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5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臣妾将生死托给皇贵妃娘娘,您心中全是陛下,一定能接纳臣妾的,是不是?”

    顺嫔并不是省油的灯,梨花带雨一脸期待地看着脸色发青的皇贵妃,很有道德绑架的意思。

    这若是帮着顺嫔一心一意生下孩子来与荣王争宠,皇贵妃非呕血而死不可。

    然而若是生孩子生不下来,那就是皇贵妃对皇嗣不放在心上,对皇帝不是什么爱情了。

    谁会不将爱人的骨肉当亲生的来照顾呢?

    明秀默默给还在低低地哭泣的顺嫔点了赞,终于看清楚了后宫女子们的战斗力。

    别看一脸和气的,一旦急眼了,肯定想个招儿咬死你!

    “你!”皇贵妃被当面将了一军却不敢在皇帝面前拒绝,只抖了抖自己的嘴唇没有说话。

    她一心想要弄死这个碍眼的顺嫔,怎么会自己往自己身上揽这样的差事!

    “你的意思?”皇帝垂头看着浑身颤抖一脸敬畏地看着自己的顺嫔,很有兴味地问道。

    “求陛下成全。臣妾,只信得过皇贵妃!”顺嫔咬着牙齿轻轻地说道。

    皇后看着心中一声叹息,知道顺嫔这是在为她撇开事端,微微摇了摇头,却还是没有说话。

    如今想来,叫皇贵妃投鼠忌器,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允了。”皇帝没当一回事儿地说道,他手还在拍打皇贵妃的手背儿,仿佛没有看见怀里这女人惊恐的脸。

    “陛下?!”

    “不是你说,最爱重朕的骨肉?”皇帝淡淡地笑了,英俊的脸上还带着漫不经心的意味,见皇贵妃嘎巴嘎巴了嘴儿不敢再多说了,便敛目说道,“朕成全了你对朕的心,你不是该很开心?”

    “臣妾,很开心。”皇贵妃挤出了一个笑容,小声儿说道。

    皇帝对她是真的很宠爱,不管什么赏赐都是最好的,可是皇贵妃却总是觉得不安,只觉得这位帝王的心里,还有什么是自己猜不到的。

    “你比皇后,叫朕放心许多。”皇帝挑眉看了面上无波的皇后一眼,见她无动于衷,有些无趣。然而目光落在下头明秀的身上,却突然挑了挑眉问道,“这就是荣华?当年你父亲入宫再三问朕要一个郡主的爵位,仿佛还在眼前。”

    沈国公可知道女子在世间不易,没个身份的苦楚了,儿子的世子位都没请,只在闺女生下来后就奔进了宫中,跟讨债似的与皇帝非要一个爵位。

    当然,皇帝给了,还给了一个不错的封号。

    “叩谢陛下隆恩。”明秀起身拜道。

    “你不必这样拘谨,阿沈与朕不错,很亲近。”皇帝对恭顺公主就跟看透明人儿似的完全不放在心上,只静静看着明秀沉默了一会儿,却淡淡地将怀里的皇贵妃往地上一推,看着她诧异地站在了自己的身边,这才转着手上的玉扳指淡淡地说道,“既然是阿沈的女儿,朕自然要好好儿照拂。”论起血缘本该恭顺公主与他更亲近,然而皇帝半点儿都没有提恭顺一句,慢慢地说道,“不如留在宫中几日。”

    “这……”

    “不如就留在臣妾的宫中?”皇贵妃如今得了永寿郡主,却也没有放弃沈国公,眼睛就亮了。

    至于永乐长公主会是个什么心情,会干出什么,皇贵妃并不在意。

    永乐长公主就那么一个亲闺女,年纪也不小了,错过了荣王,只怕就再也没法儿入皇家,她自然拿捏住了这个,不怕长公主发难。

    就算永乐长公主不乐意了,她拢住了沈国公一家,叫荣华郡主给自己做儿媳妇儿,也是一样儿的。

    “臣妾一定好好儿照拂郡主。”皇贵妃柔声说道。

    “得陇望蜀可不好。”皇帝见皇贵妃一张脸都亮了,只轻声说完这个,见身边的芳嫔都没有听见,便继续说道,“永乐该与你恼了,你吃得住?”见皇贵妃想要与自己说些什么,他顿了顿,便冷静地说道,“恭顺从前在宫中的百花院还在,荣华就住去那便是。”见皇贵妃一脸的失望,他抬手掐着她尖尖的下巴捏了捏,这才与明秀说道,“朕会亲自与阿沈说,你不必担心,安心住下。”

    “陛下有没有问过我?!”恭顺公主不愿意明秀留在宫中,扬声问道。

    “就这么定了。”皇帝就跟没听见似的说道。

    恭顺公主气得娇躯乱颤,恨不能一刀捅死眼前的皇帝!

