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7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装傻是个技术活儿。

    盖因贵妃娘娘生性豁达直率,连偷个棋子儿都不走寻常路。

    密密麻麻的黑白棋子在棋盘上铺着,偏偏最中间少了两枚,眼得多瞎才能看不见呢?

    有点儿冷的荣华郡主终于发现这跟贵妃下棋是件难度很大的差事儿了,心里叹了一声,将手上的一枚带着些冰凉气息的白玉棋子给填在了中间缺了的那块儿上。

    昭贵妃眼睛一亮,急忙抓了一墨玉的棋子将剩下的空儿给填满了,偷偷儿看了看明秀的神色,见她仿佛没有发现,就很傲气地,很得意地安慰道,“你棋艺真的很不错了!能与本……我对弈了这么久还不落下风,纠缠了一炷香的时间分不出胜负,这得多强悍呢?!”

    她真喜欢跟这小姑娘下棋呀,不像皇后,棋风那么凌厉!杀气那么重还很不平和,总是三下两下就叫贵妃娘娘丢盔卸甲!

    “以后,咱们天天玩儿,我好好儿培养你。”昭贵妃仿佛是真的很喜欢五子棋,开心得不行。

    明秀咳了一声,柔声说道,“比之娘娘,确实还差一些。”真没有娘娘偷棋子的手速。

    摸了摸手上温润的玉石的触感,明秀微微敛目,面上寻常心中却微微一动。

    这套玉石棋子不论白玉与墨玉都温润通透,白玉触手微冷,然那墨玉却入手生温,显然都是最好的玉石,却叫人拿来磨成了棋子,只为了给昭贵妃玩耍。

    况闻着这淡淡的香气,这木头棋盘还沉甸甸的,不是沉香木吧?

    这得多败家呀!

    “这棋子圆润可爱,可见娘娘常常拿出把玩。”明秀一边无视了四枚棋子已连成一线之处,在另一侧放了一枚棋子。

    昭贵妃急忙将那地儿给堵上,松了一口气不在意地说道,“皇后从库房里拾掇出来不要了的。我倒觉得好,比从前的又好看又体面。”

    见明秀对自己抬头笑了笑,她难得这么痛快地玩儿了,急忙垂了头继续给自己寻下棋子儿的地方,就只觉得这亭中夹着花香气的微风拂过,眼中突然一亮装作若无其事地抬头不看明秀,见这姑娘又在一旁下了一子儿,急忙将自己的给放在棋盘看中的一处上,骄傲地指着如今的棋局宣布。

    “我,我赢了!”真高兴,回头多吃半碗饭!

    “是娘娘棋艺好。”明秀笑着说道。

    五子棋有个屁的棋艺!

    “我跟你说,跟我下棋,你能学到可多东西了。”将两色棋子分开,昭贵妃兴致勃勃地说道。

    明秀只是图自己快活,对输赢并没有太多的纠结,只觉得看昭贵妃这为了偷棋子想出了各种仙招儿还真是蛮有趣的。

    “这局你赢了。”又一回偷棋子儿都没用,昭贵妃只差两步忿忿惜败,之后见四周的宫女都在掩住嘴偷笑,见明秀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也反应过来些,撇嘴说道,“你不是让着我呢吧?!”

    “娘娘觉得快活么?”明秀笑问道。

    “确实很开心。”昭贵妃点头老实地说道。

    “只要觉得快活了,过程与输赢,让与不让,又有什么分别呢?”明秀一边给昭贵妃清理棋盘,一边柔声说道,”我与娘娘都很开心,计较太多反而不美。况,“她见昭贵妃想了想,觉得有理地与自己点头方才继续说道,“此地风景极好,在此游戏,心情舒畅,我还得感激娘娘叫我出来松快松快,也谢您的心意。”

    昭贵妃这是恐她小姑娘在宫中孤零零地寂寞害怕,因此带着自己一起玩儿,给自己宽心。

    一贯傲气的昭贵妃能想到这个,实在是很难得了。

    她又为何要辜负呢?

    “你倒说出了这么多的大道理。”昭贵妃叫明秀说破了心事也脸红了,哼了一声方才说道,“我就是看你老实,怕你吃亏罢了!”

    能叫荣华郡主吃亏的还没生出来呢,明秀笑着感激了一回,又低声与昭贵妃说道,“左耳皇贵妃赏的那只镯子不小心摔碎了,这可怎么办呢?”

    “碎了就碎了,谁叫那镯子命不好。”昭贵妃心里可开心了,却还是绷着脸傲慢地说道,“她的身份儿,也就配那不值钱,摔摔就碎的破镯子了!”

    想当年她对她多好呀,哪怕是在宫中都惦记着,想要给她寻一门最好的亲事,叫她以后都不叫人欺负,好好儿地过日子。谁知道白眼狼就是白眼狼,前脚跟她堂姐堂姐叫得可亲近了,背地里偷她的男人!两个都恶心!

