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皇帝仿佛很想叫沈国公感受到自己难得的良心。

    然而沈国公一点儿都不信,只郑重地表示,他闺女回家若是哭诉一星半点儿,做臣子的就不陪皇帝玩儿了,带着老婆孩子回塞外去。

    天高皇帝远,那地儿没人敢欺负国公爷的爱女。

    皇帝沉默了一回,见糊弄不了沈国公,也恐将这人给逼急了,阴郁地应了。至于心里是如何记恨,究竟想着些什么,沈国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有种就宰了国公爷!

    皇帝很有种,却也不会宰了一个对自己忠心的臣子,不然军中的势力只怕就要乱套不说,承恩公府乱中取胜,没准儿就得来个宫变。

    仰仗沈国公带着人护卫京畿才叫自己能睡个着觉跟皇后玩儿冷暴力的人渣皇帝陛下还是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很在乎的。见沈国公明确说了对自己的不信任,只好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无辜后又畅想了一下与沈国公的当年,情深意重极了。

    沈国公也本感动了,顺便对皇帝陛下袒露了一下自己的心扉——既然是小住给镀镀金,那就略住几日。只是几日之后再敢不放他闺女回家,就别怪国公爷翻脸无情了。

    应了沈国公的要求,随手赏了沈国公府一席御宴作为沈国公乔迁之喜的心意,皇帝陛下想了想,回头又往百花院赏了两个贴身的大宫女方才目送满意的讨债鬼出宫去了。

    明秀忙碌了一天,经历了后宫之中的大半的剧情,觉得自己这后宫之路真是大开眼界了,与皇后又亲密地说了半宿的话,这才往百花院而去。

    一进百花院,荣华郡主就一呆,之后对自家公主娘当年很得宠就真的相信了。

    谁见过大块儿的青玉白玉的给屋子做楼顶的呢?那一栋满满是用珍贵的琉璃搭起来的小楼屋檐角哗啦啦地脆响的,是黄金做的铃铛么?见小小的百花院一进来就带着几分温暖,满院子很多都没有见过的花朵怒放,哪怕是月色昏暗明秀都被晃得眼睛疼,之后就见四处的角落里透出的莹莹的光芒照亮了自己脚下的路,竟忍不住心中叹息了一声,方才举步往那琉璃小楼去了。

    说起来,永乐长公主恨恭顺公主恨得咬牙切齿,还真的蛮有道理的。

    这这么不公平,换了谁都得变态呀!

    因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明秀就对小楼里那金凤交缠的雕栏画栋一点儿都不在乎的,也不在乎床头头顶的那大块儿的各色翡翠雕琢出的花朵儿的模样,淡定地在床上翻了一个身。

    这小楼之中十分干净,哪怕是最细微的角落都没有灰尘。还有外头开得很有规律的花朵儿,显然是有人打理的缘故。

    皇帝不喜欢恭顺公主,只怕是不会做这个,莫非是皇后?

    然而恭顺公主这么多年不回京,竟然还拾掇得这么齐整,说是真爱也是有人信的。

    觉得皇帝有点儿古怪,那眼神叫人看着心里瘆得慌,仿佛无时无刻都在算计,明秀抿了抿嘴角,拒绝再回想皇帝那双黑沉沉冷漠的眼睛。

    那双眼睛,仿佛还带着几分戏谑,仿佛在高高地俯瞰人间一样,叫人心中寒意。

    今日太过劳累,明秀不大一会儿就睡了过去。第二日醒来,便见一队宫女上前,分列两旁泾渭分明。

    一列更傲气些的,得意地看了另一侧一个敛目平静的大宫女,便有一人出列捧着一身儿雪白的云锦衣裳与明秀笑道,“这是前儿南边进贡的最好的云锦,陛下处置办了一身儿,想着给……”她顿了顿,见明秀头也不抬地揽被坐在床上,急忙继续笑道,“陛下最喜欢女孩儿穿这样清淡的宫装了,郡主您身姿纤细,若再加上束腰,那远远看去,就跟仙女儿似的了!”

    仙女儿不一定,哭丧倒是有几分把握的。

    明秀突然就想到昨日见到的那个年轻的芳嫔,嘴角淡淡勾起,轻声说道,“怎能夺人所好?!”

    她没有诅咒家人的雅兴,这样的好事儿,留着给皇帝陛下的美人儿去吧!

    “这……”这是皇帝昨日叫自己预备好了的,因为被夺了自己喜欢的衣裳,芳嫔还哭了一场,可怜见的眼睛都哭红了,皇帝却没有半点儿心疼,这宫女便迟疑了起来。

    看着这位郡主,完全没有被皇帝另眼相看的受宠若惊呀!

