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还未进京时,曾有国公府的书信过来,说太夫人接了一位表姑娘入府,很当做心尖儿一样照顾,爱重程度与沈明珠仿佛。

    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沈明珠是三老爷唯一的嫡女,且生得极美,据说还有几分才情,从小儿就得太夫人的疼爱超过了旁人。

    连名字都格外地不同,

    旁人,就如同明秀也不过名字寻常,太夫人却亲为她取“明珠”二字,还曾得意地抱着这姑娘说是沈家的明珠,半点儿都没有将荣华郡主当回事儿。

    当然,沈国公当场就翻了脸,叫沈家生下了这明珠一家的滚蛋去别人家耀武扬威去,还是没脸没皮的三老爷抱着亲哥的大腿哭出了血,在太夫人恨得吐血,眼珠子都红了的目光里坚定地宣布自己这个嫡女不是什么明珠,在荣华郡主面前那就是不值钱的石头疙瘩,且叫府里人都不许把这姑娘当回事儿,叫沈国公开心了,这才得意继续留在国公府里混吃混喝,顺便恶心一下老娘媳妇儿啥的。

    沈国公对弟弟的识相很满意,因三老爷不敢叫沈明珠居明秀之上,因此还夸了一回,叫这三叔如今还觉得,只要更看重明秀,自己就能在亲哥面前得好报。

    这么想其实也蛮对的。

    沈国公也挺喜欢三老爷往太夫人面前去气得这老太太一愣一愣儿的。

    亲儿子捅的刀子才疼不是?

    之后不过是沈国公阖家离京,太夫人才抖起来了,将沈明珠当正经的公府小姐教养,时日久了,竟也忘了谁才是国公府的主子。

    明秀知道沈明珠得宠,再看看下头那个立不住跌在了地上的柔弱的女孩儿,见她瑟瑟发抖地往四周看,清清的泪水落下来叫人生出了想要保护的感觉,便微微敛目。

    这女孩儿该名为方芷兰,亲祖母是太夫人的同母妹,只是这位就没有太夫人这样好运,一介庶女能嫁入沈国公府做续弦。当年出阁不过是嫁了一户殷实的人家,然而那家里妻妾争锋都不是省油的灯,太夫人这位妹妹倒也是个人物,斗完了一波一波的小妾通房的,自己却也内里耗尽早早儿撒手人寰。可怜留下了一个子嗣也身子亏空,大抵是在之前的妻妾争斗之中叫人暗害过,前不久也没了。

    太夫人可怜这方芷兰孤零零连母亲都带着家财改嫁走了,况这姑娘的身子骨儿就得拿好药慢慢儿调养,这自然都是要钱的,想着方芷兰自己没有钱,太夫人便出手相助给接进了府中,叫府中丫头都叫一声表姑娘。

    至于为什么太夫人会对这表姑娘疼的不行,明秀总觉得这其中有鬼。

    没准儿就是当年做过亏心事儿,如今弥补呢。

    不然能越过沈明珠去?

    这些都跟自己无关,因沈国公与恭顺公主早早儿就带着几个儿女离开京中,明秀兄弟姐妹几个对沈国公府里头住着的感情都很一般。

    “原来是方家姑娘。”叫声表姐还给这姑娘体面了呢,明秀自己就是个小心眼儿,不过是装的好别人看不出来,此时便端着温和的笑容微微颔首道,“久仰大名。”

    什么叫久仰大名呢?多笑话人呐,方芷兰霍然抬头,无助地看着对自己微微一笑的明秀。

    “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平王妃虽然不愿与小辈计较,然而沈明珠今日也算是大闹恭顺公主府了,此时稳了稳心不愿动气伤身,却只指着下头的还在激烈震动的沈明珠冷笑说道,“太夫人叫你来,就是叫你在长辈面前仗腰子的?!天大地大,显不出明珠姑娘的能耐了!敢在我的面前这样轻狂实在可恨,太夫人不愿指点你,我来!去!”她指着沈明珠与一旁的丫头冷冷地说道,“给她几耳光叫她长长记性!”

    “王妃别动气,动静大了叫小堂弟听着不安呢。”慕容宁正眉开眼笑地洗了手,洗了两遍觉得自己干得不错,转脸儿就听见这个了,没有诚心地劝了一句,之后在沈明珠急忙抬头双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的目光中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人心呐,浮躁啊!该清心败火的不是?就叫这等狂悖之女往小佛堂静心。好好儿跪她十天十夜的,喝点儿清粥清清内里的火毒,之后才好有记性呢。”

    他这样说着,还对沈明珠客气地点了点头。

    多大仇啊这是!

