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4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啊?”

    皇贵妃眼泪落在一半儿,哭不出来了。

    “姐姐?”什么时候昭贵妃换画风了?!她不是最不喜欢嗟来之食,背叛了的送到她面前她都不要的么?!

    皇帝只是冷静地听着,仿佛面前的几个女人掐出一地狗血都全不在意的。

    “你不是为了我要出宫么,那就走啊!”很久没有扒下这家伙脸皮的模样儿了,昭贵妃觉得这也挺爽的,冷笑了一声一双厌恶的眼睛看着讷讷的,梨花带雨分外凄美的皇贵妃,挑眉说道,“只要你出宫去,再也别回来,我就原谅你,怎么样?”

    她觉得皇贵妃这道貌岸然的模样叫人揭穿了也就是那么回事儿罢了,算什么呢?她从前,怎么就信任这么一个东西,那时候自己一个人伤心成那样儿?!

    “我,我……”皇贵妃期待地扭头,希望皇帝给自己说出话,然而皇帝只是低头看着自己那双保养得很修长细致的手指,完全没有看见她的目光。

    “莫非还要我给你收拾东西?”昭贵妃觉得明秀真是很聪明,一句话就将小人逼到无路可退了,冷笑问道。

    “我愿意,只是……”皇帝不给力,昭贵妃还在逼迫,皇贵妃决定耍无赖了,掩面转身扑进了皇帝的怀里呜咽道,“我舍不得陛下呀!”

    “那你是走还是不走!”昭贵妃不耐地说道。

    “为了陛下,我对不住姐姐!”皇贵妃疯了才会出宫,再是真爱出宫了也就完了,顿时呜咽了一声。

    她还得在宫里霸着皇帝,谋算给自己儿子的皇位呢!

    只是皇帝今日待昭贵妃仿佛有些不同,竟并未呵斥,就叫皇贵妃心中一冷。

    她心中对和嫔顺嫔也就是那样儿,然而对昭贵妃却心存忌惮。

    这是真正得宠过的女人,是皇帝在她之前最喜欢的女人,是曾经连皇后都要退避三舍还能安安稳稳生出一个皇子的女人,怎会这样简单?

    没准儿什么时候就跟皇帝旧情复燃,那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想到昭贵妃也有一个儿子,这儿子还混的风生水起,皇贵妃双腿都在发抖,许久之后软软地靠在了皇帝的手臂上小声儿说道,“陛下,陛下臣妾舍不得您,您别叫姐姐赶臣妾走。”将这些罪过都推在了昭贵妃的身上,她目光一歪,就看见了一旁的顺嫔正摸着自己的小腹,便挑眉笑问道,“顺嫔的胎可还好?方才知道你在皇后的宫中,我这个做姐姐的很担心呢。”

    “有皇后娘娘在,娘娘担心什么呢?”顺嫔心里猜着这回麝香之事八成与皇贵妃脱不了关系,心里恨不能咬死她,只淡淡地说道。

    从皇帝进来他就再也没有看顺嫔一眼,顺嫔已经明白自己这是失去圣心了。

    没了帝宠,她就带着这个孩子依附皇后过。

    “我还担心方才那样闹腾,你这胎要不稳当了呢。”皇贵妃总算看着大家不再纠结自己那点儿出宫的事儿了,又见皇帝无所谓由着自己欺负人,越发地笑道,“莫非是被不懂事的丫头坑害?我就说,妹妹你啊,身边的人太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这万一有个心怀叵测的,伤了你腹中的小皇子,那可怎么办呢?”她顿了顿,对着皇帝柔声说道,“陛下说,我是不是该担心妹妹?”

    她一边说,一边往皇后的方向看,口中笑道,“不过您别夸奖臣妾,这是本就是臣妾分内之事。”

    管束后宫子嗣,这是皇后的分内事,可不是皇贵妃的,明秀可算见着皇贵妃是个什么玩意儿了,笑了笑。

    “顺嫔走动得过于频繁。”皇帝这话,就是在责备顺嫔与皇后勾结了,听得顺嫔身上一抖。

    “投机之女。”皇帝继续说道。

    顺嫔方才遭背叛,此时还叫皇帝给了两句,一双眼睛里已经是泛着泪水,只是不知想到了什么并不肯叫眼泪落下来,轻轻地说道,“多谢陛下教导。”

    “恭顺。”皇帝没有管皇贵妃那志得意满的模样,抱着这个贴着他不肯离开的女子,只看着脸色僵硬的恭顺公主淡淡地说道,“许久不见。”

    恭顺公主很想一口唾在他的脸上!

