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说这句话的时候,许侧妃的模样略高冷,很有一种不食烟火,换句话说就是不将人放在眼里的神色。

    不管这侧妃是真性情还是装模作样,明秀都没有兴趣拿自己当踏脚石,闻言只是笑了笑,并未回答。

    苏蔷见明秀的面容冷淡就知道不好,虽然极痛恨这位侧妃,然而却也知道一旦叫明秀恼了,没准儿回头沈国公就得跟太子掀桌子,急忙歉意地拉住明秀小声赔礼,转头与许侧妃冷淡地说道,“侧妃娘娘身子不爽利,莫非连规矩都忘了?!”

    见那许侧妃清媚的眼角横了过来,看着自己微微皱眉,想到这女人给太子妃屡次穿小鞋儿,她便恨恨地说道,“太子妃已经说了,叫你好好儿在宫里养着,如今这样儿,做给谁看?!”

    摆出这个可怜的模样来,莫非是想要离间太子与太子妃么?!

    “行了走吧,与她有什么可说的!”孙娇娇最不喜欢拿腔作调的女人,见许侧妃脸上微变对苏蔷露出了不快,恐她真的说出什么来,急忙拉了她一把小声儿说道,“到底是殿下心上的人,咱们还是不要太过,叫殿下恼怒了。”

    明秀只是看着苏蔷红了眼眶,另有那一对儿姐妹里的长姐名为林媛的,也露出了不喜,心中就揣度了几分。

    “你看不起我。”许侧妃仿若仙人般的神色慢慢地散了,露出了几分锋芒地与苏蔷说道。

    “侧妃多心了。”苏蔷双手有些颤抖地握着明秀的手,仿佛是在寻求援手。

    “我知道,我夺了你姐姐的宠爱,你心里怨恨我……”

    “这话可不好说出来。”明秀见许侧妃脸上露出了几分幽怨,虽然并不愿涉足东宫的妻妾之争,然而到底太子妃叫人仰慕,况再想想若是太子倒了,没准儿便宜了的是更恶心的荣王,两相比较,竟不愿太子后院儿失火生出什么来,只立在苏蔷身边柔和地说道,“侧妃娘娘许说这个乃是无心,叫人听见却贻笑大方。一个侧妃如何敢与正室比肩呢?殿下的宠爱等等,这样不知羞耻的话,您还是少说为妙,不然以后被笑话的,竟是治家不严的太子殿下。”

    “你……”许侧妃瞪大了眼睛,竟不想自己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生出了这么多的话来。

    “太子妃娘娘素有贤名,端谨恭合,上敬陛下皇后太子,下照拂东宫诸妃,您这样的话儿时常说起,莫非是对太子妃不满,刻意毁谤?”明秀见许侧妃脸色微变,仿佛带了几分恼怒地看着自己,便柔声道,“您这话,大可往太子殿下面前说说,只是恐殿下也要说您一句不知好歹,得寸进尺!”

    明秀说到这里,迎着苏蔷感激的目光舔了舔自己的嘴角,这才笑吟吟地看着一只手飞快地往小腹摸去的许侧妃,和气地说道,“您也别说您肚子疼,叫我说,您不好好儿爱惜皇孙非要不吃饭地往园子里折腾,这肚子早就该疼了不是?如今,莫非是要诬赖给我?”

    许侧妃是真觉得肚子疼了,自她入宫,太子一直待她极体贴,虽然前头还有个太子妃越不过去,然而她也算是侧妃里的头一份儿了,更因有孕,连太子妃都在她面前退让一步,很久没有这样叫人咄咄相逼。

    看着眼前一身儿衣裳精致华美,笑容温柔和气,然而说起话来却句句往心窝子上捅的陌生女孩儿,许侧妃忍不住呵斥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东宫放肆!”

    “我乃沈国公与恭顺公主之女,得陛下隆恩得封荣华郡主!”明秀淡淡地说道,“今日放肆,来日我自然会往太子妃面前请罪,旁的,就不是侧妃娘娘该计较的了。”

    她提了前头的身份,许侧妃就知道了这女孩儿的威胁之意。

    算起来这也是个高门贵女,又能以公主之女的身份封了郡主,可见圣心,自然不是一个东宫侧妃能招惹的起的。

    感觉到明秀口中那淡淡的鄙视,许侧妃又想到自己的身世,只觉得被伤到了心,看着颇有几分小人得志的明秀,目中晶莹含泪地说道,“原来不过是有一双好爹娘!”她想到自己,因出身卑微,哪怕得太子宠爱,却也不过只是无数侧妃中的一个,永远得仰着头看着高高在上,能与太子并肩而行得到太子信任的太子妃,那也是一个公府嫡女,便越发地伤心了。

    “侧妃娘娘说的是。”明秀觉得自己有一双好爹娘幸福极了,自己幸福了,就想问一问别人幸福不幸福,笑眯眯地问道,“侧妃娘娘有么?”