    “还给芳嫔罢。”明秀温声道,“她是长辈,我原该礼让。”

    “您?”这位竟然猜到这是要给芳嫔的,领头的那个见明秀是不肯要的了,也知有贵女忌讳穿别人的衣裳,哪怕是还没上身儿的都不行,只好讪讪地笑了,之后便急忙取出了一套白玉头饰来恭敬地说道,“这是陛下私库里的珍藏,这个是没给过人的。”

    她也知皇帝对沈国公的看重,因此哪怕明秀有些不识好歹不肯穿皇帝给她的衣裳,却一点儿都不敢怠慢地说道。

    “这个就多谢了。”太不给皇帝面子,翻脸了怎么办?明秀见那头饰确实玉色极好,不客气地笑纳了。

    那宫女总算是交了差,就吐出了一口气,垂了眼睛退到了落后些的地方。

    另一队宫女这才上前,领头那个极谨慎的捧着两套簇新的衣裳与明秀恭敬地说道,“皇后娘娘早就给郡主做的衣裳,本想过几日叫奴婢给送到府上去,如今穿正合适。”

    那两套衣裳一件是极娇俏的嫩绿色,迎着外头倾斜的阳光看去,仿佛还流淌着一层凉凉的水色。另一套却是更郑重老成些的冰蓝色,还有高高的领子竖起,样式也端庄了许多,叫人见了眼前一亮。

    “这件就好。”明秀指了指那冰蓝上头绣着几株细细的莲花儿的宫裙温声道。

    这两队宫女仿佛延续了主子们的不对路,彼此都不说话的,只纷纷上前服侍。

    明秀并不在意这个,左右又不是日日住在这宫中,梳妆好了,便往皇后宫中给皇后请安。

    “皇贵妃处……”皇帝遣来的那大宫女便有些为难地说道。

    明秀只是笑笑,也不接话,只装没听见。

    她吃饱了撑的给个没名没分的皇贵妃请安,真拿自己当皇帝他真爱玩儿啊!

    因见到明秀这无声的拒绝,那宫女有些皱眉,带着人就留在了百花院收拾东西。明秀一路穿过了几条小径就到了皇后的宫中,就见皇后已经起身,正埋头看着手上的卷宗,显然是在处置宫中的宫务。见了明秀一身泛着些冷意的冰蓝光彩夺目,越发地明眸皓齿,皇后的眼睛一亮,也不看手上的宫务了,将卷宗往桌上一放,叫明秀到了自己面前笑问道,“可想家了没有?”

    “有些想。”明秀红着脸低声道。

    “那是你母亲住的地方,你住着也会舒坦些,没准儿还能想想你母亲从前的事儿。”皇后拍了拍明秀的手叹息道,“先帝当年,最宠爱的就是你母亲了。”

    “看出来了。”明秀无语地说道。

    “你母亲的院子我是常常叫人清扫的,”皇后脸色突然变得淡淡的,低声说道,“只有叫那院子干干净净的,我才会觉得还是在当年。先帝还未驾崩,你母亲快快乐乐地跟着我在里头说笑,喝茶,说一些小孩子的私语。”

    那是她一生最幸福的时光,也是再也不能握住的过去。那里有她最单纯的记忆,一点一滴。英俊的皇子对着她伸出手,娶她做自己的王妃,给了她两个最可爱的儿子。

    她明知道他另怀心机,可是却还是想要赌一赌。

    赌他对自己,总是还有一点点的真心的。

    他登基,她赌输,一夜巨变不过如此。

    从此她也只能想着当年的那点儿记忆,偶尔怀念一下自己的过去。

    “往事不可追。”恭顺公主心里也有那样快活的往事,明秀低头轻轻地说道。

    “是,咱们得往前看。”她得为儿子们跟那个男人,跟那个男人的女人儿子们斗个你死我活,真是讽刺。

    若是有下辈子,她真是不想再嫁给这个人了,哪怕他是她曾经真心仰慕过的人。

    笑着摸了摸明秀的脸,皇后这才叫人开饭,见明秀吃得精细,还吃得不多,皇后便叫人布菜。

    “皇后娘娘面前,我从不客气的。”

    “小孩子就得多吃点儿,长身体。”皇后笑道,“一会儿闵王妃也要入宫请安,你说说,她从前才病了一场,这就稳不住了。”

    闵王妃为何入宫明秀门儿清,顿时尴尬地咳了一声。

    “我知道闵王世子之事。”皇后摇头无奈地说道,“娇养太过,反倒没有了男子汉的气魄。”

    安王也很多愁善感,还总是看着明秀哭哭啼啼的,可是却没有闵王世子慕容敬那副模样。皇后觉得若自己的两个儿子是那德行的玩意儿,只怕自己就得上吊了。她沉吟了片刻,便可惜地叹道,“可惜了的。”

