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1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你问不着我,得去问阿南。”就在荣华郡主觉得这一回已经堵上了母亲的嘴时,却见对面面容绝美的女子水灵灵的眼睛滴溜溜地一转,之后分外狡黠地揶揄地说道,“阿南若说行,那就没有问题了。”

    难得恭顺公主竟然将自己堵得说不出话来,明秀竟呆住了。

    “你父亲教给我的,就用来收拾你!”恭顺公主见闺女一张秀美的脸竟然出现呆滞的表情,脸色很精彩的,越发觉得自己旗开得胜,仰头哈哈哈地笑了两声表示公主殿下也不是叫闺女欺负的人了,之后就爽快地卖了自家国公。

    “父亲?”明秀觉得沈国公好不地道。

    明明郡主大人为了爹娘的和睦做出了不能磨灭的贡献,这前头才和好呢,后脚沈国公竟然就拆墙,过河拆桥也就是这么个意思了。觉得父亲有母亲就不要闺女了,明秀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扭头不说话了。

    恭顺公主眉飞色舞,独孤求败。

    当然,沈国公回府之后关于母女俩这点儿小小的争端,那断然是站在了公主的一方,摇旗呐喊隐隐出谋划策,叫本就觉得被抛弃了的荣华郡主愤愤不平,多日之内都冲着父亲吊着白眼儿。

    因父亲是个靠不住的,明秀不得不积极拉拢自家大哥,然而沈明程算是怕了自家亲娘了,连着数日都在军营就是不回家,实在没有一点的骨气!

    这些话荣华郡主憋在心里不能与外人说,只有些没力气地伏在自家软榻上哀愁。

    “三妹妹这是怎么了,仿佛没精神。”今日明华上门来给明秀说道说道明静夫家如何,见明秀有气无力,便有些担心地将手贴在了明秀微凉的额角上小声儿说道,“春寒最是蚀骨,莫要病了。”

    “并无事的。”唐王妃请自己去见面,明秀自然不好大咧咧地自己去,便想到了明华,此时便含笑摆手道,“不过是这些天看书多了,夜里睡得不踏实。”毫不心虚地说完了这个,见明华一脸的赞叹,她咳了一声。

    “大姐姐可好些了?”

    “那家事败之后,大姐姐有几日也不大好。”到底是一同生活了几年,明静是个温柔良善的人,因此知道那家里头不好了就不大自在,然而过些时候也就放开了,明华顿了顿,便敛目轻声叹气道,“那人出京了。”

    明静的那个夫君的父亲叫充军去了,自己也被夺了功名,家里也被抄得没了钱。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哪怕再有心力,也撑不住家中的花销了。况一个男人也就罢了,这人还有母亲妹妹都要养活,更是捉襟见肘。

    此时这家又想起明静的好处了,回头来天天跪在门外啼哭想请明静回去,只是如今这番境地,明静自然是不肯的。

    京中又开销大,明华偷偷儿使人去瞧过,明静那耀武扬威的婆婆如今带着娇生惯养的女儿给人家洗衣裳赚几吊钱,只是这天寒地冻的,仿佛双手都是冻疮,也看不起大夫穿不上厚点的衣裳,落魄得不成样子。

    明静的夫君因这些,就想着带母亲与妹妹返乡,至少乡下地方还能少点花费。

    “她看不起大姐姐,日后,还不如大姐姐呢!”明华更厌恶明静那尖酸刻薄,总想着往明静屋里塞小妾的小姑子,想到那远远地看了一眼,那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已经满脸的风霜,顿时解气地说道,“也是她们的报应了!”

    “再报应,大姐姐的孩儿也回不来了。”这番鱼死网破,明秀却生不出欢喜来,轻轻叹息。

    明华本有些快意,听了这个也黯然了。

    “是呀,大姐姐也是叫他们伤得厉害了。”明华沉默了一会儿,见明秀面上带了歉意,知道是因勾起了自己的伤心事歉意,急忙整了整神色换了笑脸说道,“只是如今否极泰来,再也没有愁事儿了。”

    “大姐姐日后可有章程?”明秀忍不住问道。

    明静还是花期,若日后孑然一身,也太过凄凉。

    只恐明静如今已是惊弓之鸟,再也不敢信任男子了。

    “父亲正给大姐姐张罗,只是说这一回一定要擦亮眼睛才好。”明华笑着说道,“还有一事也叫三妹妹知道,我的婚事,只怕也不成了。”

    “这是为何?”明秀担心是明静闹出的这件事叫人家看着不好,连累了明华。

    “父亲既然知道天底下还有那样的畜生,自然要为我多打探一二,亏了打探了,不然……”明华心有余悸地拍着心口,抓着明秀的手秀丽的面上还带着几分未定的惊诧,小声儿说道,“父亲给我相中的那人,也与大姐姐家中的差不多,这往深里一问才知道,嗬!竟早就有了庶子!”

