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世子大人笑得很开心,不过明秀觉得,皇贵妃只怕就不是那么开心了。

    谁家后院儿多出来个小妖精来分宠,那都得抑郁。

    特别是小妖精还是自家的,比自己美貌柔情,重要的是年轻,这得是个什么滋味儿呢?

    明秀沉默地想象了一下,幽幽地叹息了一声。

    仿佛皇帝陛下对庞家的女孩儿特别感兴趣,还特别地有缘,这前有贵妃后又有皇贵妃,眼下来了一个可怜无依无靠,就等着另一位天神从天而降拯救她一下的芳嫔,真是前生修来的缘分呐。

    “皇贵妃能在寂寞深宫与自家人为伴,该是欢喜的。”荣华郡主善解人意地说道。

    无奈平王世子对自家表妹还是很了解的,完全明白这丫头内心的幸灾乐祸,笑了笑,目光温柔地说道,“你说的对,日后皇贵妃在宫中也不寂寞,实在是陛下的一番苦心。”说完了这个,这青年急忙咳了一声。

    他到底没有修炼出表妹的厚脸皮,装模作样地当个善解人意的好人儿。

    “这才是真爱呀。”明秀笑眯眯地说道。

    如此真爱叫荣华郡主感动得不轻,又因有平王给力送出了麻烦去,明秀因此又多吃了两块儿点心,见已经有小二上来收拾桌子,便伏在慕容南的耳边贼兮兮地问道,“大姑母,该是欢喜的了?”

    “多吃了一碗饭。”慕容南很喜欢明秀这样心无芥蒂的亲近,哪怕眼前只是兄妹之情,却也目光微亮,将平王妃昨日如何如何龙颜大悦,多吃了几样儿点心。又对着平王殿下如何如何温柔可爱,迷得世子他爹五迷三道的一一地说了。

    丢了银子给小二结账的罗遥再次远目,觉得这兄妹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人,真是天生绝配。

    都这么坏,还是不要祸害别人家了才好呢。

    “走吧。”罗遥将家里最单纯可爱的沈明嘉抱起来搂在怀里,由着弟弟的软乎乎的小胳膊搂住了自己的脖子,冲着那两个还在坏笑的兄妹唤了一声,率先就往楼下走,一边走一边哼道,“吃了饭就不认人了!”

    也不往表姐的怀里拱拱感谢一下的。

    明秀感觉到了自家表姐那不爽的心情,急忙跟着拉着罗瑶的衣摆讨好地说话,走到了楼梯口,就听见了外头有隐隐的少女的歌声传来,仿佛是这家酒楼的乐师,再后头就听到了些喧哗之声,不由好奇地往下看去。

    酒楼的大堂上,一个捂着肚子一脸扭曲的青年正用力地要甩开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孩儿的手,一脸的凶神恶煞,虽然因比较虚弱变得外强中干,不过也叫人害怕的了。此时甩得那女孩儿跌在了地上,这青年用力地唾了一口!

    “别想沾包赖!”明秀见这人正是冯五,这青年此时一脸愤怒地叫道,“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是,我是……”他一仰头就看见了楼梯口面无表情的罗遥,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之后冲着那衣裳单薄柔弱的女孩儿冷笑道,“你也不拿镜子照照你自己,什么模样儿,也配叫本少爷看上!”

    这有些太不怜香惜玉了,那眉目生得清秀无比的少女呜咽了一声伏在了地上,此时那还在堂上唱歌儿的一个黄衫少女也停了下来,放下了手中的琴飞快地扑到了同伴儿的身上,一抬头泪流满面地悲戚道,“这位少爷,为何这样辱我们姐妹?!”

    “你们往本少爷的怀里扑腾,还想要脸呢!”冯五见罗遥领着好奇的明秀等人下楼往这里来了,脚下发软恨不能转身就跑,却还是恶狠狠地冲着这两个女孩儿说道,“想飞上枝头,也得看清楚本少爷是不是那缺心眼儿呢!真以为都得救你们于水火啊?!”

    “你!”

    这姐妹俩乃是酒楼里弹琴唱歌儿的清倌儿,平日里也叫往来的富家公子奉承惯了,哪里见识过这样不解风情的人。

    “少说没用的,总之,别想赖上我啊!”冯五今日倒霉催的,一个很值钱的蝈蝈笼子碎成了渣渣不说,还叫个煞星给往死里打,简直不能更悲剧。还怜香惜玉呢,不自己滚进亲娘的怀里哭一场就不错了,见罗遥就要来了,急忙转身夹着趴在一旁哈哈直笑的王年跑了。

    这冯五这么久还在酒楼,简直就是找揍的节奏,只是明秀好奇地看了看那个女孩儿,再看看冯五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由露出了诧异的模样来。

    长得这么好看,竟然不动心?

