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的目光有些怪怪的,然而慕容宁却松了一口气。

    她没有转身就走,这真是太好了。

    当然,安王殿下完全想多了,就算是没有解释,明秀也不会做出甩手走了这样叫皇子人没脸的事儿。

    慕容斐抓着明秀的手仰着小脑袋看了看身边的女孩儿,再看看咧嘴笑起来的慕容宁,想了想,警惕地伸出手抱住了明秀的腿。

    “你们这是出去?”唐王好容易忍耐着心里的抑郁将弟弟的狗爪子给扒拉开,这才理了理自己的衣襟与明秀问道。

    “是。”明秀对唐王不熟,此时便低眉顺眼地说道。

    她长长的裙摆花儿一样在地上漫散开来,唐王的目光落在上头一瞬,皱了皱眉,这才淡淡地说道,“王府还算太平,只是不要带斐儿往偏僻地方去。”他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有些冷意地说道,“你在这府里不熟,就叫四弟带着你逛逛,陪陪斐儿。”

    明秀微微一怔,却只温声道,“斐儿也识得路。”

    “识得!”慕容斐才不要叫别人给自己碍眼呢,哪怕是叔叔都不行,用力地点头表达自己很可靠。

    安王殿下怒视侄儿,觉得这倒霉侄子真是上辈子克他来的!

    唐王也很无语,见慕容斐肥肥的小爪子抱着脸色僵硬的明秀不撒手,本就不是一个热情的性子,给弟弟搭桥一次已经很考验唐王殿下了,此时更不愿意多管,含糊地应了“不许胡闹”,之后甩着手很无情地往里头去了。

    “我,我……”

    “王爷该去拜见太子妃与王妃了。”见慕容宁一脸的欲言又止,明秀心中有些叹息,却不愿耽误了别人,狠了狠心便冷淡地说道,“王爷既然兄弟情深,为何此时还要与我在这里耽搁呢?”她沉默了一会儿,这才与霍然捂住了心口的慕容宁轻声说道,“王爷能与王家表哥耐下性子结交,真是辛苦,只是朝政繁忙,表哥也不是一个能为王爷排忧解难的人物,日后不必这样看重。”

    这隐晦地点出了点心的来历,却还给慕容宁留着脸面。

    “我,我就是喜欢与他说话罢了。”慕容宁知道自己是瞒不住明秀的,此时强笑问道,“你用了么?可还合你的口味?”

    “并不大喜欢。”明秀敛目,侧过的脸带着几分冷淡。

    “骗人。”慕容宁看着明秀冰冷的姿态,却忍不住轻轻地笑了,歪头温柔地说道,“你其实最喜欢这个了,我都知道。”他喃喃地低声说道,“上辈子,我就知道。”

    上辈子的微末小事,他其实都记在心里,还记得她挑嘴得厉害,不喜欢吃熟姜熟蒜,然而若菜色里没有这两样儿调味,却又不肯吃的。她喜欢甜食,喜欢软糯的点心,却又喜欢用苦苦的茶来配。绿玉糕这样的点心,她每天都要用的,比起别的更喜欢些。

    他本以为从前都不在意的,却原来一点一滴都叫他记在心底。

    “殿下关心的,本不该是这些。”明秀不愿再与慕容宁多说了,只拉着圆滚滚的包子走了。

    慕容宁怔怔地立在门口远远地看着明秀的背影隐没在了远处的树木花草之下,面上苦笑了一声这才进屋,就见屋里,唐王妃正与唐王瞪眼睛呢。

    想到上辈子唐王妃与唐王打打闹闹,鸡飞狗跳的,然而直到自己死,唐王府却只有唐王妃所出之子,慕容宁就知这两个都不必自己操心的,此时给嫂子们见过,这才坐在了一旁。他虽然生得极好,然而屋里的几个姑娘大多对他没有什么兴趣,只有唐王冷眼看了这没用的,这时候就不知道死皮赖脸跟着了的弟弟一眼,这才与唐王妃皱眉说道,“你方才笑得如此大声,惊着儿子怎么办?!”

    唐王的目光很严厉。

    唐王妃眼睛都要鼓起来了,迎着太子妃无语的目光就要跳起来挠他!

