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9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呛了一口,伏在锦被里差点儿把心都咳出来。

    “断袖?”她许久之后才艰难地抬头,看着面容严肃显然不是在开玩笑的罗遥,探究之后嘴角抽搐地问道,“表姐为何这么想?”这个……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厚道,可是安王那张脸……还真的蛮断袖的……

    “哼!”罗遥摸着手底下的袖刀哼了一声,低头努力地给乳鸽往下撕肉丝儿,头也不抬地冷声说道,“这小子看着就对你图谋不轨,这些日子我都问过了!”安王一脸的不怀好意,罗遥又不是个瞎子,自然看得出来。

    为了自家表妹操碎了心的罗大人这些日子往来京中喝酒聊天的,里里外外地打听安王究竟是个什么货色,这打听完了,顿时就生出了几分疑虑。

    旁的名声如何她管不着,然而女人后院儿上,这王爷清白得令人发指,就不那么对劲儿了不是?

    若说皇家子弟,那寻常没有个三妻四妾的简直就是有点儿问题。当然,如平王世子慕容南这款长到二十岁还没有个通房丫头的,罗遥觉得很可以理解,毕竟这是一直心有所属,不是有那么句话么,弱水三千来的。

    可是安王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生于皇家,富贵荣华享之不尽,从前也没见过她家表妹应该也没有个心上人什么的,竟然就这么能守得住自己一个女人都没有。且更叫人觉得有事儿的,却是这位安王的安王府中侍婢极少,更多的却是年轻俊俏的小厮。

    京中暗地里怀疑这王爷断袖的,也不是一个两个,罗大人都打听出来了。

    “仿佛真的不是。”明秀顿了顿,努力给无辜的安王说了一句公道话。

    “谁知道是不是在你面前装的,打算骗婚呢!”罗遥冷冷地说道。

    若安王真敢这么干,小心罗大人逮个夜黑风高无人的时候,一刀子捅死他!

    “谣言止于智者,况安王温和,只怕守身如玉,也只是为着日后善待自己的妻子。”明秀见罗遥迟疑地点头,还说出“骗婚”来,顿时心虚了一下,有心想跟表姐说说她亲娘恭顺公主也打算给表姐大人骗婚一把呢,便压低了声音说道,“况安王如何,本与咱们无关,旁人的事,就不必在意了。”

    “你说的也是。”见表妹对安王无感,罗遥到底满意了,微微点头说道,“只是不知为何,看他有点儿古怪。”说完了这个,罗遥又将余下的乳鸽填进了妹妹的嘴里,听她抱着自己的胳膊说了一会儿白日里姐妹一起说话的笑话儿,这才目光温和地拍了拍妹妹的头。

    “我与父亲说了,以后叫王年跟着表姐行走。”明秀这是给自己表功的意思了,笑嘻嘻地说道,“二姑母脸都黑了!叫她再敢说表姐一句不是的,你就揍她儿子!”

    “随她说去。”罗遥又不是靠着名声吃饭的,完全无动于衷地说道。

    “我听了不欢喜。”明秀小声说道。

    “你待我的心,我都知道,多谢你。”见明秀气闷的模样,罗遥锋利的眼神都慢慢地软和了下来,又见明秀到底有些疲惫,只扶着她睡下,静静地在床边儿看了一会儿,仿佛眼前的,还是当年那个摇摇摆摆抓着自己衣摆走路的小丫头。

    那时也是这样的小姑娘,睁着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也不畏惧自己身上的锋芒,弯着眼睛管自己叫表姐,还往自己怀里扑腾。从那个时候起,她就跟自己说,好好儿护着这个表妹,叫她一辈子都平安喜乐的。

    揉了揉自己的眼角,罗遥这才起身往外走,就见外头玉惠与鹦哥儿都守着,便压低了声音问道,“这几日,平王府可有什么动静没有?”她多少知道恭顺公主的心思,自然也要上心一二。

    “王妃送来了好些的东西,世子虽并未来,却也有信的。”玉惠急忙恭敬地说道。

    罗遥行事素来有些孤僻,她还是有些畏惧的。

    “阿南如今正忙着差事……罢了,也算有心。”罗遥低低地说完了这个,方才走了。

    第二日明秀正缩在被子里不愿意起身,就听见外头传来了些声音,不得不爬起来梳洗后,却见外头弟弟沈明嘉正小尾巴一样跟着自家表姐罗遥亦步亦趋的,眼睛亮晶晶的不知得了什么好处。