    都蛐蛐儿真能跟美人儿比么?

    荣华郡主也想见识一下了。

    “你以为舅母是谁家都能肯的?”慕容南从平王妃处知道些恭顺公主的意思,想到她意欲将罗遥配给冯五的,就在明秀的身边含笑说道,“况阳城伯府不是傻子,真是个祸害,那不是做亲,是结仇了。”

    虽然冯五是个纨绔,然而阳城伯府也不是随随便便将他贡献出来给沈国公府上的。

    不然凭心高气傲的罗遥,这亲事但有不谐,岂不是连累了阳城伯府?

    “那他……”

    “素喜玩乐败家,也不肯上进,旁的还真的没了。”慕容南的眼里半点儿都没有那两个清水一样秀美可爱的女孩儿的,走在明秀的身边扶着她上车,这才温声说道,“除了有些时候仗势欺人一下,也没有劣迹了。”

    “仗势欺人还不叫劣迹?”明秀嘴角抽搐地问道。

    “五毒俱全的世家子弟多了去了,整日里寻花问柳的,这才恶心人不是?”慕容南目光落在了明秀的发间,目光柔和地说道,“我听母亲说,舅母入京前将京中各家子弟都打探得很明白,不会害了阿遥的。”

    那时他听到恭顺公主有意给明秀做亲,已经在相看人家时那陡然疼痛的感觉,仿佛还在眼前。

    他明白了自己的心,因此求母亲往恭顺公主面前说项,才有了今日。

    “一会儿咱们先往书局去瞧瞧?”慕容南此时心中欢喜,转头与明秀笑问道。

    “也不知都来了些什么书。”明秀素喜读书的,其中最爱札记等等,此时也意动起来。

    罗遥说到看书就头疼,脸色越发抑郁了。

    只是今日明秀最说了算的,众人一同往书局的方向去了,及说到了如今京中的不安,明秀沉吟了片刻,这才与慕容南好奇地问道,“我听母亲说,永寿郡主还年长我两岁,这都十七了,莫非还真要等着荣王?”

    荣王比她还小呢,这离着能成亲还早着呢。

    “长公主与皇贵妃都有意,且我看着陛下的意思,也是想要赐婚的。”慕容南并不喜欢性情跋扈的永寿郡主,盖因这姑娘眼里除了自己就没别人儿了,天大地大郡主最大,事事儿都要抢在别人头里。

    旁的不说,慕容笑就很吃过永寿郡主的苦头,两个从前还掐了一把,满脸血。

    永乐长公主因此事还哭进了宫里,皇帝大怒,下旨呵斥过慕容笑不懂礼让。

    不过永乐长公主一心想叫闺女嫁皇子,也叫慕容南松了一口气,不然当初永寿郡主刚刚十五能够嫁人之时,这京里真是十分诡异,有点儿廉耻心的人家儿都不敢将得力的子弟带出来露头儿,唯恐叫永乐长公主看中。

    如今也才好些,况荣王对永寿郡主还是很有好感的,真是绝配。

    “荣王颇有两面三刀之意。”明秀那日在宫中就感觉荣王有点儿眼高手低,野心与实力仿佛不大成正比,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因感觉很不好,便皱眉说道,“若永寿与他结亲,那咱们家,就不会再与荣王有瓜葛了。”

    恭顺公主永乐长公主仇深似海,断然不会叫自己家再去奉承永乐的女婿。

    那时荣王就真的再也靠不上沈国公府了。

    不过这么个情况,想必皇后与太子是愿意看见的。

    “就算不结亲,单凭芳嫔,咱们也不是一路人。”真以为天底下的男人都是随口就吃从来都不知道客气的皇帝陛下呢,就只庞家往平王妃塞小妾,平王就算是与庞家结了大仇了,慕容南一笑,摇头说道。

    他看着自己与明秀挨得有些接近的手,迟疑了片刻,到底没有敢动,转头望着车外笑道,“陛下的家事,咱们平日里看着就完了,如今出来了,就不必再多想,倒叫咱们费神。”他看着外头神情突然一动,急忙叫外头停车。

    “那家银楼有几样稀罕的首饰,你瞧瞧去?”他指着外头一家宽敞的银楼与明秀笑问道。

    “我首饰竟不缺的。”明秀笑道。

    “过去瞧瞧也无妨。”罗遥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在明秀发间的金簪上,之后带着几分意味地看了看脸上薄红的慕容南,就见这青年眉目间都仿佛染上了淡淡的红晕,刺眼的隽美,便与明秀说道,“许另有所得。”

