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1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三老爷的心里,什么妻子儿子都是浮云,自己过得好那才是真的好。

    因此不管是庶女还是嫡女,只要有一个叫自己能得着实惠的,三老爷哪个都能舍了的。

    “你?!”沈明珠没有想到明秀竟这样恶毒,抓紧了老太太的手尖叫了一声,又见三老爷竟然说出这话,还真的是在考虑一样,心中陡然一凉。

    “你怎么这么恶毒啊!”三太太早就看明秀不顺眼了,跳起来就骂道。

    她想骂这个丫头很久了,一直就没找着机会。

    明秀唾面自干,很有涵养地笑了笑,一双温和的眼睛往三老爷的方向看去,看都不看三太太一眼,显然是不将她放在心上,只有三老爷才是自己心目中能做主的天神。

    三老爷被侄女儿信任的眼神看得热血沸腾!

    “你浑说什么!”见三太太一脸的凶神恶煞,三老爷简直想不明白当年为什么竟然看中了这么一个歹毒凶狠的女子,还给自己做了正室。况见那庶女虽然美丽,却没有沈明珠的明艳照人,只喝骂了一声叫三太太闭嘴,这才有些讨好地对微笑的,信任地看着自己的明秀放缓了声音说道,“三丫头别听这疯婆子的话!这京里府里的,谁不知道你最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呢?今日乱糟糟的也就罢了,以后,三叔带着这疯婆子往你面前请罪,绝不叫你有半点儿委屈,啊!”

    天可怜见的,三老爷就想过点儿游戏花丛醉生梦死的安生日子,三太太骂了自家兄长的心肝儿,回头他大哥还不吃了他啊!

    三太太见三老爷这样没脸没皮,自己在一个小辈面前赔笑不说,还叫自己跟着丢脸,痛苦地闭了闭眼睛,想到的却是当年旧事。

    那年她什么都没有,心怀忐忑地抱着一个小包袱被接进了沈国公府,看着这满府的荣华眼睛都张不开,手足无措的时候,看着那个与老国公一同并肩走来,高大威武叫人心里生出安稳的青年,是多么的喜欢呀。她偷偷儿地看着那青年,哪怕他一个眼神都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她偷偷儿地躲着,看着他对自己的两个妹妹那样着紧,时时爱护的时候,就想着,如果被这个人爱惜的是自己,该有多好?

    姨母明白了自己的心思,隐隐地与老国公提了一句,却被断然拒绝。

    那时她红着脸羞怯地站在姨母身后,看见了老国公那双居高临下,仿佛是在看低贱玩意儿的眼神,叫她热乎乎的心头猛地一凉。

    还有那时,老国公看向姨母时厌恶的眼神……

    之后她的亲事就再也没有被提起,老国公的原话儿是叫意图染指他长子的自己滚蛋。然而没过多久老国公就过世,叫她离府的事就再也无人提及。然而她本以为总能对她有些好感的大表哥,却在姨母再一次提起她与他的亲事的时候依旧是没有转圜的拒绝。

    他的眼睛里甚至没有对自己的厌恶,什么感情都没有,真正地不放在眼里。

    她不明白自己有什么不好,或许是身份低微?好,她看着他迎娶了身份尊贵,有皇家血脉的公主,她不要正妻的地位,哪怕委屈地留在他身边做个二房,得他少少的垂怜,却连这样的委曲求全都不行。

    万般无奈,她只好嫁给了三老爷这么一个贪花好色的玩意儿,从此挣扎在这府里头,这么苦熬了这么久!

    如今,她的丈夫,叫自己给那个女人,夺走了她一切的女人的女儿赔罪,全没有顾及自己的心情!

    “三婶儿之事,以后再说。只是眼前,不是亲事重要?”荣华郡主对她三婶儿的心路历程完全不感兴趣,知道了也没有什么怜悯的,只能说一句人心不足蛇吞象罢了。此时看着那庶女竟还很聪明地往角落地躲了躲,让出了主场不叫人过多地留意自己,这才笑了笑,对着连连点头的三老爷柔声说道,“那家里这么好,可是若嫁过去一个不愿意,对三叔心存不孝的,怎么能与三叔有好处呢?没准儿吹些风声过去,反目成仇也未可知。”

    “你说得太对了!”三老爷真觉得侄女儿挺聪明的,扼腕说道。

    他说到这里,目光就忍不住往沈明珠的方向看去,看得艳丽无双的美貌女孩儿心头一凉。

    “我不干!”她不明白,这亲事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到了自己的头上去。

    明秀没有在出言,只是轻轻地笑了笑,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失望。

    三老爷敏锐地看见了侄女儿的目光,之后心中一冷,看向沈明珠的目光就不是那么慈爱了。

    既然亲事这么好,对他这样有好处,为什么这个女儿不肯嫁?还有孝心没有?!

