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2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恭顺公主再次以锋利的牙齿战胜了沙场上不败战神沈国公,仰着头很得意地哼哼了两天。

    明秀却管不了母亲这许多的闲事,每日管家另有敦促弟弟明嘉读书就已经用了许多的时间。这一日正到了唐王妃邀请自己赴宴之日,早早地起身穿了玉惠给自己预备的簇新的衣裳,明秀看着镜中那个一身鹅黄更显娇俏活泼的女孩儿,竟忍不住笑了。

    她生性稳重,很久都不穿这样俏皮的颜色了。

    “郡主这样儿才好看,正是春暖花开的,咱们也鲜亮些不是?”玉惠在一旁惦着脚尖儿给明秀插上了一串儿粉红色的珍珠首饰,就见珍珠温润细腻的光泽之中,明秀的脸色透着淡淡的红润越发地好看了,便也抿嘴儿低声说道,“世子还在前院里等着郡主呢,这一见了郡主,什么奔波都不记得了。”

    “表哥来了?”明秀知道慕容南近日忙碌的很,在工部仿佛是在钻研河道之事,便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她不愿因自己的缘故,耽搁了慕容南的差事。

    “郡主这样小心做什么呢?”看出了明秀的迟疑,玉惠便柔声劝道,“郡主便是娇气些,世子也是心里欢喜的,如今却有些见外了。”见明秀摇着头笑了,她顿了顿,便敛目低声说道,“阿笑郡主也来了,也在前院儿说话呢。”

    “她与我书信,说是一同去唐王府的。”明秀见玉惠的双手有些抖,心里一紧,然而回头看着玉惠的模样,却看不出什么端倪来,沉吟了片刻,便继续说道,“大哥哥可在家?”

    “在,正与世子说话呢。”玉惠柔声说道。

    “大哥哥也是该娶亲的时候了,若是论咱们家的家风,只怕大哥哥是要守着嫂子一个过日子的。”明秀转回头去看着银镜之中自己那张秀美的脸,仿佛不经意地说道,“大哥哥的性子咱们都知道的,女色上素来不上心。”

    “大爷立身颇正,有国公爷的风范呢。”玉惠垂着头笑了笑,之后忙着给明秀梳了头发,后者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她已经是目光清明,扶着明秀起身这才笑吟吟地说道,“以后郡主得了喜欢的嫂子,越发欢喜了。”

    “你的这张嘴啊。”明秀无奈地摇了摇头,见玉惠已经面上再也没有迷茫,心中便松了一口气。

    她早些时候就隐隐地觉得玉惠待沈明程的神色不同,只是一个是自己的贴身丫头从未有二心,一个是自己的兄长,倒叫明秀为难。况看沈明程的神色,本就不是会对丫头动心的人,玉惠这般下去,只怕伤的是自己的心而已。

    若说日后将玉惠送给沈明程做妾给嫂子添堵,明秀是断然不肯如此的。

    “二姐姐来了没有?”玉惠平日并不会刻意在沈明程的面前走动,且还更避嫌一些,若明秀有个什么东西往来的,也只叫鹦哥儿往沈明程的面前去,这样规矩,况明秀还听说玉惠家已经给她定亲,她也是愿意的,便越发不愿揭破叫人伤了脸。

    只是她到底避讳些,寻常有什么也不叫玉惠往沈明程眼前走动了。

    “二姑娘还未到,我听说那府里头昨日又闹了一场,老太太非要给二老爷一个身边的丫头做妾,倒叫二老爷哭到了国公爷的面前。”玉惠心里虽然对沈明程总有些爱慕,然而却也知道自己是做不得沈明程的妻子的,此时便岔开了话题低声道,“那丫头也是,难道做妾,就那么开心不成?”

    “人各有志。”明秀温声道。

    “若是我,我就去做正头夫妻,做什么矮了别人一头,叫子子孙孙都不如人呢?”玉惠叹息地说道,“说是二主子,只是到底是个叫人不尊重的物件儿,做妾的,又什么快活可言呢?”这话她仿佛是在提醒自己一样,目光越发清明了起来。

    “走吧。”见玉惠自己就能想得明白,明秀便含笑说道。

    “我扶着郡主。”因此时心中再也没有烦恼,玉惠竟露出了一个笑容,扶着明秀就往前头走去。

    她如今想开了,就不需要再避讳了。

    主仆两个一路到了前院儿,就见此时院子里颇有些春暖花开的意思,慕容笑今日穿得格外雅致,一身儿的云锦仿佛是落于画中一般,头上梳着一个懒懒的堕马髻,旁的首饰全无,只簪了一只极鲜艳的迎春花。

