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0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这份儿风光本该是她的。

    她才是皇帝的亲外甥女儿呀。

    母亲不是说,沈明秀就是一个破落户儿家的女孩儿么?!

    自觉心灵被伤害了的永寿郡主看着明秀越发苦大仇深。况上一回俩人在宫里见着,永寿郡主叫明秀气得七窍生烟还跌了一跤,如今这仇儿可还记得呢!

    “娘娘处这样繁忙,我还是先走了。”闵王妃见永寿郡主眼珠子都红了,心里咯噔一声,觉得有点儿不好了。

    永寿郡主是京中出了名的疯子,仗着永乐长公主与皇帝的宠爱谁都敢喷。偏偏她年纪小辈分小,长辈叫她当众吃哒两句都不好翻脸的,只能无视之。不是有那么句话么,人叫狗咬了,莫非还能回头给狗一口?

    可是再宽慰自己这样心灵鸡汤,心里也憋屈不是?闵王妃已经有过这些经验,此时见永寿郡主仿佛要不客气,她便不愿意给永寿郡主做踏脚石,缓缓起身与皇后笑道,“等过几日,我叫那丫头来给娘娘请安。”这说的就是得了县主爵位的姑娘了。

    “我送送嫂子。”皇后也笑着说道。

    她已经起身,这屋里的人自然都不好坐着,纷纷起身送走了闵王妃,明秀跟着到了宫门口,就见永寿郡主还在原地坐着。

    荣王一脸小意地跟着到了门口儿想要与闵王妃多说一句话拉拢一下宗室,回头见永寿郡主这么摆谱,脸都青了。

    “不过是个闲散王妃罢了。”永寿郡主完全没有将闵王妃放在眼里,见闵王妃走了冷笑了一声,缓缓起身走到了明秀的面前,见她偏头立在昭贵妃的身边看着自己,昭贵妃冷眼一脸的冰冷,便冷笑了一声说道,“瞎巴结就是瞎巴结!你也就这点子能耐到处钻营,一点儿脸都不要了!从前是沈明珠,如今有来了一个你!”

    昭贵妃早就失宠,有什么需要巴结的呢?

    见荣王的脸听见沈明珠两个字微微抽搐了一下,永寿郡主眯了眯眼,目中闪过一丝恨意。

    明秀只是笑笑,并不多说。

    “听说你家分了家?”永寿郡主竟然对皇后都能视而不见的,只对着明秀说话,见明秀虽然柔和地一笑,然而那双眼睛里却透出了几分轻贱之色,看自己的眼神就跟看臭虫似的,满脸的不屑与自己为伍,顿时就恼了,将上前劝阻自己的荣王一把给推到身后,指着明秀冷笑说道,“上头还有老祖宗呢,你就敢分家!老祖宗的生死都不在意的,你这样不孝不义之人,怎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

    “郡主若心疼,便接我家老太太回府好生照顾就是,那样儿您不就是孝顺了么?”明秀温声道。

    皇后轻轻地咳了一声,眼见永寿郡主眼睛都睁大了,被噎得说不出话,就笑了。

    这谁闲着没事儿给自己多寻一个祖宗呀!永寿郡主气坏了,只觉得明秀这是在骂她呢,顿时跳起来叫道,“谁要管你家的闲事!”

    “狗拿耗子,不就都喜欢管我家的闲事么?”明秀的脸也冷下来了,淡淡地说得,“总有那点子东西,对我家家事指指点点,幸亏郡主不是那样的人!”

    永寿郡主真想说自己就是那样的人!

    可是这么一来自己就成了狗,成了东西。自认自己不是东西的永寿郡主死死地看了明秀一会儿,突然冷笑道,“你的嘴倒是好使!”

    “我的巴掌也好使,郡主要不试试?”明秀见荣王拉扯不住已经怒到极点的永寿郡主,漂亮的脸蛋上已经恼怒一片,显然是觉得这未来的妻子不听话很叫自己丢脸,又想到他与沈明珠那样儿,后头却连个头都不冒,心性凉薄不过如此,便冷了脸揉了揉自己一双白皙的手淡淡地说道,“郡主敢么?”

    “我有什么不敢!”永寿郡主横行京中,还没有人敢给自己耳光的,大步上前指着自己的脸与明秀冷笑道,“本郡主站在这儿叫你打!来!使劲儿打!就怕你不敢!”

    就算是她与宗室女争执,皇帝也只会站在她这边儿为她张目的。从前平王府的慕容笑,正经的郡主与自己起了龃龉,她哭了两声就叫皇帝心疼了,回头下旨责备了慕容笑。那还是正经的王府贵女呢。沈明秀,还真没叫她放在眼里!

    她一脸嚣张,荣王见皇后好整以暇的模样,只觉得不好,正要拉着这没长脑子的郡主表姐往后退,就见对面那个秀美柔顺的女孩儿温柔一笑,之后霍然扬起手,毫不留情地劈手两个大耳瓜子!