    自从手指甲开了一次荤,仿佛就再也忍不住总想往唐王的脸上招呼。

    “她心情好了,腹中的孩子才能开心生得好,不然静默起来,抑郁伤身。”唐王紧张这个儿子也是够了,太子妃便温声压住了愤愤的唐王妃。

    屋里虽然都是熟悉的女孩儿,然而到底不好这样闹腾为人诟病。

    “不过弟妹说了她用了你买的点心,很受用。”太子妃继续说道。

    正满腹心事的慕容宁见自己花儿没开,反倒成全了兄长,越发郁闷了。

    “喜欢就叫丫头们去买。”唐王喝了一口茶,这才与太子妃皱眉问道,“太子最近休息得可还好?”他碾着手里的杯子眯着眼睛说道,“父皇看重皇贵妃,将庞家的小子塞吏部去了,这其中只怕是要有些……”

    “要说前朝的事儿,你只问太子去,我是不懂的。”唐王是个工作狂,太子妃却不是,劈口打断了唐王的话,这才温声说道,“他虽然心中烦闷,然而有了你们两个贴心的弟弟一心为他,总不孤单的。”

    这话说得是真心的,若太子没有两个弟弟跟着一心为他,只怕早就抑郁了,这些日子因太子不大喜欢往侧妃处去的太子妃脸上露出了一丝笑纹,之后便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来。

    明华在冷不丁见了两个皇子,已经手足无措不知该不该见礼,却只叫苏蔷劝慰住,才算罢了。

    她拿眼去看蔫头耷脑的安王,心中有些猜测,却不敢露出来。

    安王……这是她第几次在明秀身边儿看见他了?

    “阿秀呢?”唐王妃耐着性子跟不解风情的唐王说了一会儿话,虽然心里很欢喜的,不过却还是捧着肚子问道,“怎么还不回来?!”

    “我请了几个小子入府,今日别冲撞了她。”唐王虽然对明秀无心,却还是觉得这小姑娘品性不错的,此时想起来了些什么,又见唐王妃也一怔,仿佛还不清楚,不由往太子妃处看去。

    太子妃脸上笑容一停,露出了歉意来。

    “原是殿下与我说起,我竟一时说笑起来给忘了。”今日太子妃亲自带着慕容斐过唐王府,自然不是寻常的说笑。因冯国公府给苏蔷相中了闵王府第二子慕容轩,还想着叫苏蔷远远地看一眼相看一下,恐在国公府与东宫动静闹得太大,因此太子便请唐王出面将闵王府的两个堂弟都请来府中说话,一来唐王出面不会招人话柄,而来叫旁人眼里看着,也与站队无关。

    “不碍事。”唐王想了想便说道,“前院与后院,谁都闯不进来。”

    他话音刚落呢,就听见外头匆匆有下人进来,急忙地说道,“王爷不好了!”见唐王冷眼看来,那下人浑身哆嗦地说道,“郡主在外头撞上了闵王府上的世子,这眼前正闹起来呢!”

    “什么?!”慕容宁正听着呢,想到明秀身边拢共也没有跟着几个人,顿时就跳起来骂道,“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他也不管别人,自己一阵风地就卷了出去,大步走到了后院的一处正开着许多花儿的园子。就见此地竟然对持着几个人。就见明秀侧身护着鼓着脸瞪着眼睛的慕容斐,对面却有两个青年,一个面容白皙英俊,面上透着怒意,仿佛是要与明秀好好儿说道说道。另一个却容貌寻常,一双眼睛亮若星辰,此时侧身仿佛是在阻拦前头的那青年,拦着他不叫冲撞了对面的明秀。

    “做什么呢!”见这是闵王府的两个嫡子,世子慕容敬与二子慕容轩,安王顿时恼了,冲过去便喝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怎敢往二哥的后院来!”

    “对不住,原是我们兄弟的过错。”那名为慕容轩的青年对着恼怒的慕容宁躬身作揖道,“阿宁别与我们计较。”

    慕容宁此时懒得理睬,只匆匆到了明秀的面前急声道,“可冲撞了你?”

    “并没有。”见慕容宁脸上带着薄汗显然匆匆而来,明秀抿了抿嘴角,心中叹息了一声方才低声说道,“只是有些疑惑。”

    她正带着慕容斐采花儿一会儿回去给太子妃簪花呢,就见个神经病冲着自己就过来了,张口就问自己是不是沈国公府上的荣华郡主,见自己莫名其妙地点了头就越发恼怒,几乎是要过来掐自己的脖子,若不是后头那个青年给一把拦住了,只怕自己就要承受一回暴雨雷霆。

    很有咆哮教主的风范,没准儿还得抓着自己的肩膀拼命地问问自己“为什么!”

    也很想问问为什么的明秀实在不明白自己哪儿招惹了这人。

    “你还有规矩没有?!”见明秀不肯与自己亲近,慕容宁早就习惯了,此时转头厉声问道。

    “你既然在此,我还想问问你!”闵王世子看着面前坑得自家心上人半条命去的两个,也大声喝道,“明珠做错了什么?!莫非就因为她生得好些,比别人讨喜,就招了别人的嫉妒,非要害了她的命去?!”说这些的时候,闵王世子慕容敬已经在用看毒妇的眼神去看嘴角微微一抽的明秀了,讥讽地说道,“只是有人不知道,人美无德,天亦恶之!生不出一副好心肠来,多少的心机也都没用!”

