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8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把昭贵妃哄得很开心。

    论技术含量,昭贵妃也就和恭顺公主一个级别的,顺毛撸准没错。

    也不是谁都有皇后的恶趣味,总是往炸毛儿上撸的。

    昭贵妃短短时间眼睛里就已经没有别人儿了,觉得明秀又贴心又聪明,总是为她着想,挽着小姑娘的手意气风发地在御花园儿里逛了一圈儿,之后心里一声叹息。

    她虽然暴躁了些,也傲慢了些,可是也不是傻子。明秀对自己看和气,目光很清澈,然而举止有度,看了就知道,这是对安王没有想法的姑娘。

    从前昭贵妃很讨厌对儿子心生觊觎来讨好自己的女孩儿,然而如今却想祈祷,这姑娘还是为了安王来讨好一下自己吧。

    不然沈国公府与平王府亲近的信儿,她在宫里都听见了!

    使劲儿捏了捏明秀的手指,昭贵妃掩住了心里的百转千回,只若无其事地与明秀说话,待这后宫都看见自己与明秀往来了,这才觉得自己满足了,带着明秀往皇后处。

    皇后处此时十分热闹,明秀一进门就见宫室之中端坐着几个宫装女眷,除了太子妃唐王妃之外,另有一个中旬女子坐在皇后的下手。这贵妇面上带着几分病色,从眼角眉梢就能看出这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此时一边轻轻地咳嗽一边与面露关切的皇后说话,仿佛是见到门口有人,眯着眼睛看过来,之后见一向不大给人脸面的昭贵妃竟然挽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丫头,露出了淡淡的诧异之色。

    昭贵妃很不好相处,很少与别人这样亲密的。

    “这是恭顺家的阿秀。”皇后便与这贵妇笑道,“最是温柔妥帖不过,嫂子以后就知道了。”

    她唤得亲近,这贵妇不是傻子,顿时就知道皇后很看重这个女孩儿,之后想到她的名字,嘴角一歪。

    倒霉催的害她病还没好就入宫替她刷存在感的,就是这姑娘了。

    “臣妾瞧着确实是个纯善可人的。”心里这个扭曲啊,这贵妇内里磨牙面上却笑吟吟地说道。说完了还对明秀和气地招了招手,见明秀红着脸上前不由笑了,转身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极精致的描金红木小匣子来递给明秀,温柔地说道,“这是见面礼。”见明秀接过后又谢她,便拉着明秀的手好一通的夸赞,从容貌夸到性情,从性情夸到气质,夸得荣华郡主都有点儿不知道她嘴里那个十全十美的好姑娘究竟是谁了,方才作罢。

    皇后挑了挑眉,就当没看见闵王妃的纠结似的,跟着应和。

    闵王妃说了一通嘴都干了,见皇后仿佛是挺满意,知道今日这事儿算是揭过去了,便在心里吐出一口气,之后更加纠结了。

    闵王府真是与沈国公风水不和,这前头有沈明珠毁她长子的婚事,害得现在京中还没有正经勋贵人家的贵女愿意嫁进门。后头就有荣华郡主叫她在宫中赔笑,简直就不想再见这府中的人!

    想到家中叫勃然大怒的闵王抽得哭爹喊娘,哪怕自己与次子慕容轩一起跪着拦着还被抽烂了半边儿屁股,如今疼得在床上起不来的长子,闵王妃头发都要愁白了。

    她知道这事儿不赖眼前这个笑起来很温顺娴静的姑娘,可是沈明珠总是跑不了的吧?

    不是沈明珠在与儿子的信上哭诉告状,撺掇慕容敬给荣华郡主没脸,叫心疼闺女的沈国公夫妻寻上门来,她会这样忝着脸给一个小辈折腰?!

    心里记住了沈明珠这个灾星,闵王妃恨不能下回看见沈明珠就往死里抽她,面上却还是蛮和气的。

    不然就真是得罪沈国公府了。

    “是什么?打开给我看!”昭贵妃与明秀坐在一起,探头去看明秀手里的小匣子,很好奇的模样。

    闵王妃见昭贵妃与明秀要好得不行,嘴角抽搐了一下,皇后却笑眯眯地看着,就当没听见贵妃这跟小孩儿似的话。

    明秀依言打开,就见匣子里是一对儿宝珠,盈盈宝光叫人眼前一亮,雀卵大小,是难得的珍品。

    “给孩子玩儿罢。”这宝珠本是闵王妃的陪嫁,是要留给自己的长子定亲时做聘礼的,成双成对,又珠圆玉润,很有吉祥气。只是如今闵王妃只想将沈国公府的破事儿给了结了算了,想了半天,比较珍贵还看着不似闵王府理亏赔礼道歉的也就是这个了,因此就给明秀拿进了宫。