    说她是真爱,还能睡她堂妹,无耻之尤说的就是这个皇帝!

    “你镯子碎了,回头我给你更好看的!”昭贵妃仰着头说道。

    若自己没有,就去翻皇后的好了!

    “那我就多谢娘娘的赏赐。”明秀摸着衣襟上一个小小的平安扣,见昭贵妃看着那个目光炯炯,便笑着说道,“也谢娘娘的心。”

    “这个比你弟弟的好。”这个昭贵妃早就给明秀预备着呢,就等她入宫的时候给,没想到恭顺公主一下带来俩,昭贵妃只好把自己的给了明嘉,这个方才留给了明秀,她见明秀弯起眼睛对自己笑得很甜美可爱,目光清澈的模样,自己的脸上也缓和了起来,和声说道,“这个是法华寺主持开过光的,正经的佛物,能叫你逢凶化吉。”

    她想到前儿偷偷儿给安王求签,解回来说是“峰回路转”。然而心血来潮给明秀求了一个,却是中平,便心里有点儿不安稳。

    “你在宫里头不要跟人多说话儿,她们都没有你尊贵。若是想要走走,或是跟着皇后,或是跟着我。”昭贵妃迎着明秀迷茫的目光殷殷地说道。

    她不知为何,就是觉得与这个小姑娘很亲近,也很不愿意她吃委屈。

    还有那签,说有灾劫,她更有点儿担心了。

    “我知道的,别人,我也不想认识。”昭贵妃为人出人意料地干净,明秀目光柔和地应了。

    “说好了不许反悔……这是什么呀?”见明秀垂头之间,空白的棋盘上竟然叫两色的棋子围出来一个小动物的图案来,昭贵妃的眼睛都亮了。

    “一时游戏,我常在家自己玩儿。”明秀便笑道。

    “怎么围出来的?”昭贵妃见这是个小猫儿头,便急忙抬头问道。

    这个比五子棋还有趣啊!

    小姑娘真是棋艺精湛!

    “您自己想什么图案,就自己往上摆,一点一点儿的就出来了,说出来倒没了趣味。”见昭贵妃对自己点头,明秀只将棋盘清出来坐在昭贵妃的身边,见她涂着大红蔻丹指甲的手掂起一个一个的棋子小心翼翼地往上摆,不时摇摇头,便帮着她挪一挪,果然见她露出了满意的模样,便一同继续往下看。

    亭中女子,一个美艳傲气,一个秀色温柔,仿佛是画儿一样,却不知假山之下的角落里头,一个美貌的青年仰头看着,眼眶都湿润了。

    慕容宁知道明秀留宿宫中,今日没吃早饭就入宫,想见明秀一面再去上朝,却在御花园看见了这个,心里不知是欢喜还是难受。

    他最爱的两个女人,这样和睦地在一起,如果一辈子都是这样就好了。

    “这是什么?”他就听昭贵妃得意地指着棋盘问道。

    “是……兔子?”

    “真聪明啊你!”昭贵妃不跟皇后在一起时,那脾气就没有那么暴躁了,哼了一声方才表扬道。

    慕容宁咧了咧嘴,抹了一把眼泪,又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这才转身走了。

    昭贵妃与明秀却并不知有人来过,一直游戏到了午间,见日头高悬,明秀就想到今日闵王妃与唐王妃入宫的,与昭贵妃笑道,“咱们回去吧娘娘?皇后娘娘该等急了。”

    “叫她等着!”昭贵妃横眉立目说着狠话,却已经起身叫人收拾了,还与明秀约定明日再战!

    明秀正无奈地在宫女们笑嘻嘻的目光里应了,就见昭贵妃美艳脸上的表情冰冷了起来,默默地注视着下头。

    明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通往亭子的小路上,一个窈窕婀娜的宫妃正缓缓而行,仰头露出了一个胆小的表情来。

    “收了你这张脸,我可不是男人!”昭贵妃居高临下,气势瞬间就压倒了下头的那宫妃。

    她此时方才露出了贵妃的气势,于那下头的宫妃简直就是碾压之势!

    明秀也才明白都是皇帝宠爱过的女子,身边的这个能做了贵妃,下头那个只能做个嫔的缘故。

    单论气场,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做妃子的。

    “姑母。”芳嫔在皇贵妃身边都没有这样大的压力,叫昭贵妃给唬得不行,不由可怜巴巴地唤了一声。

    庞家连出两位宠妃,不管性情如何,然而容貌都是娇艳夺目的类型,然而这个却眉目疏淡带着可怜之气,明秀便忍不住好奇起来。

    基因突变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了。

    “别这么叫本宫,本宫听了都恶心。”昭贵妃一脸的厌恶,看芳嫔的目光仿佛是在看狗屎,冷笑说道,“芳嫔的姑母,是那宫里的那位,本宫可不敢当。不然……”她在芳嫔通红的眼睛里轻声说道,“叫我听你管陛下叫姑丈,你说本宫是恶心呢,还是恶心呢?”