    两声脆响之后,永寿郡主被抽得跌倒在了地上,两家红肿浮起,一脸的不敢置信!

    “你,你竟打我?!”她捂着脸尖声叫道!

    “这莫非不是郡主的吩咐?”明秀很在乎自己的名声,然而若名声与软柿子等等联系在一起就不好了。左右永寿郡主这样上杆子要求自己抽她,虽然手疼,不过还是很愿意满足一下这位郡主这奇异的需求的。

    眼见荣王面上飞快地闪过一丝快意,之后满脸怜惜地扑上去搂住了突然哭着叫骂起来了的永寿郡主,荣华郡主甩了甩手,这才笑眯眯地与她说道,“荣王殿下也是看见了的。来日若我需在御前辩白,您可不要庇护自己的心上人呀。”

    “你去打她!”永寿郡主疼死了,一嘴的血腥味儿,后槽牙仿佛都松动了。她哪里吃过这样的委屈,顿时叫着推搡荣王,叫他给自己报仇。

    沈明秀身后站着沈国公,这为了她沈国公都已经在京里都闹出了多少事儿呀!

    荣王疯了才去得罪沈国公,低头只给永寿郡主擦嘴角的血迹装听不见,然而目中却带着一份幸灾乐祸。

    若不是不能出手,荣王殿下恨不能按着饭点儿抽这么个倒霉表姐!

    “去呀,你去呀!”永寿郡主见荣王不动越发地生气,左右是坐在地上,一双腿连着两只手都往荣王的脸上身上招呼,非要他给自己报仇。

    荣王叫这表姐踹得都要吐血了,一抬头见太子带着唐王安王都在看自己的笑话,到底是要脸的人,气得浑身都哆嗦了,一把摁住永寿郡主喝道,“闭嘴!”

    “你!”见他还未成亲就对自己大呼小叫,永寿郡主的声音都变调儿了,尖声叫道,“你敢这么与我说话?!是不是又有哪个小贱人给你吹了风!?”

    荣王身边有几个心爱的美貌侧室她是知道的,虽然都叫她打死了,然而谁知道会不会有漏网之鱼?永寿郡主是想要独占这美貌表弟的,顾不得自己的脸疼了,一双尖利的手往荣王的衣领抓去,叫道,“你给我说明白了!”

    “啊!”荣王躲闪间就叫永寿郡主往脖子上挠了一把,顿时血流如注!

    “我对你可温柔多了。”见这一挠就是一块肉儿,唐王妃看了一场好戏觉得挺有心得,拿胳膊肘儿捅了捅身边的唐王小声儿说道,“你现在看看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幸运?”唐王也就是破了点儿皮罢了,算什么呢?

    男人真矫情!

    “闭嘴!”唐王见这女人还挺得意,都要气死了,又恐叫皇后听见,从牙缝儿里挤出了两个字,又见慕容宁正在一旁紧张地张望,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看什么呢?!”

    “表妹会不会手疼啊?”慕容宁觉得心上人这抽人都格外地果决好看,之后便担心地说道,“我看她方才很用力啊,会不会脱臼?”他求助地抬头,见唐王听了这个一脸扭曲跟鬼似的看着自己,急忙缩了头小声儿说道,“就,就是手打红了,我也心疼呀。”

    他早就把罗遥与自己的告诫给忘了,很忧伤地说道,“下一回表妹想要抽谁,告诉我就行,我肯定抽得比她用力,还叫她手不疼。”

    唐王妃已经笑得得扶着唐王了,花枝乱颤。

    “比你强。”她一边笑一边锤着唐王的肩膀喘着气儿说道。

    唐王好觉得弟弟没有骨气,想要将身边儿的女人推开叫她滚蛋,只是忍耐了一下,到底冷哼一声没有松手。

    太子正看着前头明秀一句一句气得永寿郡主在地上爬不起来呢,听见后头弟弟们说话,对着慕容宁回头笑了。

    那种意味深长,高深莫测的笑容叫安王殿下浑身都抖了抖,缩了一下脖子。

    “怎么了这是?小五!”皇贵妃今日在自己宫中等了半天都没有等着儿子与永寿郡主,正疑惑呢就听人说永寿郡主杀去皇后处了,急忙带着人来一同给皇后添堵。没想到还没见皇后被永寿郡主折辱,却看见一圈儿皇族围着宫门口看着什么,里头还有永寿郡主的哭声。挤进来一看,见荣王正躲闪着永寿郡主的厮打十分狼狈,脖子上脸上的,还有鲜红的血凛子,顿时就急眼了。

    “撒手!”顾不得对永寿郡主和颜悦色了,皇贵妃大步上前就将永寿郡主给摔开了。

    “娘娘!”永寿郡主见皇贵妃一脸紧张地对荣王嘘寒问暖,气得浑身都发抖,却一点儿都不害怕的,指着荣王哭道,“表弟太没用了!”

