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0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你!”

    唐王妃骤然发难,虽然挺着肚子,却还挺敏捷的,唐王也没有想到妻子竟然与自己动手,一个不防就叫妻子给抓在了脸上!

    “你疯了!”

    脸上一疼唐王就知道不好,又借着院中火把见唐王妃的手指尖里有血迹,急忙一抹脸,摸了满手血!

    “你敢!”

    他看在这女人给自己怀着骨肉容忍一二,没有想到她竟然敢在自己的脸上做反,简直是大逆不道!

    “你想死么?!”唐王觉得这是自己给了唐王妃几日的好脸,叫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一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冷冷地问道。

    他暴怒之中,浑身的气息叫人心生恐惧,见着了这两个主子掐起来的下人都跪下了,不敢抬头去看。

    “怎么着,想打我?”唐王妃见唐王目光森然脸色铁青,却也不是一个怕事儿的人,冷笑了一声,听着一院子的下人求饶的声音也不害怕,不进反退就上前几步到了唐王的面前,盯着他那双充满了杀意的脸猛地挺了挺自己凸起的小腹,用力一指!

    “打,往这儿打,本王妃随你!”她横眉立目地高声道。

    “你!”唐王真想掐死这么个敢在自己面前嚣张的女人算了,又见她一脸的有恃无恐,只觉得心里的火儿一拱一拱地,却还是捏着拳头没动。

    唐王没动,唐王妃冷笑一声,上去又给了面前这个高大青年一爪子!

    “你!泼妇,泼妇!”没想到自己放过她一回,她竟然还敢不怕死地往自己脸上来,唐王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又觉得脸上疼得厉害,一只手已经伸到了一半儿,却还是不得不袖手,在唐王妃挑衅的笑容里骂道,“你这个泼妇!”

    早知道是这么一个泼妇,他,他何必娶来!莫非娶了这女人,就是为了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给自己脸上挠出血凛子的?!唐王已经气坏了,只觉得古往今来,唐王妃真是头一份儿的泼才!

    “你还是个贱人呢!”唐王妃也不甘示弱,叉腰大声骂道。

    “王妃别与王爷吵吵。”她身后的丫头听她竟然敢骂唐王为贱人,都吓坏了,拉着她的衣摆央求道。

    唐王与唐王妃经常吵架,然而却从未有这样厉害的时候!

    “你说什么?!”

    “你自己香的臭的都往屋里拉,还以为天底下都是你这种王八玩意儿呢!”此时唐王妃掐上了唐王,也不都是为了慕容宁了,只想到自己入府之后这家伙就三妻四妾弄了一院子的小老婆,本就是孕中情绪不稳,此时越发新仇旧恨了,恨得眼睛都红了,高声骂道,“你觉得那起子贱人叫你快活了,莫非都以为跟你似的?!用得着你拉皮条?!你怎么不往东宫给太子拉去?!”她胡乱地骂了一通儿,叫个唐王暴跳如雷,却不敢动手。

    泼妇揣着他的崽儿,谁敢动手呢?!

    见唐王一脸愤怒却不动,有机灵的急忙爬起来劝道,“王妃当心小世子!”

    “呸!”唐王妃知此时不是骂唐王的时候,将个气得浑身发抖的青年给往一旁一推,大步走往里头去。

    还未进门,就见里头冲出来了一个掩面哭哭啼啼的丫头,见了唐王妃,急忙跪在了地上。

    “你!”见这丫头衣襟开了,唐王妃心里咯噔一声,厉声道,“你莫非与四皇子?!”

    “王爷叫我滚。”那丫头不知唐王妃来历,还以为叫自己进去服侍是做兄嫂的给弟弟解闷儿的意思,急忙跟主子哭着告状道,“还骂我丑得跟鬼似的!”

    她见了灯影下越发美貌的安王,心中荡漾一边儿解开了衣襟儿一边儿就凑过去,想要好好儿服侍这位喝了酒越发美貌如花的皇子,还未靠近就叫这醉醺醺的皇子给推开了,还骂说有臭味儿。还没等她回过神儿来,那皇子已经摇摇晃晃地起身对着自己傻笑,正叫她觉得自己还有希望的时候,就听见他叫了一声。

    “这么丑,出来吓人呐你!”说完,这皇子还掩着鼻子叫自己滚出去,说都要吐了。

    什么臭呢?明明是胭脂香气呀!

    “那你……四皇弟没有……”唐王妃本横了一条心若是这丫头叫慕容宁收用,也绝对不会承认的。左右这弟弟听说醉得不轻,谁会记得断片儿后的事儿呢?到时候就将这么个丫头往唐王的后院儿一塞充作唐王的姬妾,左右唐王与安王兄弟情深,想必不介意跟弟弟睡一个女人,以后这事儿就算完了。谁知道慕容宁竟然自己没要,这就更简单了,已经叫唐王妃欢喜起来,板着脸说道,“今日之事,是王爷鲁莽,你既然没有成事,日后不必再提。”

    “王爷将我送给……”这丫头还有些不甘愿地说道。

    “别给脸不要脸啊!”唐王妃脸一沉冷冷地说道,“你是知道我的性子的!”

