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4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华今日确实有些累了。

    平日里见沈明珠在外头游刃有余,她心里羡慕之余却也明白自己的斤两,也知道自己是没有沈明珠那样儿能傲气地说话,与人结交什么都说得很动听的本事的。

    她喜欢静静地看着别人说话,本就是个粗口笨舌的人,因此明秀带着自己往唐王府去,她心中虽然欢喜,却还带着些忐忑。

    她担心给明秀丢脸。

    然而见了外头的女孩儿,她才知道沈明珠口里那些或是恶毒嫉妒,或是装模作样的女孩儿,并不是真的。

    太子妃与唐王妃很温柔亲切,苏蔷这样公府嫡女,也一样儿很和气。

    对她也很亲近,并没有看不起她。

    只是这样的快活易散,一回了这府中,还是得看见太夫人那张总是充满了恶意的老脸,叫明华头疼得厉害。想到今日二老爷气鼓鼓地回来,与她说又相看了几家的青年,却都有不如意之处,明华就忍不住揉眼角,越发地疲惫,却也知道父亲焦急的心,只能在心中感激。

    二老爷这样着急将她嫁出去,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就要分家的缘故。

    一旦分家,她就不再是国公府里的小姐,那时若是再想寻好人家儿,只怕是不能够的了。

    正满怀心思,想回头与父亲母亲说,哪怕是分家做了寻常人家的丫头,她也不会在乎,明华就听见远远的园子里竟然有青年的喝骂声。心中微微一动,她见身后还有几个丫头跟着,便举步往那处而去。就见一些早春的花开了,分开柔软的花枝之后,一个脸上带着点儿流氓……虚浮气息的富贵青年正使劲儿地搓着自己的胳膊,一手指着地上一个哭哭啼啼的丫头大声地骂着。

    真的挺富的,瞧瞧那腰上的玉佩手上的翡翠大扳指的,一股暴发之气扑面而来!

    “这是……”见这位是安固侯府的表哥,明华微微一怔,不得不走出来问道。

    她怎么觉得,这表哥龇牙咧嘴的?

    莫非是被个丫头怎么怎么着了?

    “二表妹啊?”王年认得二房的明华,只是寻常从来都不说话的,盖因安固侯夫人从来看不上庶出的二老爷,与这二舅舅没有什么交集。

    王年对明华的印象也不大深,只记得是个不大爱说话的姑娘,此时见了明华,含糊地唤了一声也就完了。

    他胳膊疼死了,哪里还记得跟表妹说话呢?!

    想着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丫头一头就往自己的怀里扑,自己拿倒霉的,差点儿之前叫罗家表妹给掰断了的胳膊一挡却被撞到了伤处,纨绔眼睛都泛着晶莹的泪花儿。

    真的好疼啊!

    “表哥这是?”明秀不明白这表哥怎么看着自己就要哭了,谨慎地退后一步想到这家伙的纨绔之名了,又见那丫头目光闪烁,心里就明白了几分。

    托府里太夫人的福,这国公府里的丫头泰半都不大守规矩,就喜欢往爷们儿面前凑意图飞上枝头。别说很受欢迎的三老爷了,就是不大得宠的二房的院子里头,想要睡二老爷跟她俩哥的有志气的丫头也不是一个两个,这投怀送抱算什么呢?还有大半夜的端着汤水往人家房中去的呢。此时看着那丫头哭哭啼啼显然是被骂得狠了,她抬头见王年竟然骂骂咧咧一点儿都没有个好色的模样,心中却称奇起来。

    她以为作为纨绔,都得跟贪花好色的三老爷似的呢。

    “这丫头,竟然不知尊卑冲撞我。”王年龇牙狠狠地说道,“以为我是看见女人走不动道儿的呢!”

    换个赌坊给他还差不多!

    “拖下去。”见这个丫头仿佛是太夫人房里的,明华虽然恨太夫人咬牙切齿,却只是脸色平静地说道。

    “这么就完了?”纨绔的胳膊都要断了,这表妹竟然还这样平静,王年顿时不干了,举着胳膊就过来了,龇牙问道,“你知道本少爷吃了多大的苦头么?!”

    软玉温香还叫苦头?得便宜卖乖吧这是!

    明华忍着心里的鄙夷轻轻地说道,“她是老太太屋里的丫头,咱们做小辈的若罚了她,不大合适。况,”她敛目,将“装个屁啊!”给吞在肚子里,抬眼轻声说道,“表哥莫非胳膊疼?也该回府叫人看看去,别耽误了。”

    “请人看?”王年皱眉,想到安固侯夫人对罗遥本就不满,若知道他伤了只怕是要闹起来了,便摇头放下了手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算了吧。”

    他一动,明华就看出了异样,果然见王年的手有几分僵硬,顿时目光一动。

    “表哥这是真伤了?”

