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9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想象了一下沉重的大石拖着惨嚎的安固侯往水里沉,无论怎么挣扎都叫水给淹没的窒息感与绝望感的画面,顿时同情地往安固侯看了一眼。

    换了谁,都得是一生的噩梦呐!

    就这样儿被收拾了一顿还敢在后头使劲儿纳妾,真是色胆包天。

    不知道后续安固侯夫人心疼丈夫还跟兄长姐夫闹了一场,直说这二位狗拿耗子的英雄事迹,明秀只冷眼看着安固侯坐立不安,之后看都不看只飞快地在见证书上摁了手印儿,带着妻子与恋恋不舍的嫡子跑了。

    从此沈国公府分家尘埃落定,虽然外头有许多的话风言风语,不是说太夫人继母不慈为祸家中,就是沈国公继子不孝容不得异母弟的,不知凡几,然而能不看见三房这群人,明秀一家自然是很欢喜的。不说恭顺公主多吃了半碗饭,就是连不大喜欢露出笑容的罗遥,都带着明嘉去玩儿了一会儿喜欢的游戏,之后就全家预备着收拾收拾行礼,带着下人回国公府去住。

    太夫人很不愿意离开,唧唧歪歪磨蹭着不肯走。然而二老爷却是一个爽快的人,也早就住够了国公府,分家的第二天就带着妻子儿女一同离开往新宅子去了。

    庶子这样干脆,太夫人若再不肯搬走,也恐叫人说道自己没有点儿风骨,因此便也不得不哭了一回故去的老国公,带着愤愤不平的儿媳孙女孙子的搬走,顺手将自己春晖堂里的值钱的物件儿全都不客气地卷走。

    不过明秀不在乎这点儿东西,只在乎太夫人能不能老实地离府,如今国公府空了,就开始命屋里的丫头整装。

    她看着忙忙碌碌地搬着东西,指挥小丫头们拾掇屋里的鹦哥儿一脸的眉开眼笑,不由无奈笑道,“就这么高兴?”

    “谁不愿意回家住呢?”鹦哥儿虽然觉得公主府也很好,可是却很气愤明明是自己的国公府自家却住不着。如今不省心的都走了,眼瞅着那府里也是自己的了,她顿时很欢喜地与明秀说道,“以后,咱们再也不必看她们的脸了!”

    太夫人与三太太沈明珠这一出一出儿的,计较了与自己不美,然而不计较却叫她们以为这是怕了她们了,鹦哥儿烦那几个很久了,此时很有扬眉吐气的感觉。

    “荣王殿下,想来也不肯要那么一个心上人了!”鹦哥儿一顿后便拍掌笑道,

    “这话叫人听见,还以为郡主这是往外头散布流言了。”玉惠端着碗羊奶进来与明秀喝,虽是嗔怪,然而眉目间却也露出欢喜。

    “荣王就要大婚,只怕也顾不上她。”明秀想到昨日恭顺公主处听到的流言,便淡淡地说道。

    “大婚?”

    “仿佛是听说陛下邀淮阳侯入宫,说的就是永寿郡主与荣王的亲事,也算是心想事成。”明秀想到两面三刀的荣王,再想想跋扈的永寿郡主,不由笑道,“也是绝配了。”

    只是想必皇后心里不是那么欢喜了。明秀目光微微一凛,想着意气风发的恭顺公主要带着自己往宫中给皇后请安,便叹息了一声说道,“难为了皇后那样的好人,可惜了的。”她不明白皇帝对皇后有什么不满意,要这样冷落。

    论起德行,皇后强出跋扈的皇贵妃八条街去!

    “娶了永寿郡主,莫非要有好儿,叫我说,也是可怜呢。”玉惠便笑着说道,“这京中有多少永寿郡主的传闻?哪样儿是好的?我若是荣王,宁娶一个温柔可爱些的,也不要这种能叫自己少活几年的姑娘。”永寿郡主那性子,真给人做媳妇儿,真是叫人能上吊的。

    光得罪人就够够儿的了。

    “你嘴里也说不出好听的。”明秀对这二位的好事没有半点儿兴趣,此时没有诚心地嗔了一句,顿了顿方才继续挑拣手边的帖子,见上头泰半都是在京中的小姐妹下的,其中还有阳城伯府冯瑶的。想到许久未见那位冯五少爷,她的目光便微微一闪,将这帖子给提出来放在手中把玩着说道,“前次往唐王府,我本与孙家姐姐说好一同去的,然而一直到告辞,她却未来,也不知是何缘故。”

    孙娇娇是将门虎女,生性爽快,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明秀还是很喜欢亲近她的。

    “孙家姑娘那性子,总不是吃亏的,想必是有事耽搁了。”玉惠便笑劝道,“倒是那两位林家的姑娘,仿佛是……”

    那两个林家的姐妹花儿,就是坐在太子妃身侧说笑,探花翰林家的小姐了。一脸的书香气,明秀见玉惠仿佛有些想法,便笑问道,“怎么了?”

