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1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别人欢天喜地炫孙子,自己苦逼无奈炫儿子!

    恭顺公主心中充满了对不肯成亲生儿子的长子的怨念!

    因为这个悲伤的,很丢人的原因,晚上吃饭的时候,公主殿下再次严肃批判了拖后腿的长子。

    既然都已经有了心上人,为什么还不成亲生娃?

    沈大哥一脸刻板地吃掉了桌面上一大半的菜色,之后抿了抿嘴边的油迹,表示儿子是无辜的,这么个时候,该是亲娘出马给自己定亲不是?

    恭顺公主一脸的恍然大悟,为了自己可怜的没法儿成亲的儿子滴了两滴鳄鱼的眼泪,表示自己会尽快搞定,千万别着急。

    晃晃荡荡往宫中去的奢华的马车里,明秀揉着微微抽搐的额角,听着公主娘一心一意的絮絮叨叨,想到昨日亲娘与亲爹那“今年成亲,明年生小孙子”的讨论计划头都大了,再想想大哥沈明程又跑军营里睡去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大姐姐怎么了?”沈明嘉摸着明秀头上冰冷的朱钗好奇地问道。

    他今日穿着一身儿簇新的大红衣裳,越发显得白嫩可爱,此时见自己的姐姐也穿了一身儿大红百蝶穿花的束腰宫裙,一头的珠翠在耳边摇曳生辉,只觉得姐姐好看得跟画儿里的似的,越发地扑进了明秀的怀里,咧着小嘴儿笑问道,“大姐姐,母亲是叫嘉儿在宫里玩耍么?”

    他年纪还小,并没有多少对宫中的敬畏,只听恭顺公主说里头的皇后娘娘会很喜欢自己,眼睛就亮了。

    谁不喜欢被人喜欢呢?

    “叫三姐姐。”明嘉出生就是在塞外,并没有对齿序有多大的认识,只拿从前在塞外的称呼,只是叫外人听见到底不美。

    “他还小呢,谁会计较这些。”恭顺公主看着儿子雪白得跟雪堆出来的小人儿似的,说句观音座下金童也是使得的,得意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觉得就算没有孙子,儿子也是蛮可爱的。

    一定能叫皇后羡慕一下。

    怀着这么一个美好的期待,恭顺公主带着儿女就进了宫。

    这一回宫中初春的景色就比前次明秀入宫时好看多了,到处都是花朵开放,宫女们也换下厚重的棉衣穿上了更单薄飘逸的衣裳,点缀在花朵之中说不出的好看。因今日不冷,明秀抱着明嘉挑开帘子往外看去,就见宫人往来穿梭格外忙碌,然而这一回就没有那吃饱了撑的的皇贵妃在后宫吊嗓子了,正欲使人往皇后宫中去,就见远远的一处高高的楼台之间,一个格外婀娜的宫妃袅袅而来。

    “不必等,去见皇后。”恭顺公主对那宫妃的殷切视而不见,只吩咐前头的下人。

    她仿佛对这一幕很熟悉,游刃有余的模样。

    “那是……”见那宫妃的年纪不大,还有几分稚气,只是一身的衣裳极华丽,显然身份不同。

    “自从那什么芳嫔入宫,这宫里就没有天平过。”恭顺公主知道闺女不是寻常的女孩儿,说话便少了几分忌讳,此时低声与明秀说道,“这宫中除了那女人,又多了芳嫔。加上之前就有几分帝宠的顺嫔和嫔,如今正闹得厉害。”

    皇贵妃虽然不是小姑娘那样水嫩,然而正是盛年别有一番美艳的韵味儿,最得宠不过。然而皇帝吃腻歪了大餐,总是要加点儿清粥小菜不是?

    天天吃油腻的大餐,会消化不良的。

    于是宫中的三嫔如今也有几分帝宠,芳嫔也就罢了乃是皇贵妃的本家,总不会给自家姑母拆台。然而另外两个却想要更得宠一些,最近经常想要拉拢皇帝身边重臣沈国公家的这位公主,不说在御前给自己说说好话儿,就是给自己在宫中一些助力,那就已经很了不得了不是?

