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3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等再过些时候,天气暖和些,我带你再在京里京外多走动走动,松快松快。”

    沈明程这个做大哥的不必理会了,正与总算知道羞涩二字的慕容笑低声说话,明秀长这么大才算知道自家大哥原来这么能说会道的。

    “不忙么?”明秀见慕容南一双眼睛微微弯起看向自己,收回了看向大哥与慕容笑的目光,低声说道。

    “总不能本末倒置。”

    慕容南说得含糊,并未说什么是本,什么才是末,只是看着明秀的眼神透着光彩,仿佛是在回想一样笑着说道,“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在王府总想跟着我出去玩耍,拉着我的衣裳不放。”

    小小的沉默寡言的小姑娘板着脸亦步亦趋地跟在诧异的锦衣少年的身后,胖嘟嘟的小手舍不得一样地揪着自己的衣摆就是不撒手,却不喜欢说话,只用清澈的圆滚滚的眼睛看着自己,意图叫自己“懂的”。

    “那个是小时候不懂事。”明秀这辈子一出生就有两辈子的记忆,说不纠结简直就是骗人,小时候那就是一个自闭儿童,养在平王府的时候,很心虚与年长的平王平王妃相处,恐露出马脚,自然喜欢跟在青涩的少年的身后。

    想到那时慕容南少年俊秀的模样,明秀也带着几分怀念地说道,“那时候表哥就算再急着出去,却也不会对我疾言厉色。”那少年小心翼翼地安慰自己,许着许多的承诺,送自己回去方才会放心地走了。

    知道她憧憬外头,还会带回来许多的玩具叫自己开心。

    “那时候的日子真快活。”明秀低声说道。

    “日后,更快活。”慕容南轻声说了这个,这才护着明秀上了马车一同往唐王府去了。

    明华看着慕容南这样小心的模样,在一旁露出了些许的诧异来。

    慕容南看似温柔体贴,然而与女孩儿们都不过是疏远极了,平日里国公府没有一个能够得着这表哥一星半点儿的,她本以为是慕容南生性冷淡,如今却发现,或许并不是这位表哥冷淡,而是他对着的,不是他心里喜欢的那个女孩子。

    “二姐姐在想什么?”见明秀面上诧异,明秀便忍不住问道。

    “不知王妃是个什么样儿的人,我竟不知该如何行事。”明华微微一顿,便急忙含笑说道。

    “我仿佛听说是个极爽利的人,能得皇后娘娘的喜欢,总不会是个刻薄的人。”慕容笑也上了车,只是明秀见她一脸的魂游天外,不时笑两声去扒拉车窗往外头探头去看与慕容南骑马而行的沈明程,简直少见一眼都要了命一样,明秀虽然欣慰,却还是有几分无奈地拉了她回车中坐好,这才轻轻地叹息道,“若说此时姐姐的模样,想必该是快快地成亲才是好的。”

    “可以么?!”慕容笑惊喜地问道。

    明秀叫这么直爽的话给堵得嘴角抽搐,见明华已经在一旁掩着嘴唇笑了,想了想,也忍不住笑了。

    “夜长梦多呀!”慕容笑喜欢沈明程,自然是想要嫁给他做和睦的夫妻的,拉着明秀便坦言道,“你大哥英雄一样的人物,多少人得喜欢呢?我这叫近水楼台了,可不好叫别人抢了他去。”说完了这个,她见明秀摇头不语,仿佛很有小姑子的派头,急忙抹了脸用和气的声音说道,“你放心,日后我给你做了嫂子,一定好好儿待你,绝不克扣你的嫁妆的!”

    “什么?!”明秀骇笑道。

    慕容笑已经喜笑颜开地露出了和气的目光,对小姑子表达善意。

    “这个仿佛有些来历。”明华想不到沈明程原来喜欢这样跳脱的姑娘,也觉得有趣,想了想便笑道,“仿佛是在哪儿听说过。”

    “我识得的一家小姐,爹娘都不在了,兄长娶了一个居心叵测的媳妇儿,专门儿欺负她,她出嫁的时候,连嫁妆都少得可怜呢。”慕容笑沉重地拍着揉着眼角越发无奈的明秀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前车之鉴呐!”

    有个跟她似的好嫂子,多重要!

    “那日后,就多谢姐姐了。”明秀为了自家的嫁妆,仰着头无语地说道。

    外头沈明程听得极有趣,觉得慕容笑这性子只怕不仅与明秀合得来,与恭顺公主也很能搭得上话儿的,越发觉得这姑娘不错,好姑娘这年头儿都很抢手,为了不继续做光棍被老娘折腾得睡军营,沈明程忖思了片刻,觉得很该禀告夫妻往平王府上去了,这才转头与听着笑个不停的慕容南沉声问道,“你如今差事上,可有人为难你?”

