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一个孝顺嫡母,不愿意违逆母亲,却还想着对糟糠之妻心存庇护的男人,二老爷跪在大门口受到了一致好评。

    当然,为什么锦衣玉食的二太太变成了“糟糠”,广大群众就不是这么关心了。

    大家就只对八卦感兴趣。

    被用来烘托了庶子情深意重的太夫人心情就不是那么美丽了,打破太夫人的头都想不到,一向懦弱,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的庶子,究竟是怎么摇身一变坑了她一头的!

    这样威逼庶子的名声传出去,她就成了不慈的嫡母,日后,只怕京中都要看不起她,谁还会与她交好?!

    “叫,叫那个孽障回来!”自从沈国公入京,太夫人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心情了,前些日子还吐过血,真是心累得不行了。听见身边惊慌失措的丫头赶过来与她禀告外头的情况,再听听前后都是勋贵人家的下人们都来围观,太夫人到底是个要脸的人,只恨不能晕过去算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了一会儿,她突然颓然地将手落下来了,有气无力地说道,“叫国公也过来。”

    她本想趁着此时往外放出长子不孝的风声,然而此时就算说出去,谁会信呢?

    只怕都要猜测是她这个恶毒的继母容不下继子了。

    太夫人的老脸抽搐了一下,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显然已经发现自己叫沈国公兄弟俩给算计了。

    “与国公说,就说……”太夫人闭了闭眼,心头滴血,只颓然地说道,“我要分家!”

    若分家的话从二老爷口中嚷嚷出来,她这没脸就落实了,以后算是不能翻身的了。

    那丫头是她的心腹,闻言诧异了片刻,急忙往公主府传信儿。

    明秀正趴在门缝儿里看二老爷的表演呢,只觉得这二叔今日真的很给力,也不多说太夫人的是非,只是大声哭泣无助极了,就在心里默默地给点了个赞。

    沈国公从书房出来,就见闺女正开心地偷看,怀里抱着自己的弟弟。她身后其实还立着一个无声无息的罗遥,不过这个闺女仿佛是没有察觉的。

    他觉得很有趣,也不急着往国公府去了,抱臂在闺女的身后看了一会儿,这才淡淡地问道,“很有趣么?”眼瞅着闺女急忙转身一脸的大家闺秀笑不露齿,还将弟弟放下很贤良淑德地双手交握一脸纯真,沈国公心里愉悦了起来,屈指弹了闺女的额头一记。

    罗遥立在表妹身后许久了,见沈国公弹了这一记就拉开门往外头去,也弹了妹妹一下,拿自己的手臂护住了明秀与明嘉,带着她们跟着沈国公。

    “明嘉……”明秀见弟弟兴冲冲地,不由迟疑地说道。

    “他也大了,也该见识人心险恶,日后才好防范。”罗遥目光温和了一瞬,见明嘉用力点头一脸的郑重,便冷冷地说道,“记住这些,日后长成男子汉,保护你姐姐!”

    “知道!”明嘉早就不愿意被当做小孩儿看了,握着小拳头认真地说道,“不叫别人欺负母亲姐姐。”

    对表弟的这个答复,罗大人表示很满意,正护着两个小的往外头走,就见公主府门口的石狮子后头,三只脑袋对自己探头探脑。

    见了熟悉的人,罗遥一挑眉,却只当看不见,还拿手掩住了明秀的视线不叫她看见这石狮子后头的人。

    四皇子看见罗大人整出这么一出,心头都在滴血,趴在石狮子上委屈得不行,一根修长的手指怨念地戳着面前的狮子,一下一下很有节奏。

    那什么,安王殿下就是想趁乱偷偷儿看几眼心上人,真的没有想过要现身搅乱心上人的芳心的。

    “殿下?”王年今日捧着蝈蝈笼子,背着一只嗷嗷叫的斗鸡兴冲冲地而来,却没有想到遇上了二老爷跪哭的模样,顿时心疼坏了。此时探头见沈国公将哭着抱住了亲哥的腿求助的二老爷给扶起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稳了稳头上的大公鸡,对着冷眼用仇恨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冯五赔笑道,“那什么,今儿府上有点儿不便,我就先过去瞧瞧。二位,我就不奉陪了。”

    他是知道太夫人的厉害的,只恐明华与老实的二老爷叫太夫人给吃了。

    冯五双目赤红地看了看王年怀里的几个自己珍藏的蝈蝈笼子,再仇恨地看了看这厮头上自己精心喂养的大公鸡,冷笑连连!