    此时这姑娘正两只眼睛亮晶晶地跟在沈明程的身边说话,不知沈明程说了什么,她看着他的眼睛亮得发光。

    这年头儿不乐意兄长被人这样喜欢的真的不多了,明秀见沈明程绷着脸,然而脸色却和缓,显然并不觉得慕容笑叫人厌烦,便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知道沈明程这是喜欢慕容笑的意思,也不走近,只远远地含笑看着。

    “瞧着开心?”慕容南本抱着小小的明嘉在后头说话,见明秀弯起眼睛笑,目光一亮。

    “难道看着大哥哥打光棍儿?”明秀在慕容南面前并不十分忌讳的,歪头笑问道。

    她近日的一身儿衣裳叫她越发地活泼跳脱,慕容南唇角的笑容如同水波一样荡开,顿了顿便带着几分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世上,最不希望表哥娶不上媳妇的,就是我了。”他说了这话,清隽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几分温柔。

    “母亲都与表哥说了?”知道这是那日的笑言,明秀顿时低头咳了一声。

    慕容南立在明秀的身边,侧头看着她垂头露出了白皙修长的颈子,只觉得满心欢喜,便也含笑低声道,“这样的‘大事’,舅母怎会不与母亲说呢?我一回家,母亲就与我急了,只说叫我赶紧顾着表哥的亲事。”

    “姑母也是关心大哥哥呢。”明秀目光落在慕容南贴着自己的青色的衣角上,低声说道。

    “今日的花儿格外好看。”慕容南见怀里的明嘉歪头好奇地看着自己与明秀说话,仿佛懵懂间带着几分奇怪,便忍不住笑了,也将一只迎春花折在修长的手指间把玩了一会儿,之后将这花□□了明秀如云的发间。

    “胜却珍宝无数。”他温润的声音在明秀耳边响起。

    “这话的意思是,表哥以后只送花,不送首饰了么?”明秀嘴角一抽,忍不住戏谑地问道。

    “最美的花已经有了,首饰再华丽,也压不住。”慕容南见表妹古灵精怪的,几乎要笑坏了,却只是摇着头笑道,“当然,平王府还没吃不上饭,花儿首饰的,都有。”他见明嘉也抓着自己想要簪花,也觉得今日的话多了,脸上泛起了薄红。

    “世子的心,真叫人看着羡慕。”玉惠见慕容南抱着笑起来的明嘉往别处去寻初开的花朵儿,便在摸着脸笑起来的明秀的身边低声说道,“郡主日后,也该多说几句这样的话,才能叫彼此都欢喜。”

    她的目光落在不知何时并肩说话的沈明程与慕容笑的身上,带着几分释然。

    本就是无望的喜欢,何必再恋恋不忘,叫人为难,也叫自己伤心呢?

    “我都知道,只是一时还缓不过来。”明秀的心里,慕容南做了自己表哥十几年,如今虽然变了身份,到底有些话说不出来,只是慕容南宽容,从不与她计较,越发叫她感激了,顿了顿便低声道,“我也该叫表哥欢喜的。”

    “什么欢喜?”明秀正低头喃喃,慕容笑凑到自己面前问道。

    “我来了一会子,姐姐才看见我?”明秀挑眉问道。

    “阿南好容易与你说说话儿,我不好插嘴的不是?”慕容笑看着明秀耳边的那只迎春花儿,心里嫉妒坏了,盖因慕容郡主这花儿是自己插戴的,明秀这个可是慕容南给戴上,越发地回头看了横了自己一眼的沈明程,她便对着手指小声儿说道,“我可不是……”

    郡主大人可不是见色忘义啊!

    当然,若沈明程也懂给郡主簪花什么的,那就更美了。

    “大哥哥木讷寡言,难得你还能与他说了这么久的话。”这话倒是明秀真心的,感慨了一下慕容笑的这份儿能耐,见慕容笑回头看着沈明程的眼神就跟看大英雄似的,她便摇头对着远远立着的自家大哥一摆手。

    沈明程自然也见着了妹妹鬓角的花,露出了几分沉思。

    “男子么,夸夸其谈,多叫人不喜欢呀。”慕容笑她大伯平王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平日里不大张嘴,然而万事都默默地给人想到头里去,很叫人心安可靠的,慕容笑见识了平王的风范,就觉得男子都该是自家大伯父那样儿。

    像是一座山厚重沉稳,能叫人感觉心里踏实。

    “姐姐喜欢就好。”这几乎是表白了,明秀无奈地看着抿嘴儿羞涩的慕容笑,很想与这位郡主说说,这等表白不好在她一个姑娘面前说的,合该往她大哥面前说一回的呀,不然光她喜欢又有什么用呢?

