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7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罗遥送了自己姐弟往上房去,将明秀安顿在了屋里就自己出去了。

    这位表姐素来都很靠谱儿,明秀不以为意,只坐在脸色平静的沈国公身边,细细地看着屋中众人的表情。

    太夫人的脸色很不好,精神仿佛也很差,似乎叫二老爷的突然发难身心俱疲。

    因二老爷骤然提出分家,连个预兆都没有,屋里的几个三房的人都有些惊疑不定。三太太抱着吓得小脸儿煞白的儿子沈明棠看向沈国公的目光满是哀怨与痛心,只是见沈国公并不看着自己,她咬了咬牙,哀哀地与沈国公问道,“大哥也是这个意思?莫非撵了咱们去喝西北风?!”她看着这屋里的摆件儿陈设,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日会离开的,双目就泛出了淡淡的红色。

    若是不能留在国公府,她当日为什么要嫁给三老爷?

    沈国公对这些置之不理,只目光落在独自坐在椅子里,小脸儿绷得紧紧的,露出了几分威仪的儿子沈明嘉身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庇护家人并没有长幼之分,只看心性。明嘉的心性不错,至少比在三太太怀里那个沈明棠强出了许多。

    “父亲?”见二老爷还跪在堂中哭哭啼啼,明秀便轻声说道,“请二叔先起身?”

    “再等等。”沈国公淡淡地说道。

    此时恭顺公主也带着丫头们匆匆地来了,身后还陪着一脸冷漠的沈明程。这一家子坐在一起,明秀只觉得屋中沉闷得喘不过气来,心知这是在等着沈家的人都到齐的缘故,目光扫过了已经坐在此地的几房人,就见二太太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轻松,知道她是愿意分家的,还未说话,就听见沈明棠已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挣脱了含泪抱着自己的三太太,一头就扑进了太夫人的怀里。

    “老太太,老太太!”他哭着叫道,“伯父们好可怕!”

    “有祖母在,别怕。”太夫人见沈国公嘴角淡淡勾起,又见与沈明棠年纪相仿的明嘉淡定,越发将自己的孙子衬得不中用,目中就露出了恨色。

    “大伯父是坏人!”沈明棠从小儿凤凰儿似的长大,哪吃过半点儿委屈呢?此时见乌泱泱一大家子人被人围住了,太夫人与三太太都哭了,又知道这是叫自家出府,便抱着太夫人的手臂回头哭着叫道,“大伯父一回来,就要把我们撵出家!”他想着从前母亲与自己的教导,摇着太夫人的手臂哭着喊着叫道,“不是说这是咱们的家么!棠哥儿不喜欢他们,叫他们走!”

    “这就是弟妹的教导了!”恭顺公主冷笑地说道。

    三太太的脸上一白,没有想到自己含恨与儿子说出的话竟然被儿子记住,还在此时说出,一时间脸色透出了几分红润。

    “误会罢了。”太夫人更淡定些,心里恼三太太口无遮拦,却还是淡淡地说道。

    恭顺公主只冷笑了一声,摸着身边闺女安抚的手不说话了。

    沈明棠的哭声只延续了一会儿,就叫太夫人给捂住了,因一会儿就要有硬仗要打,太夫人狠了狠心只叫孙子去里屋去睡,之后对沈国公露出了央求之色。

    事到如今分家无可避免,她只想请沈国公看在三房的一家子老幼的份儿上,多给三房点儿家财。

    “我倒不知道,这府里什么时候成了三弟的。”沈国公一句话就叫太夫人偃旗息鼓了。

    明秀百无聊赖,正低声吩咐身后的丫头去泡些茶水等等,就见门口一动,平王带着脸色平静的慕容南出现。

    平王是个高大的中年男子,一脸肃容面上仿佛还带着几分杀气,据说与沈国公当年在军中是极好的伙伴。之后皇帝登基,信不过宗室带兵因此留在京中,然而就是这么些年过去,一身的杀伐之气却依旧扑面而来,叫人心中生出畏惧与恐惧。这样的中年男子却生出了慕容南这样清隽的青年,可见是平王妃之功。

    明秀极尊重这位姑丈,急忙带着弟弟起身福了福。

    “王妃身子重,我并未叫来。”平王看都没有看太夫人一眼,只对沈国公沉声说道。

    “今日,也只是叫你做个见证。”沈国公也不是一个热情的人,下颚微微抬起说道,“坐。”

    太夫人很畏惧平王,盖因沈国公面前她到底是继母姨母的,沈国公总给她留点儿体面。然而出身宗室的平王那是谁都不放在眼里的,说看不上太夫人,那就真看不上,怎么巴结都不好使。况当年平王妃初嫁,太夫人探头探脑背地里使坏,将几个极美貌的丫头给塞进了平王妃的陪嫁里头,缺德的是还放了那几个丫头的身契叫美人儿无所顾忌,随便祸害平王妃。