    “未成亲先有庶子,可见不是规矩的人家。”明秀对二老爷的眼光真心发愁,摇着头说道。

    若没有明静这一档子事儿,只怕明华也得被坑。

    “还有个得宠的,青梅竹马的妾呢。”明华想到二老爷在家气急败坏地骂那个差点儿骗得他嫁闺女的人家儿,忍不住偷笑了一声,又见玉惠与鹦哥儿也在一旁窃窃偷笑,到底不是心胸狭窄的人,也摇着头挑眉道,“仿佛是一块儿长大的情分,叫我说还叫做什么妾呢?不如娶进门皆大欢喜。”

    “自古有云妻妾相得,又云贤妻美妾,大抵那家的公子是想要一个都不能少的罢。”明秀讥讽地笑道。

    “三妹妹这话,可真是对了那家公子的心意。”明华其实曾经见过那家的公子一面,若不是因生得文质彬彬还和气,她也不会点头应了这婚事,只是眼前才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坑,擦了一把脸摇头道,“还是留着他去寻知心人去罢。”

    “下一回,请父亲多给二姐姐相看相看。”明秀知今日明真病了不能来,也嘴里不必忌讳的,见明华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便叫鹦哥儿等人出去,这才探身问道,“二姐姐有话要与我说不成?”

    “三叔纳了一个妾,你知道么?”明华见丫头们都听不见,这才压低了声音与明秀问道。

    “纳妾?这时候三叔还不忘了纳妾?”明秀顿觉三老爷是个强人,眼睛都直了。

    眼瞅着国公府要分家,沈国公叫三老爷滚蛋,这有点儿心的不得愁得吃不下饭呀,三老爷竟然还不忘了发展自己的真爱,敢纳妾回家,这是一种什么精神?简直不能用好色来形容。当然……风流才子同样不大适合没啥能耐的三老爷。

    “这个妾可不得了,勾得三叔走不动道儿呢。”明华小女孩儿家家的,说了这个也觉得有些羞耻,脸上红红地说完,往身后一躺,举着手给自己发烫的脸上扇凉风,回头又飞快地喝了一口凉茶静心。

    “什么妾这么厉害?”明秀哭笑不得地问道。

    那什么……再纳妾,三老爷这点儿家底而完全不够用呀!

    “三婶儿怎么肯?”三太太可不是一个省事儿的人物。

    “三婶儿也撑不住三叔死乞白赖地愿意呀。”明华眼睛都亮了,一转身就坐在了明秀的身边与她咬耳朵,叫头上冰凉的步摇都贴在了明秀的脸上,眉飞色舞地说道,“我竟然不知道家中还藏着这样的美人儿,再没有见过这样的绝色了。”

    明华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既然说了一声绝色,那只怕就真的很美,明秀虽然心中也很感兴趣,然而到底不是自家事,因此不过是说笑了几句,便将话扯到了几日后往唐王妃处去,邀明华同往。

    “我会不会身份不够?”明华自然是愿意见世面的,只是却迟疑地说道,“王府重地,我若大咧咧地去了,只恐叫人指摘。”

    “三叔还没有品级呢,四妹妹不是哪儿都敢去?”明秀不会自己上门叫人诟病,此时便含笑与明华低声说道,“二叔还做着官呢,二姐姐的身份比四妹妹尊贵许多,况还有父亲的体面在,竟不必这样小心的。”

    明华这是头一回从别人嘴里听到自己身份不让沈明珠这样的话,一时竟呆住了。

    沈明珠美如天仙性情张扬,将满府的女孩儿都压过了,她从前只有羡慕的份儿,只是听了明秀的话方才愕然发现,沈明珠这样春风得意,其实又仰仗的是什么呢?若分家之后,二老爷好歹还在朝为官,她们姐妹远远强出沈明珠几条街去。

    “原来,她也不过如此。”明华有些释然地说道。

    明秀只是提点了一句,见明华不再为自己的身份自卑,便笑了笑,扬声叫人进来,又问明华可得了府中的新衣,见明华点头,也不多开口,只拿话岔开了去说一些风花雪月,又与明华问了问京中唐王妃的风评,这才罢了。

