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2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皇贵妃一直都想叫自己的兄长入阁。

    太子与皇后为什么这样稳当?就是因朝中有人,拼命拿着礼法规矩说事儿,一定要皇帝守元妻嫡子的规矩。

    皇帝再说了算,然而在群臣意见一致的时候,都得妥协一二。

    内阁是朝中中枢,只有最德高望重的臣子才能入阁,影响力很大。

    皇贵妃打不开群臣的口子,就想叫兄长先混入内阁,回头策反几个同道。

    “这……”永乐长公主遇上正事儿就没有时间悲伤春秋了,此时便有些为难。

    什么阁老告老还乡的,她都不知道啊!

    “我与皇兄说说?”她还是舍不得这个卖好儿的机会。况自己做得多些,也能叫皇贵妃看看自己的分量,迟疑了一下,她便低声说道,“只是不知皇兄心中是否已经有了人选。若是有了中意之人,只怕咱们就不大能成事了。”见皇贵妃对自己一笑,珠光宝气摇曳之中美艳入骨,简直就是冲天的妖气,最见不得美人儿的永乐长公主心里暗骂了一声狐狸精,皱眉问道,“你还有什么办法没有?”

    “若陛下心里有了人选,你也问出来,交给我就是。”

    皇贵妃本是想着今日若永乐长公主硬气,那自己就退一步叫荣王给她当孙子。若是她妥协,以后再逼她多让步一些,此时心里越发地得意,面上却不动声色地卷着肩膀上一缕漆黑的长发,目光流转地说道,“只要知道他是谁,总有办法!”她的手在永乐长公主的面前用力一握,露出了带着野心与算计的笑容来。

    没有人是圣人,况自己是圣人,家人呢?多少得有个坑爹坑伯父坑叔叔的吧?只要叫她知道是谁简在帝心,那她庞氏总会寻出那人的错处,叫他给兄长让路。

    “我试试吧。”永乐长公主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抿嘴说道,“皇兄还是待我极好的。”

    可是待她这样优容,却不肯为她呵斥淮阳侯府,到底叫她心里有些不得劲儿。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皇贵妃顿了顿,见四周不过是自己的心腹,便越发地放心,叫荣王去看望在家病着的永寿郡主。

    永乐长公主心里存着两件事儿,与皇贵妃说话就心不在焉,说了几句就迫不及待地往御前告状!

    “永寿被打脸,此事我知道。”明秀当着那么多的宫人抽了永寿郡主,说不知道那显得皇帝多愚蠢呢?此时批着一封一封的折子,皇帝的声音颇为冷淡,仿佛完全没有将心爱的外甥女儿被抽了放在心上,见此时永乐长公主娇艳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他目中有些奇异的光闪过,之后低头看折子淡淡地说道,“若你就是为了此事进宫,可见永寿并没有与你说实话。”

    “皇兄!”

    “她把脸凑在荣华的面前叫人家打,不打就是没种,换了你,你打不打?”皇帝头也不抬地在折子上写了两个字,回头与下头的宫人说道,“去!把这折子打回东宫去!太子无能,这点子小事儿都办不好,还要来做什么?!只知道进宫请安进宫请安,若再如此,太子的位置,就叫他退位让贤!”见那内监脸色平静,显然是见惯了的捧着折子领命走了,他这才与妹妹冷冷地说道,“咱们也得讲理,对不对?”

    这么上杆子把脸送到人家面前,若换了皇帝自己,他也会往死里抽的。

    “讲理?!”永乐长公主何曾讲过理,听见这个简直是天方夜谭!

    从前永寿郡主再三在外与宗室女生事的时候,可没有讲过理的呀!

    “她父亲是阿沈。”皇帝的一句话,就叫永乐长公主明白皇帝为啥这一回要讲理了。

    因为沈国公就是个不大讲理的人。

    “莫非就叫永寿吃了这样的委屈?!”永乐长公主想到闺女的脸差点儿掉眼泪,况这传出去多掉价呀,闺女的脸都没了。她往前就跪在了皇帝的面前央求道,“若皇兄不处置那丫头,这京里不都得看永寿的笑话?!她以后怎么在京里走动?谁还尊敬她?不都得按着这样打她的脸?皇兄您是她亲舅舅呀,就忍心看着她吃委屈?!”

    见皇帝并不说话,十分镇定地喝着桌上的一碗莲子羹,永乐长公主便咬着牙说道,“不必她给永寿磕头赔罪!看在沈国公面上,她对永寿做了什么,就叫她还回来!”

    皇帝顿了顿,低头看着脚下的永乐长公主许久,那双黑沉得叫人恐惧的眼睛连永乐长公主都不敢看。

    “她可没有把脸凑在永寿的面前叫她抽。”皇帝轻声挑眉说道。

    “皇兄!”

