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3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事件比较突发,若是从前,明秀只会装不知道。

    荣华郡主是个不怕事儿的姑娘不假,然而却也不是个什么事儿都往身上揽的傻姑娘。

    若顺嫔方才眼睛长在头顶上,明秀都不必纠结的,随她如何一点儿心理负担都没有。左右这年头儿宫斗天天有,又不是她给顺嫔宫女身上抹了麝香。

    然而眼下真是叫明秀很纠结,况这是在皇后宫中,若顺嫔在皇后宫中有了个好歹,不单要牵连皇后,前朝太子也要被指责。

    理由都找好了,焦头烂额越发丧心病狂的太子为了不叫另一个弟弟出世与自己争夺皇位,冷酷无情地指使亲娘给庶母下了药,想要一尸两命。

    真是一石二鸟,能想出这招儿来的也是强人了。

    这自然不会是皇后干的。顺嫔常在皇后宫中走动,皇后若下手,也不会这样没有水准。

    觉得有必要保住太子的地位千万别叫荣王上位——这小子据说要娶与自己有仇的永寿郡主。明秀抿了抿嘴角,抬手就握住了正要回到顺嫔身边的那个宫女的手臂,在后者疑惑的目光里只是安抚地笑了笑,之后细细地闻了闻,敛目轻声叹息了一声,拉着那宫女不叫她回去,这才与并未发觉什么的皇后柔声说道,“请娘娘吩咐各位宫女姐姐,都离顺嫔娘娘远一些。”

    “怎么说?!”皇后正抱着明嘉玩儿呢,听见这个,又见明秀拉着一个宫女,顿时脸色一变。

    她又不是死人,自然立时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意思。

    顺嫔也是脸色一变,回头谨慎地看了看身后的宫女。

    “有点子麝香与红花的味道。”明秀轻声说道。

    这话叫顺嫔大惊失色,也顾不得真假顿时就捂住了自己的鼻子。若不是身子重不敢动,恨不能缩昭贵妃的怀里去!

    “你们出来!”皇后日防夜防,一颗心都在顺嫔这一胎上,就担心有什么事端,然而却没有想到这么护着竟然还能着了道儿,急忙叫顺嫔身后几个脸色大变的宫女走到了自己面前,目光冰冷地审视了一会儿,回头与身边的心腹宫女说道,“去闻闻看。”见那几个宫女细细地闻过,回头对自己疑惑地摇了摇头,皇后心中不由迟疑起来,只与明秀问道,“会不会……”你闻错了?

    “仔细嗅袖口。”明秀放开了身边那个脸色惨白一脸惊恐的宫女,与皇后说道,“味道极淡,若不是这位姐姐给我上茶,袖口划过了我的面前,我也是闻不出来的。”

    那味道很淡,隐隐约约地有那么一点儿味道,只是明秀想着,若是积少成多,也是很要命了。

    皇后急忙命人再闻,这回就见几个宫女对自己点头,便是确实有味道,脸色顿时就沉下来了!

    “不可能!”皇后死死地看着下头的这群宫女,咬着牙冷冷地说道,“顺嫔宫中的衣裳,本宫不许旁人插手,只叫我宫中的人亲自浆洗收拾,怎会……”她又厉声叫人仔细地看,不大一会儿,就见一个宫女捧着极微薄的细细一层的粉末奉到自己的面前,低头想了想,已经气得浑身乱抖,看着这下头顺嫔的宫女喝问道,“这是什么?!”见那几个宫女彼此看着都说不知道,已经冷笑了起来。

    这麝香的粉末很少,光闻只怕对顺嫔影响不大,然而若是顺着袖子有一丝半点儿落进顺嫔的嘴里……

    “是,是宫中一位姐姐的意思。”眼见顺嫔一脸要厥过去的模样,一个宫女儿便哭着爬到皇后的面前央求道,“娘娘饶命!奴婢真的不知道是这种东西!”她哭了两声,见皇后脸色缓和了下来,急忙继续说道,“咱们娘娘自从有孕,就很久未见陛下。那位姐姐说了,这是桃花碎,是能乞求陛下来咱们宫中的……”

    “还给你家娘娘带了一个巫蛊的罪名儿?”明秀柔声在一旁说道,“真是个忠心的姐姐。”

    皇后此时脸上已经暴雨雷霆,哪里有方才的半点儿温柔,死死地看着这个讷讷了两声不敢说话了的宫女,便冷笑了一声,淡淡地说道,“果然是个忠心的奴才!去!”她扬声吩咐道,“顺嫔宫中的,都给本宫叫来!你不是说是宫中人告诉你的办法?那就给本宫指出来!指不出人来,本宫只好拿你们充数!”见那宫女脸色煞白露出了惊慌,下头的宫女也跟着哭了嚷嚷自己的无辜,她便敛目冷笑道,“竟然敢收买本宫的人!”

