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2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昭贵妃又不是管生不管养的渣娘,自然是知道儿子心事的。

    前一阵儿儿子傻笑着与自己说恭顺公主身边儿那个可爱姑娘时的表情还历历在目呢。

    当然儿子情场不顺,昭贵妃也多少知道点儿,不过又怎样呢?

    皇后说得好,儿子么,就得多点儿挫折,人生路上才丰富多彩呢!

    因心里好奇儿子的心上人,昭贵妃也确实蛮喜欢眼前的小姑娘,她偷偷儿地扭头去看明秀,见她对自己歪着头柔顺一笑,脸就红了。

    “我都说了,你可以常常进宫,我跟你说话的。”昭贵妃哼道。

    “初入京家中事忙,叫娘娘记挂了。”瞧这模样仿佛是不知道,不然接二连三叫安王吃瘪伤心的,这贵妃还不吃了自己啊!

    明秀顿了顿,见皇后还是抱着弟弟不撒手,也不管的,只安静地坐在了顺嫔的下手,眼角的余光见着顺嫔掩唇而笑的模样,便觉得这位年少的宫妃仿佛还真有点儿眼力见儿。

    当然,没有眼力见儿的,早在宫中死了不知几个来回了。

    “瞧娘娘与郡主说话的模样,臣妾都觉得心里松快,什么烦恼都不见了似的。”顺嫔在昭贵妃面前也不提什么姐姐妹妹的,只拿昭贵妃当顶头上司很有职业素养,见昭贵妃面容和缓地点了点头,这才扭头与明秀笑着轻声说道,“难得贵妃娘娘喜欢谁家的姑娘。前儿广山伯家的大姑娘入宫请安,里里外外地奉承娘娘,奉承到天上去。然娘娘就是不喜欢她,连个眼神儿都没给,那家的姑娘就再也没敢进宫招娘娘的不喜呢。”

    慕容宁在前朝一战成名,从此再也不是皇帝面前无足轻重的皇子,群臣的心里就打起了小九九。

    都不是傻子,即便不得宠,然而四皇子也能在京中站稳脚跟,至少身上的王爵是稳当了。

    况慕容宁也有优点。

    这位皇子与太子交好,又与荣王有血缘上的关系,虽然皇贵妃与昭贵妃那点儿不得不说的故事满京城都知道,然而这算什么呢?虽然是夺宠仇深似海,不过一笑泯恩仇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儿不是?昭贵妃一低头,姐妹俩没准儿珠联璧合了。

    若是荣王有机会上位,莫非还能宰了与自己血缘这样亲近的兄长?若太子即位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安王的尊荣只怕就要延续到新朝。这样能左右逢源的皇子真的不多了,自己又能干,虽然不知道究竟喜欢的是什么类型的姑娘,不过想试一试,给四皇子当个老岳父的,真不是一个两个。

    哪怕四皇子真对女人没有兴趣,那也无所谓。只要生出嫡子,随便在外头养男男女女。

    最好是男人,那样儿都不必担心庶子问题了。

    将这其中利弊想清楚了,这些日子入宫给昭贵妃请安的勋贵不是一家两家,统一都带着一二三四五个羞答答的姑娘,预备广撒网,贵妃喜欢哪个,那就贡献出哪个。

    昭贵妃这些日子叫人烦透了!

    世态炎凉,她经历了这么多年也是够了。不得宠的时候,除了皇后出手庇护她,再也没有人愿意拉她一把,反而畏惧皇贵妃之势不敢与她亲近,恐被皇贵妃清算。就算是娘家,当年从她风光的时候就得到了无数好处的娘家,有了皇贵妃更在帝王面前得宠,从此也对自己再也没有了庇护,从来女眷入宫,都没有说顺便来看一看坐一坐,问一问自己这些年好不好的。

    这样的无情,昭贵妃虽然天真了些,也不是傻子,只觉得心寒。

    如今好了,她儿子立起来了,这群王八玩意儿又纷纷讨好,想要从她这里得到好处,做梦呢!

    昭贵妃觉得这些小人实在恶心,也拒绝插手自己儿子的生活,只用一贯的傲慢的语气喷得心怀叵测的家伙滚蛋!