    平王只见了那几个美人儿一回,就全都卖了,卖回来的银子因烧手,不得不回头买了三十个血淋淋的猪头大白天直入太夫人的春晖堂,当着众人的面儿全丢在了太夫人的面前。太夫人那一回差点儿叫滚得满地是血的猪头给吓成疯子,从此再也不敢招惹平王,也不敢再使绊子离间平王夫妻。她只恐若是一个不好,在堂中满地滚的就不是猪头,而是自己的脑袋了。

    想到这些,太夫人心知平王心狠不让沈国公的,面上耻辱之色一闪而过,见下头二老爷还在嚎啕,竟有束手无策之感。

    她伶俐了半生,如今竟不知该怎么是好了。

    “三弟呢?”平王安坐座位,见慕容南的目光担忧地往沈国公的方向看,便顺着儿子的目光看去,见一个对自己笑得孺慕的女孩儿弯着眼睛看着自己,仿佛还带着些儿时的模样,目中就露出了些慈爱之色,放缓了声音轻轻地说道,“可是阿秀?”见那女孩儿对着自己用力点头,不是此时气氛凝重,仿佛还要跑过来拉扯自己的衣摆的模样,平王脸上的冷淡便慢慢地融化了。

    平王一直含恨的,就是自己缺个闺女。

    沈国公警惕地望了平王一眼,心中冷哼一声,不怀好意地对明秀轻声问道,“忘了你姑丈?小时候很喜欢把你往天上丢!”

    明秀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脸色平静的父亲,觉得亲爹也是蛮拼的。

    这是在恐吓?还是在告状?

    “我记得的。”其实平王不大合适养闺女,小时候将个自闭的荣华郡主天天往天上抛,叫个小姑娘嗷嗷在空中叫唤着落下再接住,再抛起,满心觉得那些叫声是小心肝儿“惊喜快活”的笑声,还一天挨着饭点儿地玩这么个要命的游戏意图“同乐”。

    不是明秀是个心灵强大的姑娘,别说自闭治不好,恐怕还得得一种名为平王恐惧症的玩意儿,远远见着这姑丈就得落荒而逃的。

    平王大抵是没有这种自觉,只看着明秀,见她说记得自己,眉尖儿微微一挑,脸色越发愉悦。

    “三弟呢?”心里高兴也不叫人知道的,平王微微一顿便冷淡了脸色,再次问出了这么一个犀利的问题,冷笑说道,“这样的大事,若是三弟不在,日后可别说什么不公!”

    “今日,大姐夫是来逼迫我家的么?!”

    三老爷早就找不着了,不知带着爱妾在外头哪个宅子里头风流快活呢。三太太只觉得心疼得不行,然而此时越发势单力薄,只掩了掩眼角低声说道,“大哥与大姐夫都是有出息的人,万事都能靠着自己的,只是我家老爷!”她仰着头露出几分示弱地说道,“谁都知道咱们老爷文不成武不就的,若是分了家,日后,莫不是要咱们去吃西北风?”

    “那就能心安理得吃我们?”平王对三太太这种理所当然嗤之以鼻。

    “大哥与大姐夫这是要不管咱们死活了么?!”三太太顿时就要撒泼,然而心中却生出了些对太夫人的埋怨。

    不是她做妖非要给二老爷塞小妾,叫个软趴趴的二老爷狗急跳墙非要分家不跟太夫人玩儿了,她,她本还想着其他的手段叫自己能留在这府中呢。

    “分家,又不是净身出户。”平王淡淡地说道,“老三自己没有本事,莫非还要怨我与大哥?莫非当年,是我们拉着三弟吃喝嫖赌的?!”

    这话就有点儿犀利了,只是三太太再骄横,也不敢在平王的头上动土,此时双手微微发抖,却咬咬牙,只一双还带着深情央求的目光往安坐如山的沈国公看去,静静地落下了两行清泪,叫人见了,竟心中一痛莫名地为她难受。

    这到底是个柔弱的女子……

    恭顺公主可不管这是个柔弱的女人,见三太太竟然还敢勾搭沈国公,顿时抄起一个茶碗摔在了三太太的面前。

    “三婶儿但凡愿意多这样看看三叔,三叔什么都应了你了。”明秀嘴巴极坏的,此时便温声说道。

    这话实在恶毒的紧,哪怕三太太是心中有点儿其他的意思,叫明秀叫破也有些见不得人了,急忙磕磕绊绊地说道,“你,你胡说什么!”她的目光游弋颇为心虚,虽仿佛并不在乎的模样,然而一张风韵犹存的脸上却带着几分薄红,就见上手看得一清二楚的太夫人脸色极难看的,用力地瞪了这个竟然对自己儿子还不是一条心的儿媳,这才转头与沈国公叹气道,“你三弟,到底与你是兄弟!”