    慕容南初来乍到,沈明程恐他吃亏。

    “有几个油滑的人,只是工部到底是清水衙门,不及吏部户部多矣,勾心斗角也少得多。”慕容南温声道,“只是到底是差事,我不敢轻忽叫人拿住把柄。”

    他想了想,便温声说道,“倒是安王叫我刮目相看,才入兵部多久?虽然有承恩公照拂,然而为人却十分精明细致,兵部的差事叫他理得不错,外头也常有夸赞,我是远远不如的。”慕容宁虽然有点子觊觎之心,只是慕容南却不会因此就不分黑白。

    “你也不差,况安王到底生在宫中。”沈明程却并不喜欢心眼儿太多的人,特别是妹夫这种职业,心眼儿太多实在糟心,因此慢吞吞地说道。

    “他有能力施为,东宫又添臂助。”慕容南也不过是随口赞两声,见沈明程对安王无感,便掩住了不说,只侧耳细听车中女孩儿的嬉笑之言,这一路就过得飞快。

    待明秀与慕容笑说笑了一会儿,就见已经到了一处气势厚重的府邸之前,就见这府邸看似平常,然而却带着叫人心中畏惧的气势,还有沉沉的疏冷。觉得这王府倒是与传闻中冷酷无情的唐王有几分仿佛,明秀挽着慕容笑与明华下车,就见里头已经迎出了一个如白莲一样婉约绰绰的纤细女孩儿,虽看着风吹就倒,却别有一番美丽,正是冯国公府嫡女,太子妃的亲妹苏蔷。

    “你叫咱们好等。”苏蔷那日从东宫后就与明秀极要好的,见远远的马上立着的两个青年,目中就透出了几分了然,却也厚道地并不打趣,只拉着明秀笑吟吟地说道。

    “是我们失礼了。”明秀不好叫唐王妃等着的,便歉意地说道。

    “这不算什么,娇娇那丫头还没来呢。”苏蔷笑着安抚了,见一旁局促地立着的明华,见她容貌虽然并没有明秀那样秀美精致,却也是一个很好看的姑娘,便笑道,“这位姐姐倒是眼生得很。”

    “这是我家二姐姐。”明秀心中一叹,便拉着明华笑道。

    太夫人只将沈明珠与方芷兰捧得天高,就跟看不见府里还有明华与明真一样,这就有些过了。不然凭明华的嫡女身份,总能在京中寻一家更好些的姻缘。

    “怨不得,原来是从前姐姐不大走动。”谁家都有这样的故事,苏蔷面上依旧笑吟吟地不显,将三个女孩儿往王府之中引去,口中便笑道,“太子妃也来了,正与皇长孙在里头与王妃说话儿,我想着迎迎你,因此等在了外头。”

    她分开了在寒风之中绽开的花枝摇曳地往里头去,面上还带着几分快活的笑容,竟阴霾尽散,与之前见过的那带着几分哀愁的模样儿不同。

    “太子妃竟也在?”明秀目送沈明程与慕容南策马走了,便诧异地问道。

    太子妃与唐王妃竟这样要好?

    目光落在唐王府简单开阔,并没有什么装点的开阔的院子上,明秀便笑道,“皇长孙我还并且拜见过。”

    “是个懂事的孩子。”提起皇长孙,苏蔷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冯国公府出了一个太子妃,算是一家子都捆在太子的战车上。太子上去了,冯国公府就能飞到天上去。太子若倒了霉,冯国公府说不得就是一个败落的结局,这是真正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然而其中更要紧的是,太子若能上位,能够保证的不过是冯国公府三十年的荣华,还得战战兢兢地来。而皇长孙血脉之中留着苏氏的血液,能够保证的,却是冯国公府未来的数十年。

    因这个,冯国公府对皇长孙一向都很紧张。

    “你若这样说,想来该是人中龙凤。”明秀见苏蔷含笑点头,也跟着笑了,见慕容笑痴痴地回头仿佛想要跟着沈明程一起往衙门去的,不由无奈起来。

    “今日咱们的阿笑姐姐,倒是不同往日。”苏蔷眼睛好使得很,自然见到慕容笑鬓角蔫搭搭的那朵儿花儿了,又见她看着的是沈明程的方向,已经猜出了几分,却并不说破,只含笑继续说道,“可见是我怠慢了,叫姐姐都不爱搭理我了。”