    “顺嫔的这张嘴,最讨人喜欢的,怨不得陛下喜欢。”昭贵妃傲然地说道。

    若换个人,如皇贵妃,这阴阳怪气的话定叫人觉得昭贵妃这是嫉妒,给人下不来台,然而顺嫔却只是笑笑,并不在意。

    比起口蜜腹剑,面上笑底下刀的小人,昭贵妃这种只知道在嘴上占便宜的,真不是要紧的事儿。

    “莫非你不喜欢?”皇后便笑道,“顺嫔谦逊柔和,就叫你给欺负着。”

    “我怎敢欺负陛下的爱妃。”昭贵妃见皇后竟向着顺嫔不为自己说话,顿时不干了。

    “有皇后娘娘护着,贵妃娘娘欺负臣妾,臣妾也受宠若惊的。”顺嫔抿嘴笑道。

    “她护着我?!”最欺负人的就是皇后了!昭贵妃被这个颠倒黑白的世界气坏了,扒拉开皇后安抚的手,坐在椅子里谁都不理,认真地生气。

    “瞧瞧这性子,还得哄着劝着,不然这宫门都得拆了。”皇后很喜欢逗弄爱炸毛儿的贵妃,毕竟这后宫太无趣,总得给自己找点儿乐子。见昭贵妃美艳的脸板得死紧只觉得有趣,她只当没看见也不哄的,转头只与明秀笑道,“你母亲入宫,还说你琴棋书画都还算精通,也会咱们这儿的五子棋?”她顿了顿,就见昭贵妃听说“五子棋”眼睛亮了,抖着耳朵仿佛在偷听,便笑了。

    “从前在古书上见过这玩法儿,因消遣轻松,因此倒还喜欢。”明秀见昭贵妃梗着脖子装不在意,其实眼睛一下一下往自己方向看,顿时就觉得皇后这恶趣味真是够了。

    “咱们宫里,贵妃也喜欢这个,平日里你陪贵妃解闷儿也是好的。只是……”皇后为难地问道,“阿秀的水平如何?贵妃的……”

    “本宫棋艺高超!”见皇后要说自己的坏话儿,昭贵妃急忙在一旁给自己辩解。

    她等了半天也没等来皇后哄她,脖子都疼了,急忙给自己下台阶儿。

    “我也只是拿来游戏罢了。”见皇后挑眉满意地笑了,明秀嘴角抽搐地说道。

    “那,我让你一个字儿。”昭贵妃见小姑娘怯怯地看着自己,恐自己高超的棋艺叫小姑娘伤了自尊心,有些为难地想了想,便说道。

    恭顺公主听到这儿,猛地咳了一声。

    自个儿闺女下围棋都能杀得自己丢盔卸甲,玩儿那什么五子棋,那还不通杀呀!

    “多谢娘娘照拂。”明秀仰脸感激地说道。

    虽然她与安王并没有什么牵连,然而却也不会在后宫得罪昭贵妃,这并不是她的性情。

    “平日里两位娘娘对弈,”顺嫔平和的声音仿佛这下的不是五子棋,是更高深的玩意儿呢,悠然地说道,“皇后娘娘胜之七八。”

    这是在隐隐地提点明秀别一个劲儿地赢叫昭贵妃输得太惨再恼了掀桌子什么的,明秀心中一动,再次看了看这位顺嫔,这一回就看出问题来了。

    不施粉黛越发透出自己水润模样儿的顺嫔一只手小心地捂着平平的小腹,很紧张的模样。

    “顺嫔瞧得仔细,可惜了不会玩儿。”皇后拍着怀里的明嘉,见明秀目中露出了然之色,只掩住了面上的满意这才与明秀指着顺嫔笑道,“上回来你没有看见她,原是她突然就晕了,我叫太医将她送回了宫。”

    她命身边的宫人往顺嫔的方向多放了几个软软的垫子,十分小心的模样,这才温声道,“你这胎还未满三个月,太医说坐胎不稳,以后也该小心些。我这宫里少了你,莫非就不知道你的心意了?”

    “臣妾那宫里憋闷,不如来陪着两位娘娘解闷儿。”顺嫔的眼睛都明亮起来,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目光温柔地说道,“这个孩子也感激娘娘,有您日日看着,也有主心骨儿呢。”

    “你既然托庇与我,我自然会照拂你。”皇后又不是杀人狂,自然干不出一个一个弄死庶子的事儿。况最想搞死的那个还在前朝活蹦乱跳呢,眼下这个,只要顺嫔真的有恭敬之心,生下来又如何呢?不过是年纪小小的孩子,就算争宠,担心的也是皇贵妃。皇后乐得拿顺嫔在前头顶着叫皇贵妃不开心。

    且这个孩子养好了,没准儿还是太子的臂助。

    “若没有娘娘,这孩子……”顺嫔眼眶红了,目中就透出了些恨色。

    她刚入宫得宠时,虽然与皇贵妃之间有几分冲撞,然而后宫妃嫔哪有真正和睦的呢?斗一斗也就完了,竟都没有想到皇贵妃买通了自己宫中的人,给自己下绝育药。

    不是她身边儿也有几个谨慎护主的大宫女,她此生都不会有孕,还会叫那狼虎之药给伤了身子。

    断人子嗣这是生死之仇,顺嫔虽然没有皇贵妃得宠,也没有皇贵妃的品阶高,然而却并不妨碍她与皇贵妃为敌。

    至于如今有了身孕,不管这个孩子是男是女,只要能托庇在皇后的手下,她就算终身有靠。

    至于皇帝会不会因自己亲近皇后厌恶自己,有了孩子的顺嫔觉得真的无所谓。

    为了讨好皇帝的喜恶就在给皇贵妃跪着当奴才叫她搞死自己,那才是蠢货!