    “我不会饿死他。”沈国公吩咐人将分家的单子递上来,叫太夫人去看。

    太夫人接过,心里微微发冷。

    就见这分家的单子上将国公府之中的财物分做了三份儿。然而这其中三千倾的祭田不分,沈国公生母的嫁妆不分,老国公临终前亲□□代要留给长子的三十万两白银,五万两黄金及数个江南关中京郊的百倾大庄子不分,还有零碎的先头过世的沈国公的祖母留下的私房如金银良田字画古董等等,这都不分。要分的,不过是国公府公中的那一点儿,虽然每房也都能有个十几万两的银子,然而太夫人却依旧气儿不顺。

    这些,为什么都是沈国公的?!

    心中怨恨,太夫人强笑道,“预备得倒是及时!”这样详细,恨不能一针一线都分开了的单子,显然不是一日就能弄好的。

    “我早说过要分家,是姨母等不及。”沈国公自然是占了大便宜的,淡淡地说道。

    他并不是一个克扣的兄长,眼前分家也很公允,没有叫弟弟们去死的意思。然而若是大方之后还被人忘恩负义,那也只好做一个刻薄些的,成全了这场虚名儿。

    且他也是有儿有女,凭什么做良善人,将该分给儿女的东西分给本就没有什么贡献的弟弟?

    当国公爷开善堂的呢!

    “如此,叫咱们怎么活?”太夫人眼睛很好使,就见这单子之中竟是并不相同,一份极厚重,比另一份略减薄的多了三万两的银子与一处京中三进的宅子。然而第三份却有些少了,仿佛比强它些的那份少了一万两,心中一转就知道沈国公这是要拿这最减薄的一份家产来堵外头非议他逼走继母的嘴,此时将那最多的一份给记住,这才叹息地说道,“大哥儿,我到底养了你这么多年……”

    “春晖堂之中的物件儿,姨母尽可拿走。”这春晖堂太夫人住了十多年,里头都是最值钱的东西,只是叫太夫人住了这么多年,沈国公有点儿恶心,自然愿意做个好人叫大家知道自己的孝心。

    “若不愿意,就什么都别要!”平王觉得沈国公吃亏了,此时有些不耐地说道。

    “我与三弟说过,另留给他一个大宅,不必担心。”沈国公见太夫人还要说话,只觉得这人有些贪心不足,冷冷地说道,“这其中弟妹先取走的那份儿……”说到这个,他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讥讽,冷冷地说道,“一会儿挑完了这单子,就将那些给折成银子还到公中,日后平均分给几个小的做嫁娶银子,谁都别想占便宜!”见三太太要跳起来,他也不管,沉声说道,“不乐意的,就给我滚蛋!”

    “老太太!”见这人斤斤计较到了这个份儿上,三太太心中冰凉,捂着心口往太夫人唤道。

    “你三弟不在,不必等他了。”太夫人目视叫三太太闭嘴,又见到了现在,沈家兄弟姐妹几个也只有向着自己些的安固侯夫人夫妻还未到,知道那蠢货是个不靠谱儿的,不一定来不来呢,摸着这上头的东西心中一横已经有了决断,之后也不选上头的东西,只带着几分温和地垂头与下头跪在地上,直说自己大逆不道十分虚伪的二老爷温声说道,“今日,是老二吃了委屈,如此,就老二先挑!”

    她就不信,要点儿脸的,好意思伸爪子去拿最多的那份!

    到时候沈国公也不会选最多的那份,自然就剩下来给了三房,也叫人知道三房的厚道!

    二老爷抹了一把眼泪,也觉得自己累得够呛,迟疑地往沈国公的方向看去,见兄长微微颔首,这才一抬头,之后露出了几分为难。

    他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了老太太的心机。

    “这……”二老爷的手指在三分儿单子上划动,迟疑了起来。

    “二舅舅这份儿挺不错啊!”就在二老爷咬了咬牙预备不要脸只要丰厚的家产时,一只手摁着惊诧的二老爷的手背,将那最多的一份儿给塞进了他的手里,就听头上那很轻浮有些猥琐的声音嘿嘿笑道,“多谢老太太!”

    二老爷哆哆嗦嗦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张纨绔的脸。

    一根鸡毛,从纨绔的头上慢慢地飘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