    唐王妃性情暴戾,对府中姬妾常有喝骂刻薄,这丫头心头一紧,急忙磕了一个头爬着走了。

    “瞧瞧人家,再看看你!”越发觉得慕容宁极顺眼,唐王妃也懒得见唐王目光的冰冷,嗤笑了一声带着人就进去,之后嘴角一抽。

    一个青年抱着屋里的多宝格仰着头笑得一脸讨好,还拱了拱。

    “阿秀,我,我可听话,没叫别的女人碰!”他撒娇地拱着多宝格上一个大瓷瓶儿,仿佛在献宝地说道,“我叫她们都滚,我就你一个!”

    “喝高了罢这是?”唐王妃面皮扭曲地回头与同样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的丫头们问道。

    “我可清白了,别叫我睡书房。”想着明秀不喜欢脂粉香气,自己平日里也忌讳的,哪怕是去喝酒,也会在回府前给自己洗一洗身上的味道,慕容宁突然惊恐地往自己的身上嗅了嗅,羞涩地小声儿说道,“喝多了……熏着你了吧?要不,要不我睡你身边的矮榻?书房可冷了!”他委屈地撇了撇嘴,在唐王妃毛骨悚然的目光里又拱了拱大瓷瓶儿,小声儿说道,“别不理我。”

    “疯了吧这是?!”这说的都是什么哟!唐王妃决定将这些当成秘密藏在心底,不然妥妥是她四皇弟的黑历史啊!

    这还没成亲,就,就有什么矮榻书房的,忒黄暴了好么!

    看不出来,这小子心里头,还有这么多的幻想啊。

    慕容宁给自家王妃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忠心,傻笑了一声,在唐王妃惊悚的目光里对自己面前对自己嫣然一笑的王妃亲了一个嘴儿,觉得今日媳妇儿的嘴唇格外怜,之后抱着不动弹的媳妇儿睡了。

    “记住了,咱们什么都没看见啊!”唐王妃无语地看着亲了一口大瓷瓶后心满意足抱着多宝格儿睡得一脸幸福的四皇子,觉得心好累,叫也忍不住捂着嘴偷笑的丫头们将那呼呼大睡的青年给挪里屋去,顿了顿,只叫自己身边的心腹守门,不许叫一个丫头进去的,这才甩了甩手走出了屋子,就见唐王立在院中冷冷地看过来,越发得意地仰着头走到了唐王的面前,还未待这青年说一句话,一口唾在了唐王的脚步!

    “比你强!”若是唐王,早就顺水推舟了,唐王妃鄙夷地说完,带着丫头们扬长而去!

    “泼妇,泼妇!”唐王干掉政敌的时候嘴皮子很溜,骂人都不带重样儿的,然而却不大会骂女人,只翻过来倒过去地骂。

    “王爷,要不?”一个贴心的小厮见他气得仿佛要杀人,急忙赔笑道,“往侧妃处消遣?”

    唐王妃这样的泼妇加悍妇这年头儿哪儿那么多呀?更多的是唐王府中很久不见王爷,各种柔媚可爱善解人意的侧妃们了。这小厮也是一片忠心,正想引着唐王往最贴心的侧妃处缓一缓这叫王妃给伤害了的心灵,却见唐王一双手掐得紧紧的,目中带着几分杀气地说道,“回书房!”他怒道,“叫太医来!”

    “王爷的脸确实得叫太医好好儿瞧瞧,这明日早朝可怎么办呐。”唐王叫唐王妃挠得满脸开花,小厮心疼坏了。

    “去给她诊脉!”唐王见这小厮不晓事,顿时骂道,“她闹了一场,给她看看肚子!”

    他儿子还在那女人肚子里呢!

    等儿子生出来的!

    想到这女人若自己往侧妃处去又得发疯,唐王骂了一声,拂袖自己去睡了冷冰冰的书房!

    唐王殿下这也算是无妄之灾,今日不过是给弟弟一个服侍的丫头,大半夜的就闹起来,实在是要命,然而更叫唐王心里不爽的,却是第二日安王的一惊一乍。

    “二哥你的脸!”昨天真啥都不记得了的四皇子大呼小叫地看着兄长满脸的挠痕,还挺无辜的。

    都是因这小子而起,唐王脸都青了,抬手就抽了弟弟一把,什么都不说转身就走。

    慕容宁急忙跟着兄长上朝,一边笑嘻嘻地说道,“又与二嫂闹了?二嫂是女人,你得让着点儿。”

    唐王很不想理睬这个弟弟,一脸的遇佛杀佛大步走路。

    “二嫂多辛苦啊,你瞧瞧你那府里头,那几个侧妃那么有心眼儿,二嫂直爽,可不是对手了!”慕容宁还在唧唧歪歪地说道,“以后,您可别听那些女人说二嫂的那些坏话儿,大半都是骗人的!”他顿了顿,又有些羞涩地说道,“只是昨日我醉了,又叨扰二嫂了,二哥替我道声谢。”

    还谢呢!唐王都不想和泼妇说话了!

