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阳城伯府的殷切,看着冯瑶对自己的期待,明秀竟觉得无言以对。

    她要怎么说,才能表达心中那复杂的感觉呢?

    莫非阳城伯府五爷是捡来的不成?

    哪怕内里是个很伶俐的人,荣华郡主都磕巴了起来,许久之后只觉得车猛地一停,竟都回了府自己还没有回过劲儿来,此时稳了稳心神,明秀勉力露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来,轻声感激道,“多谢姐姐送我回来。”

    “咱们之间不必这样客气。”见明秀竟不肯应承,冯瑶目中闪过一丝失望,之后却愈发地有些期待来。

    若明秀什么都不问只大咧咧地替自己的表姐应了,她反倒要看不起她了。

    “下回我做东,请几位姐姐来府里玩耍。”明秀叫从后头自家车上跳下来的玉惠扶住下了车,转头就对冯瑶笑了一声,见这看着并没有多绝色,然而却叫人感到舒服的女孩儿目光直了,看着自己的身后不动,急忙往后看去。

    一身黑衣的罗遥正从公主府里走出来,仰头见了车里的冯瑶,因不认识,漠然地转移了目光。

    “这位就是……”

    “我表姐。”见冯瑶眼睛亮了,明秀也露出了几分无奈,却不知为何心里生出了几分雀跃与期待,急忙唤了罗遥一声,看着她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后变得温和,急忙将她拉过来与也跳下车笑着的冯瑶介绍道,“这位是阳城伯府的阿瑶,早听过表姐的名声,因此想要来与表姐亲近一二呢。”

    罗遥狭长冷冽的目光不变,微微颔首。

    冯瑶也急忙福了福,口中笑道,“罗家姐姐的气度叫人心折。”顿了顿,她竟忍不住拉着罗遥有些硬茧的手笑嘻嘻地说道,“我与阿秀极要好的,且见了姐姐,不知怎地就喜欢极了,回头,姐姐来我家玩儿罢?!”

    她一脸“我真喜欢你”的模样儿,就叫明秀嘴角抽搐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仿佛看见自己,这姑娘也没有这么喜欢来的。

    罗遥不大与女孩儿往来,只将这当成客气话儿,完全不走心地含糊点头,表示自己应了。

    冯瑶这才欢喜地松开了手,又与罗遥说笑了几句,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冯家真够上赶子的。”明秀就忍不住笑道。

    “阳城伯府是哪家?”罗遥皱眉问道。

    “前儿你忘了母亲说要给你说亲的那家儿。”原来这还是自家表姐的浮云,明秀简直无奈了,又与罗遥说了一回,又说了一遍纨绔的故事,见表姐不大感兴趣,急忙笑问道,“表姐这是往哪儿去?”

    “有从前一起在塞外的故将请我喝酒,我去看看。”罗遥目光温和地摸了摸明秀的头发,见她小脸儿冰凉,只将她送进了公主府,这才目光漠然地往隔壁的沈国公府看了一眼,之后紧了紧披风上马走了。

    “隔壁谁来了?”明秀并不是无知无觉的人,虽罗遥不动声色,却也看出了几分,转头与服侍自己往上房恭顺公主处去的丫头问道。

    “安固侯夫人回府了。”这公主府里的丫头大半都是恭顺公主从塞外带回来的贴心人,平日里管平王妃还能客气些唤声王妃大姑太太等等,然而对立志叫恭顺公主下不来台的安固侯夫人就没有那么亲近了,只远远地称呼。

    “她说道表姐了?”想到安固侯夫人那张尖酸刻薄的嘴,明秀的脸上就冷了下来。

    自家郡主平日里待人再没有这样和气的,然而一旦动怒,却也叫人受不住,那丫头讷讷了几声,低声说道,“说表姑娘是,是奴才央子,如今攀了高枝儿抖起来了,小人得志的。”安固侯夫人自持嫡女,从来当罗遥的母亲是庶出的奴才,自然也看不起奴才生的闺女。

    明秀听了这话就气得闭了闭眼,忍不住露出了怒意。

    ”姑娘别恼,只这话,在国公爷面前也说不过去,只等国公爷发落就是。”玉惠更有城府些,低声劝道,”只要国公爷知道了,侯夫人再难有个好儿的。”哪怕是个丫头,玉惠也不大明白安固侯夫人这么损人不利己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罗遥一家素来老实本分,也没有碍过侯夫人的眼呀。

    ”父亲是父亲,却不是我。”明秀与罗遥从小儿就极好的,因罗遥年长些,这些年在塞外更照顾明秀许多,每每用心,真心相待的,明秀心中恼怒,却只是冷淡地说道,”她看不起表姐,这就已经是在打咱们的脸了!”