    许侧妃已经退到了假山之上,勉强靠着大石,只求输人不输阵。

    “对不住,本郡主不知道您没有。”见这侧妃一脸苍白,明秀可不愿叫人传自己咄咄逼人抑或是不好的名声,一张秀丽的脸上露出了歉意与羞涩来,低声叹息道,“伤了侧妃娘娘的心,原是我的不是。只是就算没有,您也别自卑。如今得了太子殿下的眷顾,您不是飞上枝头与从前不同了么?人都得往前看,不要看不起自己个儿。”

    说完了这个,觉得自己真是很善良,荣华郡主小小地吐出了一口气,红着脸说道,“我是个粗嘴笨舌的人,以后,还得您自己想开呀。”

    “原来阿秀说得是这个意思么?”孙娇娇眼前一片金星闪烁,拉着嘴角抽搐的冯瑶诧异地问道,“真是这样好心么?”

    冯瑶看着被糊弄得不清的手帕交,许久之后微笑点头道,“是呀。”

    颠倒是非黑白不过如此,苏蔷看得傻了,就听见后头传来一声笑声,猛地回头,却并未看见什么。

    明秀也听见了,然而不必回头,她都知道那是谁。

    是安王的笑声。

    她仿佛不经意地转头,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就见不远的假山之后,正有一道明黄色的袍角飞快地闪过,之后便没有了踪影。

    见了那服色,她目中一闪,之后只忧心地叫人扶了几乎虚弱的许侧妃坐在一旁,又叫人去请太医,这才低声说道,“咱们该回了。”

    真是倒霉催的,好容易荣华郡主想要欺负一下人,却叫人撞见不说,撞见的,恐怕还是苦主的大靠山!

    据说这位许侧妃很得宠的,太子殿下躲在假山后头真是辛苦了,也不知会不会秋后算账,来寻她的晦气给爱妾报仇。

    只是……她不后悔就是了。

    荣华郡主从不愿仗着身份做一个跋扈的人,然而有什么看不得的事,却也不会忍着,不然岂不是辜负了父亲母亲对自己的宠爱与维护?

    自己也有大靠山的荣华郡主想明白了,觉得天儿有些冷,就往比自己高挑了许多,很能遮风挡雨的孙娇娇的怀里缩了缩。

    “你,你别怕!有我在呢,以后太子殿下恼怒起来,我护着你!”孙娇娇觉得小姑娘这是怯了,被唬住了,怀里是明秀单薄的肩膀,顿时生出了保护的心情来。

    “多谢孙家姐姐。”明秀仰着头感激地说道。

    “这算什么,你方才,也吃了委屈了!”孙娇娇被这一眼看得热血沸腾!顾不得别的,大声说道。

    冯瑶一挑眉,之后只笑着说道,“亏了阿秀是个大方的姑娘不爱计较,不然,到底是侧妃失礼了。”说完了这个,她隐蔽地抖了抖身躯,仿佛是有点儿恶心了,却还是叫一旁的那对姐妹花儿纷纷点头应了,都说明秀是个识大体不愿与东宫计较的好姑娘。这其中苏蔷虽然看出了些痕迹,然而却感激明秀为太子妃张目,也不管这其中究竟如何的,拉着明秀的手低声道,“以后,咱们就是亲姐妹!”

    说到最后,已经带了几分真诚。

    “早就是知己,说这个竟生分了。”明秀含笑说道。

    几个女孩儿簇拥在一起,穿着各色的飘逸的宫裙,金碧辉煌仿佛是雪地里盛放的花朵,远远瞧着就赏心悦目,且看着她们说笑着远去,连许侧妃都呜呜地掩面哭着叫人扶着回去了,寂静的假山后头方才转出了三个青年来。

    最前头的一个一身明黄英姿勃勃,正是当朝太子,此时带着几分无奈笑意地目送那个牙尖嘴利偏要装小白花儿的便宜表妹走了,这才转身摇头与捂着嘴正得意得跟偷了鸡的狐狸似的笑得不行的美貌青年说道,“这张嘴,真是里里外外都是她最可怜。”

    “表妹本就很无辜!”慕容宁弯着眼睛认真地说道。

    “真是够无辜的,侧妃都……”太子不由一叹道,“罢了,原是她今日恃宠而骄了。”

    “太子若只得太子妃一个,哪里有这么多的风波,还连累表妹!”慕容宁便很不高兴地说道。

    这青年气鼓鼓的,然而说出的话却孩子气,太子忍不住笑道,“真是胡说八道。”

    他看重太子妃,也与她极好,然而弟弟竟然说出只守着一个女子的话来,还是叫他觉得有些异想天开,顿了顿,太子方才温声道,“不过是些女子间的小龃龉,又算得了什么?有太子妃在,我也不必担心什么。”他本想去安慰许侧妃,毕竟当初许侧妃与自己有些渊源,在自己的心中很有些位置,然而想到皇后与自己的告诫,顿时心中一凛。

    许侧妃竟敢在太子妃面前骄狂,可见目中无人,若他再这样宠爱,又与皇帝有什么不同?