    “没事儿!”王年抖着腿儿眼睛往上翻,力图叫自己若无其事,把这个问东问西的表妹给打发走。

    “表哥若不想叫人知道,”明华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轻声说道,“自己去买些药来就是。只是不管如何,表哥觉得若不舒坦,就不要太用力动胳膊了。有什么,只好了再说。”她说了这些,习惯地对怔了怔低头看住了自己的王年笑了笑,这才福了福转身就要走,却见陡然一条胳膊横过来,那浑身仿佛都乱晃的青年指着他自己的鼻尖儿诧异地问道,“你,你方才关心我呢?”

    照顾妹妹明真习惯了,喜欢絮絮叨叨的明华不过随嘴儿叮嘱两句,此时见这纨绔表哥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嘴角隐蔽地一抽,违心地点了点头。

    王年另一只不疼的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面前一脸僵硬的女孩儿不知在想些什么。

    “平日表哥虽然忙碌,只是也要量力而行,别勉强自己个儿,不然伤了碰了,倒叫自己吃了苦。”明华虽然与安固侯夫人不大和睦,却也不介意卖点儿人情,此时想将这好意给砸瓦实了,便继续柔声说道。

    她本是温柔良善的姑娘,虽然并没有明秀的美貌秀丽,然而说起说教来却依旧眉目温柔动人,带着一份叫人移不过眼去的秀色。王年呆呆地,仿佛重新认识了这女孩儿般看了她一会儿,突然脸红了。

    那什么,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胳膊不疼了。

    “多,多谢你。”纨绔憋了半天,吭哧吭哧地说道。

    他与冯五亲近,只喜欢玩儿,还没有去过什么青楼的地方,自然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甜言蜜语糊弄小姑娘。

    当然,也不知道这年头儿,小姑娘也都爱糊弄人。

    “都是一家人,表哥不必放在心上。”见这人情眼瞅着实惠了,明华心里顿时放心了,又想到今日明秀入府只怕回来寻自己说话,顿时就急切了起来。在她的心中,不大熟悉的表哥自然是比不上堂妹明秀的,急忙对王年笑了笑,见他眼睛直了,倒在心里有些不喜,觉得纨绔就是好色,提着裙子叫丫头们护着,脚下匆匆地分开了来时的路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顺便将今日的事儿给瞒着了。

    安固侯夫人若知道自己与这表哥说过话,又得与她父亲冷嘲热讽了!

    王年踮脚儿痴痴地看着明华窈窕的背影不见了,小心肝儿扑腾扑腾直跳,觉得自己听见了花儿开的声音。

    早,早知道二表妹是这样温柔善良的好姑娘,他,他何必蹉跎了这么多的岁月哟!

    突然诗情画意起来的纨绔少爷捂着心肝儿傻笑了一回,自己做贼一样四处看了看,眼珠子乱转地往前院儿去了。

    那什么,先下手为强,他得去与他二舅舅好好儿联络一下感情!

    明华不知自己叫个纨绔给盯上了,此时走到了明静的房中,见姐妹几个都在,一室的温暖,脸上就忍不住露出了几分真切的笑容。

    “二姐姐。”明真坐在暖炉旁叫了一声。

    “五妹妹坐得这样远,倒生分。”明真进了屋儿就不肯与明静明华亲近地坐着了,只恐过了病气儿给两位姐姐,明秀虽然觉得她懂事,却并不愿叫她这样生分。

    “等她病好,你就知道这府里头最不生分的,就是她了!”明华也恐明真的病过给身子尤带几分空虚的明静及看着就柔弱的明秀,此时散了身上的寒气走到了明秀身边儿坐下,自己磕着瓜子,只将里头的果仁儿拢在手中一并给眉开眼笑的明真吃,这才摇着头,脸色带着几分冷意地说道,“她可不是这府里头,那等心存狠毒,没心没肺的人!”说到后头,就带了几分恨色。

    “莫非五妹妹这病另有缘故?”明秀不由问道。

    “是方芷兰。”明静便叹气道,“明明知道自己已经病了,竟然还……”见明秀看着自己,她便低声道,“咱们几个每日都炖着一碗燕窝在小厨房。她自己去了尝了一口自己的,只说太甜腻不受用,拿了五妹妹的那份儿走了。那厨房的婆子也是黑心肝儿的,转头就将她剩的给倒在了五妹妹的碗里,五妹妹用了晚上就说不舒坦,父亲急了,只各处问,问到了小厨房,她们才招!”