    除了面前的这丫头,下头的那几个竟然还是皇后分给顺嫔想着护着她的,不管这里头有没有她们的事儿,都不能再留在顺嫔的宫中了。

    顺嫔此时还看不出有孕,只是看着开口说话的那宫女,却难免伤心。

    “真的是你?”顺嫔颤巍巍地想要站起来,却觉得身子发软,看着那宫女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喃喃地问道,“你,你是我带进宫的呀!这是为什么?”这是从小儿服侍她长大的丫头,哪怕是入了宫她得了帝宠,却依然将她当做自己最亲近的人,什么心事都与她说的。皇后也派来了几个忠心的奴婢,然而她的面前,还是她最得脸每每都是最多的赏赐与信任。

    为什么要背叛她?

    还巫蛊邀宠?!

    这是叫她身败名裂?!

    那宫女抽泣了两声,伏在地上却什么都不说,只垂着头默默流泪,许久之后仿佛是心一横转身就给顺嫔磕头,流泪说道,“是奴婢对不住娘娘!只是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只是奴婢一人做下,与旁的姐妹无关。”她仰着头强笑了一声,哀哀地看着痛苦莫名的顺嫔,低声说道,“那不是桃花碎,是,是麝香与红花,奴婢都知道!是奴婢将这些半夜无人抹在各位姐妹的袖口上,也是奴婢……”

    她沉默了一会儿,方才低声道,“给娘娘取回来的绝育药。”

    “你就这么恨我?!”顺嫔几乎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指着自己的心口颤抖地问道,“我这些年,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

    “娘娘待奴婢如同亲姐妹。”这宫女含泪说道,“只是,只是……”

    “少说不得已的话,都是苦情人呢!”昭贵妃是个霸道的性子,最不爱看这“我有苦衷请你原谅我”的戏码了,只叫顺嫔一边儿呆着去,低头一把就抓住了这宫女如云的长发拎起来冷笑说道,“不管是什么缘故,都不是你卖了主子的理由!你自己觉得没有什么,可知但凡你做的事儿成了,你主子的生死该如何?!她宠爱了你这么多年,竟然宠出来了一个白眼狼!”见那宫女哭着摇头,昭贵妃目光一冷。

    “你就说,谁指使的你!”

    “奴婢不会说。”那宫女被昭贵妃头发都抓掉了疼得浑身发抖,不知为何却咬紧了牙,就是不肯说,柔柔地看着低头垂泪的顺嫔,轻声说道,“奴婢对不住娘娘,心里有愧,只是……”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苦笑说道,“只是奴婢也是人,也喜欢有个人……”

    从她背主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再也没有想过忠心二字了,磨灭了良心也要……“您没事儿,其实也挺好的,至少日后奴婢,不会再日夜惊惧不知何时被您发现了。”

    “你!”顺嫔到底舍不得,正要开口,却见那宫女目中闪过了一丝决然,拔出了手上的金簪就往心口刺去!

    “去!”明秀就在一旁,抬脚就踢在了这宫女的手腕儿上,就听一声脆响,那金簪落地,宫女不可思议地看着反应这样快的明秀。

    “她父亲当年教导了她一些身手。”这今天真是够开眼的了,恭顺公主被开了一把眼正在惊诧呢,就见稳重的闺女露出了将门虎女的彪悍来,急忙在一旁咳了一声。

    “押住她!”皇后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自尽,顿时喝了一声。

    一群宫女一拥而上将那宫女拿下,皇后脸上阴晴不定地看着这宫女,许久之后眯着眼睛冷冷地说道,“送到地牢去,务必撬开她的嘴!撬不开的话,七十二刑法都上一遍!”她目光一转下意识地捂住了怀中明嘉的耳朵,继续说道,“叫顺嫔宫里的都去看着!叫她们知道,日后谁再敢干出背主之事,就与这丫头一个下场!”见那宫女一脸眼泪地被拖走,她沉默了片刻,叹了一声。

    “这宫中,仿佛与从前不同了。”许多年后宫没有皇嗣诞生,她都忘了后宫的险恶了。

    “皇后娘娘……”顺嫔抹了一把眼泪,强笑道,“是臣妾识人不明,臣妾……”

    “这宫中,是否有男子能入到后宫?”明秀沉吟了一会儿,便问道。

    “能在后宫走动的,泰半都是皇家子弟,还有勋贵高官。”皇后明白明秀的意思,那宫女要自尽之前露出了些口风,仿佛是有了一个喜欢的人。

    “女子为情所困,也不是不可能。不然凭娘娘对她的宠爱,她不该是为了点子利益就眼皮子浅的东西。”明秀柔声说道。

    “你说得很对。”皇后并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明白的人,目中已经若有所思,却只是沉沉地说道,“只是贵妃说得对,不管是为了什么,都不是背主的理由!”