    拿他的笼子偷他的鸡,竟然还这么脸不红心不跳,还知道脸字怎么写么?!

    “你就这么进去?”慕容宁终于知道自己与真正的纨绔的差距了,顿时用仰望山岳的崇拜目光看着没脸没皮的王年。

    因这些日子的曲意交好,安王殿下已经与俩纨绔成了很说得来的小伙伴儿,虽然不至叫纨绔卖了自家表妹,不过寻常却可以有个往来的好理由了。

    “一只鸡而已,瞧你小气的那样儿!”王年见冯五很小气地看着自己,便不以为意地说道,“回头,我给你买一屋子!”

    “能跟这个比么?!”这是小伙伴儿偷走用来讨好揍了自己的那个女人的,冯五好伤心的!

    这可是他亲手养大,天天抱着睡觉的鸡!

    王年望天,由着头上的鸡一侧歪,什么都不说了一手护着鸡一手搂着怀里的笼子就冲进了国公府里!

    “王八蛋啊!”见此时罗遥早就带着弟弟妹妹们走了,半点儿都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的,冯五又觉得心里有点儿难受,忍不住蹲在地上骂了一句,也不知是在骂谁,就见对面很有些不怀好意的安王殿下也蹲下来了,用“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眼神看着自己,只觉得一阵恶寒。片刻又对上了安王那双情意绵绵的桃花眼,冯五就心里一冷想到了京中的一个隐晦的流言,心里一惊!

    “王爷仿佛不快活?”不着痕迹地拢住了自己的衣襟,冯五小小地退后了一步,不动声色地问道。

    比起被安王这样那样,他还不如叫姓罗的那女人这样那样呢!

    “本王,心里疼啊!”唐王最近拒绝与自己说话,安王殿下满心的心事不能与人诉说,憋得够呛,此时幽幽地叹息了一声。

    “不知是何事?”

    安王用含情脉脉的眼睛横了冯五一眼,未语意先休。

    想到安王今日对自己的刻意亲近,冯五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又见这王爷往自己的身边凑了凑,顿时大惊失色!

    “别,别乱来啊你!”

    “嗯?”

    “救命!”冯五已经开始喊了!

    “吵吵什么?!”就在四皇子欲对自己图谋不轨,冯家五爷就要含泪反抗之时,就听见一个不耐的声音传来,就见罗遥一脸冷然地立在石狮子后头,看了看模样引人遐想的安王,一脸的见怪不怪,之后目光落在连滚带爬扒住了自己胳膊瑟瑟发抖,很有大难逃生之感的冯五的脸上,许久之后冷淡地说道,“撒手!”

    “什么?!”

    “你想死么?”罗遥淡淡地问道。

    “不,不想。”冯五正要发火儿,陡然就想起这女人给自己的一拳了,双股颤颤,本想硬气地来一句“你敢跟爷这么说话!”“找死!”,却到底软了软自己的身子骨儿,小声儿说道,“英雄饶命!”大概是觉得自己好没有骨气,冯五一转头,泪流满面。

    那什么,尊严诚可贵,意气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二者皆可抛啊!

    “日后,不许高声对我说话,知道么?”罗遥淡淡地问道。

    “知道了。”冯五很温顺地说道,顺便在心里扎这家伙的小人儿。

    “对了,回头,叫你家赶紧往舅母的面前退亲,听见没有?”罗遥觉得这小子贪生怕死很上道,越发地满意,就觉得自己可以摆脱一下这么个亲事了。

    “为什么?!”饶是自己气鼓鼓的时候,也没想过要退亲什么的,冯五顾不得别的了,霍然抬头看着冷着脸望着自己的罗大人,脑瓜子一转霍然怒吼道,“说!你是不是要红杏出墙!”

    冯五公子好生气的,一把就往罗遥的衣襟抓去,很想疯狂摇动这女人,使劲儿地咆哮问她“为什么!”他都没想要拒了这亲事,还在府中为她遮掩,虽然没有说什么好话,可是却也没有说坏话来的!

    知道她喜欢蝈蝈笼子,他,他还友情贡献了自己的珍藏,不然王年那小子还能寻着好的不成?!

    “想死么你?”一把抓住冯五的狗爪子,罗大人用力一握。

    “英雄放手!”冯五叫这八级钳工的力气给疼得虎目含泪,急忙求饶。

    “没有什么为什么,不感兴趣罢了。”罗遥见这厮老实了,想到国公府还有硬仗要打,不动声色地放手,挑眉说道,“也不耽误你。”

    冯五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儿,有心为解脱了高歌一曲,却还是立着没动。

    “母亲那么喜欢你,我就算说了,母亲也不肯的。”他垂着头唧唧歪歪地说道。

    这倒是个问题,听表妹说,他家里头对自己特别地感兴趣不说,还说随便往死里打无所谓的。

    罗遥用探究的目光看着此时必须要扶着石狮子才敢与自己对视的冯家小青年儿,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地说道,“罢了,不必你来说。真是没用。”

    “你说谁没用?!”