    因倒春寒,明真不大出门,二老爷不信她这是吹病了,方才知道了这样的事儿。

    小厨房也是欺人太甚,怎能将别人剩下的给明真吃。

    “这样眼里没有主子的奴才,合该撵出去!”明秀虽然知道这府里没有真心将二房当主子的,却也没有想到竟这样过分。

    “父亲恼了,一路闹到了老太太的面前。老太太说什么别浪费,反倒说五妹妹娇气矫情,说她仗着这个诬赖姓方的!”

    明华此时气得眼睛都红了,见明秀皱眉看着自己,急忙掩了掩自己的脸色,低声说道,“这一回父亲没听老太太的,只带着哥哥们闯到小厨房去,提着那婆子打一顿就给卖了,虽叫老太太给骂了一通儿,只是我却觉得解气极了。”二老爷当了几十年的软骨头,头一次发作,虽然不敢与太夫人翻脸,却已经很有勇气了。

    “二叔这都是为了儿女。”明秀柔声说道。

    “是!”明华仰着脸笑道。

    她的父亲没用,胆小,还有点儿脑筋不好,可是却是真心爱着自己的妻子儿女的。

    不然凭他的胆小,早就叫老太太逼着将那个妾给纳了。

    “说起来,若不是大伯父回京,父亲也没有这样的胆子。”明华轻轻地说道。

    经过这一件事儿,她才愕然发现,原来老太太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父亲发作起来,除了骂几声,又能拦着什么呢?

    二老爷与两个儿子可都不是吃素的。

    “只是五妹妹这病……”

    “只是寻常风寒罢了。”知道明秀是恐方芷兰有别的毛病,明华便急忙笑着说道,“大夫看过了,况姓方的那个……”她抿了抿嘴儿凑在明秀的耳边低声说道,“她本没有什么大毛病,就是身子弱,仿佛是早年亏空了身子。也是古怪,她家从前也并不是吃不上饭的人家。”虽然不喜欢方芷兰,然而明华却还是觉得自己说道了人家的是非,此时脸上就有些发红。

    “老太太倒是很喜欢她。”明秀总觉得太夫人对方芷兰有些古怪。

    “还有点儿怕呢。”明真快人快语地说道。

    “什么?”

    “有一回,老太太身边儿的常嬷嬷与她说话儿,叫我偷偷儿听见了。”明真见三个姐姐的眼睛都看着自己,觉得自己受到了重视,很得意的,仰着小脑袋说道,“我听见常嬷嬷问老太太,说什么为何要将姓方的放在身边儿,不是都不敢睡觉了么?我没听见老太太说什么,只是她那模样儿……”她还记得太夫人的样子,带着几分恐惧,还带着几分伤感,很复杂的模样,“仿佛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

    “从前你怎么没有与我说过?”明华急忙问道。

    “又不是什么大事。”明真小声儿说道。

    “亏心事?”明秀目光一闪,突然想到恭顺公主曾与自己说起的话。

    仿佛当年沈国公的母家要将庶女嫁到国公府做续弦的时候,相中的是同一个妾生的两个姐妹。后来仿佛生出那个小的不大检点,与人私通的话来,才叫姐姐嫁入了国公府,就是如今的太夫人了。那时恭顺公主笑话的是太夫人的姐妹也不是个好的,小小年纪就知道勾三搭四,很有些讥笑看不起的意思在里头,如今想来,莫非是这其中还有些别的缘故?莫非当年,是太夫人坑了自己的妹妹?

    因这是猜想,明秀只掩住不说,与姐妹们平心静气地说话。

    一时说笑的时候到了晚上,明秀见府中再无事端,这才谢了明静等的挽留,自己跨门出了国公府,往公主府而去。

    才走了一会儿,她就听见国公府门儿吱呀一声,转头看去就见一个嬉皮笑脸的锦衣青年跨步而出,回头不知与谁笑嘻嘻地说着什么,那脸上的谄媚,简直能晃瞎郡主大人的眼!

    “您别送,别送了,啊!晚上天凉,舅舅您回去罢!”王年没看见诧异的,正带着一票儿丫头侍卫围观自己的郡主表妹,只对着门口此时跨出了一步的中年殷勤地说道。

    待亲爹只怕都没有这样亲热的!

    二老爷被这外甥儿抓着手拉出来,看着这依依不舍的家伙,一脸的莫名其妙。

    那什么,他,他真的没想送他出来的!

    只要放了老爷的手,他一准儿回去好好儿吃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