    平王妃顿了顿,见这眉眼儿精致的小子偷偷儿去往自己身边儿看,就觉得心累,有心叫儿子跟着学,却发现儿子再如何强悍,也没有这么不要脸。

    “她招惹过阿宁么?”平王妃觉得安王这也太狠毒了,忍不住问道。

    真在凉地砖儿上跪个十天十夜的,那双腿非废了不可。

    慕容宁只是笑笑,目光却微微一黯。

    沈明珠当然没有得罪过她,她只敢去得罪沈明秀。

    想当初这位沈家明珠,是多么殷勤深情,穿着露出了雪白酥胸的衣裳出现在自己面前,对自己一述相思之苦的呢?

    眼瞅着自己傻眼了,还主动卸了衣裳扑上来,意图生米煮成熟饭来的,如今想起来不仅是他的身份叫她倾心,还想打打明秀的脸,叫她心里不好受。

    亏了上辈子的自己挺不是个东西,却不知为何总是时时记得自家王妃与自己面前的笑语,言道“大业未成岂可于私德小事上为人诟病轻视”又据说“有风骨清正之气之人都不会跟随私德不堪的小人”因此哪怕那是个天女下凡呢,四皇子也是绝对不会碰一根指头影响自己的大业的。况每每见了女人,总是在心里闪过自家王妃的脸来,这种当初觉得很丢脸的感觉如今想来,其实是喜欢吧?

    他喜欢她,所以想到自己睡了别的女人会叫她伤心,因此哪怕是无意识的,也避过去了,

    既然都是那个沈明珠,没准儿这姑娘以后还得来勾搭他,情敌格外强大已经焦头烂额的安王殿下顿时心中一凛,决定先废了这姑娘未雨绸缪。

    “就说是她冲撞了本王,叫本王罚了就是。”安王殿下扬起头傲然地说道。

    明秀这是确定沈明珠得罪过安王了,然而却不大明白安王为何与自己这样讨好地笑起来,不过荣华郡主素来是体贴的人,对着这位皇子感激地点了点头。

    四皇子顿时傻笑了。

    这样雷霆大作,明秀看着蛮开心,然而明华与明真却有些不安地彼此对视了一眼,露出了淡淡的哀愁来。

    姐妹四个一起出来,府里习惯当布景板的两个成了座上宾得了喜欢与见面礼,老太太的两个心尖儿却都没得着好儿,这,这只怕回了国公府……

    明真更胆小些,就要张嘴给明珠与方芷兰求情,却叫姐姐狠狠地拉扯了一把停住了,目中露出了几分茫然。

    明华心情稳重,见恭顺公主的目光看似不经意地掠过,心中一抖默默地垂下了头。

    只要姐妹俩今日敢给沈明珠求一句话,以后恭顺公主面前就不会有她们了。

    “姐姐呀。”明真小声儿唤道。

    “四妹妹本不该冲撞长辈,老太太面前也说不出一个理字来。”明华这才明白什么叫天家贵女,方才说笑的时候很亲切和蔼,与家中长辈无异,然而方才这位公主一转头看过来时,那冰冷凉薄的眼睛叫人骨头缝儿里都冒凉气。

    临来的时候母亲亲手给她正了正衣裳,带着几分关切地告诉她们,公主不是老太太,眼里不会只有明珠与芷兰,叫她们好好儿地奉承,以后没准儿就能得一场好姻缘。

    父亲不成器,大姐姐嫁的寻常,还时有受气抱怨。她们姐妹都大了,只怕靠不上父亲,只能指望伯父与公主的垂怜。

    老太太积威再重,也重不过伯父去。

    心里记挂着这些,明华清秀的脸上就露出了几分紧张与紧绷,死死扣着妹妹的手。

    明珠被罚,若不论老太太,其实她瞧着也很解气的。

    “嗯。”明真懵懂,不大明白姐姐的心事,只是觉得姐姐做的自然是有道理的,虽然很害怕回家后叫太夫人责备,却也只与明华坐在一起垂着头。

    恭顺公主看了看明华,知道这是个有点儿心眼的,心中倒是看重了些。

    这有心眼儿不重要,只要别心术不正,恭顺公主管不了这么些。且明秀回京虽然住在公主府,然而日后走动起来若是没有一两个堂姐妹一起,难免叫人诟病。

    只要明华与明真有几分真心,不坑自家闺女,恭顺公主不吝啬日后给这两个挑个好婆家。做买卖的事儿她还是明白的。此时心里想了这么些,恭顺公主便指着明华与明真笑道,“小孩子家家听了这个害怕,罢了,且都回府去罢。”

    这看似撵人,实则是护着了,明华顿时心中生出了几分感激。

    “您这儿咱们来了一回就觉得好快活,况还有三妹妹在这儿。”明华鼓足了勇气与恭顺公主说道,“以后我想三妹妹了,您别嫌我。”

    “你们姐妹要好,我只有欢喜的,怎会烦呢?”