    明秀咳了一声,到底应了,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簪子。

    想必头上这支,就是慕容南在这儿买的了。

    “如此,就瞧瞧去。”她垂头拉着弟弟下了车就往里头走去,就见里头女眷极多,正堂里头人来人往,便也不往里面去的,就在外头好奇地看着,但见这家银楼的钗环首饰仿佛带着几分宫中的式样儿,不由好奇起来。

    “这是出宫了的几个宫女开的,因年纪大了嫁不得人,因此开了这营生。”慕容南见明秀点头看着首饰,只叫人将一盘子各色的金钗放在了她的面前,头也不抬地说道,“这些更精致些,倒可以换着戴。”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传来了欢悦的女孩儿的声音,觉得这声音十分耳熟,便往外看去,看了竟一皱眉。

    明秀本是在挑拣首饰,顺着慕容南的目光往外看,就见门口一个容貌精致华美,仿若明珠生辉的美少年含笑立在门边,将满屋子的珠光宝气都压过。他的身边正立着一个十分得意,高高仰着头的绝艳女孩儿,此时一身红衣张扬无比,透着冬日里少有的热烈。

    那女孩儿本沐浴在众人惊艳的目光里,然而看见了堂上的明秀,嘴角猛地一落,之后极快地翘起来,快步走到了明秀的面前,仰着头冷笑道,“原来是三姐姐!怎么着,今日在这儿看见了我,是不是很诧异?!”

    说到最后,她的眼角就露出了淡淡的恨色。

    此时来了的,正是沈明珠。明秀本以为这姑娘还在佛堂跪着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放了出来。然而目光落在还在门口装金童微笑,一点儿都不担心被雷劈的荣王的身上,她的心中就生出了几分了然了。

    看起来,这是叫荣王给救出来了。

    “怎么,这是失望得说不出话了?!”沈明珠声音扬起来,带着几分咄咄逼人地叫道。

    她见慕容南冷着脸将明秀就给护在了身后,目光居高临下地看了自己一眼,顿时眼眶就红了。

    这总是一脸疏远的表哥,何曾对她这样紧张过,今日竟然会对明秀这样维护!

    想到还卧病在床,拉着自己的手含泪诉说相思的表姐方芷兰,沈明珠越发厌恶一回京就叫阖府不宁的明秀。

    她一来,老太太就吐了血,母亲被打,自己也被安王这样欺辱!

    “看见你,本就无话可说。”慕容南掩住了身后的明秀,忌惮地看了远处快步走来的荣王,冷着脸对看着自己露出了怨恨的沈明珠沉声说道,“看清楚自己的身份!若再与阿秀这样说话,你这么硬气,就从国公府里滚出去!”

    “表哥!”沈明珠拿自己当国公府的主子的,谁知道真正的主子一回来,就全都变了,这是她心里的刺,却叫慕容南这样毫不留情地说出来,顿时有点儿受不了了。

    “忘恩负义得寸进尺,不外如是!”慕容南最擅长的就是用看凡人蝼蚁一样超脱世外的眼神看人,他本心性温和,从不口出恶言的,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蔑视的眼神,却叫沈明珠顿时涨红了脸,摇摇欲坠了。

    “堂兄怎这样与个女孩儿斤斤计较?”荣王还是很喜欢沈明珠的颜色的,见美人儿眼睛里都要滚出眼泪花儿来,急忙走上前带着笑容全解说道,“都是自家姐妹,有什么说不开的误会呢?不如就看在本王的面上,从前的那些争执也都忘了吧?”

    “王爷别说了。”沈明珠抹了一把眼睛,用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看着从慕容南身后探出头来的明秀,咬着牙齿傲然地说道,“就算有小人作祟,然而有王爷的庇护,老天爷也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恶人!”

    荣王听了这么不知好歹的话,嘴角顿时一冷。

    他本以为沈明珠还算是个聪明人,没有想到竟然听不出他话中的深意。

    沈明珠还在激动之中,自然看不出荣王的不快。对面正沐浴在咄咄逼人的姐妹杀人的目光中诧异纯良的荣华郡主,却看得一清二楚,此时就探出身对自家的姐妹露出了宽容温和的表情,柔声道,“再如何恼怒,四妹妹也先歇歇。”

    “什么?!”

    “可怜见的,身上不好,就该好好儿调养身子骨儿,不然以后有的你受的。”荣华郡主担忧地叹息了一声,迎着沈明珠目眦欲裂之中关切地问道,“四妹妹……你的膝盖……还疼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