    原来这丫头的心里,这个做爹的什么都不是!

    “你这个孽障!”三老爷想明白了沈明珠不肯为自己牺牲的心,脸色顿时很不好看地骂道,“白养了你一场,本老爷养条狗,那狗还能给本老爷摇摇尾巴呢!”

    这是在骂自己狗都不如了,沈明珠本就不将自己这个无能的父亲看在眼里,况自出生起就养在太夫人身边自有靠山的,顿时捂着脸就往太夫人的怀里歪去,伤心地哭道,“老太太!父亲骂我!”她哪怕是在哭泣,却依旧是貌美依旧,摇着脸色发青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太夫人的手,叫着嚷嚷道,“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父亲,为了老太太呀!如今叫人挑唆两句,我就不是人了!”

    “明珠,不合适。”太夫人看着俏生生地立在屋里,客气的明秀,目光一闪慢慢地说道,“明珠与荣王殿下极好,若嫁过去,荣王只怕对我家生出芥蒂。”

    如今还想着荣王呢。

    明秀心里觉得可笑,又觉得群魔乱舞叫自己厌恶,哪怕是三老爷一直在喝骂与自己有仇的沈明珠,然而这样的气氛却更叫自己不喜欢,此时掩住了目中的厌恶,轻轻地说道,“咱们家虽然在京中也些名号,却也不好这样攀扯一位皇子。况,”她笑了笑,冷淡地说道,“还没有个名分,就大咧咧地说什么极好,老太太这话,是想叫家中的女孩儿都死无葬身之地么?!”

    “难道你就规矩了?!”沈明珠不依不饶地问道。

    “我不乐意与四妹妹说话,低了我的身份!”明秀目光冰冷,仰着头冷冷地说道,“说句不客气的话,你是个什么东西!看在三叔的份儿上,我管你叫一声四妹妹。说句不好听的,本郡主叫你跪着看我,又能怎样?!”她转头,也恶心三老爷那频频点头的作态了,脸色冰冷地说道,“真是不知好歹!这句话我放在这儿,以后分了家,你满大街吵吵你与荣王那点子破事都随意,若是此时再生事……”

    “你,你想要做什么?!”见明秀身后几个极强壮的护卫一同目光冰冷地看着自己,沈明珠竟生出了一丝畏惧。

    “说不得国公府就要行家法,送你浸猪笼。”明秀敛目淡淡地说道,“说一句不好听的,咱们家是惹不起荣王殿下,可是弄死一个你,没账算。”

    “荣王是不会放过你的!”沈明珠见明秀不像是开玩笑,顿时惊慌地叫道。

    “你死了以后咱们家是好是坏,就不是你该关心的,明白么?”明秀早烦了三房这点子人,见沈明珠还跟自己不依不饶,对着太夫人微微福了福,这才正色道,“这丫头竟自己跑回来,心里还有三叔的话儿没有?!还未与三叔通传,自己就给姐妹们定亲,你当你是谁?!如此不知规矩,”她抬眼,严厉地看着瑟缩在老太太身边的沈明珠,静静地说道,“只好请家法了!”

    “老太太!”沈明珠抓着太夫人尖声叫道。

    “谁敢!”到底是府中的宝塔尖儿,太夫人见明秀这样不将自己放在眼里,顿时厉声道。

    她一张老迈的脸上满是皱纹,就跟菊花儿似的,只是这朵菊花眼下有点儿歪,盖因沈明珠抓着她的力气有些大,很疼。

    “无规矩不成方圆。”明秀扬声道,“不叫四妹妹知道规矩,日后,满府都没脸!去!”她指着身后从公主府带过来的几个强壮的仆妇扬声道,“请四姑娘过来!若谁敢阻拦,只一并罚之!”

    她虽然素日里温柔可亲,然而此时发作,竟是满面的厉色,叫人心中畏惧。又有一干侍卫在她的身后,凭空生出几分威严气势来,叫太夫人看得面上一怔,竟一个没留手,叫哭叫的沈明珠被拉在了堂中。

    “我今日,就教教四妹妹规矩!”明秀冷冷地看着在地上挣扎的沈明珠,眯着眼睛说道,“尊卑长幼,三十个板子记不住的,以后,我天天来教!”

    “你不得好死!”