    她说完一回头,抿嘴儿笑起来,带着几分颤巍巍的风情,到底纤弱动人,在花枝之下仿佛能入得画中一样儿,叫人看着心中欢喜。

    “我是不爱搭理你。”慕容笑爽利地问道,“你都要定亲,怎么我竟才知道呢?可见这姐妹做着,秘密却多得很。”

    “还未作准呢,你偏要浑说。”苏蔷脸上一红,弱弱地说道。

    “说这些确实早了些,咱们拜见了太子妃与王妃,两位姐姐随意说去。”

    苏蔷感激地看了为自己解围的明秀一眼,不敢再多说叫慕容笑揶揄自己的了,急忙带着女孩儿们往上房去。

    明秀一步踏入了沉静无声,丫头束手而立不敢动作的院子,只觉得唐王这不是在家,实在是整了一个军营在府里头,到底与自己无关,一路就进了里头。就见屋里头此时太子妃正与一位神采飞扬的宫装女子对坐,那女子的小腹微微隆起,此时一边得意地与太子妃说着话儿,一边扶着自己的小腹眉飞色舞。她的下手却是三个正赔笑而坐的美貌女子,看向她的时候隐隐带着畏惧。

    知道这只怕就是唐王妃了,明秀只等着苏蔷上前。

    苏蔷果然拉着明秀上前与太子妃唐王妃笑道,“可人儿来了!”

    “这位就是荣华郡主么?”慕容笑在京中与唐王妃既熟的,这女子此时也不理睬她,只伸出手扶住了给自己见礼的明秀,上下打量了一会儿,便转头与太子妃笑道,“前儿嫂子就说京中多了一位美人儿,偏我是不信的,凭谁去,能美过我么?!”

    “你!”这样往自己脸上贴金,太子妃实在撑不住指了指仰头眉目高挑的唐王妃。

    “只是今日才知道,原来果真不假,这等美貌,原就只比我差一层了。”唐王妃越发地扬声笑道。

    “合该叫二皇弟听听你这大放厥词。”见明秀弯起眼睛抿嘴儿笑了,合着鬓角怒放的迎春花,整个人堆在娇俏的鹅黄之中越发地纯美秀雅,太子妃目中露出了几分惊艳,然而又想到太子与自己说起的安王与她无缘,心中就十分可惜,将明秀从笑着的唐王妃的手中抢过来,这才温言说道,“可吓着你了?罢了,这是京中头一份儿的破落户儿,你只当她癔症了就罢了。”

    “嫂子这话里话外,我莫非就不是个美人了不成?”唐王妃又见明秀身后给自己福了福的明华,便合掌笑道,“又是一个美人。”

    “你今日欢喜了?”太子妃忍不住笑问道。

    “自然是的。”只要不是勾引唐王的狐狸精,唐王妃是极喜欢美人的,见明秀明华都是新鲜面孔,见猎心喜,便笑着说道,“早知道是这样的美人,早我就下帖子了,何必等到现在?”

    “这府里头你里里外外说了算,可稳重些充你王妃的款儿罢。”太子妃今日心情不错,无奈地说道。

    她的心情也确实该不错。

    那日柳侧妃与明秀一行女孩儿在东宫狭路相逢起了冲突,还不到晚上就发作了,哭哭啼啼使人往太子的面前送信儿,说肚子疼。

    那时太子正要与太子妃安置,若论平常,看在她的肚子的份儿上,太子总回去看望一二,然而这一次却冷淡得很,只叫人寻太医去。

    “侧妃不懂规矩,好好儿教导她。”这是有些不喜的太子与太子妃说的话,就叫太子妃明白,柳侧妃这大抵是犯了太子的忌讳,恐要失宠。

    果然这些时候过去,太子待柳侧妃越发冷淡,也不再过多地偏爱,却也并未对其他侧妃如何爱重,反而与太子妃越加和睦。

    想到太子对自己的看重与柔情,太子妃明白这都不是假的,再想太子与自己“再生一个”的笑语,就忍不住期待地抚了抚自己的小腹。

    皇长孙一个确实孤单了些,若是日后有个兄弟帮衬着,还能更好。

    正想着皇长孙呢,太子妃手边空落落的,一低头却不见了正依偎在身边的孩子,正诧异间,就见明秀的前方一闪,一个尤带几分肥嫩的矮包子迈着摇摇晃晃的正步走到了明秀的面前,仰脸张着豁了门牙的小嘴儿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对自己挑眉的明秀,严肃地思考了片刻,之后颤巍巍地伸出了两只小爪子来,举到了明秀的面前。

    虽然无声,然而矮包子却努力地眨着眼睛,意图叫面前含笑看着自己的明秀“懂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