    罗遥跟着沈国公夫妻长大,安固侯夫人这样辱骂,自然是指桑骂槐。

    ”因这个,表姑娘本不许咱们与公主郡主说呢。”恭顺公主那是个炮仗脾气,若知道了,还不打上安固侯府呀!

    ”她来了?”

    ”不肯来咱们公主府,只在隔壁府上呢。”这丫头窃窃地与明秀告状道,”仿佛是嫌弃咱们公主府呢。”

    ”回头都与父亲说。”明秀心里的火儿已经压住了,面上不动声色,只见上房里头恭顺公主正搂着弟弟沈明嘉不知在说些什么,脸上笑靥如花儿的模样,还一边瞪着眼睛拍兄长沈明程的手,叫他不许偷吃弟弟的点心。

    这样安逸团圆的气氛,明秀求了很多年了,脸上露出笑容,低声与这丫头说道,”看住了隔壁府里,不许叫闹到母亲面前。”见这丫头急忙应了,这才温声道,”回头,我得去拜见拜见咱们二姑母。”

    她的声音柔和,还带着几分孺慕,这丫头却心里一抖。

    此时恭顺公主已经见了门口的明秀,急忙招了招手叫到面前笑问,”太子妃如何?可冷落怠慢了你?”

    ”太子妃极和气的,遇见的几位姐妹也很好,倒能多往来起来。”见恭顺公主满意地点了点头,明秀就笑着回话儿道,”只是与东宫的许侧妃有些冲撞,在您面前我并不敢说假话,实在是我故意的。”

    ”一个侧妃罢了。”恭顺公主没有把太子的爱妾当回事儿,想了想便笑道,”就算得罪了又如何?太子妃稳当,又有嫡子,任谁都做不出妖儿去!”又问了那许侧妃的些许模样想了想,便拍手笑道,”这个我知道!”

    沈明程见母亲两眼放光,默默地推了一盏茶来给母亲润喉。

    看这模样,是要开讲的节奏!

    果然作为一代八卦宗师,恭顺公主很有传播小道消息娱乐大众的精神,喝了一口儿子给倒的茶便精神抖擞地说道,”真是戏本子都没有这么精彩的!要说这许侧妃,仿佛是微末小官家的女儿,一日往街上去了,正遇上几家衙内来强抢民女,差点儿就被抢了,倒叫正巧经过的太子给救了!”

    英雄救美么,况一个美若天仙,一个带着东宫侍卫也能勉强说一声英雄盖世,一来二去就看对了眼儿。许家姑娘芳心暗许,本等着英雄休了家里的糟糠与她做一双比翼鸳鸯,谁知被英雄断然拒绝。

    英雄明确表示,他是太子,别说不会为了个美人儿就休了发妻,就是没人说他色迷心窍,太子殿下对自家太子妃还是很有感情的,是绝对不会为了个女人就舍了妻子的。若是受不住,英雄美人一拍两散就当这是美好的故事,英雄一点儿都不勉强。

    ”然后呢?她就愿意了?”明秀急忙好奇地问道。

    ”她寻了几回死,太子由着她去死,她就知道在太子心里越不过太子妃去,不知怎么的就愿意了,做了太子的侧妃。”恭顺公主最烦这种撺掇别人家夫妻生隙的姑娘了,讥笑地张开嘴等着儿子绷着脸给自己投喂了几颗瓜子儿,这才含糊地说道,”太子还是很喜欢她的,平日里也多有宠爱。她真那么好看?”

    ”确实是个美人。”明秀公允地说道。

    说实话,许侧妃确实比太子妃美多了。

    ”以色侍人……”恭顺公主冷淡地说了这个,微微一顿又有些气急败坏地堵住了也津津有味儿听着的沈明嘉的耳朵,瞪着眼睛叫道,”小小年纪,不要听这个!”见长子沉默上前抱着笑嘻嘻的小儿子就走,急忙叫道,”送了嘉儿,回头你回来,我有大事与你说!”