    “诅咒姐妹,诅咒郡主,再加二十个板子。”明秀淡淡地说道。

    “你,你住手!”眼看有一个仆妇大声应了,回身就抽出了自己早就预备的板子高高举起,太夫人颤巍巍地叫道。

    沈明珠可不是三太太,那是她最心疼的亲孙女儿,打一下,疼在她的身上的!

    “要怎么样,你才能放过你妹妹?”太夫人此时老泪纵横,扶着椅背想要起身,口中软弱地说道,“莫不是还要我来求你?”

    “老太太不必为这等没心肝儿的东西求情。不孝不义,您若是逼着我,说不得我一担心,这五十板子,就要落在她的脸上!”

    明秀早就知道太夫人的做派,据说当年老国公刚刚过世,这位没少在外头示弱说自己些孤儿寡母的凄惨事迹,差点儿将自己的父亲在外头整成一个刻薄继母与异母弟的王八蛋,如今竟还在自己面前要死要活,实在是看错了明秀的为人。

    她从不是一个叫人逼迫的人。

    罗遥眼瞅着明秀动了手,见她并不吃亏敛目想了想,叫侍卫护着明秀,自己往公主府禀告沈国公叫他善后。

    太夫人见明秀目光冷漠并不慌乱,知道她说到做到,顿时颓然地坐在了座位里头。

    三太太已经叫人摁住了,看着明秀双目赤红,仿佛是在看仇人一样。

    “今日,我若从三婶儿的嘴里听见一句不好听的,只能堵你的嘴!”明秀看都不看怨恨地看着自己的三太太,冷冷地说道。

    三老爷已经抱着缩进了怀里求庇护的爱妾傻眼了,没有想到方才一朵儿纯洁的白莲花儿怎么摇身一变成了吃人花儿的。

    “打。”明秀吩咐说道,见那几个仆妇大声应了,举着板子落在了哭嚎的沈明珠的身上,动也不动,仿佛鲜血满地都混不在意,只转头对三老爷温声道,“四妹妹说的这门亲,我觉得不好,实在是那家虽然有些权势,然而名声不好,况年纪也差得太大,叫人知道了,不得说三叔您为了这点子势力卖闺女?这可不好听,也叫三叔的清誉有损,日后,三叔在这京中,多叫人笑话呀?”

    “三,三丫头说得对,亲事,日后不必再提了。”三老爷管个屁的清誉,能给自己实惠才好呢,只是此时对上了明秀温柔清澈的眼睛,就见沈明珠的血流在了她的脚下,然而这女孩儿竟完全都不在乎的神色,却觉得心里头生出了一股子凉气,仿佛看见了第二个沈国公似的,竟不敢反驳,只好搓了搓手赔笑地说道,“四,四丫头不好,你做姐姐的多教导她,是她的福气!”

    他哆哆嗦嗦地往角落里就去了,显然很担心明秀的板子落在自己的身上。

    沈明珠只挨了十板子就晕过去了,此时面如金纸,呼吸都微弱了起来。

    太夫人已经锤着胸口哭得起不来身,还一叠声叫人去请大夫。

    “今日给四妹妹一个教训,日后再在外头对我如此狂悖,我可就不念这点子姐妹情分了!”明秀也不管沈明珠是不是真的晕过去了,见那仆妇打完了,三太太哭嚎了一声扑在了人事不省的沈明珠的身上摇晃,便淡淡继续道,“三婶儿若真心疼爱四妹妹,就帮着管住她的嘴!再在外头毁我一句试试!”她冷冷地说道,“真以为闵王府能给你撑腰呢?!挑唆人与我争执叫我没脸?嗯?!”

    “你!”三太太指着明秀就要叫骂。

    明秀一抬眼皮,那仆妇再次高高地举起了板子。

    三太太目中露出了几分畏惧,竟不敢再说些什么,只紧紧地抱住了自己可怜的爱女。

    此时外头乱糟糟冲进来了许多的丫头,还有个匆匆而来的大夫,就见堂中满室的哭嚎之声,居中一个面容秀美的华衣少女冷冷地立在血泊里,面上没有半分的畏惧。另有一屋子的人不是哭着就是嚎着,这大夫往来京中勋贵之家的,自然知道自己遇上了什么,此时急忙收声敛目装什么都看不见,匆匆走到了那个后背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少女的身边,看着这女孩儿,再看看那个静静走到自己身旁的女孩儿,越发恐惧。

    人这样多却不能制止行凶,这得是一个什么身份?!

    “劳烦给四妹妹好好儿瞧瞧,别落下病根儿,倒叫我心疼了。”明秀温声道。

    那大夫饶是见多识广,也忍不住抬头去看了看那个容貌美丽的姑娘。

    这个……说这关心话之前,是不是应该擦擦自己的鞋?

    全是血好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