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9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唐王瞪着明秀的时候,安王殿下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

    一眼万年呀!

    心里沧桑得不行,四皇子殿下如今也知道为啥自己二嫂将二哥挠的不能见人了,又愧疚又感激,急忙扑上去扒住了唐王的衣袖伤心地求道,“二哥!给弟弟点儿活路!”

    他那天的英雄伟绩也叫唐王府的下人给露出来了一些,听闻自己酒醉之后竟然那样猥琐,正直的安王一直觉得那一定不是自己干的,此时硬着头皮顶着唐王的烈火眼,支支吾吾地说道,“母后看你呢。”

    唐王也觉得跟个小丫头较劲不大英雄,哼了一声,跟着太子给皇后请安。

    “娘娘处几个孩子都是孝顺的,两位娘娘都很有福气。”闵王妃见太子毕恭毕敬地给皇后请安,便在一旁带着些奉承地说道。

    太子根基不稳,然而这不是还没被废了么,万一皇帝有个意外,这立马就能上岗哇!

    皇后含笑看着太子坐在了太子妃的身边,很习惯地就接了太子妃的茶喝了,笑了笑,心里越发满意了。

    既然太子夫妻感情不错,关于前一阵东宫那个许姓侧妃竟敢仗着太子的宠爱做妖的事儿,她也就不必多说了。

    插手小两口的家事,没准儿会叫儿女更有逆反心理,恐再祸害了太子妃。

    “嫂子这话说的,谁家都是如此。”皇后扬手将唐王召唤到面前,扶着他的手臂担忧地看着他的脸,眼角的余光就见唐王妃心虚地一缩脖子。

    “这是怎么了?”

    “不小心碰的。”唐王是个报仇都要自己动手的人,自然不会告状,目不斜视地在唐王妃小声儿吐气中镇定地说道,“并无大碍,母后不必放在心上。”

    “既然如此,就叫你媳妇儿给你看顾着,别任性。”皇后对唐王妃的泼妇行为有了点儿认识,却只是在唐王微微扭曲的神色中将儿子给指使到了儿媳妇儿的身边,见唐王虽然并不跟唐王妃说话,然而却并没有更多的不快,心里就放心了,觉得两个儿子都叫自己很心累,越发地觉得慕容宁乖巧懂事,对着这个儿子笑着说道,“你舅母前日入宫还说呢,你帮着你舅舅理了许多的事儿?”

    “这是舅母夸我呢。”这说的就是承恩公了,慕容宁便笑道,“本来舅舅叫我往他府里头吃饭,只是今日两位皇兄都入宫,我也想着给母后母妃请安了。”

    “承恩公府,我记得还有一位极出名的小姐?”闵王妃便在一旁笑道。

    “那孩子前儿定亲了,是定北侯嫡长子。”

    闵王妃的意思皇后明白,不过是看在承恩公对慕容宁另眼相看屡屡提携,还往府里头叫着吃饭,眼瞅着这是要联姻的节奏。只是不巧,承恩公府吃了皇后这么一个大亏,可不敢再在皇家来个渣男了,因此定下的是矮了承恩公府一层的定北侯府。定北侯当年在承恩公麾下做副将好几年,根底很熟不说,若是那家里头想要对承恩公的闺女做点儿什么……

    后果大家都能知道,就不必一一赘述了。

    慕容宁也嘴角抽搐了一下,表示对便宜表妹没兴趣。

    再说那位表妹不喜欢自己这款貌美如花的,就喜欢虎背熊腰的猛青年,也不大理睬他。

    换句表妹的原话儿,小白脸子没好人!

    不知道承恩公这唯一的闺女是怎么长成这么一朵儿奇葩的,慕容宁叫闵王妃吓坏了,恐再跟这姑娘有点儿联系,急忙转身往昭贵妃的方向走去。

    走到了昭贵妃的面前,他顿了顿,目光若无其事地扫过母亲身边的那个女孩儿,躬身道,“母妃。”

    “你都多久不进宫了!”昭贵妃见儿子目光清正地对明秀颔首,仿佛就是对寻常的勋贵小姐,都急死了,急忙握住明秀的手表示自己还是很喜欢她的,便嗔道,“见了你表妹,连个招呼都不打?!”