    荣华郡主又不能娶妻!

    “我早就跟他说我喜欢他了。”仿佛知道明秀在无奈什么,慕容笑大咧咧地说道。

    “说了?”

    “前几日在外头遇见他,我只问他有没有定亲,有没有心上人,有没有想要迎娶的女子,既然都没有,我还不先下手为强?!”慕容笑继承了皇家一贯的彪悍,好得意地对无语的明秀说道,“这京里头呀,可不是塞外那种姑娘少的地方,你大哥这么招人喜欢,我,我得先霸住不是?”

    这是平王妃教她的,果然很有效。

    沈明程今日与她说话的时候,就真的多了几份耐心。

    “你也有心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就是这么个意思了,明秀觉得慕容笑很能把握沈明程的心思。

    这位兄长对女子素来无心,也没有想过有个红颜知己什么的,然而慕容笑这样冲到他的面前,总会叫他心中有感。且沈明程更看重这样敢爱敢恨的姑娘,有了慕容笑这一个,日后,想必也不会再去看第二个人了。

    “以后你得叫我嫂子。”慕容笑板着手指回头偷看沈明程高大的背影,眉开眼笑地说道。

    “你们喜欢就好。”明秀的目光越发地温和了下来,见沈明程自己竟往一片不知是什么花儿的地方去了,挑了挑眉,只装没有看见,又见脸上带着几分疲惫的明华带着丫头们进来,便招呼了一声。

    “叫三妹妹久等了。”府里闹得厉害,明华若不是前头应了明秀,实在是不愿出来的。

    那府里头老太太的恶意,拿着孝道压着父亲纳妾时的模样,都叫明华痛恨。

    左右就要分家,虽然日后不会再住在那样的大宅子里头,也未必有如今的日子过得富足,却叫明华更自在。

    母亲有句话说得好,一家人在一块儿,总是会快活的。

    “究竟是怎么了?”见明华脸色不好看,明秀便低声问道。

    “并没有什么。”明华笑了笑,不欲叫明秀为自家事操心,握着她的手说道,“不过是睡得晚了,今日不大精神。”她又与回头寻找沈明程的慕容笑问好,之后目光一转便柔声道,“今日花儿开了?倒是极鲜亮的。”

    “我的送给你。”慕容笑带着几分小心机地将鬓角的花插在明华的发间,抹着自己的长发小声儿说道,“空得很。”说完,便忍不住跟做了坏事儿一样地笑了起来。

    沈明程此时正往此地而来,听了这话沉默了一会儿,宽阔的手往慕容笑的发间而去。

    他粗手粗脚地将手撞在了慕容笑的额头上,之后一顿,露出了几分无奈,直直地去看手掌中的那朵被捏得蔫儿头巴脑的艳蓝色的花朵儿,正要取回来,却叫慕容笑出手一把将手掌按在了自己的鬓角。

    “我的!”艳丽的少女瞪着眼睛急慌慌地叫道。

    “烂了。”沈明程看着眼前对自己露出快活笑容的女孩儿,二十多年坚硬的心仿佛都化开了,轻声说道。

    “那我也喜欢。”这是他送给她的第一朵花儿呢,最美不过如此,慕容笑只拉着沈明程的手将这耷拉着花瓣儿的花朵簪在鬓角,这才欢喜了起来,抚着鬓角小声儿说道,“以后你常摘,就知道轻重了。”

    说完一转头,这姑娘变脸一样露出了羞涩的模样来。

    “……嗯。”沈明程没有对女子有什么钻研,人生之中面对更多的就是天真的亲娘恭顺公主与狡猾的白莲花儿妹妹荣华郡主,这俩都不走寻常路,此时看着红了脸眼波如水的慕容笑,唯一的感觉就是——原来女子都是这样儿变化莫测的?

    慕容笑本不是一个矜持的性子,见沈明程仿佛将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脸上,顿觉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抬头就对面前高大严肃的青年飞了一眼眼色,目中的含义真是不必说的,就叫人觉得这是在眉目传情了。

    沈明程的眼中透出了淡淡的笑意,由着这姑娘在自己面前不稳重。

    明秀无奈地看着这二位竟然不走了,彼此相对颇有鸳鸯的意思,真想问问——

    嘿!

    还记得身边儿有人没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