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王爷?”王年与慕容宁素无往来,见安王这样带着亲近的笑容接近了自己兄弟俩,顿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慕容宁花儿一样的脸上盛开了一个叫人头晕目眩的笑靥,指了指冯五身边的座位含笑客气地问道,“我能坐么?”

    冯五顿时给安王殿下腾出了一个座位来。

    “这个……”王年虽然是纨绔,却也知道荣王与太子一党掐得一地鸡毛呢,安王是太子那心肝儿里的弟弟来的,心中一转便赔笑说道,“不知王爷也要来喝酒,不如,咱们喝喝酒?”

    他可不想跟安王有什么往来。这年头儿虽然坑舅舅的倒霉玩意儿不是一个两个,可是碍于沈国公那彪悍的身手,王家少爷清楚地知道,若是自己给舅舅捅出什么篓子来,那就得叫舅舅活生生地给拆成零件儿来的。

    为了大好的生命,王家纨绔谨记珍爱生命,远离皇子这么一个名言。

    “好啊。”慕容宁也不是来谈什么朝堂之上的,见王年对自己避之蛇蝎,笑了笑坐在了脸色发青的冯五的身边,这才笑问道,“可是有什么为难之处?”

    虽然王年是个纨绔,然而慕容宁却还是记得上一世这个纨绔青年,盖因这青年虽然文武都不成,却很狡猾从来不与自己有什么格外亲密,且更要紧的是颇尊重妻子,哪怕安固侯夫人是个不省事儿的婆婆,却还是能在后院儿笑嘻嘻的模样护着妻子不受委屈。那时候他陪着明秀往外头去时也听过她的几声感慨,只说做女子的,与其去做大英雄那被冷落疏忽的妻子,倒不如嫁给纨绔没用,却疼爱妻子的人。

    因这个,四皇子殿下还醋过来的。

    “并无。”王年可不敢承安王的情,急忙赔笑道。

    “我却知道些。”见冯五修闭口禅,慕容宁也知道是自己身份的缘故,也不恼怒,将个装满了点心的硕大的包裹给往桌上一放,这才看着王年叹息地说道,“我听说你往军中去了,还是在罗大人手下?真是吃苦了。”

    “表妹是为我好。”王年不肯在外头说罗遥的闲话恐被捅死的,肃然地,将双手放在膝盖上规规矩矩地说道。

    “呵呵……”安王殿下意味深长地笑了,只是也很心虚地往外看了看,见并没有罗遥的影子,这才摇头笑道,“本王自然知道这是为了你好,罗大人待你的这份儿心意也是难得,只是我瞧着,你竟仿佛没有半点儿表示?”见王年懵懵懂懂地看过来,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疏忽,慕容宁舔了舔红润的嘴唇,将一张薄薄的红唇飞快地开阖起来,笑眯眯地说道,“你总得感激一二吧?”

    “这个可以有。”王年想了想,老实地说道。

    “只是,我手上没有多少银子。”若真想要郑重拜谢一下罗遥,最好就是侯府多出些值钱的宝物,就是王年的心意了,只是想到安固侯夫人唾骂罗遥的模样,王年到底心虚,沉吟了片刻便摇头说道,“实在不能成事。”

    “这个确实有几分道理。”安王殿下感同身受与王年一同叹气,哥俩儿好的模样,真是急好朋友之所急想好朋友之所想,顿了顿便突然合掌笑道,“都说礼轻情意重,不拘是什么,只要你的心意到了不就行了?”他漫不经心地拍着桌上的大包裹笑眯眯地说道,“就如同这点心罢,不值钱,然而只要是用心买来奉上去,那就是一番心意,想必罗大人不会拒绝。”

    “王爷说得有理啊!”没在朝廷上厮混过的,还特别地纯洁。

    王年说风就是雨,将这个月的花销算了算就要起身出去买点心,却叫慕容宁笑眯眯地拦住。

    “不过是些点心,如此,这些就送你了便罢。”安王殿下大方地说道。

    左右姓罗的特别不爱吃这玩意儿,到时候便宜的都是他媳妇儿!

    “这可如何使得?”