    “哎呀夫妻夫妻的,有什么不开心的,二哥是男人,总不会这么小心眼儿吧?”慕容宁还在挤眉弄眼。

    唐王都要叫个弟弟给气死了,冷笑了一声,拒绝说话。

    兄弟二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长街上,因不愿意听弟弟絮叨,唐王飞快地上马,也拒绝叫自己被挠了的脸叫人看见,正欲快马而行,却见弟弟笑嘻嘻上马的瞬间,远远地也过来了一顶文官的小轿,之后一张有些印象的脸出现在唐王兄弟面前。想到这是沈国公的庶弟,唐王目光一闪,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弟弟一眼,只策马走到了看起来格外快活的二老爷的轿子前头,微微颔首。

    “见过王爷。”二老爷搬了家再也没有太夫人欺负自己,日子过得很不错,此时笑容满面,见了唐王急忙下轿拜见。

    “沈大人。”唐王顿了顿,见慕容宁迟疑着不肯走近,知他心中顾忌什么,越发觉得弟弟没出息,顿了顿才冷声问道,“我听说国公府分了家?”

    “原是我一时忍不住,求了大哥分家。”二老爷不知唐王是不是来问罪的,急忙拱手说道。

    “如今可还走动?”唐王挑眉问道。

    “自然。”二老爷便笑道,“大哥极照拂弟弟们的。”这话听听也就算了,三老爷那被沈国公给忽视得跟空气似的,不过二老爷为什么要告诉不熟的唐王呢?

    “这样亲近,家中的小辈走动起来,也与从前一样要好?”唐王顿了顿,见二老爷迷惑地点头,便淡淡地说道,“沈大人得了新宅子,也是乔迁之喜,也该寻个时候,请国公与姑母过去欢聚,方能现出大家和气。”他见二老爷同意地点了点头,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身后弟弟的身上,只觉得自己做着兄长还得亲自赤膊上阵给弟弟保媒牵线追媳妇,心中更气了,脸上就露出了些。

    “这个我与大哥商量着来。”唐王这有点儿狗拿耗子的嫌疑,二老爷胆小不敢说,只试探地说道。

    “这才是兄弟!”唐王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板着一张死人脸淡淡地说道,“过几日,本王与四皇弟,也贺一贺沈大人的乔迁之喜!”

    这就是在给日后上门搭梯子了,左右到时候与沈国公一家在二老爷府上见面,也不过是“偶遇”罢了。

    从来还没有听说过两个皇子来给一个芝麻官儿道贺的,物反常既为妖,二老爷竟不敢应承恐招来麻烦,讷讷不说话。

    换个人谁还会不吭声呢?唐王却高看了二老爷一眼,却也说不出什么亲近的话,转身走了。

    二老爷今日偶遇唐王,真觉得有点儿古怪,这一路的好心情就不见了,愁眉不展地到了国公府。

    恭顺公主正指挥着丫头婆子收拾府中忙得不行,见二老爷来了,便笑问道,“二弟家里忙完了?”

    “我插不上手儿,”二太太是个很能干的人,什么都自己一手操办了,二老爷只拿眼睛看着,竟不知自己该做什么。

    “弟妹叫你传话儿?”恭顺公主喝了一口茶方才问道。

    “是,她说宅子里收拾得差不多了,叫我来请大哥大嫂去瞧瞧,以后也能对咱们放心。”二老爷急忙说道。

    “你不说,我也要去瞧瞧的。”恭顺公主沉吟了片刻,便又笑道,“明日我得带阿秀嘉儿往宫中去。不然,就过几日,等你大哥也空闲了,如何?”

    “都由嫂子做主。”二老爷从来没有什么反对的话,见恭顺公主笑了,又想到方才的话,陡然诧异地问道,“嘉哥儿也入宫?!”他想到与沈国公的话儿,便担忧地说道,“若嘉哥儿叫荣王看中,这该如何是好?!”皇帝前儿,还想着叫明嘉给荣王做伴读呢!

    “放心,国公爷都撑得住。”恭顺公主挑了挑眉,得意地笑了一下,之后转头,妩媚的脸上一片扭曲。

    没有软乎乎的小孙子,只好拿也很可爱的小儿子充数显摆一下了。

    这充满了无奈的世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