    “你日后,得更小心些了。”皇后与顺嫔温声说道。

    “臣妾明白。”顺嫔都要被吓死了,此时恭敬地说完,正要感激明秀一二,却听见外头传来了些喧哗之声,之后,就见一个高大的明黄的身影带着两个极窈窕的妃嫔走了进来。

    明秀抬眼就见到了对面的那个中年男子,就见这人十分英俊,然而脸上却带着叫自己很不愉快的气息,一身龙袍仿佛是刚刚下朝,只装作没有听见身边恭顺公主的一声冷哼恭敬地起身,就给这中年拜了下去,拜见之后许久没有听见答复,只觉得一道冷淡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许久,这才听到那人的声音冷冷地说道,“起来吧。”她见皇帝越过自己走到了皇后的面前,却离得很有些距离。

    皇后方才也给皇帝行礼,被他叫起,便脸色淡淡地站着。

    “陛下有何吩咐?”无事不登三宝殿,皇帝出现在这儿,自然不是与皇后叙旧的。

    “皇贵妃听见这宫中有人吵嚷,因此好奇。朕带她来瞧瞧,满足满足好奇心。”皇帝淡淡地说道。

    皇贵妃立在皇帝的身边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妩媚极了。

    明秀却越品这话越奇怪,只觉得皇帝仿佛是在努力给皇贵妃拉仇恨似的,不过皇贵妃得宠有人护着,叫皇后恨着也就恨着就是了。

    莫非还能杀了她不成?

    “皇贵妃这耳目,真是叫本宫大开眼界。”皇后平静地说道,仿佛对丈夫带着另一个女人来看自己的笑话完全无动于衷。

    “皇后娘娘这宫中总是静悄悄的,难得有这样热闹的时候,臣妾自然是好奇的。”皇贵妃冷笑着看着这守着一个冷宫还在自己面前做出皇后模样的女人,只觉得她挡道儿的厉害,不是她占了位置,凭皇帝的宠爱,自己都已经是皇后了!

    见皇后沉默着不说话,皇贵妃越发得意,风情万种地抱着皇帝娇滴滴地说道,“陛下瞧瞧,皇后娘娘这是看不上臣妾呢,这多叫臣妾没脸呀?”

    “回头,朕去你宫里给你开解开解。”皇帝垂头,仿佛对皇贵妃依赖自己的模样很喜欢,挑眉笑道,“如何?”

    “您天天来,这叫什么赏赐呢?”皇贵妃妩媚的眼角一转,仿佛才看见别人似的,掩唇笑道,“这么多姐妹在,多叫臣妾不好意思呀。”

    皇后漠然地看着皇贵妃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只问道,“陛下满足了好奇心没有?”

    “你说呢?”皇帝不答,垂头问怀中的皇贵妃。

    “皇后娘娘不喜欢臣妾,臣妾就不问了。”皇贵妃一脸的伤心,顿了顿,便将目光落在了冷笑中的昭贵妃的身上,竟目中露出一丝忌惮来。

    “姐姐你也在。”她笑容一收双目含泪问道,“这么多年姐姐都不肯见我,莫非还不肯原谅我夺走陛下么?”

    昭贵妃都叫这贱人给气死了,此时冷笑一声,懒得看她。

    她对皇帝没有什么感情了,然而却也看不得贱人在自己面前猖狂。

    当年当面姐姐妹妹的,回头就抢她男人!

    “陛下……”皇贵妃仿佛今日就是上门给人添堵的,见昭贵妃竟然学聪明了不肯与自己对持,心中一动,急忙摇了摇皇帝的衣袖,见他目中冷淡心中松了一口气,然而却还是有些担心皇帝又叫昭贵妃这张娇艳的脸给迷惑,目中一转便叹气道,“姐姐恨我,我,我不如归去了吧!”她没有看见皇帝面上飞快闪过的一丝讥讽,上前拉着昭贵妃的手哽咽地说道,“我把陛下还给姐姐,我是不是就还是您心里的那个好妹妹?”

    她哭着说道,“为了姐姐,我愿意做任何事的!”

    左右昭贵妃的性情,是只会骂她装模作样的!

    果然昭贵妃勃然大怒,跳起来就要骂着个两面三刀的小人!

    然而瞬间,她就叫一只小小的手不着痕迹地拉住,之后那只小手细微地在她的手臂上写了一个字。

    “好啊!”觉得明秀不会祸害自己,昭贵妃强忍一口气,硬邦邦地说道,“那你出宫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