    闵王第二子慕容轩倒是不错,唯一叫人遗憾的是,这年头儿宗室礼法不大认同废长立幼。

    皇后也不会叫闵王开这个头儿。

    一旦如此,那太子可就危险了。

    “若兄弟情深,日后有兄弟提点,也能少许多的麻烦。”明秀温声劝道。

    别人家的家事,真是与她蛮无关的。

    “阿轩瞧着是个尊重兄长的。”皇后满意地说道。

    她知道冯国公府想将苏蔷嫁给慕容轩,自然是乐见其成,愿意叫太子妃母家多与宗室联姻,给太子助力。若不是因为这个,她才不管闵王府到底死不死呢。

    皇后既然说起这个,明秀迟疑了片刻,方才低声说道,“女子嫁人就是一辈子的事儿了,苏家姐姐是个极温柔可亲的人,咱们都不知道那位会不会是良人。”她沉默了一会儿,忍住了心中的话到底没有说出来。

    家族的兴盛,家门的荣光,莫非家中那么多的男人来撑不起来,还得叫女子也跟着付出么?

    苏蔷看似柔弱,然而性情刚烈。宗室之家之中明秀就没有听说过几家是只守着一个妻子过的,以后若陷在王府,眼看着夫君纳妾,明秀都舍不得想苏蔷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况王府高门,哪怕冯国公府也很贵重,可真的会为了一个苏蔷,一个出嫁女的一点点儿委屈,就冒着给太子惹祸的嫌疑去与闵王府闹事么?

    这与被家族牺牲有什么两样?虽然高门贵女享受了家门的荣华,就理应为家族奉献一生,明秀却还是有些难过。

    “若是你的姐姐是太子妃,你会不会嫁入闵王府?”皇后知道明秀与苏蔷是极好的姐妹,也知道苏蔷的性情,便温声问道。

    明秀一怔,设身处地,抿着嘴角轻轻地点了点头。

    真的要她牺牲的时候,其实她是愿意的。

    哪怕那个丈夫不是良人。

    “你看,都是一样的道理。咱们这样人家出来的女子,除了自己的幸福,其实还承担着更多的东西。”皇后见明秀点头,就也笑了。

    “多谢娘娘。”这多少是在提点自己的意思了,明秀今生有福不必嫁给糟心的人,至少此生安稳,然而听了皇后的话,却更加豁然开朗。

    “你明白就好。况,谁说为家族牺牲的女子,就不会幸福呢?”皇后摸着明秀的脸柔声说道,“阿秀,你得记得,幸福不是别人给的,是你自己过出来的。你想过什么日子,就会有什么样儿的生活。自怨自艾地过日子,你就不会幸福。就算那人是你不喜欢的人,可是你可以改变他,用你的聪明改变,叫他变成你希望的样子,叫他把你放在心上,拿你的喜怒哀乐为先。哪怕开始艰难些,却总有幸福的那一天。”

    这是她半生悟出的道理,也希望膝下的这些无忧无虑的女孩子,也能幸福。

    就像代替自己幸福了一回一样儿。

    明秀仰头看着目光温柔的皇后,怔怔的,觉得她的手真温暖。

    表情也真的很忧伤。

    “我们一定会很快活的。”明秀将脸贴在皇后的手上小声儿说道。

    “我就等着看那一日。”皇后微笑说道。

    “快快快!”气氛正有些凝重的时候,就听见外头清脆的声音传来,就见一个极美貌的宫妃兴冲冲地冲进来,见了明秀就往外拉。

    “做什么去?!”皇后见了风风火火的昭贵妃,忍不住问道。

    “下棋!”昭贵妃等着跟明秀下棋等了一晚上,都睡不好觉了,拉着明秀与皇后匆匆地说了一声儿就走,走到了御花园一处高高的假山上,八面透风的凉亭中,方才目光炯炯地与明秀说道,“下棋!”

    明秀站在这高处不胜寒,说白了就是有点儿冷飕飕没遮没挡的破亭子里头,嘴角一抽,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玩儿过“五子棋”这么高大上的棋法了。

    “说好了啊,”昭贵妃眉开眼笑,说起下棋那真是没有一点儿的傲慢了,自己先坐下抓了棋子与明秀很贴心地说道,“你小孩家家的,我让你一个子儿!”

    真是特别有长辈风范!

    只是荣华郡主第八次转身捧了茶来喝完,对上了昭贵妃那心虚的目光,见她抬头望天一脸的“天气真好!”的模样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偷棋子儿可以理解,可是一口气偷俩,这是不是有点儿太丧心病狂了娘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