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三妹妹这是何意?”明华看着对面那张充满了正能量的脸,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她这位堂妹,原来是这样的一个好人么?

    “朝堂上的事儿,不是咱们能做主的.只是我瞧着,在女眷堆儿里头叫人吃点儿苦头,这个还是可以有的。”什么兵部侍郎呢?这朝中,可不是朝廷命官就行了的,不然那些抄家的诛九族了的,莫非都是平民百姓不成?

    只是这些不大好与明华说得太明白,明秀微笑,仿若阳春白雪一样说道。

    “三妹妹想为难他家的姑娘?”明华眼睛一亮,急忙问道。

    那家的小姑子很不省心,听明静曾经说起,从入京之后为了在贵女之中体面些,没少管明静要首饰料子的。那些华丽名贵的衣料如蜀锦云锦等等,不是勋贵之家,外头的是买都买不着的好东西。

    明静看着丈夫的情分给了,却叫她在后头捅了一刀。

    就说后来的那女子,就是这姑娘从外头领进门放在自己院子里,那人看望妹妹时总叫出来一同说话。

    “送上门杀鸡儆猴的东西,咱们都得感谢她。”明秀想立威很久了,这年头儿在京中光贤良大度那都是没用的,恩威并施才是正道,不然白日里她也不会堵住了沈明珠的错儿就依依不饶,此时眯着眼睛想了想,不由摇头笑道,“真是蠢货。”

    沈国公也得感谢他家,明日早朝收拾了这一家子,沈国公在京中就彻底没人敢惹了。

    兵部侍郎已经能做那只骇猴儿的鸡了。

    “只要能看见他家的下场,我做什么都愿意!”明华明丽的脸上露出恨色,轻声说道,“不得好死!”

    “说了这些,多叫人不安。”明秀便劝道,“咱们是积善的人家儿呢。”

    明华正想说自己想当个坏人呢,就听见隔壁的假山之后,传来了几声少女的说话声,急忙掩住了自己的话音不再多说,挽着明秀的手走到了外头。就见几挂晶莹剔透的冰挂后头的假山外,两个容色美丽各有不同的女孩儿正在头碰头地说话。

    那个病弱些的,一边咳嗽一边歪在假山上摇摇欲坠的少女,正是之前见过的太夫人的心尖子方芷兰。此时她浑身裹在狐裘之中越发地弱不禁风,莺声在与面前脸色忿忿的沈明珠说些什么,之后目光一转看见了明华与明秀,顿时就闭上了嘴。

    “是你?!”沈明珠仿佛很懊恼的模样,此时看见了手挽着手仿佛极要好的明华明秀,目光仇恨地落在这两个女孩儿彼此交握的手上,许久之后方才对微微退了一步的明华冷笑道,“怎么着,二姐姐这也知道拣高枝儿飞去了?!”

    “二姐姐从前,可不喜欢与姐妹们亲热呢。”方芷兰目中带着几分泪光地说道。

    “既然知道是高枝儿,你偏飞不上来,可见嫉妒得不轻。”见明华咬着嘴唇不肯与沈明珠对话,明秀微微一笑,和声说道,“四妹妹别眼红,须知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你没有二姐姐这命好,也怨不得别人。”

    “我会嫉妒你?!你也不照镜子瞧瞧,多大的脸!”沈明珠叫明秀吃哒了一句,顿时跳起来了,恨不能一把抓花眼前笑吟吟,虽没有自己艳丽动人,却分外灵秀的这个便宜堂姐,然而到底忍住了,只冷笑道,“你们怎能与我相比!”

    她是以后能嫁给皇子的人!

    “荣王殿下没多与妹妹说几句话?”见她现在还拎不清,明秀也懒得与一个不明白事理的人多费唇舌,况沈明珠并不是一个聪明人,这欺负起来没有成就感,见沈明珠气得胸脯起伏,一旁的方芷兰隐隐地看着自己带着几分妒意,便在心中摇了摇头。

    太夫人还是养大了这两个姑娘的心,也不知日后是个什么前程。

    “郡主大方宽和,为何要与争夺表哥呢?!”明秀转身就要走的时候,方芷兰仿佛再也忍不住地在她的背后悲声叫道,“您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为何不能可怜可怜我?!没有了表哥,您门前定还有别的好男子,我却只有表哥的呀!”

    她说完了,就伏进了悲愤的沈明珠的怀里哭得喘不上气儿来。

    这一日里,自己见过的眼泪太多,明秀都带了几分麻木,又见哪怕是落泪,那个清丽可人的少女脸上的妆容依旧鲜艳夺目,梨花带雨见之怜惜,不由含笑好奇地问道,“你说得这些,与我有关系么?”