    然而想到沈国公,恭顺公主并不愿意再叫沈国公为自己背着这些责难,叫皇帝觉得沈国公一家不恭敬,忍住了心中的怨恨,只福了福,开口唤了一声陛下。

    “朕没有想到,你竟过得不错。”这话多缺德呀,仿佛就希望人家过得很坏似的。恭顺公主听了脸上就气白了,然而皇帝就跟没有看见般,冷冷地继续说道,“如今,你也算是儿女双全,很有福气。”

    他竟然说了几句好听的话,实在叫人诧异,然而皇帝却仿佛并不在意,沉默了一会儿方才继续说道,“只是,你也该明白,如何选择。”这话叫皇贵妃目中一亮,带着几分欢喜地拉住了皇帝的手臂。

    “我不明白要选择什么。”恭顺公主淡淡地说道。

    “是么。”皇帝高深莫测地看了看恭顺公主,仿佛是在看一个蠢货,突然平淡地笑了笑。

    这笑有点儿伤眼,还不如不笑来的英俊呢,明秀心中想着只觉得有趣,却见皇帝并不肯走,只往皇后对面一坐。

    “方才怎么了?”他叫皇贵妃坐在自己的腿上揽着她的腰肢,淡淡地与皇后问道。

    看皇贵妃仿佛还挺美,明秀嘴角抽搐了一下。

    只有青楼女子,才喜欢坐在男子的腿上来的!

    不过,大概皇贵妃觉得这代表了恩爱?

    皇帝不以为意,皇后也是见惯不怪,一脸的镇定。

    “今日朕来,是要与皇后说说规矩。”皇帝见皇后一脸的冷漠,只淡淡地说道,“太子在前朝屡屡与朕为难,心中无君无父,不孝不义!”见皇后漠然垂眸,仿佛对自己的指责完全不放在心上,皇帝也不在意的,自顾自地往下说去,只将太子与唐王说成了两个绝世王八蛋,这才继续说道,“朕若是皇后太子,就不该厚颜存于朕的面前,自请废弃,从此两不相见!”

    “陛下说得臣妾心有戚戚。”皇贵妃笑眯眯地对皇后说道。

    “是非曲直自有人评说,臣妾不敢辜负先帝的期望。”皇后淡淡地说道,与皇帝对视了一眼,彼此目中都露出了讥讽。

    皇后可是先帝给选的,若说不好,岂不是再说先帝的眼光不行?!

    皇帝自然也听明白了皇后的话,淡淡地笑了笑,目中飞快地掠过奇异的眼色,冷漠地说道,“既然如此,这冷宫,你就继续住着。”

    皇贵妃听得都要气死了,实在不明白皇后怎么就能这样厚脸皮失宠了十多年还要霸着这后宫之主的位置!

    明明皇帝不喜欢她了,不喜欢她的儿子了,还常常挨着冷言冷语,可是怎么她就能这么没脸没皮地不动弹,不给皇帝真心喜欢的女子让路呢?

    “皇后娘娘这样辛苦,臣妾真为难。”皇贵妃叫昭贵妃堵过一回嘴,可不敢再说自己让给皇后点儿恩宠了,此时便叹息道,“宫中清冷,漫漫长夜如何度过呢?”

    “这句话,本宫以为皇贵妃如今该很有心得。”皇后目光落在皇贵妃的脸上,仿佛能够洞察人心地说道。

    皇贵妃喜欢盛装而行,进门就有喧宾夺主的气势,然而皇后还是敏锐地看出皇贵妃的色厉内荏。

    想来芳嫔入宫,皇贵妃的日子就不知是个什么模样了。

    皇贵妃的脸色一僵露出了几分嫉恨,死死地咬着牙却不肯说话,只勉强地笑着。

    “皇贵妃心中哀怨陛下的冷落。就算新人入宫您宠爱些,也别叫皇贵妃孤枕难眠不是?”皇后点到即止,一点儿都没有与皇贵妃分个你死我活的心。毕竟帝王的恩宠狗屁不是,太子位才是最重要的,她饮了一口茶方才继续说道,“陛下传的话儿,臣妾听见了。是要叫永寿与荣王赐婚?这是天大的喜事,合该亲陛下亲自主婚,必要叫天下皆知这对儿伉俪的欢喜!”

    一辈子撕撸不开,才有趣呢!

    “皇后不愿赐婚?”皇帝问道。

    “陛下更有体面。”皇后拒绝给讨厌的庶子赐婚,淡淡地说道。

    “过几日,朕就叫你心想事成。”皇帝带着几分轻佻地抹了皇贵妃的脸一把,见她笑靥如花依偎进了自己的怀里,目光微微一沉。

    哪怕是昭贵妃最得宠的时候,皇帝也没有将昭贵妃当成轻贱的玩意儿肆意在外人面前宠幸,皇后心里越发冷笑,更看不上皇贵妃了。

    皇贵妃已经是狂喜,板着手指头在想日后永寿郡主嫁过来后的好日子,推着皇帝娇声说道,“陛下要多给小五点儿好东西做聘礼。”

    她年纪也不小了,已经不大好做出年少青春的俏丽模样,这装嫩不说别人,只明秀就有点儿不适应,却见皇帝仿佛并不在乎似的抱着皇贵妃不撒手,就知道这大概是真爱到一定程度了,不然不会眼睛都要瞎,听了一会儿皇贵妃的撒娇,就听她突然娇笑问道,“方才皇后娘娘这宫里喊打喊杀的,不知是为了什么!”