    宠妾灭妻,这是大忌,况太子妃与皇长孙才是正统,如今孩子们还小,就很该叫他们知道嫡庶有别,免得日后生出异心来。

    荣王,不就是因宠爱有了贪念,意图染指皇位?!

    “太子妃近日劳碌,我去瞧瞧他。”许侧妃有孕太子很高兴,只是叫他说,若太子妃能再给他生个嫡子,那就更好了,想了想,他就往太子妃的宫中去了。

    慕容宁早就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只踮着脚尖痴痴地看着远处已经看不见的背影,想到方才明秀说着大道理满面温柔仿佛是会发光的模样,就傻笑了起来。

    “没救了!”唐王冷眼看着弟弟犯病,顿时甩着袖子直接走了。

    唐王对东宫这点儿狗屁倒灶的破事儿没有兴趣,只要别影响了太子地位就行,更别说缺心眼儿的弟弟了。

    一时众人都走了,慕容宁看着兄长们不再,脸上的笑容顿时就落下来,雪白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落寞。

    如今,他只能躲着看着她,再也不能走到她的面前去了。

    她不想看见他了。

    吸了吸鼻子,慕容宁有些难受地想要笑一笑,却还是没有再笑出来,之后顿了顿脚,低声说道,“那,那我就躲着,躲着看着你。”

    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不叫明秀看见,她就不会说叫自己离自己远点儿的话来,青年细长的手指勾了勾披风上垂落的两枚宝石搭扣,一时就微微皱眉,实在想不通上辈子,自己究竟是拿什么打动了自家心上人,还有,竟叫自己截了明显走到了自己前面的堂弟慕容南的胡。

    这些安王殿下想不明白,荣华郡主更没有想过,此时明秀坐在冯瑶的车里,见她说要送自己回家,然而目光狡黠,顿时嘴角一抽。

    “今日为何只你一个来了?”与明秀亲近起来,冯瑶也不预备文绉绉的说话叫自己不自在了,喝了一口明秀无奈递来的香茶,这才惬意地眯着眼睛问道,“我听说你还有一位表姐,如今有女官之名,听着就叫人羡慕不是?这样的姑娘,莫非你舍不得叫咱们知道不成?还藏着掖着的!”一口气说完了这些,她便带着几分憧憬地说道,“我都知道了,说能带兵打仗的?”

    她很崇拜这样的女子的,只恨自己身子弱,不能与这样的女子相同。

    “说起我表姐,那真是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明秀也很得意的,顿时炫耀地说道,“我表姐好处可多,平日里还很疼爱我与弟弟,百依百顺呢!”

    冯瑶顿时吸了一口气,双手交握目光闪亮。

    因荣华郡主本就心怀叵测,因此拿了许多罗遥平日的行事来与冯瑶说起,待听到自己与罗遥的名字都带着几分仿佛,冯姑娘越发觉得这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了。

    当然这句话带了点儿不妥,不过郡主大人与冯姑娘都笑呵呵地忽略,重点就落在了冯瑶很想见罗家表姐一面。

    “我与你说实话,母亲很上心这门亲事的,只是恐你们家看不上我哥哥。”冯瑶想到自家母亲双目放光恨不能立时下聘的模样,便在明秀的耳边低声说道,我那家哥哥虽然是个没用的纨绔……”

    “你……”这样说自己的兄长真的好么?

    “在你面前我是不说谎的!”冯瑶正义地说完,急忙笑眯眯地说道,“也很有些劣迹,比如斗鸡斗狗斗蟋蟀的,还不爱读书很败家……”见对面的新得的手帕交已经面无人色仿佛是要悔婚了,她急忙继续说道,“不过胜在守身如玉!”见明秀的嘴角抽得更厉害了,便赔笑说道,“太喜欢玩儿,因此对女色那是绝对不上心的,弱冠之年却还没有通房的,已经不多了。”

    感觉到冯姑娘沧桑的心,荣华郡主怜悯地点了点头。

    跟她二十好几还娶不上媳妇儿的大哥一样儿蛮苦逼的。

    “而且胜在欺软怕硬贪生怕死。”正义的冯姑娘继续说道,“不听话,叫你表姐揍几顿,那一定可听话,什么都不敢惹你表姐生气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