    “什么?!”

    “我为什么要可怜你呢?”明秀也不走了,靠在了一颗树上,笑眯眯地问道。

    她的脸上还带着善解人意的笑容,俏生生的叫人心折,然而那双眼中的凉薄仿佛扑面而来,叫人打心眼儿里生出寒气。看着这样的一双眼睛,方芷兰竟浑身都打了一个寒战,搂紧了身旁的沈明珠。

    这就是老太太嘴里说的木头美人?!

    “你好恶毒的心!”沈明珠也骂不出别的来了,指着无动于衷的明秀尖声叫骂道。

    “既然知道我狠毒,就不要再招惹我。”明秀烦了,这才明白为何沈国公不叫她回家住,盖因哪怕是在碾压这几个麻烦,然而心情却并不快活,此时便微微皱眉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女孩儿说道,“少在我面前摆主子的款儿!再多说一句,我就叫父亲撵你们滚蛋!”

    “好啊,真面目可算是露出来了。”沈明珠看着明秀此时没有半分温柔的脸,冷笑连连,之后目光一转落在了隐隐护住了明秀半边身子的明华的身上,讥讽地说道,“为了留在这国公府里,二姐姐真是费了不少的心血!如今正好……”

    她抚掌笑道,“又回家了一个混吃混喝的,我若是她,臊都臊死了,竟还有脸装作无事!”

    她说起的,自然是方才闹了一场的明静,这是明华的肺管子,顿时就叫她的脸涨红了。

    “大伯父都没嫌弃,你有什么身份说这个!”

    “我是觉得丢脸,她丢了咱们一家子的脸,还不如死了算了!”沈明珠今日因荣王对自己淡淡的,回了府就说前朝还有事匆匆地走了,本就在心里窝着火儿,况在家中她是个霸王,明静并未在她的眼中,说道起来半点儿都不觉得亏心。

    “掌她的嘴!”明秀微微偏身,往后扬声道。

    她话音刚落,就从一旁窜出来了一个沉默寡言的婆子来,大步走到了往后跳了一步的沈明珠面前,扬起手二话不说就是两个大耳光,之后方才退到了一旁,束手等着明秀的吩咐。

    沈明珠没有想到在这国公府里竟然还真有人胆敢冒犯自己,竟还没有回过神儿来之时就觉得两侧面颊剧痛,喉间生出了几分腥甜,顿时眼前金星乱冒地往一旁栽倒,就听方芷兰一声惊呼,她来不及扶住什么,一头撞在了假山上。

    此地假山之上虽然并没有尖锐的棱角,然而却也将她的额头撞出了一大块淤青,沈明珠捂着头疼得落了泪,怔怔地呆滞了一会儿,这才想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尖叫了一声就往明秀的方向扑去!

    “你竟敢打我?!”方芷兰又在一旁无助地小声哭泣起来,沈明珠叫那婆子拦住,面对对面对自己和善地微笑的明秀生出咫尺天涯的感觉,恨不能一口咬死她,沈明珠眼珠子一转便叫道,“你给我等着!我要叫京里都知道你的真面目!”

    “表哥一定不知道郡主是这样狠毒的女子。”方芷兰也在一旁流泪,一副受尽□□的模样。

    她的心里,慕容南就如同天上的谪仙一样,最恨的就是世上的丑恶,明秀这样狠毒的手段,若是叫慕容南知道,哪里还会多看她一眼呢?

    沈明珠听了方芷兰的话顿时心中一醒,摸着头上的淤青露出了扭曲的笑容来。

    这是罪证,谁都抵赖不了。

    “你别想不承认!”

    “我做过的事,从来都没有不敢承认的。”明秀脸上的笑容沉了下来,对着面前一脸算计的沈明珠冷淡地说道,“与你们纠缠这么久,我真是烦了,我也老实跟你说,随便往外头说去,只要你不嫌自己叫人抽了耳光丢脸,且随意。”

    她板着自己的手指头温声道,“荣王殿下若知道你这样没用,还挨了打脸他的脸面都叫人踩在脚底下,那才可高兴了,是不是?”