    听了这个,明秀只觉得兄长的背影如同逃跑,转眼就不见了。

    ”他年纪不小了,成亲这样的大事儿,自己竟然这样不上心!”恭顺公主于明秀抱怨道。

    明秀笑眯眯的就当听不见,见母亲窃笑着叫人端上来了几个漆盘,上头叠着许多精致华美的衣裳,不由露出了几分困惑来,就听恭顺公主笑呵呵地说道,”阿南亲自送来的,因你不在方才走了,都是给你的。”

    慕容南只说是平王妃叫人做的,只是恭顺公主却摸过了那盘子上的衣裳,知道这看似云淡风轻的青年着实是夹带了私货的。

    明秀咳了一声叫鹦哥儿将漆盘举到自己面前,摸着眼前冰凉光滑的衣裳,之后脸就红了。

    最前头的那叠柔软的衣裳下头,正有一双冰冷坚硬合在一起的金钗,微微地透出了些光来。

    ”我可什么都没有看见。”恭顺公主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了,与明秀笑嘻嘻地逗趣儿道。

    ”见了又如何?母亲不欢喜么?”荣华郡主可不是个腼腆的姑娘,反过来笑问道,”还是父亲没有送过您这个,您这是嫉妒了?”

    恭顺公主看着厚脸皮的闺女一噎,觉得自己竟然不是这丫头的对手,顿时记在心里等着回头与闺女她爹告状!

    公主殿下大人大量,才不与小孩子家家的计较呢!

    明秀却只是掀开了面前的那新衣,将一对儿细长的金簪取了出来,反手就插在了自己的发髻上。

    简简单单没有花纹与宝石的金簪,却仿佛照亮了此时明秀的脸一样儿。

    恭顺公主欣慰地看着仿佛并不厌恶的闺女,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一开始只担心明秀过不去心里的坎儿,总将慕容南当做兄长,如今才算是安心了。

    ”我闺女,戴什么都好看!”恭顺公主赞了一声,越发得意地仰着头,很有独孤求败的感觉。

    明秀只是笑看母亲的脸并不多言,正想说些什么,却听见外头有喧哗声传来,之后便有一个抹着眼泪的美貌女子大步怒气冲冲地进来,身前身后都叫不知多少的宫人拦着劝着却不行,走到了这里,一双眼睛红得几乎透出血光来。

    ”你,你这个贱人!”她见恭顺公主诧异地看着自己,几步上来高高举起了手就要给恭顺公主一耳光!

    ”长公主这是做什么!”见进来的正是永乐长公主,明秀怎会叫这一耳光落在自己母亲的脸上,上前就将永乐长公主的手握在了半空,口中冷笑道,”长公主也不看看这是谁家!想要跋扈,且回自己家去,怎敢在我家放肆!”

    她虽然看着文雅温柔,却也是将门虎女,没有罗遥那样的武艺,却也不是一般闺中小姐能比的,轻轻松松地将露出了异样的永乐长公主给推到一旁,这才厉声道,”你们都是死人?!主子脑子不清楚,你们也不知道拦着?!”

    她指着上房之上高高的匾额与永乐长公主高声道,”我的母亲也是公主!同是宗室,长公主靠着谁不将我家放在眼里?!”她冷笑扬声道,”沈国公府世代忠心耿耿,不敢负陛下隆恩,也不是为了叫长公主辱骂公府主母的!”

    ”好个丫头,你竟敢在我面前高声!”永乐长公主见恭顺公主还没动呢,明秀竟已经护着她了,想到这女人从前有人护着无忧无虑,现在还有无数人这样维护,已经恨得眼珠子都红了,顾不得跟着自己前来的宫人们的央求,甩手骂道,”这是你对长辈的规矩?!”

    ”冲撞了长公主,晚些时候,我只望宫中请罪!”明秀回头将担心自己的恭顺公主摁回座位,恢复了平静淡淡地说道,”只是来龙去脉,我也不会隐瞒一个字!长公主这样冲进宗室府上喊打喊杀,也不是该有的规矩!”

    ”你就只敢藏在自己女儿身后么?”永乐长公主对着明秀身后的那道浑身乱颤的身影冷笑道。

    ”母亲有我护着,不知多欢喜。”明秀却冷冷地说道,”儿女大了,自然是要维护父母。”

    说到此时,门口突然一暗,之后沈明程高大英武的身影出现,见了屋里的乱糟糟的这群人,皱了皱眉,将明秀塞进了恭顺公主的怀里,拿自己的身体将身后的母亲妹妹挡住,这才冷淡地问道,”你们想做什么?”

    永乐长公主眼看着一步之遥却不能够着的恭顺公主,看着她如花儿的模样下还有几抹天真,还不要脸地揪着自己儿子的后衣摆看着自己,一时竟生出了说不出的茫然来,摸着自己已经开始衰败的脸不能出声儿。

    她已经夺走了她最心爱的男子,为什么她却还是过得这样快活?!

    不是该花容残败,为心上人别抱悲悲戚戚,了却残生么?!

    可是为什么,悲悲戚戚的,却是她自己?

    想到今日难得与淮阳侯温存,然而却从他的口中听见了恭顺的名字,永乐长公主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