    “大清早儿的,这是怎么了?”明秀叫外头的冷风一打,顿时精神了许多,看着弟弟小奶狗儿似的讨好。

    “昨日在天府楼用的膳食不错,今日带你们去试试。”罗遥点着沈明嘉的小脑袋说道。

    “不必往舅母面前去了,正恼着呢。”见明秀点了点头就要往上房去请安,罗遥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是什么缘故?”这个……恭顺公主经常恼,明秀已经很习惯了,却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大表哥往军中去了,舅母仿佛有些失望。”说失望都是轻的,简直河东狮吼,不是还有个倒霉催的沈国公顶雷,公主府都能叫恭顺公主给拆了。罗遥算是跑得快的,漠然地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敛目说道。

    恭顺公主母性大发,况也是叫皇后如今好几个孙子给刺激了,闷着一口气要给长子相看媳妇儿。

    奈何沈国公世子大人还觉得自己并不需要成亲,眼瞅着老娘竟然这么看重自己,还说今日要设宴请几家小姐来说笑,简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不顾不得别的了,提着剑就跑了,完全没有想到自家兄弟姐妹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想着如今前院还能传来恭顺公主的咆哮呢,罗遥对着明秀挑了挑手指头说道,“出去吃饭!”

    公主府是不能待了!

    这个兄长无情无义地跑了,做妹妹的压力也很大,明秀也觉得该避避风头,抿着嘴角披上披风就跟着罗遥一起上车走了。

    沈明嘉从出生就在塞外,并未多见过京中的繁华,此时就对外头很好奇,又不时询问些天府楼等等,叫也对京里没有多少了解的明秀疲于应付了一路,这才到了一家十分奢华的酒楼外头。

    就见十里长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一座三层高的酒楼就在众人的面前,外头就已经是金碧辉煌奢华靡费,几个人下了马车走进去,就见里头更是华丽,满眼都是红木雕琢,雕廊画栋,及上到二楼的雅间儿,还有不知哪里来的清幽的琴声传来。

    “此地倒是不错。”二楼的隔音仿佛极好,明秀坐在里头,也听不到外头的喧哗。

    “这酒楼背后仿佛有宗室撑腰,因此才敢这样肆意。”换个后台,只怕这么华丽早教人给强夺了。

    罗遥淡定说完,便叫人上菜,这才与明秀说道,“吃完了我带你们出去逛逛。”

    明秀也在家中憋得烦了,听了这个急忙点了点头。

    正等着小二上菜呢,明秀就听见外头隐隐地有人影晃动,因门并未关紧,便有人说笑的声音传来。虽然并不真切,却也听见是几个青年的大声说笑。这里是酒楼,初时明秀并未在意这些本该有的说笑,然而到了后头,却微微一顿。

    就听外头一个青年笑嘻嘻的声音问道,“年哥儿,听说你家老太太大病一场,是不是真的?”

    他话音未落,就有一个有些轻浮的声音不耐地说道,“母亲晚上得来的信儿,说外祖母不好了,仿佛是叫三舅母给气的。”他不知做了什么表情,左右的青年都哈哈地笑起来,顿了顿便故作无奈地说道,“四表妹也是该有一劫,这,这可是还在佛堂跪着呢!”

    “美人这样可怜,叫咱们好生怜惜。”一人就阴阳怪气地叫道。

    “你还别说,四表妹出落得越发水灵了!”那年哥儿嘿嘿地笑道。

    “也不知日后便宜了谁。”还有人起哄说道。

    “一个丫头罢了,捧得这么高,你们也不怕摔死她。”一开始的那青年便不以为然地扬声笑道,“哪怕是个天仙儿呢,这也听腻歪了不是?有这功夫,咱们不如往外头去,前儿我得了一只极好的斗鸡,咱们再比划比划?”

    “哟!”前头那语气有些古怪的青年便叫道,“这是眼瞅着要成一家人,竟叫咱们说不得了不成?”

    “冯五哥也是的,”那年哥儿仿佛有些探头探脑的声音说道,“我虽然不管家里的事儿,却也听说我家那位表妹那不是一般的女子!我瞧着,你这是还蛮上心呢?”他才说完这个,周围的青年便起哄了起来。

    “女人么,就那样儿,母亲瞧着好就行了。”那冯五懒洋洋地说道,仿佛很不将女子放在心上地说道,“好不好的,敢管我的,回头我就抽她!”