    “你给本宫闭嘴!”皇贵妃如今是吃定了永乐长公主,左右亲事的风儿都传出去了,永乐长公主就算悔婚,闺女的名声也要毁了。此时已经吃着了的就不大珍惜,她也有恃无恐起来,见永寿郡主还在在自己面前摆谱,再看看儿子脸上的伤,忍住一口气没有厥过去回头就一耳光抽在了这死丫头的脸上骂道,“再不闭嘴,你就给本宫滚!”

    因儿子抓着自己一脸的狰狞,她就知道荣王今日恼火到了极点。

    “娘娘?!”皇贵妃从来对自己都很和气的,说句不好听的,荣王在她面前都没有自己得宠,今日骤然翻脸,都叫永寿郡主傻了。

    “若小五这伤有个什么,看本宫怎么收拾你!”皇贵妃今天本就心情不好,指着永寿郡主就骂道。

    顺嫔真是一个无耻的女人,昨日在皇帝面前给自己寻了一个苦差,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呢,竟就将满宫的奴婢都遣散了,只独身一个到了皇贵妃宫中,求皇贵妃给自己寻摸几个宫女侍候,说谁都不信,就信皇贵妃身边儿的人。

    这日后若是有个万一,顺嫔身边都是皇贵妃的人,她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叫个满腹心机的顺嫔给折腾得一晚上没休息好,皇贵妃本想看看乖儿子叫自己心里开心一下,没有想到竟然看见了这么一幕,怎能叫她不恼?!

    她如今想着顺嫔的肚子就有气,可恨这女人还很喜欢在她的面前炫耀,里里外外都是皇子皇女的!

    若不是她的大公主身上总是不好,常年只能在屋里呆着,她也不必担心顺嫔生个稀罕的公主了。

    “母妃,咱们走。”荣王今日挨了无妄之灾,又丢脸又生气,见皇贵妃来了,便只轻声说道,“别叫人看笑话。”

    他到底有几分心机,皇贵妃也愣了愣,回头看了看对自己微笑的皇后,眯起了妩媚的眼睛微微颔首。

    “你们都不是好人!”见皇贵妃母子竟看都不看自己,也不说给自己做主给自己报仇也抽沈明秀的脸,永寿郡主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推了荣王一把,眼看着后者撞得皇贵妃一个踉跄金钗都掉了,捂着脸哭着跑了,预备回家与母亲永乐长公主告状。

    “好无礼的丫头!”从前皇贵妃能忍永寿郡主,然而如今要做人婆婆了却越发地忍不住了,顿时骂了一声。

    “闹够了没有?”皇后觉得今天这场戏很不错,便含笑问道。

    皇贵妃一僵,见自己的丑态叫皇后看见了,也露出了一个不是很真心的笑容含笑说道,“小女儿之间的龃龉罢了,回头我与陛下说说,叫陛下劝劝。”她隐隐带着几分威胁,却仿佛不敢冒犯了明秀,说完了这个便对皇后颔首,整理了衣裳快步带着荣王走了,想着给儿子赶紧寻太医瞧瞧。

    “又不会传染疯犬病,皇贵妃娘娘其实不必这样着急。”明秀低头见自己的手果然红了,一边看着自己的手,一边柔声说道。

    “谁知道那丫头身上的传不传染呢!”慕容宁可爱听明秀的毒舌了,急忙在一旁跟着说道。

    明秀嘴角微微一抽,转头就见这青年一双眼睛亮晶晶,全没有半分厌恶地看着自己,跟小狗儿似的,笑容不变地移开了目光,并未多说。

    慕容宁也觉得自己失态了,没板住自己,急忙垂头咳了一声不再说话了,只是心里却快活起来。

    只要在她的身边,哪怕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就觉得快活。

    太子目光温润地看着这个弟弟,接着扫过明秀,面上带笑心中沉吟了起来。

    这弟弟可是他从小儿看着长大的,他真不愿意他失了自己心爱的姑娘,或许他……

    况这表妹身后,还连着沈国公。

    “闹腾了一回咱们也累了,里头说会儿话去。”皇后将太子的思绪给打断,后者笑了笑,扶着皇后往里去了,然而却将此事给放在了心上。

    皇后今天这场大戏算是看得爽了,然而不爽的也大有人在。

    永乐长公主今日哪儿都没去,正蹲在家里给闺女收拾嫁妆呢,就听见外头闺女的痛哭声传了进来,一仰头,见闺女如花似玉的脸上好大的巴掌印!

    “谁干的?!”永乐长公主心疼得要死,搂着哭着扑进自己怀里的闺女双目赤红地问道。

    “是皇贵妃!”永寿郡主嚎啕大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