    “母亲?”皇帝无视恭顺公主,然而明秀却将母亲放在心上的,转头就与恭顺公主露出了询问之色。

    “罢了,住几日就是。”恭顺公主目光一闪,想到百花院就在皇后殿的后身儿,到底忍住了这口气,温声说道。

    “叨扰陛下与皇后娘娘了。”明秀只担心皇帝这是将自己扣在宫中当人质来对沈国公放心,况比起沈明程与年纪最小的弟弟明嘉,明秀更愿意自己被人扣住,真被人辖制意图牵制沈国公时大不了就往墙上一撞也就完了。她见皇帝沉默地看了自己一眼,仿佛看清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急忙低头,只觉得这位帝王的目光带着几分锋利。

    她虽然不动声色,然而皇帝却也看出了几分,嘴角淡淡地勾起一瞬,露出了感兴趣的模样。

    这亏了是外甥女儿,不然见他看一个姑娘这么专注,皇贵妃非疯了不可!

    此时皇贵妃心里也不舒坦,却不敢在皇帝面前高声,便急忙从手腕儿上抹下了一个镯子来,对明秀招手。

    明秀含笑上前接过,回身将这镯子放在桌上,显然并不放在眼里。

    打发叫花子呢!还招手,不是在皇帝面前,荣华郡主一镯子砸在这女人的脸上的心都有了!

    “既然如此,你就在宫中多住些时候。”皇帝也并未对明秀慢待皇贵妃心存恼怒,这年头儿有个性的人都有点儿来头儿,恰巧沈国公是皇帝都不愿意招惹的人,此时见明秀对自己笑了笑,皇帝也不耐烦多说,只带着脸上通红显然是恨上了明秀的皇贵妃与芳嫔扬长而去,只留了一个顺嫔跪在远处,此时仿佛精疲力竭地往地上歪去,面上透出了汗水。

    “你这是何苦。”皇后对顺嫔叹息道。

    “这一回,我看她怎么害我!”顺嫔冷冷地说道,“不怕一起死,她就使出手段来!”她顿了顿便起身歪在了座位里头,强笑说道,“皇贵妃咄咄逼人,若今日不如此,以后只怕日日都要逼迫娘娘。臣妾虽然胆小,只是却也不是没心没肺的玩意儿!”她沉默了一会儿,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与皇后说道,“宫中一枝独秀难为春,景色也寥寥,不如……”她眯着眼睛说道,“不如百花齐放!”

    “你还有孕呢。”皇后无奈地说道。

    “她既害我无所谓,可是她连这个孩子都不放过!”这才是顺嫔最怨恨的,咬着牙说道,“臣妾必然送她一份儿大礼!”

    “你要搬到她的宫中去?”

    “皇贵妃娘娘的宫里,芳嫔还住不过来呢,臣妾住进去就嫌挤了。”顺嫔便摇头笑道,“皇贵妃只怕也不愿臣妾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呢。”

    她都预备好了,回头就在宫中寻几个最美貌的舞姬来,天天儿在宫中练舞给自己解闷儿,至于皇帝是不是也喜欢,那就不是顺嫔能管得了了的。

    “你只记得莫要多思累着自己的身子。”皇后沉吟了一会儿,方才说道。

    “臣妾明白。”顺嫔也不是孤身一个,虽然与和嫔因自己有孕有些疏远,不过和嫔想必更急着得宠,想与她平起平坐。

    “等你生下皇嗣,不论男女,本宫都叫你晋妃位。”皇后摇头说道。

    只有做了妃,方才算真正有了身份,皇子抑或是皇女的地位也不会叫人小看。

    “臣妾更希望这一胎是个公主。”这句话是真心实意。公主可比皇子稀罕多了。

    “男女都是你的骨肉。”皇后说完了,见顺嫔脸色不大好看,知道她这是有些劳心劳力的缘故,只温声叫顺嫔去休息,这才与明秀笑道,“倒累了你。”

    “阿秀在宫中,嫂子您看顾她一些。”恭顺公主有点儿舍不得地说道。

    “要不,阿秀跟我住?”昭贵妃试探地问道,见皇后挑眉看着自己,便傲然地说道,“这宫中,谁敢招惹我?!”