    这几个人竟然还仿佛不走了,只在明秀一行人房间的前头说笑。明秀听了一会儿,有点儿听明白了,不由往脸色不动的罗遥的方向看去,许久之后对着手指不知该说点儿什么才好。

    “看我做什么?”罗遥正听呢,抬头问道。

    “他们说的,仿佛就是表姐了。”见罗遥一怔,该是对阳城伯这一家不大了解,明秀低低地咳了一声,凑在罗遥的耳边将恭顺公主有意将她许给冯家老五的事儿说了,顿了顿,又将冯瑶与自己的话说了,这才纠结地看住了自家表姐。

    “原来,他们说的是我。”罗遥沉默了一会儿,在妹妹赔笑中微微颔首,之后漠然而起。

    “表姐?”沈明嘉正趴在墙边儿看着墙上的几幅古画钻研,回头见罗遥起身,便唤了一声。

    “你先玩着,我出去一会儿。”罗遥安抚了弟弟妹妹,叫明秀躲进了屏风后头,咔吧一声捏了捏自己的手指,这才淡定地猛地敞开了雅间儿的大门,明秀透过屏风的缝隙,就见外头立着几个一脸诧异的锦衣青年。

    “王年?”她平静地问道,“阳城伯家的冯五,又是哪个?”

    她话音刚落,就有两个吊儿郎当抖动着身子的青年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其中一个面容与安固侯夫人有些仿佛的青年还咧嘴抹着自己的黑眼圈儿笑道,“哟,这是哪儿来的姑娘嘿?怎么着,听说爷的名头,你想要来跟爷喝……”

    “杯酒”这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呢,王年就觉得自己小腹就跟撞上了城门柱似的,一股子骇然的巨力猛地冲进了身体,瞬间就疼得叫他立不住跪在了地上,许久之后,才艰难地发出了一声惨叫!

    “你做什么!”另一个正捧着青花瓷杯的英俊小青年眼瞅着好朋友满地打滚儿了,眼睛顿时就直了,又见罗遥淡淡地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往自己的方向看过来,手上的瓷杯顿时就砸地上了,退后一步色厉内荏地叫道,“咱们可好几个兄弟呢!”

    “听说你要抽我。”罗遥仰头说道。

    “你是……”冯五迟疑地问道。

    “我就是罗遥,你该听说过。”罗遥冷淡地说道。

    她虽然并未想过要嫁人,然而大庭广众叫几个纨绔这样在外评说自己,罗大人觉得心情很不美丽。

    冯五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一招儿就废了小伙伴儿王年,一脸冷厉杀意的罗遥,只觉得双腿发软。

    这就是母亲妹妹口中说的“善解人意逆来顺受”的“好姑娘”?!

    “你是罗遥?!”冯五还未说出个一二三四来,就听身后自己的小伙伴儿中一个纨绔却突然惊呼了一声,见罗遥看过来,那个方才还挤眉弄眼儿的纨绔竟生生地在脸上挤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来说道,“久仰大名!”

    “你?”罗遥冷眼问道。

    “在下出身宣威将军府,前些日子在下的大哥在军中比武,有幸叫您给打断了两根肋骨。”那纨绔脸上的汗刷刷地就下来了,想到自家五大三粗家门荣光的大哥被揍得下不来床,急忙搓着手退后了一步,表示自己无害。

    作为一个成功的纨绔,什么人一根头发都不能招惹,什么人能往死里得罪,那是门儿清。

    不明白的,都已经成了死纨绔了。

    “五哥有福!恭喜!”那青年眼瞅着冯五的脸色从青到白从白到绿,深深地同情了一下这小伙伴儿,之后点头哈腰对罗遥示意,转身就带着见势不妙的余下几个青年,大难临头各自飞地跑了。

    “你你你!你要做什么?!”冯五看着这群不仁不义的东西跑了,转头叫道,“我可不是吃素的!”见罗遥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俯身拎起了趴在地上翻白眼儿的王年就进了雅间儿,他转身也想跑。

    才跑了两步,就听身后一声呼啸,一把袖刀擦着他的手臂刺入了墙壁!

    这其中威胁的意思真是太明显,冯五欲哭无泪,竟不敢跑了,站在门边儿上看着大门上的袖刀两股战战。

    “表姐?”见罗遥将个死狗一样耷拉着舌头的王年给丢在了椅子里头,明秀兴奋得眼睛都要发光了,和也兴奋得小脸儿红扑扑的弟弟一起躲在屏风后头看着那个王家表哥缓了缓精神抱住了冷着脸的罗遥大腿求饶,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真的看得很开心。

    罗遥将抱着自己大腿哭出血的倒霉玩意儿给丢在一旁,绕过屏风居高临下地看着唯恐天下不乱的两姐弟。

    明秀与明嘉眼睛亮晶晶地蹲在地上,跟两只懵懂的小奶狗儿一样仰头看着她。

    “怎么了?”吃不住这种亮晶晶的眼神,罗遥俯身问道。

    “这,这是在京里呢,不好闹出人命的。”荣华郡主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姑娘,软软地拉着自家表姐的衣袖很贴心地说道,“表姐手下留情呀,打,打个半死就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