    没有人伦的东西,为了点儿荣华富贵是什么脸皮都不要了!早前皇贵妃是如此,如今的芳嫔也是如此,庞氏也真是足够无耻!

    这时候认识她是姑母了,这十几年过门不入冷眼看她在后宫挣扎的时候,又去了哪里?!

    “姑母,您这么说,我觉得难受。”芳嫔眼泪汪汪地说道。

    “怎么了?”见芳嫔双目含着氤氲的水汽清媚动人,昭贵妃正要骂呢,却听见身边明秀转头噗嗤一声笑了。

    “并没有什么。”明秀含蓄地笑了两声,见芳嫔也睁着懵懂的眼睛看着自己,便柔声说道,“只是想着,芳嫔娘娘若难过便这样落泪,不知有没有在我姑丈的面前伤过心。”她静静地看着芳嫔脸色微变往后踉跄了一步,这才敛目淡淡地说道,“娘娘的心是水做的,我想着这伤着伤着许就习惯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不然您这几句话就难受,当日想要侍奉天神却不得的时候,您……棺材您还留着么?”她柔声问道。

    “你……”芳嫔这才想起来平王妃与荣华郡主是姑侄,心都一紧。

    这竟然还是一位“故人”!

    “我都不记得了。”她柔弱地说道,很想转身就跑。

    她好容易能入宫,就恐叫人提起从前旧事,叫皇帝的心中对自己存了忌讳。

    谁愿意自己的宠妾心里曾有过别的男人,还哭着喊着非要嫁呢?

    “我不想知道你今日为何来寻本宫,只是既入了宫,就是你自己的选择,生死……都是你自己决断,本宫处,没有半分助力!”昭贵妃不是一个叫人扔了,哄两下就自己没脸没皮回头的东西,此时便冷冷地说道,“十几年前,本宫,就与庞氏再无瓜葛!”她断然说完了这个,见芳嫔咬着嘴唇幽怨地看着自己,便一挥手叫她滚蛋,转头与明秀轻声说道,“你与她提平王做什么?”

    “她头上的那套头面,我曾经在姑母处见过相似的,想来这是她还对姑丈念念不忘,日后再闹到姑母面前。我只恐她再这样恶心人日后牵连平王府,就忍不得了。”明秀敛目说道。

    芳嫔这做派太叫她恶心,如今平王妃是有孕不大入宫也就罢了,若日后常来见她余情未了忍辱负重的模样,得多膈应人?况皇帝若真知道了,能不对平王心存忌讳?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搭上自己姑母一家,太不划算了。

    今日就算有皇帝的眼线,然而距平王闹出此事的时候也不长,想来皇帝现在还在给芳嫔时间“淡忘”旧情呢,该不会对平王如何。趁着此时先给芳嫔上个眼药叫她以后老实点儿,还是可以有的。

    若她还不明白,下一回荣华郡主只好带着棺材入宫,将棺材板砸在她的脸上!

    “这实在是有点儿贱人的意思了。”就膈应你怎么了的这种态度,昭贵妃也觉得挺下贱的。

    “莫非如今陛下,就喜欢这种调调儿?”明秀轻声说完,见昭贵妃嘴角抽搐地看着自己,急忙咳了一声笑了,顿了顿,方才与下头那个水做的人儿温声道,“娘娘想在宫中得一助力,这真是舍近求远。您忘了,您最爱的姑母不是跟您住在一起么?”见芳嫔嘴角微微一僵,她心中急转就知道皇贵妃与芳嫔只怕已经有了心结,目光一转便笑道,“况娘娘的族人那么多,不如请娘娘的母亲入宫给您开解寂寞?”

    “这……”芳嫔眼睛就亮了。

    “陛下宠爱娘娘,定然会叫女眷入宫陪伴娘娘。且叫我说,与其在宫中奔波惊魂不定,不如学皇贵妃娘娘,您给陛下生下一位皇嗣。如此,陛下只怕会越发宠爱娘娘,谁还能撼动娘娘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呢?”一脸真诚地为芳嫔娘娘出谋划策,荣华郡主真觉得自己是个极大的好人了,笑眯眯地目送芳嫔一脸的醍醐灌顶转身谢都来不及说地跑了,她一转头,就对上了昭贵妃不爽的脸。

    “你还希望她得宠呀!”她真希望这俩都去冷宫再也别见了!

    “陛下就一个,她挣得了,皇贵妃就挣不着,反之亦然。”明秀挽着昭贵妃的手哄着说道,“天天看戏本子,您不喜欢么?”

    况庞氏女眷入宫,这先去拜哪个庙门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