    “既如此,咱们就回吧。”才来就走是不大好,只是这都这样儿了,人都叫恭顺公主捆了,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和的,明华咬着牙拉着妹妹起来。

    她这样上道儿,恭顺公主自然笑允,慕容宁也在一旁笑呵呵地看着,吩咐了小厮务必与沈国公太夫人说清楚自己的话,迎着沈明珠那怨恨至极的眼睛,安王殿下觉得这辈子,这姑娘是不大能够倾心与他了。

    扎他小人儿还差不多。

    顺手就干掉了未来自己的一个爱慕者,安王殿下给自己点了一个赞,这才眉目柔和地抬头与上手的恭顺公主笑着说道,“前儿太子听了我的话,知道表妹极出众的,太子妃也觉得亲近,想着什么时候表妹有空儿,就与太子妃说笑一二,以后在这宫里头还能庇护表妹些。”他微微一顿,龇牙咧嘴地摸了摸自己精致得没有半点儿瑕疵的脸,默默地在心里诅咒了一下太子。

    不知太子发了什么疯儿,好好儿的叫兵部给了他许多的差事,前些时候安王殿下累得不轻竟都一头碰在了树上,差点儿毁容呀!

    唐王那厮还总是用阴沉沉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知是不是脑子有病!

    “你们只有小辈说笑的时候,太子妃确实能带着你。”明秀日后往来都是京中贵女,恭顺公主不可能总是跟着,这若是遇上一两个不讲理的闺女吃了亏怎么办?

    有太子妃,那就好些了。

    “多谢殿下。”明秀装作没有看见这位皇子失望的眼神,这一回垂了头并不预备多说什么了。

    母亲与姑母有意,她日后的姻缘就有了着落,如今何必再勾三搭四呢?

    或许之前,本就是她轻浮了,给了这人什么错觉,叫他以为自己有意。

    “这算什么。”慕容宁隐隐觉得明秀看向自己的目光冷淡了许多,还是却只觉得是错觉,心里摩拳擦掌开心极了,之后又哄着恭顺公主说笑。

    平王妃冷眼旁观,只觉得已经看得分明,因此心中就带了几分郁闷,待回转之时与儿子一同上车,便忍不住与笑容清淡的慕容南问道,“四皇子……”

    “表妹无心,母亲不必忧愁。”慕容南和声道,“且表妹有他这样护着,我也心安些。”

    “你可上点儿心,别最后叫人接了胡!”平王妃见儿子笑着应了,这才哼了一声,目光落在了脸色恍惚的慕容笑的身上,忍不住无力地揉了揉眼角。

    儿女都是债,都愁人。

    亏了这不是自己亲闺女,不然就算沈国公再大度,也不会叫这堂兄妹俩一个娶一个嫁都入沈国公府的。

    “喜欢呐?”慕容笑活泼可爱,又会撒娇又会讨好的,很得平王妃的疼爱,况平王妃知道,当年这孩子的父母虽然亡故,却留给了慕容笑爵位与家财都很丰厚,又背靠平王府很得人看重的,因此若慕容笑看中了沈明程,便宜了自家侄儿平王妃其实是乐意的,此时摸了摸她的小脸儿,见她听了这话脸红扑扑的,却还知道眼睛亮晶晶地点头,便忍不住无奈地笑道,“竟是个……”

    “您先别去说和,若他心里喜欢我,我就嫁给他。若他有了自己喜欢的人,那我才不要去做坏人姻缘的恶人呢。”

    沈明程也是也大龄男青年了,没准儿就得有个心上人啥的,慕容笑虽然心里喜欢他,却也不想仗着身份人情来拆人家的姻缘,此时就撒娇地拱着笑起来的平王妃的手臂求道,“您偷偷儿问问去,若他没有心上人,那我就当仁不让了!”说完仿佛想到了什么,一张脸羞得通红。

    “你叫我问,不如你去问问阿秀,那是程儿的亲妹妹,诸事都不瞒的。”平王妃想了想,决定指点一下这个侄女儿。

    慕容笑一张脸都亮了!

    “就知道您最疼我了!”小丫头虽不敢拱进有孕的伯娘怀里,却还是双手合十地虔诚地说道。

    “鬼精灵!”古灵精怪的,平王妃忍不住笑嗔道。

    “这个与阿秀学的,上回往塞外去,我见她这样儿与……”说到沈明程的时候,慕容笑可算知道害羞了,压低了声音说道。

    “她也是个小机灵鬼儿!”平王妃一路的好心情,正叫慕容笑哄得开心,却听见了一个消息猛地脸色就落下来了。

    王妃她亲妹子,安固侯夫人,正在王府里等着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