    “你只跟罗大人说是你自己亲自买的,想必她会很欣慰,不必提及本王就是。”安王殿下做好事不留名,特别想做一个无名英雄。

    冯五冷眼旁观一壶一壶往嘴里灌酒,总觉得安王有点儿不怀好意。

    “多谢王爷!”王年感激地点了点头,顺手将银子塞给了脸色突然有些僵硬的慕容宁的怀里,见这美人儿王爷一脸目瞪口呆,便拱手恭敬地说道,“已经得了王爷的帮衬,可不好叫王爷为我搭银子了,这是在下的心意。”

    见慕容宁捧着银子呆呆地看着自己,他恐这王爷后悔,又觉得买卖两清以后别想攀扯他舅舅,就拉起来陡然瞪着那包裹目光扭曲的冯五就走。

    “他买了的点心,你要给你表妹吃?”冯五觉得心里特别地不得劲儿,走了一会儿忍不住醋道。

    “我给了银子的。”王年觉得好朋友有点儿小心眼儿,此时便忍不住劝道,“不就是揍了你两下么,有什么过不去的呢?小爷挨的揍比你多了去了!”见冯五愤愤抱着自家新得的一个蝈蝈笼子不说话了,王年低头深情地拍了拍点心们,含着憧憬的笑容小声儿说道,“没准儿以后表妹,能待我温柔些!”

    冯五听了这个,默默地咬着蝈蝈笼子一脸扭曲。

    这家伙最近仿佛斗鸡斗狗的都不感兴趣了,王年不明白究竟是个什么缘故,只带了冯五兴冲冲地就到了沈国公府的门外,就见门外头哭着喊着跪着了许多的女眷,听闻这是明静的夫家,王年觉得跟自己没啥关系,越过了这群倒霉蛋儿就到了公主府外的角门儿,叫人通传之后等了一会儿,就见罗遥一脸漠然地寒着脸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笑眯眯的荣华郡主。

    明秀正在屋里听着罗遥与自己说安王与唐王之间那点儿不得不说的故事呢,就听王年上门,据说这位表哥经常被揍,想见见他的倒霉样儿,就跟着来了。

    “表妹也在。”

    王年见罗遥小心地护着一个姿容秀美婀娜的姑娘就出来了,因那日酒楼被揍疼得要死,竟还不知道这其中这看着好善良的表妹要揍他到“半死”,到底觉得表妹挺好看,竟不敢大声恐惊倒了她,心中已经猜出来就就是安固侯夫人口中另一个“妖精似的!”“不许亲近她叫勾搭坏了!”的表妹明秀了,他咳了一声努力做出了严肃的模样,却还是有点儿像作奸犯科的坏蛋。

    强抢民女的那种。

    “你做什么?”罗遥摸着袖子里冰冷的袖刀的刀柄冷冷地问道。

    “给表妹献点心来了。”王年发誓就是对着自家老娘都没有这么点头哈腰的,搓着手将点心双手递了过去。

    一个“献”字充分地表明了这条生物链上不可逾越的等级,明秀听了不由摇头笑了。

    “嗯。”罗遥对点心没有什么兴趣,叫罗大人觉得,还是大口喝酒吃肉更痛快些,接了这点心给自家表妹提着,准备一会儿留给明秀与明嘉吃,只是此时看着一瞥一瞥总是用很不忿的眼神看过来的冯五,淡淡地一挑眉问道,“怎么,不顺眼?”

    冯五冷笑!

    才冷笑了一声,就见门口人影一闪,罗遥提着妹妹就回了府中,咣当一声合上了大门!

    “这,这太不将我放在眼里了!”冯五气得跳脚儿,勒着翻白眼儿的王年一通地吼叫,到底气得眼前发花,觉得自己更讨厌罗遥这姑娘了!

    下一回他一定不搭理她!

    “这人倒是有趣。”明秀趴在门上笑嘻嘻地听了一会儿,见罗遥无动于衷地往回走,急忙抱住了她的手臂努力地缠上去,将小脸儿凑在漠然的罗遥的眼前戏谑地说道,“不就是表姐没有与他说话么,看着多生气呀,我瞧着他仿佛很看重表姐似的。”

    这一般受了迫害的,都会对凶手印象很深,明秀笑得几乎端不住端庄的模样儿了,眉飞色舞地说道,“表姐以后见了他,多揍几回?”

    “浪费时间。”罗大人揍的都是棋逢对手,揍个纨绔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拿去吃。”将个不省心的表妹给提留到了书房,罗遥一打开这包裹就微微诧异了一下,就见其中绿玉糕桂花糕等等,竟每一样儿都是明秀喜欢的,正觉得这有点儿忒巧了,却见明秀已经拉着读了书的明嘉过来,姐弟几个坐在一起,一同吃了几样儿点心,明秀便忍不住笑道,“这几样儿点心倒是对味儿,我竟觉得再没有比这更强些的了。”

    “慢点吃。”罗遥一边给明秀与明嘉擦嘴,一边心中颇为异样。

    王年手气这么好,每一样儿都能叫明秀这样满意?不是说这点心是给她的?