    期间又有书信而来,乃是从东宫识得的苏蔷冯瑶等人的回信,知道那日都要往唐王妃处去,便约定一同前往。

    明华说了一会儿话,到底见明秀忙着这些,也不多打搅,心情很好地回府去了。

    明秀送了她走了,方才回屋自己休息了一会儿,又备了往唐王府去的礼,略减薄于太子妃处的,静心挑选了一会儿方才算完,才要去睡,就听见外头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之后就见玉惠出门探听了一会儿,脸色发青地进门来。

    “怎么了?”这高亢的哭声就跟魔音灌耳也差不多了,震得明秀眼睛发花。

    “是三太太。”玉惠扶着揉着眼角的明秀在屋里走动了一会儿,脸上也生出几分无奈了,有些不喜地说道,“在门口嚎着呢,口口声声叫国公爷给她做主,这都哭了好一会儿了,公主实在不乐意叫人看咱们家的笑话,放她进来了。”

    “她有完没完?”三太太这种好了伤疤就立即翻身的做派实在叫明秀喜欢不起来,况有沈明珠的缘故,她也喜欢不起来三房这一家子,见玉惠闭口不言,便皱眉说道,“母亲哪里是这样的破落户的敌手,咱们过去,别叫母亲吃了亏。”

    又问沈明珠如何。

    及听见沈明珠竟叫三老爷给亲手送到外头的庵里去了,明秀便微微摇头。

    沈明珠再不堪也是三老爷的亲女,然而三老爷却能为了讨好兄长将嫡女送到庵里去吃苦,这叫明秀瞧着是舒心痛快,然而从父女之处看,却难免叫人心中寒凉。想到没有什么父爱的三老爷,明秀便抿起了嘴角。

    若是她的父亲沈国公,哪怕是她坏得脚底冒油做错了无数的事儿,她都相信父亲会护着她的。

    父女天性本不该是讲理的。

    想着这个,明秀不由心有感慨,一路匆匆到了恭顺公主处,就见外头兵荒马乱地押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妇人,正是三太太。此时三太太正悲嚎得不能自己,连明秀都看不见了,将身边劝着自己的丫头们给撞到一边儿,就往远远护着诧异的恭顺公主的沈国公的面前一头撞来。

    “表哥为我做主呀!”三太太哭着叫道。

    沈国公都烦死了,一手揽着恭顺公主,一脚勾起了身边的一个花盆,猛地踹翻在了三太太的脚下!

    “闭嘴!”沈国公的脸都叫将丑事闹得满京皆知的三太太丢尽了,此时脸色冰冷,见三太太脚下一顿骇住了,这才冷冷地问道,“说,究竟怎么了?”

    “我家老爷要纳妾。”三太太见沈国公目光冰寒,只觉得更伤心,低头摸着眼角说道,“我不活了!他一点子体面都不给我,说纳妾就纳妾,还纳的是,是……”说到这个,她竟讷讷不言了。

    只是叫她更伤心的,却是沈国公对她这样无情,此时却还知道护着妻子。

    为什么当年他不肯要她呢?

    三太太想着如今还英武勇悍的沈国公,再回头看看外强中干的三老爷,心里拧着劲儿地疼。

    “还是个扬州瘦马?”沈国公见明秀远远地立着,微微颔首,回头看向瑟缩的三太太的目光,存了几分杀机。

    “表,表哥。”三太太脸色发白,目光也游弋起来。

    “还是当初,想要送给我的,嗯?”沈国公讥讽地说到这里,见三太太惊恐地看着自己,显然是对自己知道这么多生出了恐惧,这才淡淡地说道,“既然是你精心挑出来的好人,那就留给你。”

    明秀微微一想,已经眯起了眼睛。

    她想到当日明静回家,自己见到的那个叫沈国公一脚踹得呕血的女子,如今想来弱柳纤腰柔美多情,可不就是扬州瘦马的模样,想到了这个,再看看哑口无言只知道哭泣的三太太,她就厌恶起来。

    这才叫自作自受呢,没有离间了别人家的夫妻,倒叫自己得了这样的结局。

    “好啊!”恭顺公主还不知道竟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儿,顿时跳着脚就骂道,“混账!还敢往我面前哭!给本宫打出去!”见四下应诺,飞快地就将哭着喊着叫“表哥做主”的三太太拉扯下去了,恭顺公主嗷嗷叫了两声,猛地跳到了沈国公宽阔的背上!

    “呜栽木有气吐!”一口啃在了沈国公的脖子上,公主殿下含糊不清地叫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