    “恭喜娘娘。我初初入宫,竟不知这宫中还有这样的喜事。”从皇贵妃十年前生育了大公主之后,这宫中就是皇贵妃一家独大,哪怕是有零散的几个妃嫔得到些帝王的垂怜,然而却再也没有宫妃有孕。

    顺嫔这一胎可算是头一份儿了,明秀都能感觉到皇贵妃不爽的心情,况顺嫔是个很聪明的人,也很识时务,她自然不会冷言冷语叫人不快,见顺嫔感激地对自己颔首,她便柔声道,“咱们都知道您离不开皇后娘娘,只是您平日,也任性些,叫个轿子抬着来去好些。”

    她见着了顺嫔一双露出了头儿的宫鞋上头都是湿润的泥土,仿佛是自己走来的。

    后宫极大,这样劳累也是叫人为难。

    “快别说了。”皇后脸色就沉了,见顺嫔强笑了一声不敢回话,便叹气道,“你不懂。”

    见皇后是这副模样,明秀心中一凛,就知道这其中有事,只是这涉及宫中秘辛,她自然不会多嘴。

    “若不是皇后娘娘为臣妾做主,臣妾连害了我的是哪个,竟都不知道。”顺嫔想到那日几个内监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叫自己从轿子上滚下来的惊险就是一头的冷汗,此时忍不住含泪对昭贵妃感激地说道,“若不是娘娘,我只怕就是一尸两命!”暗地里那人万事俱备,自然不会叫自己逃脱,她是真的从高高的轿子上跌下来了,若不是关键时候昭贵妃上前一扑垫在了她的身下,她少说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就留不住。

    “不过是顺手罢了。”昭贵妃不客气地说道,“年纪小,什么都不懂,你还敢有孕!”

    有孕的宫妃想要害她的不知多少,别说皇贵妃,就是入宫时就与顺嫔极要好,共进退抵御皇贵妃的和嫔,也未必很无辜。

    昭贵妃虽然是个傲慢冷言冷语的性子,然而却从来都看不上拿孩子下手的小人。虽然不喜欢顺嫔,却也不会叫她此时为人陷害。

    “还得娘娘以后教我呢。”顺嫔初时也觉得昭贵妃难相处,叫昭贵妃吃哒两句还回宫暗搓搓扎过贵妃的小人儿。然而时间久了,却觉得昭贵妃这样的性子叫自己不必藏着掖着说话,分外地轻松。

    “她年纪小,你就带着她些。”皇后与昭贵妃温声道。

    昭贵妃是个顺毛驴儿,此时见皇后对自己很温柔,顺嫔对自己很尊敬,便只点了点头,倒觉得自己蛮有用的,又有些得意了。

    这倒是很有趣,明秀笑了笑,看着这几位玩耍,正在此时就嗅到了淡淡的甜香气,就见几个宫女垂着头将热茶等等端上来,又见几个往顺嫔的方向去了,瞧着仿佛是顺嫔身边的宫人,便一边听着皇后询问明嘉的功课,一边看着顺嫔叫人将手边儿的一碟子鲜艳如同胭脂的点心往自己面前送来,听她柔声说道,“这是我老家的胭脂红,听着虽然唬人,然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郡主尝尝。”

    “娘娘唤我阿秀就是。”明秀嗅到这其中带着玫瑰等等的花香,便劝道,“娘娘身子贵重,这些点心还是以后再吃。”

    “我也只是摆着嗅嗅味儿。”顺嫔脸色暗淡地说道,“也只能借着这个,想想父亲母亲还有家乡了。”

    她远离爹娘入宫侍奉帝王,都是为了家族,虽然早有觉悟,然而谁能忍得了这样的分别呢?

    “娘娘是金陵人?”明秀笑问道。

    “你听得出我的口音?”见明秀一笑,顺嫔便眼中一亮,急忙问道。

    “从前父亲手下有一位属下就是金陵人,口音与娘娘很像,只是没有娘娘的声音好听。”明秀见顺嫔果然对自己更亲近了些,仿佛是想与自己说说家乡的轶事,正打迭起精神想要说说那里的有趣的事儿,顺便满足一下仰头偷听的昭贵妃的那点儿好奇心,却在顺嫔身边一个宫女儿走过来给自己端点心的时候微微一皱眉,之后秀美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苦笑,实在不知道这后宫是不是与自己犯冲。

    传说中的麝香*,莫非真的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