    “你说什么?”慕容宁重生了一回,还不知道这里头的事儿,嘴角抽搐地问道。

    他对别的女子并不上心,因此沈明珠与荣王的情意都是从太子嘴里知道的,自然也不知道慕容敬与自己发的什么疯。

    “世子这话,合该去与四妹妹说去。”见他提到了沈明珠,明秀便淡淡地说道。

    她虽然不喜欢惹是生非,却也不是会叫人指在脸上的性子,此时淡淡地说道,“世子若怜惜她,只往国公府去英雄救美!若是不敢,自然是您心里四妹妹并没有这样重要,抑或是无胆之辈,又何必在我的面前耀武扬威?莫非欺负一个女子,就是您口中的心灵美?”她眯着眼睛突然露出了一个冷冷的笑容来,轻声说道,“还是瞧着我沈国公府好欺,打算在我的面前充皇家的谱儿?!”

    “你!”慕容敬叫明秀骂得眼前一晕,心中越发认定此女奸狡。

    安王殿下已经心中沸腾,用惊喜的眼睛去看牙尖嘴利,却越发叫自己心里砰砰跳的明秀。

    “若答不出来,您这岂不是理亏?”明秀仰头淡淡地说道,“虽然无德,然我也是御封的郡主的身份,却叫您指摘到了脸上!明日,说不得我只好入宫,往陛下面前问一问这究竟是何道理,莫非是闵王府势大,不将陛下放在眼里不成?!”

    荣华郡主素来精通扯虎皮给自己做依靠的,见那面前的英俊青年眼睛已经要瞪出来了,便继续冷冷地说道,“身为宗室,却不知德行,祖宗的脸都叫你给丢尽了!”

    短短时间已经攀扯到了祖宗,没准儿下一句就是祖坟了,慕容宁嘴巴都张开了。

    “大哥,够了,今日本是咱们失礼。”慕容轩虽然与慕容敬一母同胞,然而智商却还好些,见明秀并不攀扯唐王,却口口声声入宫告状,急忙拉了不依不饶的大哥一把。

    许看在闵王的份儿上,今日冲撞唐王不会有什么话儿出来,不过慕容轩知道,皇帝极信重沈国公,这闹到御前,就不知是谁吃亏了。

    “何必为了个沈明珠……”觉得大哥有点儿拎不清。况慕容轩又不是瞎子,自然知道沈明珠是个什么货色,便低声道。

    “二弟你说的是什么话!”慕容敬当年一处春日宴上对明媚的沈明珠一见钟情,虽然知道沈明珠心中爱慕的是荣王,却依旧在心中默默地喜欢着守护着,见慕容轩这亲弟弟都不为自己说话,顿时双目赤红含泪说道,“明珠如今在京外孤苦无依,如风中的浮萍一样被人轻贱,此时你怎能说出这样冷酷的话来?!”

    这个弟弟虽然与他同母,然而从小儿就冷情淡漠,前些时候房中有个丫头因服侍日久生出爱慕之心,竟也不知怜惜,将榻上只求一夜温存的可怜人给踹得吐了血。

    “她爹娘还活得好好儿的罢?”慕容轩无语地问道。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个小可怜儿呢。

    “就算有,也不过是……”世子大人越发觉得弟弟冷酷,跌足叹了一声。

    “那也是人家的家事。”慕容轩皱眉说道。

    “明珠的事,就是我的事!”慕容敬很生气地说道,“内里严相逼,外头风吹雨打……明珠的日子过的……”

    “莫非她不是锦衣玉食,最好的教养最好的服侍?”他才说到这里,就听见后头有个女孩儿带着几分怒意的声音而来,一转头,就见着了一个柔弱仿佛风中白莲的少女扶着丫头走了过来,看都不看他一眼越身而过,走到了明秀的身边,见她仿佛看着脑残世子傻了,便转头冷冷地说道,“深受恩德却不知感恩,反倒与人抱怨!国公府的女孩儿多了去了,怎么就罚了她?!”

    苏蔷也恼闵王府行事不检,此时心里就不大愿意定亲了,便不大顾忌眼前两个青年的体面冷冷地说道,“反倒是世子,如此与个闺中小姐计较,实在无耻!”

    慕容轩自她出现,呼吸便窒了窒,之后看着苏蔷冰冷的脸,不知为何脸上就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这也是一起在骂他罢?

    无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