    思忖间见明秀合上匣子起身,有些羞涩地要还给自己,知道这不是一个贪心的姑娘,闵王妃的脸色就温和了许多。

    “咱们这是第一次见,自然是要郑重些。”

    “既给了你,你就收着。”皇后也笑道。

    “回头我寻些珍珠,拿这个给你打一套最好看的头面。”见皇后抢了自己的话儿,昭贵妃很不服气,一边恶狠狠地瞪皇后,一边与明秀说道。

    “那就多谢您。”明秀见推辞不过这才收了。

    “给我瞧瞧!”唐王妃最是不见外的性子了,从明秀的手上抢过来就翻开看。

    “瞧瞧她,最是个霸王的性子,不是阿秀温柔,早就与你不依了。”见明秀笑眯眯地不以为意,显然与唐王妃交情不错,皇后也觉得心里很欢喜,似真似假地与闵王妃说了这话,就见唐王妃偷偷儿撇嘴,也不恼的,笑问道,“莫非你还有什么话儿?”

    “您不知道,她是得谢我。”不是唐王妃拔刀相助抢救及时……这个……安王的清白依然可以保住来的。

    目光游弋了一下,唐王妃觉得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唐王妃娘娘为这两个出过力的呀,就很理所当然了。

    “这是哪门子的官司?”唐王那样冷酷的人叫妻子挠得满脸花,连太子都不敢跟这个浑身都飚杀气,心情很不灿烂的弟弟询问一个“为什么”,因此唐王府发生的一切就是一个谜来着。太子妃虽然心中好奇,却不会任性地询问人家小两口之间的闲事,见唐王妃只是笑嘻嘻地并没有吃亏,已经放心了,转头就对看着这抢来抢去有点儿接受不能的闵王妃笑道,“伯娘别见怪,她们玩笑惯了的。”

    闵王妃今日入宫一是为了明秀,一就是为了太子妃了。

    托坑爹坑娘坑弟弟坑全家的倒霉世子的福,见识了一把罕见咆哮风的冯国公府表示对这种风格接受不能,亲事得再瞧瞧看。

    一般而言,说“瞧瞧看”那就是比较客气的说法,聪明点儿的就自己撤了,回头继续寻找能接受这种风格的姑娘。

    然而慕容轩却与别人情况不同,更悲剧些。

    这位闵王府二公子乃是一次春日宴上对风流别致,却又有几分刚强的苏家二姑娘一见钟情来的,偷偷儿打听了好几年,还混在了人家姑娘父兄的身边心怀叵测潜伏了许久,之后就仿佛不经意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独守空闺……反正就是很清白没有什么糟心的通房妾的,之后再接再厉刷够了未来泰山大舅子的好感值,这才正容提亲表示从此愿意当牛做马……好好给人当好女婿。

    虽然生得寻常,然而单凭这份儿心,就叫冯国公很满意,正要允婚,坑弟弟的来了。

    苏蔷虽然从不以貌取人,然而有这么一个兄长的只怕自己也干净不了,不大肯嫁。

    慕容轩自己倒是没有说什么,不抛弃不放弃地就出入冯国公府天天任劳任怨地干活儿,只是闵王妃愁死了。

    好容易靠谱的儿子有个靠谱的心上人,她真的很担心亲事黄了。

    因有长子的前车之鉴,闵王妃现在都不敢给慕容轩个通房丫头,很担心这个儿子突发脑残非要生个庶子啥的。

    “阿秀,”闵王妃便笑着说道,“我听说与你家的阿蔷极要好的,她们小姐妹能玩笑到一起去,自然是该性情相投。”这是在称赞苏蔷了,闵王妃为了儿子也是拼了。

    太子妃也笑了。

    慕容轩与兄长不同她是知道的,太子又不是个瞎子,不会叫慕容敬那等专业拖后腿的类型在东宫坑自己。与闵王府的亲事,不过是冯国公后悔之前应得太快恐闵王府看不起苏蔷,觉得没身份儿。因此如今拿捏几下,叫慕容轩明白娶媳妇儿的不易,以后好对苏蔷上心,也……太子妃微微敛目,心中轻叹了一声。

    叫慕容轩瞧在今日的这殷殷的情分,日后夫妻但有不谐,能对苏蔷宽容些。

    虽他如今没有通房,也口口声声以后也不会有,可是谁会将前程赌在男人的一张嘴上呢?