    “那位阿媛姑娘,与太子妃极亲近。”玉惠见明秀诧异,便低声说道,“那日咱们侍奉郡主往东宫去,您先走咱们落在后头,我看见太子妃拉了那位林家姑娘说了好些话,还给套了一对儿金镯子,仿佛……”

    太子妃对那位林媛是很有一种亲切与温柔的,且那位姑娘也红着脸有些羞涩,玉惠只觉得奇怪,眼睛倒是好使,亲眼见林媛手腕儿上的那对儿金镯子,仿佛是太子妃带着的式样儿。

    “莫非是要嫁到冯国公府上去?”可见这几家交好了,明秀微微颔首。

    “只恐是给太子预备的。”玉惠迟疑地说道。

    林家这等效忠太子的人家儿,自然也会乐意将女儿送到东宫,日后也能有个好前程的。

    “这些都是咱们自己的揣测,不好随意揣度。”明秀想到皇家的那点儿破事儿都觉得心累,况皇位那么好?非要为了助力什么的将一个个的侧室娶进门来?这虽然是常理,也有犒赏功臣之意,然而明秀却还是觉得这日子过得没有滋味儿,想必太子妃的日子也过得不会快活,微微一顿,她便告诫道,“日后,不许在外头露出这些揣度来。不然,这只怕是……”她顿了顿,叹息道,“叫咱们的这情分叫人污糟了。”

    她只想看结果,不想在这之前,恶意揣测一个与自己交好的女孩儿。

    “知道了。”玉惠柔声道,“不是在郡主面前,我也不会说这样的话。”

    “居京中,大不易。”明秀便叹气道。

    “若不是太子妃是个和气人,我也不愿意想这些。”玉惠扶了明秀在一旁歪着睡了,这才带着人出去值夜,顺便叫这院子里的小丫头们都谨言慎行,管好自己的嘴不要给主子招祸。

    明秀接连数日的奔波实在是累得不轻,因此时尘埃落定,因此便睡得十分香甜,然而另一处,唐王看着一边哭一边抹着眼睛喝酒,浑身落魄的弟弟,简直是一脸铁青!

    “没出息!”看着从前爱说爱笑的弟弟如今失魂落魄的,一身儿的衣裳乱七八糟的凌乱非常,说不出的邋遢,再也没有了从前精致爱美的模样,唐王坐在酒桌儿上,看着弟弟喊一声“阿秀!”喝一口酒,喝一口酒就哭一声,嘴里念念有词,只觉得这弟弟真是太掉价,就跟八百年没见过女人似的,一把将慕容宁手里的酒杯抢过来往桌上一摁,这才厉声道,“看看你成了什么德行!”

    不就是个女人么……

    “二哥!”慕容宁眼神儿都散了,却死死地抓住了兄长的手,一抹脸抹出了一脸的泪水,低声说道,“我喜欢她,是错的么?”

    “胡说!”

    弟弟今日醉醺醺地上门,唐王冷哼一声,叫唐王府的下人关了门不叫人看见慕容宁这番落魄的模样,抹了一把脸淡淡地问道,“这又是怎么了?!”

    一个“又”字真是充满了安王殿下无奈的心情。

    从沈国公携女返京,他就经常无奈。

    “表姐说得对。”四皇子管罗遥上辈子叫表姐习惯了,打着嗝儿低声说道,“我看似深情,或许,只是害了她,也或许……”他修长的手指搓了搓自己滚烫的脸,喃喃地说道,“许还是希望,叫她看见我这副模样,能,能心疼我一些,能格外看顾我一些,心里能有我一点点儿的位置。”

    他心有龌蹉,叫罗遥那双厉眼看出来来,然而他心中更大的恐慌,却是……

    罗遥都看得出来,明秀呢?

    她那么聪明,其实早就看出来了,只是顾忌他的脸面,因此只是疏远。

    “我还以为是什么。”唐王不屑地说道,“这有什么?不过是应该的。”废话!不叫她心疼,叫她看见,做出苦情人的模样莫非是给兄弟们看?!

    一向无利不起早的唐王殿下就觉得弟弟这是有病,冷哼了一声。

    “我喜欢她。就喜欢她,真的,就喜欢过她。”慕容宁拉着兄长的手哭着说自己的恋慕。

    唐王肉麻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恶心得够呛,心里也觉得明秀不识抬举,竟然不喜欢自己这么痴心美貌的弟弟,实在是有眼无珠。又见不得弟弟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天天地伤心,他微微顿了顿,便摸着自己面前的酒杯淡淡地说道,“一个女人罢了,算什么!天底下那么多的女人,你以后得的多了,就会知道,女人么,都是一个样儿!”