    这话实在有点儿搞笑了,昭贵妃的傲慢举京皆知,别说训儿子要对女孩儿和气些了,就是寻常点儿的人家的女眷走到昭贵妃面前,这位贵妃娘娘都能仰着自己高贵的头鼻孔朝天装没看见地走开的。

    “见着表妹了。”慕容宁并不热情,只是很平和地说道。

    明秀抬头见他目光清明再也没有从前的痴缠,心里轻轻地替他欢喜,也露出了一个笑容。

    “没了?!”昭贵妃等了半天没等着别的,顿时问道。

    “多谢表妹陪母妃说话解闷儿。”慕容宁满心的话却说不出口,满嘴的苦涩,面上却勉强地想了想似的,仿佛是好不容才想到与明秀说一句客气话。

    “我在宫中有贵妃娘娘照拂,也很快活。”明秀便急忙感激地对昭贵妃笑道。

    见儿子这不知是在做什么,昭贵妃有点儿失望,握住了明秀的手不撒开。

    上辈子性子很不好很倔强的母妃,仿佛一直就很喜欢明秀,从来没有如同别家的婆婆找过明秀的麻烦。

    不然寻常婆婆若是从宫中指几个妾出来,明秀就得焦头烂额,还不能不要了。

    昭贵妃却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

    这样总是很傲气很不给人体面,却还有自己的守则的母妃,在他父皇闭眼的一个时辰,自己穿了最美丽的衣裳,吊死在了自己的宫里。

    那时慕容宁觉得昭贵妃为了皇帝真是一往情深叫自己动容,然而如今看看皇贵妃,他觉得母妃真特么傻透了!

    别怪皇子大人也爆粗口,实在是皇帝太渣,慕容宁也受不了。

    他以为皇帝的心里母妃是真爱,因此也算是地下团聚,然而到头儿来,真爱满地,还为他死个屁啊!

    眼前恍惚了一瞬,慕容宁便坐在了昭贵妃的手边,听着昭贵妃与明秀低声说话,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本是最精致美丽的青年,此时容色恬淡惬意地听着两个女子在一旁说话,叫人忍不住多看他两眼。

    见他这样没用,一到了明秀的面前就萎了,唐王到底心疼弟弟,冷哼了一声。

    “你少出幺蛾子,不然本王妃还挠你!”唐王妃警惕地对不可思议地看着泼妇的唐王说道。

    这女人是怎么把挠皇子脸当理所当然的?唐王冰冷的目光落在妻子的身上,见她脸色一白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肚子,还用力喘气儿一脸的不舒坦,忍了忍,压制了身上的气势不说话了。

    闵王妃持之以恒地与皇后说话,顺便还与太子妃多说两句刷刷好感值。

    她心中也蛮苦逼的,闵王虽然不是皇帝那样的渣,然而王府么,光侧妃就好几个,生儿育女的也有不少。虽然闵王妃比较幸运,几个庶子都不成器,然而到底摆在哪儿叫人生气。对庶子做不出慈母心肠,为了不叫宗室诟病,因此闵王妃将王府中的几个庶女教养得不错,虽然不如自己所出的嫡女,然而寻常的礼仪教养却一样儿都不缺,看起来都是极好的女孩儿。

    这庶女一养许多年,加之这几个女孩儿都很乖巧贴心,从不争宠还挺孝顺,闵王妃就不大忍心作践这几个孩子。

    但论起王府庶女,很少会有很高的爵位,郡主那是别想,郡君县主的努力还可以试试看,为了给庶女们一个好些的爵位,闵王妃不得不往皇后面前来。

    皇后也很为难,闵王妃的庶女不少,五个。这再如何也不能都给封做县主不是?别人家王府也不是傻子呀,因此也只是与闵王妃装傻。

    “我家的二闺女,正在花期,如今正学着管家呢。”见皇后不肯应,闵王妃也知道强人所难了,便想着先给要出嫁了的闺女讨个爵位,见这一回皇后很给面子地点头了,她眼角就露出了笑意,试探地问道,“这爵位……”

    皇后可以给宗室女封爵,虽然不如皇帝那样给力,不过闵王在皇帝面前没有什么分量,凭帝王的那冷漠的性子想都不必想的,她一时就露出了期待。

    “封县主罢。”这是闵王府几个庶女中的老大,皇后到底要给闵王妃体面。

    “多谢娘娘!”闵王妃大喜,因心情好,竟对明秀都看顺眼了些。

    因明秀与沈明珠是本家,还生出后头的事端,闵王妃说句心里话,并不是太喜欢她,不过是面子情。

    明秀还是头一回看见这样为庶女打算的嫡母,然而见微知著,却也能看出闵王妃的品性,旁的不说,心术并不是不端正的女子。

    想到这样的女子竟然养出了慕容敬那种奇葩,荣华郡主真的怀疑这是不是抱错了……

    “你与我谢来谢去的,我都觉得担心。”皇后玩笑道。

    闵王妃心虚地笑了笑,抬手喝茶,目光流转地不说话了。

    皇后真该担心的。她庶女中还有两个后年就能嫁人,到时候她又得来了。

    “可给那孩子相看人家没有?”皇后多少好奇地问道。

    “我想着给她相看个简单点儿的人家儿。都说家和万事兴,不拘是高门大户,只要人品好,善待妻子就够了。”