    “行了,多大点事儿。”皇帝烦了,再疼爱的孩子也耐不住隔三差五地生事呀,便冷淡地说道,“你不怕淮阳侯府叫阿沈砸了,我还担心阿沈与我不依不饶呢!不就是两个耳光么。”他并不将几个耳光放在心上,左右人也没死养两天还是好汉一条,想了想,想到永寿郡主到底是个女孩子家家的,便不在意地说道,“回头叫皇贵妃赏她些首饰,给她做做脸就完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妹妹,看着她目中的不甘,笑了。

    “为什么不是皇兄赏赐?!”这体面才大呀。

    “皇贵妃不是你亲家么。”皇帝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也是妹妹的亲家来着,冷淡地说道,“你想要的,朕都给了你,莫非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永乐长公主是真的很不满足,只是想到皇贵妃的大事,到底咬着牙忍了忍,心中嫉恨明秀,口中便轻声说道,“还有,我听说前朝有位阁老告老还乡?”

    “你消息倒是灵通。”皇帝眯着眼睛夸赞道。

    “皇兄的心里,可有新人的人选?”永乐长公主觉得这夸奖怪怪的,仿佛带着几分讽刺,然而抬头看着皇帝,却见这位帝王的面上十分平静,并没有什么异样,心里就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与其叫外人来入阁叫皇兄不能信任,不如叫自家人来?”

    “你有好人选?”皇帝漫不经心地问道。

    “皇贵妃的兄长年富力强,忠心耿耿。”果然这还是那个对自己很疼爱,无有不应的皇帝,永乐长公主眼睛一亮,急忙说道,“皇兄觉得如何?”

    “既然是你举荐,自然是最好的。”皇帝又看了看永乐长公主,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纹,温声道,“皇兄允了。”

    “多谢皇兄!”永乐长公主目光大亮,欢喜得不能自己,拉着皇帝的手撒娇了一会儿,这才欢喜地走了。

    皇帝目送妹妹的背影消失,突然觉得很有趣,摸着眼角不由笑了笑。

    永乐长公主因知道自己到底在兄长面前很有分量,因此格外开心,早就忘了之前的那点女孩儿的争执与皇贵妃报喜。

    此时皇后也很快活,这日子除了经常要听皇帝的冷言冷语各种冷暴力,其实还是蛮阳光灿烂的。况今日太子妃带着皇长孙入宫,她亲自问了一回慕容斐的功课,又看他一脸认真地打了一回强身健体的拳法,皇后就觉得欢喜起来,拉着太子妃教导些这些年主持宫务,如何约束侧妃的心得等等,就见慕容斐打完了拳四处看了看,一脸严肃地走到了正歪坐在一株树下低头看昭贵妃下棋的明秀的面前。

    一张圆滚滚的包子脸凝重地抬起,目光炯炯。

    明秀正看着昭贵妃一脸认真地下棋,棋盘上一只不知是兔子还是猫的脑袋慢慢儿成型,就低头看见了一张格外奇特的包子脸——明明很嫩,却还要做出老成持重。

    “斐儿?”明秀唤了一声。

    皇长孙用严峻的眼神看她。

    “抱一下?”明秀叫这小眼神儿给逗乐了,对着这身份格外贵重的矮包子伸出了手。

    包子霍然伸爪,抱住了她的手往上爬。

    慕容宁此时下了朝溜溜达达伪装清闲地走过来,一脸孝顺儿子的模样陪坐在昭贵妃的身边看母亲摆棋谱,看了半天没有看出来这是古往今来哪一局稀罕的棋局,急得不行。

    “这是……”慕容宁突然想到前世明秀与自己的玩笑,下意识地便与昭贵妃问道,“莫非是传说中的珍珑棋局?!”

    据说那棋局很犀利霸道的,看一眼就能迷惑人心叫人陷入幻觉杀人无形等等等,千古难寻。如今看了这东一块儿西一块儿还叫人不知是个什么形势的玩意儿,安王殿下迷惑了一下,郑重地与母亲告诫道,“母亲若摆的真是这个棋谱,且要小心了!”

    明秀听得嘴角一抽,看了看这个二货皇子。

    虽然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说了这么个玩意儿,不过……

    “你得发散思维地看这个。”昭贵妃转头对愚蠢的儿子说道。

    安王殿下左看右看,绞尽脑汁发散了一下自己的思想,愣是啥也没看懂这棋局。

    “太高深了些。”没有在心上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学识的渊博,慕容宁觉得亲娘这也太坑儿子了,有些郁闷地说道。

    “这明明是只猫!”昭贵妃修长的手指用力地往棋盘上一指!