    外头已经有人听见此地的争执快步来看了,沈明珠捂着脸抽了一口气,脸上阴晴不定。

    她也是知道的,荣王,最在乎的就是他的脸面。

    “我告诉父亲去!”面对这样的明秀,沈明珠竟生出了不知该如何下手的感觉,之后扯着嗓子喊道。

    明秀对她微微示意,叫她随意告状。

    明华已经叫这突然而来的几耳光给镇住了,冰凉的手握紧了明秀的,担忧地说道,“她若是告诉老太太去……”迎着明秀看过来的疑惑的目光,明华心中一醒,之后知道自己误了。

    明秀不是不得宠的二房生的,就是老太太,也得在沈国公的面前赔笑。

    明秀抽了沈明珠两个耳光,觉得心里真是豁然开朗,方才的郁气竟都散去,觉得心里舒坦了,可以回家好好儿吃饭了,这才笑了笑正预备说点儿体面话叫沈明珠好好儿看看脸上的伤别留了痕迹以后嫁不出去等等,就见远远地几个公主府上的丫头匆匆而来。

    “郡主。”那几个丫头到了明秀的面前,急忙福了福。

    “母亲处有吩咐?”明秀不由问道。

    “并不是大事。”当首的一个丫头容貌平凡,然而一双眼睛却十分有神,穿着也极体面的,见明秀等着自己回话,急忙说道,“宫里头皇贵妃赏了郡主东西,里头有几样儿不大合适的,公主就恼了。”

    “你说谁赏了东西?!”沈明珠正想听公主府的笑话,听了这个顿时尖声问道。

    她一脸的不可置信,看看斜眼看来的明秀,之后双手都颤抖了起来。

    她因荣王的缘故,这些年一直把皇贵妃当亲娘一样用心地服侍,卑躬屈膝从来不敢有半分懈怠,就恐皇贵妃不喜欢她,不叫她嫁给荣王做王妃。毕恭毕敬这么多年,她名扬京中,也叫皇贵妃当着许多女眷的面夸奖过,一直觉得自己在皇贵妃的心里很有地位。

    可是再有地位,皇贵妃也没有赏过她一星半点儿的东西呀!

    如今,却赏了沈明秀……这是为什么?!

    莫非皇贵妃对沈明秀另眼相看,生出了什么心思来?

    沈明珠在国公府中有恃无恐,拿自己当天之骄女连明秀都敢对着干,不过是因太夫人的宠爱,还有知道自己是荣王心上的人,以后该有大前程,因此才敢这样放肆,只是没有想到当头棒喝,一时几乎懵了。

    “赏了什么?”恭顺公主不喜欢皇贵妃,也不过是视而不见,这说出一个恼字,就很厉害了。

    “有两把如意。”那丫头低声说道。

    如意不是随便送的,明秀眯了眯眼,心里冷哼了一声,冷淡地问道,“母亲退回去了?”

    “一样儿都没收,公主恼的是她打郡主的主意呢。”皇贵妃此举不管是为了什么,恭顺公主都得当做是居心叵测。况就算东西规矩没有毛病,凭恭顺公主与皇后的关系,只怕也是绝不会收的。

    “合该要发财。”明秀小声儿嘀咕道。

    皇贵妃的赏赐她没要,皇后的更多的赏赐,就该来了。

    别管这是不是后宫两位老大别苗头,好处荣华郡主还是要笑纳的,觉得自己可以回头给自己的库房再挪个大些的地方了,明秀也觉得沈明珠此时的精气神儿有点儿意思,觉得自己该帮荣王殿下一点子小忙,她便笑了笑,看都不看沈明珠地说道,“这就是是不是在人心上的差别了。”

    “表妹。”沈明珠一脸的要晕过去,方芷兰已经惊慌起来,用力地摇了摇她的肩膀。

    “我,我不会叫你挑唆的!”沈明珠叫皇贵妃这一刀捅得有点儿深了,疼入肺腑,然而到底想到这并不是荣王的意思心中稍安,只恨不能立时就到了荣王的眼前问一问他究竟是个什么心意,却还是稳住了身形。

    “这是对你的好话,只看在都是一家,不愿你自误罢了。”荣王两面三刀的做派叫明秀恶心的不行,虽然是在讥讽沈明珠,却也是一番金玉良言,就想着叫沈明珠自己明白了,别在荣王这坑里爬不出来。

    永寿郡主不是吃素的,明秀仗着身份才能与她争锋,更何况沈明珠。

    沈明珠忿忿地唾了一声,双目都带着仇恨,指着明秀冷冷地说道,“别以为得了皇贵妃娘娘的赏赐,你就得意觉得自己能抢走我的姻缘!我与荣王殿下之间,不是你能破坏,日后只要我做了荣王妃,头一个不会放过你!”

    “你要不放过谁?”突然一声恼怒的青年声音,从诧异的明秀身后传来。

    明秀一转头,却见慕容宁一张俊俏的脸上满是杀意地看着沈明珠。这冷笑了一声,仿佛变了一个模样一样锋芒刺得人眼睛疼的青年轻声问道,“说说,你要不放过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