    “若是再有些酥饼就好了。”明嘉努力地吃了会儿点心,本就是个小小的孩子竟也吃不下多少,谢了罗遥自己兴冲冲地带人出去了。

    “大哥哥说要带着他出门,他如今心也野了。”明秀见罗遥沉吟,便含笑说道,“父亲方才回来了,说起陛下早朝之后与他说起了两句话,想要往宫里选两个伴读,本是想叫明嘉入宫的,却叫父亲拒了。”

    “给谁做伴读?”皇子们都已长成,并不需要伴读了。

    “给荣王。”明秀和声说道,抬手喝了些茶水清口,这才淡淡地说道,“荣王虽然入朝,年纪却还小。”

    比明秀还小呢,这么早就出来混也真是辛苦了,“荣王这还在宫里有两个老师教导,从前陛下说并未留意,因此也没有想过伴读之事,如今捡起来还不晚。”讥讽地笑了两声,明秀这才在罗遥沉默之中淡淡地说道,“想叫咱们捆在荣王这车上呢,谁会肯呢?”

    “舅舅怎么拒的?”沈国公若大刺刺地拒绝,只怕皇帝就要恼了。

    “父亲只说弟弟年纪小,规矩也学得少恐冲撞了宫中的贵人。”这话有点儿骗鬼,明秀入宫的时候那不单是冲撞贵人这么简单,跟恭顺公主母女俩都要跟永乐长公主母女掐起来了,照样儿叫皇帝抬抬手放过。

    明秀没有想到沈国公这样生硬的拒绝竟叫皇帝接受了,此时觉得皇帝的态度有些怪,这只是皱眉继续说道,“若说荣王得宠,也是古怪。”若真的爱重,会到了现在才想起来给爱子寻伴读助力?

    不是一块儿长大的交情,谁会为了个皇子出生入死呢?

    早干什么去了?

    “你想得太多了,只要不祸害咱么家,荣王如何无所谓。”罗遥没有妹妹那千沟万壑的心思,漠不关心地说道。

    她管荣王怎么死呢。

    “说的也是,原是我钻了牛角尖儿。”明秀觉得点心格外香甜,又掂了几块儿吃了,往罗遥的嘴里喂了些,这才罢了。

    因安王骤然发难,因此前朝荣王多少偃旗息鼓竟变得低调了起来,皇帝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说给荣王寻伴读,就真的寻了伴读。

    半月之后,嘉兴侯与留侯家的子弟入宫,与荣王殿下做了小伙伴儿,只是在前朝都没有溅起一个水花儿来的。

    盖因这两家本就是荣王母家旁氏的姻亲,如今做伴读不过是更亲近了一层,半点儿都没有助力。

    仿佛知道沈国公“不知好歹”拒了伴读之事,因此宫中皇贵妃竟口出怨愤,直言“给脸不要脸”。

    沈国公自然不会要皇贵妃那张脸皮,充耳不闻,只是才过了不到三日就当朝弹劾了旁氏之人,虽然不过是个旁支并未叫旁氏伤筋动骨,然而沈国公的不好惹也是太出名了些,这京中竟对这位国公再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然而就在大家都对沈国公府有点儿畏惧的时候,一封帖子却到了明秀的手中。

    “唐王妃给我的?”明秀拿着手上描金的帖子,有些诧异地问道。

    她与唐王妃素无往来从未见过,况明秀在京中素来老实,大门都没有出过几回,自然也不会有“素闻大名”等等。唐王妃又有孕在身,据说不大爱见外头的闲人的。

    这么一位王妃竟然给自己下了帖子,就叫明秀有些疑惑。然而见帖子上龙飞凤舞的字迹,到底不好拒的,她只沉吟了片刻,便与一旁安然地坐着不知在傻笑什么的恭顺公主低声道,“要不,我过去一趟?”

    恭顺公主昨日叫沈国公服侍得极好,正觉得自己翻身做主人了呢,听见了闺女的话急忙忍住了脸上的傻笑,绷着脸说道,“唐王妃品性不错,你可以结交。”

    顺便说一句,唐王妃有孕,叫恭顺公主好眼红啊!

    “你大哥呢?!”想到唐王妃,恭顺公主再次想到不肯成亲的倒霉儿子了,气势汹汹地问道。

    一不小心坑了自家大哥的荣华郡主表示这一回真不是故意的,急忙笑道,“大清早儿就出门儿去了,大哥哥忙碌得很。”

    “哼!”沈国公也大清早地出门了,只是不是为了早朝,是给自己买城北老王家的豆腐脑儿去了,恭顺公主得意得不行,想要炫耀一下,却见闺女正眉目懵懂地看着自己,眼珠子一转便说道,“就算是为了你,我也得叫你大哥赶紧成亲呀。这兄长还未成亲,妹妹却等不及,说出去多叫人笑话呀!”她唉声叹气,意图与闺女共同奋斗一同搞定难搞的长子!

    “您说的是,”见恭顺公主偷覰自己的小模样儿,明秀心里暗笑,面上一本正经地问道,“要不,孩儿的婚事,就先拖一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