    她话音才落就见门口又怯怯地走进来了一个宫妃,一张如花似玉的脸,眉目似画夺目的美丽,脸色一僵,又急忙露出了慈爱来唤道,“芳儿过来姑母这里。”

    “给陛下姑母请安。”那宫妃弱不胜衣的模样,腰肢纤细可爱,怯怯地走到了皇帝的面前福了福,仿佛是有意无意地无视了皇后,叫皇帝的目中露出了几分满意。

    “芳儿怎么来了?”皇贵妃的脸色有点儿不对了,却还是温声问道。

    “我,我在宫里等了一会儿,陛下与姑母就是不回来,好害怕。”

    “这就是芳嫔。”昭贵妃方才叫明秀拔刀相助战胜了皇贵妃,更喜欢这个姑娘了,见她一脸茫然,便低声说道,“出身也是庞家。”

    这就是非要给大英雄做妾还害了相思病差点儿就病死了的那姑娘啊。明秀偷眼看去,就见这位芳嫔一双眼眸如同秋水潋滟生波,不管何时都带着一层水光,仿佛什么时候都能流泪一样。心里嗤笑了一声,觉得平王这可真是暴殄天物,这样的美人儿便宜了皇帝陛下,自己没受用着儿,却只是面上带笑地与昭贵妃轻轻地说道,“我瞧着,芳嫔娘娘离不得陛下与皇贵妃娘娘呢。”

    瞧瞧这跟得紧,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亏了没有进平王府。

    “姑侄同心,其利断金,就是这个意思了。”荣华郡主深深地羡慕皇贵妃的好运气,目光虔诚地说道。

    顺嫔也是读书人家出身的,嘴角微微一抽。

    这话能用到这儿来?!

    昭贵妃冷笑,然而冷笑过后,见皇帝虽然没有撒开皇贵妃,却对芳嫔遥遥地伸出一只手,后者惊喜地握住,就跟握住了天神似的满足,顿时就又冷笑了一声。

    “这宫里怎么了?”芳嫔不敢与姑母并肩的,只软软地趴在皇帝的胳膊上,见顺嫔的宫女跪了一地,软软地说道,“顺嫔姐姐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么?”

    “芳嫔很希望顺嫔出事?”皇后也觉得麝香那时皇贵妃干的,这其中芳嫔也该知道点儿什么,便淡淡地说道,“有人要在本宫面前陷害顺嫔,本宫是容不得的!”

    “皇后娘娘统领六宫无所不能,竟也会这样不小心么?”皇贵妃可算拿住皇后的把柄了,掩住了嘴唇看了敛目的顺嫔一眼,得意地笑了一声方才说道,“顺嫔一心为了皇后娘娘,您却救不了她,这多叫人心寒呀!”她叹气,贴在皇帝的耳边轻轻地说道,“我瞧着顺嫔也很可怜了,这若是有个万一,想必皇后娘娘是没有能力护着妹妹的。那里头,可是陛下的孩子呀!”

    “你说得很有道理。”皇帝没问皇后还什么都没说皇贵妃就仿佛什么都知道了的问题,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

    “那可怎么办呢?”芳嫔担心地问道。

    “不如……”皇贵妃看着眉目不动的皇后,眯着眼睛说道,“皇后娘娘只怕如今也不是尽心了的,不然当年太子与唐王不是很康健地诞生?顺嫔到底不在皇后娘娘的心里眼里,因此才有疏忽之事。我都为陛下寒心,子嗣被皇后娘娘这样怠慢!不如就,请皇后娘娘立一个军令状!日后顺嫔再有差池,就拿皇后娘娘试问!如何?!”

    “这么说,皇贵妃很爱重陛下的子嗣么?”皇后充耳不闻,淡定地问道。

    “不必娘娘立什么军令状!”顺嫔顿时就跪下了,轻轻地说道,“娘娘待我已经竭尽心力,臣妾心里都明白!这孩子有福得皇后娘娘庇护,皇贵妃何必横生枝节!”她仰头静静地看着不知在想些什么的皇帝,轻声说道,“娘娘已经待臣妾极好,就算有个什么,也只是臣妾自己的缘故,与皇后娘娘无干!陛下!”她伏在地上忍着眼泪说道,“若这孩子有福,又何必立什么军令状!”

    “顺嫔,姐姐都是一心为你啊!”皇贵妃冷笑了一声说道。

    “皇贵妃这么紧张臣妾腹中这个孩子?!”顺嫔已经再也忍不住,她本就是聪明的女子,不然也不会在皇贵妃手上挣出生机,此时看着皇帝无动于衷的模样,突然笑了一声。

    “皇贵妃娘娘,您这样珍惜陛下的皇嗣,如此,臣妾更信任您,就将这一胎托给您了,行么?”顺嫔柔声问道,“为了陛下,您一定愿意的,是不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