    见明秀面露恍然,恭顺公主指着那顿足露出失望的宫妃淡淡地说道,“那是和嫔,颜色最好,却不如顺嫔聪明。”

    能叫恭顺公主说一句顺嫔聪明,明秀也微觉奇异,然而到了皇后宫中,就见一个年少的宫妃正小心翼翼地给皇后请安,面上并没有骄矜之色。与后宫之主请安之后,竟又往下来,给皇后身边傲慢地端坐的一个明艳动人的宫妃郑重福了福,一脸的尊敬。眼瞅着那位宫妃就是早已失宠,叫帝王厌弃的昭贵妃,明秀眉尖儿一挑,见这年少的妃嫔只穿着一身儿简单的没有什么装饰的广袖宫裙,清凌凌的干净。

    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

    心中一转,明秀便知道这只怕就是恭顺公主口中的顺嫔了,看着顺嫔这样清秀的模样,就明白她为何会被皇帝另眼相看。

    她并没有见过皇贵妃,然而据说皇贵妃与昭贵妃同家姐妹有几分相似,那定然是艳丽无双逼人的美艳,这样的容貌看久了,只怕也会想换一换眼睛,来点儿清秀可爱的。

    只是顺嫔该知道皇后叫皇帝厌烦,这样大咧咧地来请安,莫非不怕自己失宠?

    “给公主请安。”那顺嫔正恭恭敬敬地坐在昭贵妃的下手,只看着皇后逗弄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的昭贵妃说话,也不插嘴的,此时见了恭顺公主,急忙起身福了福。

    “我都说了,你是陛下的妃子,怎能在我的面前折腰?”恭顺公主明显对顺嫔不同,见她羞涩地笑了,转头对明秀用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不管这是顺嫔的真性情还是在努力伪装,然而到底比那得志便猖狂的强出百倍。

    “怎敢自诩尊贵。”顺嫔放低了身段儿谨慎地说完,顿了顿又见明秀与明嘉跟在恭顺公主身后,善意地点头,却坐回了椅子里头不肯继续喧宾夺主了。

    皇后的面前,可没有她发挥与恭顺公主的子女拉交情的份儿。

    皇后显然对顺嫔很满意,见明秀今日穿戴越发鲜艳,头上的那一套光彩夺目的红宝头饰还是自己上回赏的,就已经知道明秀有心,面上越发地欢欣了起来。又见明秀身边歪着头用圆润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自己的明嘉,见这个孩子竟也十分漂亮可爱,眼睛都亮了,顾不得恭顺公主了,只将两个孩子唤到了面前,也不必叫孩子们请安的一人一只手地拉住,好好儿地看了一回,便转头与昭贵妃笑道,“怨不得不肯带进宫,这是怕我抢呢。”

    昭贵妃也凑过来,见明嘉小大人儿一样给自己请安,年纪虽小却带了几分世家子弟的风采,眨巴了一下眼睛,飞快地送衣襟上扯下来了一个白玉平安扣儿来,挂在了明嘉的衣襟儿上,之后飞快转头伪装自己什么都没干!

    “这可下了血本,可见是真喜欢的了。”见明嘉认真地拱着小拳头给昭贵妃道谢,皇后面上带着几分笑意,转头与下头好得意地仰着头的恭顺公主笑道,“这是她前儿在法华寺里求的,在佛前供奉了整整三年,最是灵验不过,我要都不肯离手的,竟给了嘉儿,可见是喜欢极了。”她话音刚落,就见昭贵妃霍然转头气恼地看着自己,挑了挑眉笑问道,“莫非是我说错了话?”

    “你!”皇后把自己的底细都交代出去了,昭贵妃正要在小辈儿面前做高深模样呢,可气坏了!

    皇后实在太过分,好想不理睬她!

    低头就对上了明嘉无辜感激的大眼睛,昭贵妃脸都黑了,用力扭头生气,却恐叫小孩子觉得自己有心针对,只咬着牙小声儿说道,“孩子很可爱!”

    “贵妃娘娘是喜欢嘉儿么?”明嘉在家中抱惯了姐姐的腿,见这个脸色很凶的美貌宫妃仿佛是只纸老虎,眨巴着大眼睛就拉着昭贵妃的裙摆问道。

    “嗯!”昭贵妃冷酷地哼了哼!

    “瞧瞧这孩子多招人喜欢。”皇后是个喜新不厌旧的人,一手拉着抿嘴儿笑的明秀不撒手,见明嘉很有规矩礼仪,然而却还有孩童的天真可爱,眼睛都亮了,顾不得昭贵妃的怒视俯身就将个小小的明嘉给抢在了自己的手里,又微微敛目,不着痕迹地将明秀推到了昭贵妃的身边,这才搂着笑嘻嘻仿佛很自在的明嘉笑问道,“平日里,嘉儿喜欢在家做什么呢?”

    他最喜欢看母亲与父亲掐架,喜欢看母亲提着父亲耳朵使劲儿咬父亲的脖子,这个能说么?

    明嘉白皙的小脸蛋儿上露出了快活的笑容,抱着皇后献宝一样儿地说道,“和大姐姐表姐一起说话……”最近在斗蝈蝈顺便养着一只大公鸡,只是这不能告诉皇后娘娘,“和大哥哥一起去骑马,”顺便围观一下笑郡主跟自家大哥的恋爱史,“给母亲父亲请安,”这个就不必说了,大家都知道,“好好儿读书,”回头就能吃许多的甜甜的点心了,“自己玩儿大哥哥给买的玩具。”

    真是特别丰富的日子呀!