    庶女么,嫁得太高也恐叫人家看不起,闵王妃想了想便继续说道,“左右嫁妆丰厚,那孩子也是个干脆的性子,都不必担心的。”她的亲生女今年秋天就要下嫁江南豪族,给那家做长孙媳妇。这婚事也很叫人上心的,闵王妃觉得自己都要忙死了。

    皇后对宗室里的人口都很熟悉的,随口便说了几句。

    屋里正都在说话之中,就见敞开的宽阔的宫室门外,竟一同走来了一对儿衣裳极华贵的少年男女。一个荣王脸色不大好,带着些小哀怨仿佛是叫人辜负了似的,还有几分纠结。然而另一个永寿郡主却满面春风十分得意,硬生生拉着有些纠结的荣王的手仰着头大步走进了皇后的宫中,飞快地点了点头,这才在一屋子人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诡异视线之中说道,“舅舅说要给我赐婚了,叫我跟皇后说一声儿。”

    她既然嫁给荣王,那皇后就是她的敌人了!堂堂永寿郡主才不会与敌人赔笑!

    “你舅舅……”说到这里,皇后的嘴角奇异地勾起了办分,方才淡淡地说道,“早就与本宫说过。”

    “皇后这是不乐意?!”

    永寿郡主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美丽夺目,还知情晓意对自己周到殷勤的荣王了,一直想要嫁给他独占这风光,如今心愿得偿正是最快活的时候,见皇后脸上淡淡的仿佛不愿意的模样,脸顿时就沉下来了。

    “天作之合。”皇后对永寿郡主格外地宽和,抿了一口茶冷淡地说道。

    明秀明白皇后这是懒的与永寿郡主废话,若想要治她,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便静静地坐着。

    荣王见永寿郡主这样挑衅皇后都不生气的,一双好看的眼睛在四周看了一圈儿,颇为伤感。

    荣王殿下虽然已经预备好为帝位卖自己一把,左右这年头儿无毒不丈夫,不狠心干不成大事儿。然而有心理准备是一回事儿,真跟这丫头有了亲事却是另一回事儿。想到自己身边昨日叫永寿郡主活活打死的那两个陪伴了自己几年,从未忤逆过自己的大宫女,荣王的目中透出了一抹痛恨与厌恶。他想到这是在皇后宫中急忙将这样的眼神收了,然而一旁的明秀却敏锐地看见了。

    荣王……不喜欢这门亲事。

    永寿郡主却并不知道自己还未成亲就已经叫荣王厌恶,反正她不在乎。只要永乐长公主还是皇帝的亲妹妹,荣王那就得好好儿善待她的。此时在皇后面前耀武扬威了一会儿,她只觉得自己的一套组合拳软绵绵就跟打在了棉花上似的使不上力,越发觉得皇后狡诈,此时用力顿了顿脚,含恨看了皇后一眼,竟不知为了嫉妒地往明秀的方向看去,之后远远地坐在了一侧,对着荣王扬声道,“你还不过来!”

    荣王在一群大仇人面前被跟狗似的呼来喝去,恨不能一刀捅死永寿郡主算了!

    “你不听我的话?!”永寿郡主见荣王没动,眼睛顿时就瞪起来了!

    “既然她唤你,你就过去。”皇后觉得这很能娱乐自己,挑了挑眉与荣王温声道。

    至于永寿郡主与她的无礼,作为宽容的长辈,她从来不跟小孩子计较,回头叫唐王参一参她母家,也就好了。

    淮阳侯府的老太太若是知道自己儿子又叫唐王参了,那么聪明一定会猜到她又对皇后无礼,会好好儿地与永乐长公主玩耍的。

    每次永寿郡主入宫后必然被参的淮阳侯府,对这过程很有心得。

    永寿郡主却茫然不知自己坑爹的过程,毕竟女眷对前朝争执很少有在乎的,此时正用苦大仇深的脸去看对面云淡风轻的明秀。

    她也很喜欢百花院,与皇帝求了不知多少回求他将百花院赏给自己,皇帝却从来都不应承,叫她如愿的。

    她虽然也能留宿宫中,却只能去和大公主挤一个院子,哪里有沈明秀的风光!如今京中都传遍了,荣华郡主得帝后宠爱如珠如宝,赐住百花院以为荣宠,不知出了多少风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