。

    世子大人本是想要用踹的,只是这姑娘虽然装模作样,却真的是体弱多病,慕容南只恐一伸脚,这姑娘就要说被他踹伤了身子骨儿,就此赖上他。

    那女孩儿一噎,目中默默地流下了泪来,显然被伤了心,真是见之为之怜惜,之后咬着嘴唇小声儿哭了。

    明秀好整以暇地看着,见慕容南转头对自己眨着眼睛笑了,也跟着笑了。

    这么一副小白花儿的模样,很有当日病的要死想见平王一面的庞家姑娘的品格!平王妃见了越发冷淡,敛目不语。

    左右儿子方才表现的不错,她也不必出手了。

    “表哥这话太过分了!什么叫不熟呢?你不知道表姐多为你伤神么?!”一旁的沈明珠被忽视很久了,因姐妹要好,又见慕容南冷淡凉薄处处撇开关系,顿时就恼了,目光落在正坐在平王妃身旁好奇地看着自己,仿若温柔和顺的明秀,想到母亲因伯父吃了不知多少的委屈,眼眶就红了,大声说道,“莫非是叫人拉拢了去?!凭她是谁,难道都有表姐对你的心么?!”

    “此地哪里有你放肆的份儿!”平王妃听得也不快,顿时呵斥道。

    沈明珠从小儿就得太夫人疼爱,霸王一样儿地长大,从来都没有吃过委屈的,见平王妃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呵斥没脸,顿时就将愤恨的目光落在了敛目不语的明秀身上。

    只她一个在京的时候,平王妃这姑母虽然平日极冷淡,没有另一个姑母安固侯夫人那样疼爱她,却也不过是视而不见罢了,如今这丫头入京,为了维护她,平王妃竟然还骂起自己,这叫她如何受得住?

    还有三老爷,从这丫头进京,张口闭口都是侄女儿侄女儿的。

    “有的人看重表哥的身份尊贵,因此就奉承起来,表哥见的少,难免……”

    “堵她的嘴!”

    恭顺公主从来都是随心所欲的性子,沈国公位高权重还在她手里委屈了十几二十年呢,如今更不会给一个在自己面前唧唧歪歪还嗔自己闺女的丫头脸面,挥了挥手,就有几个脸上也露出愤怒的大丫头飞快上前,将那个骇然地退后了一步,显然不敢相信恭顺公主竟然真敢不顾一家子的情分来收拾她的沈明珠给捆上了堵住了嘴,这才看了看那个吓得浑身乱抖的女孩儿冷冷地说道,“你再废话,就与她一起作伴去!”

    “我一时听住了,竟没有反应。”慕容南温和地看着沈明珠这表妹给捆得牢牢的倒在地上,眉目之间都是一派的平和温柔,和声说道,“平日里因阿秀身份贵重,我竟时时奉承着的,如今叫人反着说,竟生出几分疑惑来。”

    见正挣扎的沈明珠眼睛都睁大了,与那个柔弱的女孩儿皆不敢相信般地看着自己,他只是笑了笑,望了诧异的明秀一眼,这才继续说道,“至于伤神等等……女孩儿家家这样不尊重不要脸,老太太知道么?”

    “表哥!”那女孩儿含泪唤了一声,竟仿佛要死过去一样。

    他说她不要脸!

    “可不是不要脸么!”就在此地正叫慕容南一句话震得大家都呆滞时,就听见外头传来了一怒气冲冲的声音。

    明秀抬头往门口看去,却见门口一个一身紫衣,容貌精致灼灼生辉的青年正一脸愤怒地进来,死死地瞪了那女孩儿一眼,之后哀怨地往慕容南的方向看去,回头给恭顺公主与平王妃请安。

    “小四今日看着身子骨儿不错,这是大安了?”恭顺公主不明白这小子若是对自家闺女有意,为什么却要哀怨地,一双桃花眼儿含情脉脉地去看自己的堂弟,不由含糊地问道。

    “不要脸”这样一句刷好感的话竟然不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慕容宁心里好遗憾的,又见恭顺公主对慕容南和颜悦色,显然方才的话很叫公主大人十分欢欣,越发有气无力了。

    他他他,他就晚了一步!

    “阿宁怎么来了?”平王妃心中微微一动,转头与恭顺公主笑道,“阿宁如今可忙碌得很,这出息了,入了兵部行走,我听说最近常往各家去求教差事儿,这是来问大哥差事儿的?可见你对差事上心。你放心,大哥才从军中回来,从前也入过兵部,只要你看得上,就尽管问,啊!”说完,还笑眯眯很慈爱地对瞠目结舌的安王殿下微微颔首,偏头笑了。

    安王殿下惊呆了!

    这位王妃,这不入宫来个宫斗,简直太屈才了呀!

    他,他怎么是来找沈国公的呢?安王殿下是来找沈国公他闺女的呀!

    不过这话不敢说的,不然大庭广众敢嚷嚷与荣华郡主怎么怎么着,会被愤怒的沈国公父子抽成渣渣。况平王妃说的好,看得上沈国公就得去讨教一二,这若是一会儿不讨教,那就是看不上沈国公的意思……

    头一回,安王殿下觉得有个伶俐的亲娘是多么的重要。

    关键的时候可以叫人绝处翻身呐。

    “这个……自然是来与姑丈询问些差事,只是做人得有点儿亲情,不好过门不入。如今我是来给姑母请安的。”

    安王殿下上辈子娶媳妇儿可简单了,小小地使了一点儿手腕儿就完了,没想到这辈子这么艰难,为了日后的幸福,安王殿下觉得自己很不该再要脸了,羞羞答答在俊俏美丽的脸上透出些红润,飞快地抬头看了恭顺公主一眼,之后微微偏头,眼睛转了转,眯起眼睛猛地瞪了那个柔弱的女孩儿一眼。

    那女孩儿听这是个王爷,已经呆住了,见这个花容月貌仿若女子般美丽的青年对自己看过来正要羞涩,却叫那双眼中的冰寒冷厉刺得浑身一凉,心悸不已。

    她仿佛是真的有些柔弱,见慕容宁唬了一眼,顿时脚下一个踉跄,一只手下意识地扫向前头侧身仿佛等着自己的安王。

    还没叫这姑娘搭着自己的边儿呢,安王殿下已经大叫了一声!

    “做什么!”差点儿叫倒霉侄子给惊出毛病来,恭顺公主越发觉得这侄儿跟沈国公形容似的,是个神经病了。

    “她竟然敢触碰本王!本王冰清玉……神圣不可……本王的身上,只有本王日后的王妃才能触碰!”慕容宁一脸义正言辞地与嘴角抽搐了的恭顺公主认真地说道,“太没有规矩了!姑母!还不给本王打水来!”他转头与也惊呆了的一溜儿大丫头厉声道,“本王要洗手!好好儿地洗干净!”

    “那姑娘是谁?”明秀听得都笑死了,见平王妃与恭顺公主都一脸呆滞,急忙掩住了嘴上的笑偏头问道。

    “表妹不知道?”明华诧异问了一声,之后带着几分讥讽地说道,“那是老太太的心尖尖儿。”

    “心尖儿?”明秀转头,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