    不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的么,喜欢了就宠着给两件首饰,不喜欢就叫滚蛋,多简单。

    也不会这么为情所困不是?

    “我不是二哥!”四皇子醉得不行,狗胆包天往唐王的脸上一指叫道,“渣男!”

    “什么?!”虽然唐王听不懂,却也知道这不是好话,拍案冷笑道,“活腻歪了你?!”

    敢骂唐王殿下!

    “就是!阿秀说了,有了妻子还勾三搭四的,都是渣男!”四皇子没心没肺地卖了自家的心上人!

    唐王磨牙,默默地记住了狐狸精,这才起身抽了弟弟一个后脑勺,见弟弟砸进了酒桌抱着桌面呜呜地哭,明显已经神志不清,心中冷哼了一声,转身就出了房间。

    房间外灯火通明,一排的丫头小厮噤若寒蝉地候着,在唐王冰冷的目光里不敢抬头。

    安王殿下骂了自家主子,主子会不会杀人灭口?!

    “王爷?”一个小厮颤巍巍地唤道。

    唐王也不理睬,只负手而立,立在门前沉思了一会儿,许久之后一抬手,指住了自己面前一个容貌极美,还有一双妩媚眼睛的丫头。

    “你!”

    那丫头不知唐王为何指了自己,只以为自己做错了事,急忙跪着求饶道,“王爷饶命!”

    “进去。”唐王淡淡地说道。

    “王爷?”那容貌极美的丫头一脸的莫名其妙。

    “进去,服侍安王殿下。”唐王冷冷地说道。

    那丫头方才并不明白自家王爷的意思,如今想明白了,沐浴在身后一众丫头嫉妒的目光里,露出了狂喜!

    天家皇子,做丫头的谁不愿贴身服侍呢?哪怕是没有名分,然而日后锦衣玉食,不必侍候人,这都是极好的了!

    “奴婢明白。”恐这样的大好机会错过,这丫头想到容貌极美的安王,只觉得心口小鹿乱撞,况比起冷厉从来不知该如何讨好的唐王,和气的安王自然是这丫头心中更愿意服侍的人,此时急忙起身抚了抚头上的鬓角,只莲步轻移露出了一抹妩媚动人的笑容,将面前的房门打开,之后一转身,羞涩地将房门关好,就再也听不见了声音。

    唐王听见里头一个小意柔媚的声音唤着“王爷”,冷哼了一声,往院门口走去。

    比起这样殷勤多情的丫头,不知好歹的荣华郡主简直不够看!

    他心中想着这些,却只是大步要走,却见门口匆匆地走过来一个女子,捧着自己的肚子就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笑道,“我听说四弟来了?怎么不来与我禀告?”

    因安王与唐王兄弟情深,唐王妃也将这个喜欢说笑的弟弟当亲的疼爱的。况她与明秀亲近,知道慕容宁心里的那个是自己喜欢的姑娘,还很有从一而终的意思,就对慕容宁格外关注一些,絮絮叨叨地就与唐王说道,“到底是弟弟,有什么不来见我的呢?”

    “他忙着。”唐王淡淡地说道。

    “忙着?”唐王妃疑惑笑道,“你不帮帮他?”

    “帮了。”给弟弟一个女人叫他知道女人都是一样儿的,这可是帮了大忙了!

    唐王妃与唐王是一个床上睡觉的夫妻,见丈夫目光带着几分古怪,心中一动急忙指着一旁不敢看自己,显然是心中有鬼的小厮喝道,“出了什么事?!”

    那小厮哪里敢与唐王妃卖了自家主子,只讷讷不敢说话。

    “我送了他个丫头,明儿就好了。”若快的,这一会儿就成事了,唐王淡定地说道。

    “你!”

    “他成了那样儿,莫非我不心疼?”唐王反问道。

    “你懂个屁!”唐王妃气得要死,回头叫自己身后的丫头去拍门叫那丫头滚出来,自己看着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的唐王,指着他骂道,“你,你的心里,就一点不知什么叫情分!你知道什么叫弱水三千么?你你你,你气死我了!”好容易皇家变异出了一个只愿意娶一个媳妇儿的皇子,唐王妃羡慕还来不及,竟然眼瞅着有人要毁了这样的感情,顿时跳脚骂道,“都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没良心呢!”

    她自己得不着这样的丈夫,就希望以后的安王妃能得到,有什么不对?!

    “死去吧你!”唐王妃又觉得自己的手指甲痒痒了,叫了一声,扑上去一把挠了过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