    冯国公为了苏蔷操碎了心,只求日后闺女能别叫人伤得太过了。

    “阿蔷与阿秀最要好的,我也觉得怪。这两个才见了几面,却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单看明秀将堂妹往死里打就知道这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太子妃觉得这两个丫头都蛮愁人的。

    闵王妃笑了笑,目光落在明秀身上一瞬,暗中就起了计较。

    她不知道前儿沈国公府出了什么事儿,流言太多。然而唯一确定的是沈国公府分了家,两个吃大哥十几年的家伙搬出了国公府另注,从此就与沈国公关系不大了。

    她想抽沈明珠很久了,不过是顾忌沈国公之势不敢动手,如今有了这个好机会,她就要不客气了。

    闵王妃不知道明秀先干了自己想干的事儿,心里也想着些道道儿。

    “这个挺好看的,都说如珠如宝,这个就是那意思了。”唐王妃就是看个新鲜,看完了那点儿珍珠,就将匣子还给明秀,见她并不在意,嘴角就勾起了一瞬。

    她觉得,自己与唐王翻脸计较的那些,并没有错。

    “我家王爷,真是个王八蛋。”唐王妃抓着明秀的手小声感慨地说道,“自己黑,还非得叫人家也黑,不然他心里不舒坦。”

    人家亲娘的面前说这个真的好么?

    明秀不知道唐王妃怎么就抽了风,都不敢抬头去看皇后的脸色的,却还是忍不住噗嗤一笑。

    “你可真坏呀!”见明秀竟笑了,唐王妃掐着她的脸颊笑嘻嘻地说道。

    “王妃再欺负我,我就与娘娘告状去!”唐王妃轻轻地,明秀一点儿都不疼,便笑眯眯地说道。

    见她面颊微红目似水清,唐王妃心里一动,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安王抱着多宝格那个大瓷瓶撅着嘴乱亲的傻样儿了,有心与明秀说说,然而想到明秀到底是个没出嫁的小姐,不似自己百无禁忌,只好忍住了。却憋得够呛,忍不住就与明秀小声儿说话,低声道,“上回你来王府,还记不记得一个侧妃?”见明秀想了想,迟疑地点头,显然是不大记得了,唐王妃便嗔了一句,之后冷笑了一声。

    “她怎么了?”明秀记得不大牢靠,却还是笑问道。

    “往前院儿边儿堵着我家王爷,还告我的状呢!”唐王妃也知道忌讳的,此时压低了声音不敢叫皇后听见,小声儿说道,“叫我给关柴房里了,看她还敢不敢!”

    不是自己要给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积德,饭都不给她吃!

    “那到底是侧妃,只恐王爷与王妃见怪。”明秀迟疑地说道。

    “他早就不跟我说话了。”从挨了自己几爪子,唐王就彻底地不肯理睬唐王妃了,平日里睡在书房,特别地冷酷。

    明秀为难地看着唐王妃,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唐王妃一脸的神采飞扬,也不像是需要人安慰的。

    “他那人,就欠挠!”唐王妃悉悉索索地扭头,见闵王妃正低声与皇后说话,瞧着那意思就有点儿问题,仿佛是为了王府之中余下的那几个庶女的爵位之事,偷偷儿撇了撇嘴,又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王府里头还真想要做耗的!见我与我家王爷绊了嘴闹起来了,就以为我在王爷面前不成了。这两日,还有几个特特儿地炖了些滋补败火的汤药,赶着去安慰王爷呢!”

    唐王妃能横行王府,与唐王的宽纵分不开。唐王心里正室做什么都无所谓,只要别闹到天上去,收拾几个玩意儿似的侧妃并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儿。

    因此唐王妃才敢欺负那几个妾,叫府中这样畏惧她。

    如今唐王都不跟她说话了,自然就有人觉得机会来了。

    “然后呢?”见唐王妃很有倾述的*,明秀便顺势满足一下她。

    “都叫踹出去了。”唐王妃冷笑说道。

    唐王被她挠得一脸血的那股子邪火儿别的够呛,感谢这几个上赶子找踹的侧妃,都发出去了!

    正得意之中,唐王妃一抬头,就见太子带着唐王安王联袂而来,显然是兄弟一同来见皇后,冷哼了两声也不说话了。

    明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一脸冰冷,无时无刻不在对别人散发“欠本王八百万!”债主气息的唐王的脸上,赫然带着几缕鲜红的抓痕!

    纵横交错,很有抽象风格。

    “你!”别说明秀被唐王这张脸给惊呆了,就连皇后,一抬眼看见儿子脸上整出一张棋盘来,也瞠目结舌。

    唐王被众人瞩目,铁青的脸上再一次升级,变成了“一千万!”,欠债的对象正是一脸无辜的荣华郡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