    一只手往石狮子上一击,碎石纷纷滚落。

    “那就请英雄亲自出马!”看着石狮子上那浅浅的一个小坑,冯五拿这个与自己的脑袋换算了一下,眼睛直了。

    “知道就好。”见冯五趴在石狮子上泪流满面,罗遥的目光就冷冷地落在了蹲在地上毫无气势,仰头看着自己的安王的身上。

    “这里不是王爷该来的地儿,请回!”

    “我陪着王年来的,也不过是路过。”见罗遥目中藏着对自己深深的戒备,慕容宁心中有点儿难受,起身笑了笑,却还是忍不住说道,“你家乱成这样儿,一会儿你护着,护着她些,别叫人冲撞了她。”见罗遥脸色不动,只静静地看着自己,目光犀利非常,慕容宁姣好的面庞就皱了起来,离开了几步,却还是忍不住走过来轻声说道,“若是有什么不能决断的,只来寻我,我没有二话的。”

    国公府闹成这样儿,显然是要生变,慕容宁只担心明秀在这里头吃委屈。

    这辈子他见到了她更多的面貌,只觉得心中欢喜,却又觉得心疼。

    若没有这么多糟心的亲戚,她就不会露出这样犀利的一面,只会如那时她出回京,他出现在她面前时,那清澈狡黠的模样。

    那么上辈子呢?

    她经历这些的时候,他却不在她的身边,只能叫她孤军奋战。

    “王爷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是我家家事,若有什么,平王府总不会袖手。”罗遥方才看见了慕容宁就飞快地送了明秀入府,回头来寻这个时时探头探脑的家伙,见自己说出这个,安王雪白的脸都白了,便继续说道,“我听说王爷在兵部风生水起,尽都夸赞,这是很了不起的。”余下的话她并没有说出来,然而未竟之意,聪明如慕容宁,却已经听懂了。

    能跟朝中老油条斗得不分上下,在明秀面前装什么纯情呢!

    “我只是……我没有想过……”他没有想过自己冒出来坏了明秀与堂弟的姻缘,也不想叫明秀心生困扰,只不过,只不过他就想偷偷儿地看她几眼,知道她平安喜乐,哪怕她什么都不知道。

    他做这一切,也不是为了想叫她知道的。

    “见了王爷,我就想到从前同僚家中。糟糠之妻尚在,然却还有个极好的女子什么都不求,名分也不要,只要偷偷儿地看着他,就满足了。”罗遥的嘴角微微勾起,带着几分讽刺地说道,“这样不求回报的情意感人肺腑,我那同僚并未接纳,她便一直在一旁坚强,”说到“坚强”二字,罗遥的口中有一种奇异的讥讽,轻声说道,“守着他,不叫他知道。却不知她却成了我那同僚妻室心中的刺,夫妻之间耿耿于怀!”

    谁会希望枕边人身边,有这么一个苦情人呢?

    罗遥不想叫慕容南日后因眼前这美貌青年与明秀心生忌讳,虽然知道这些话伤人,却也不得不对不住安王了。

    长痛不如短痛,她表妹教她的至理名言!

    “原来,如此。”慕容宁心头一冷,张了张嘴,只吐出了这四个字。

    他茫然地摸了摸自己的心口,觉得自己的心都空了。

    他的存在是负担,他是不应该爱慕她的。

    远远地,偷偷儿地爱慕,也是错的。

    “多谢,多谢罗大人指点。”他努力想要笑一笑,却笑不出来,一张嘴眼泪就落下来了,急忙点头掩住面上的泪痕,转身踉跄地走了。

    罗遥沉默地看着安王的背影消失,见冯五看着安王一脸的若有所思,只冷冷地说道,“你听见什么了?!”

    冯五想奸诈地说一句“什么都听到了!”“以后老实点儿!”,然而奸笑了一声,一张嘴,“什么都没有听到!”

    天可怜见的,这女人会杀人灭口的!

    见他这样上道,罗遥满意地点了点头,再次看了看安王消失的方向,这才转身走了。

    “英雄慢走!”冯五再次逃出生天,眼里带着泪花儿欢送英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