    四皇子惊呆了!

    这是跟他开玩笑吧?!

    皇后听得噗嗤一笑,在昭贵妃警惕的目光里探身过来,看了一会儿方才笑道,“不大像,这里,这里,”她信手在棋盘上挪了挪棋子,果然一个比较抽象的猫头就出现了,方才抬头与昭贵妃笑道,“这样才对,是不是?”

    “你真是太讨厌了!”这种充满了炫耀智商的模样,太叫昭贵妃生气了!

    皇后看昭贵妃一脸要掀桌子的模样,便笑着说道,“我的私库里还有几样各色的大块玉石,回头叫他们都打磨成棋子儿,色彩斑斓的,你玩儿起来不是更有趣?”见炸毛的昭贵妃沉默了一会儿脸上缓和了,她看慕容宁一脸的天打雷劈,觉得这儿子的表情真招人喜欢,特别地蠢,便继续笑着说道,“你也是,平日里给你母妃寻摸寻摸图样儿,叫她玩儿得开心些。”

    “儿子明白。”慕容宁一脸复杂地说道。

    “打击!”窝在明秀怀里的皇长孙指着他四叔一脸被打击的脸言简意赅地说道。

    他四叔一脸想要抽他的狰狞!

    “瞧瞧,咱们的斐儿真聪明。”皇后特别爱看儿子们这种憋屈得却不能发泄的脸了,看一回心情就能好一天,此时便表扬了一下孙子。

    “胡说!”太子妃更厚道些,嗔了儿子一眼,这才与明秀笑道,“也不知这性子随了谁,实在叫人受不住。”

    “斐儿这是眼明心亮呢。”明秀摸着慕容斐的小脸儿,见他明明耳根子红了,仿佛很欢喜的模样,却还是面无表情伪装深沉。

    谁教的明秀不知道,不过更招人喜欢了才是真的。

    慕容宁委屈地看着疼爱侄儿的心上人,见这小子竟然光明正大地窝在明秀香喷喷的怀里吃豆腐,恨不能自己也倒退十岁往明秀的怀里爬,这心里叫一个哀怨呀,桃花眼里的感情都要漫出来了,却在此时见着远远地藏在御花园里的一道人影。

    他咳了一声起身走过去,一边回头舍不得地看明秀低头与慕容斐说笑时那温柔的样子,一边不耐地问道,“又怎么了这是?”这个是他的心腹长随,没有要紧的事儿,不会在此时来寻他。

    “陛下御书房透出口风,要叫皇贵妃的长兄入阁。”这长随急忙说道。

    “入阁?做梦呢!”慕容宁一怔,背对着明秀的脸上竟是一片的冰冷阴郁,轻声笑道,“不过也好,他想入阁?本王成全他!”

    “王爷?”

    “不必理睬,本王就是要叫他入阁,叫他好好儿地给父皇当牛做马。”慕容宁轻声说道,眼角眉梢的阴毒叫人心生恐惧。

    他那个便宜舅舅,当年昭贵妃得宠的时候多毕恭毕敬?这些年又说“不认识”他们母子了,只是就算如此,到底是舅舅,他就送他一个好前程,叫他心愿得偿。

    嘴角勾起淡淡的冷笑,慕容宁低声吩咐了那长随几句,见那人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便不耐烦地说道,“不过是寻常之事,你怕什么。”

    他还真没有安排什么要命的事儿,只是一件件串联在一起就要命了。这长随有心问问这王爷是不是真的这么狠心非要搞死自己的亲舅舅,然而到底是忠仆,默默记下慕容宁的吩咐转身就走了。

    慕容宁摸着下巴冷笑了两声,想到那旧事的种种,再想到那舅舅当着荣王的面儿从自己面前无情地走过,仿佛真的将自己当做路人的模样,就生出了淡淡的愉悦来。

    他想要弄死便宜舅舅很久了,没有想到皇帝这么给力,亲手将他送到自己面前。

    真以为入阁是那么幸福的事儿呢?

    心中冷笑两声,慕容宁听着后头的欢声笑语,慢慢地收敛了目中的阴郁,转身,还是那个格外美丽可怜的安王殿下。

    才走到明秀的身边想要将个无耻抱着自己心上人的小崽子给提出来,安王殿下就见那严肃的矮包子外头想了想,之后撅着嘴巴,一口啃在了明秀的脸上!

    “父亲,就是这样亲母亲的。”皇长孙这句话说得格外长,一脸严肃,却叫太子妃的脸腾地就红了。

    安王殿下看着这包子,努力地想了想这句话的含义,一张美丽的脸陡然扭曲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