    看着明嘉一脸的天真憧憬,皇后的心里化成了一股水。

    “这么忙,忙得过来么?”她抱着明嘉笑问道。

    “开心,每天都开心。”明嘉没有半点儿阴郁的笑容,叫皇后心中越发柔软。

    这是一个真正生活在蜜罐儿里的孩子,虽然有些小小的狡黠,然而目光清正,显然是生活没有半分不如意。

    想到沈国公只恭顺公主一妻,万事都拦在了妻子的前头不叫妻子挨着半点儿的风雨,皇后心中喟叹,与下头很傻很天真的恭顺公主温声道,“儿女双全,你很有福气。”

    “嘉儿也很有福气。”明嘉觉得自己得了这么好的父亲母亲,还有兄长姐姐,也很需要炫耀一下。

    “是了,咱们的嘉儿,也很有福气。”皇后忍不住就在明嘉尤带几分肥嫩的脸蛋儿上亲了一口。

    “还要!”沈国公府二公子是个很会顺杆儿爬的家伙,将另一侧面颊也贡献了出来,看着皇后目光炯炯。

    皇后看着明嘉,忍不住就将他给揉进了怀里去。

    若说皇后其实也蛮可怜,虽然有很多的孙子,然而皇长孙慕容斐是个很不好搞的家伙,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父辈的威严,叫皇后很疲劳。后头的太子的几个庶子倒是很孩童,只是皇后却并不是很亲近,哪怕是太子妃带着这几个孩子在自己面前请安,平日里也很寻常,绝不叫自己的宠爱越过慕容斐去。不单越不过,相反,因皇帝的缘故,皇后对嫡庶更为苛刻,待几个庶出的孙子孙女都很冷淡。

    哪怕是再可爱,她都能忍住不露出另眼相看的意思。

    虽然也有些封赏,然而却也不过是看在那几个东宫侧妃背后的家族的面上。

    至于唐王处,唐王妃这一胎还没生呢,自然不必说什么,皇后如今见明嘉可爱机灵的模样,况又是恭顺公主之女,越发地将满腔的喜爱放在了明嘉的身上,只拢着亲手给喂点心与茶水,还小声儿问喜欢什么物件儿。

    恭顺公主旗开得胜,此时很得意的。

    明秀见皇后是真心喜欢明嘉,也在心里欢喜,又见下头亲娘已经美得不知今夕是何年了,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头就见昭贵妃看着自己。

    这艳丽夺目的宫妃对自己小幅度地招了招手儿,叫自己拉住她的手,之后明秀就只觉得水袖一动手心儿一凉。

    一块儿仿佛是玉石的东西,在宽敞的云袖之中被偷偷儿地塞进了自己的手心儿里。

    明秀只觉得满心诧异,却见昭贵妃干完了这个,还伪装若无其事地收了手回身儿端茶吃,一边儿还隐晦地对自己使眼色仿佛是叫赶紧将“赃物”藏好,一时只觉得哭笑不得,之后又有些暖意。

    这位才见了一面的宫妃,竟仿佛还记得她。

    “你这许久不见,仿佛是瘦了,瘦了。”见皇后仿佛是飞快地往自己方向看了一眼,昭贵妃做贼心虚的,拒绝与皇后对视,只冲着明秀硬邦邦地说道,“可是在外头有人叫你烦心?你是公主女,在外头不必叫人小瞧,谁敢招惹你,只大耳瓜子抽她!”想当年昭贵妃娘娘得宠的时候,敢在她面前说三道四的,那她都敢上爪子的,一点儿都不肯叫自己憋屈,也从不与帝王告状。

    招惹她的都叫她报仇完了!

    明秀早知道昭贵妃直率,那从前在宫里叫一个跋扈啊,然而此时见她关切地看着自己,竟觉得感激。

    “抽完了,并没有吃亏。”她并没有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敷衍昭贵妃,柔声说道。

    “真的?”明秀的脸太有欺骗性,昭贵妃有点儿不信,顿了顿便哼了一声说道,“总之,你戴着……”她又见皇后笑吟吟地看过来,便对着明秀使了一个“你懂”的眼色,偏头,艳丽的脸上微微发红地说道,“点儿保平安的东西,就能叫自己逢凶化吉,越发顺遂呢!”

    她说到这里,明秀就知道她偷偷儿给自己的是什么了。

    只怕也是一枚平安符,还该是很珍贵的那种。

    想到这,明秀的嘴角就微微地一抽,勉强地露出了一脸的“我懂”的表情,见昭贵妃这才满意地哼了哼。

    她也算是欺负了她儿子了,这个,贵妃娘娘还不知道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