    “你是厉害人,只是陛下都说叫她住百花院了不是?”皇后想不明白皇帝这是又出什么幺蛾子,只是皇帝是个很有心机的人,她也不敢小觑,低声叫自己的心腹跟着明秀,又与担忧的恭顺公主赌咒发誓好好儿照顾她,这才送了恭顺公主母子一路不舍地去了。

    明秀送了母亲与弟弟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这才回到皇后的面前。

    “你不要怕,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护着你,不叫你伤着一丝半毫。”皇后见明秀一贯稳重的脸上露出了些想念,知道这到底是个孩子,第一次离开母亲会有胆怯,便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了,顿了顿便柔声说道,“等晚上东宫来请安,你就陪着我一起见见太子太子妃、对了,”她想起了什么,突然笑着说道,“斐儿仿佛与你很要好?念叨你不停的,这一回,他就该欢喜了。”

    “不过是些小故事罢了。”明秀便笑道。

    “这孩子孤单,平日里你多照顾他。”皇后叹息了一声说道,“他太懂事了些,懂事得叫人心疼。”

    也懂事的叫皇后不愿意再去宠爱太子别的儿子了。

    “他是长兄本该有承担。我家大哥哥也是如此的。”

    “若别人家……”皇后苦笑了一声却不愿意再说下去了,只温声道,“有得必有失,我明白这个道理。”她不要皇帝的宠爱树了得宠的妃子与庶子在前头,叫自己的两个儿子能同心协力不要为了皇位生出纷争,就要接受此时儿孙的战战兢兢,提前长大。

    明秀不敢在皇后面前露出什么来,抿嘴颔首。

    “要不,要不咱们来下棋吧?”见烦人的人都走了,昭贵妃今日见着皇贵妃这么丢脸可开心了,手里也痒痒,便在一旁说道。

    “明日,随你与阿秀下棋,下一天都行。好不好?”皇后拉着明秀叮嘱她不要在宫中乱走,不管走到哪里必须带八个以上的大宫女,这究竟是在防备什么明秀多少心里就有数儿了。当皇后说起皇贵妃等等妃嫔都住在宫中的哪一处之后,正见昭贵妃一脸的有气无力十分可怜的,便摇着头笑着说道,“你这人,一日都等不得的。不如一会儿叫几个人,给你说戏本子听?”

    “才子佳人的,都听腻歪了。”

    “那就听神仙故事。”皇后对昭贵妃意外地宽容,很有耐心地哄着。

    昭贵妃却依旧嚷嚷着要下棋,显然很有棋瘾。皇后哄到了太子与太子妃进来请安方才罢了。

    太子来给皇后请安是不大带着自己的侧妃的,身边只跟着一个笑吟吟的太子妃,两人一同给皇后请安,太子妃目光落在明秀的身上,露出了一丝诧异。

    “陛下留阿秀住几日。”皇后温声说道。

    太子阴谋论了一下,总觉得他父皇不怀好意,心里计较了一会儿,英俊的脸上就露出温煦的笑容,对明秀同兄长一样和气地说道,“既如此,表妹就在母后身边安心地住着,不必担心旁的。”

    他眯了眯眼,只觉得皇帝这手儿莫非是要将明秀扣在宫中给最爱出入后宫的荣王机会亲近佳人,面上笑得如沐春风,心里一转儿就有了主意,只等着出宫就关门放……安王也入宫,到时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明秀谢过了太子,见这人面上全无异样,自己就越发地不心虚了。

    看起来传说中的真爱侧妃告状没成功!

    荣华郡主自然不知道许侧妃何止是告状没成功,还叫太子骂了一顿说她拖后腿得罪勋贵,如今正被禁足中安心养胎呢,就觉得太子的心胸还算宽大。

    “明日弟妹要入宫给母后请安,母后这儿,该预备点子好点心了。”太子妃在一旁笑着说道。

    “这孩子性子急,我实在是放不下她。”皇后还不知道自己儿媳妇儿将儿子给挠了一个满脸桃花开呢,脸上温煦地说道。

    太子的目光漂移了一下,没有说话。

    他今日早朝看见唐王的脸了,只能说……顶着这样的脸还敢上朝,弟弟也是蛮拼的。

    “怎么了这是?”皇后见太子异样,急忙问道,“莫非你弟妹不舒坦?”

    “您放心,没有什么不舒坦的。”太子妃听丈夫说了唐王的倒霉事迹,咳了一声急忙说道,“不舒坦,可不敢叫她出来不是?”

    这个倒是真的,皇后略点了点头放下此事不提,只期待明日唐王妃入宫与自己说话。

    此时的御书房里,皇帝看着立在自己面前面容严峻的沈国公,只觉得这家伙十分之狗胆包天,竟然还敢叫内监将自己从皇贵妃处给拉过来见他。

    皇贵妃衣裳都褪了!

    “阿秀呢?”沈国公用警惕地眼神看着皇帝问道。

    “你别担心,朕这回真没有坏心。”皇帝见他紧张女儿的模样,笑笑,也不计较这人以下犯上,和气地说道,“不过是帮你给她多增添些光辉。一个得宠能留宿后宫的郡主,比被朕无视的郡主有身份得多,不是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