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3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安王看着把小胳膊挂在明秀脖子上,伪装纯良的小崽子都要气死了!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是在占便宜!

    他还没有亲上心上人呢!

    还“父亲就是这样亲母亲的”……

    说得这么透彻,真以为安王殿下听不出来么?!

    小豆丁儿一个,那啥啥就手指头粗,竟然还想要染指他心上人?!

    安王殿下已经被各处冒出的情敌气得语无伦次了!

    感觉到安王殿下抑郁的目光,皇长孙没有表情地抖了抖自己的小脸蛋儿,抬头,用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对上了安王气急败坏的脸。

    “看,四叔!”矮包子坏啊,推着明秀叫她看他王叔的方向。

    安王殿下狰狞的脸还没有收起来呢,就见心上人抬头看来,急忙收敛表情,一张桃花儿脸扭曲得不成样子,特别地叫人诧异。

    收拾了自己的王叔情敌,皇长孙心满意足,蜷缩在美美的,会给自己讲故事,还很温柔的美人儿的怀里不动弹了,虽然没有多余的话,可是明显心情比较愉快。

    “你,你滚出来!”慕容宁没有见识过这样坏的人,都惊呆了,见自己不好看的一面叫心上人看见了,都要气死,顾不得皇长孙他亲娘亲祖母在了,指着矮包子喝道。

    “小四这如今,就只能与斐儿斗一斗了么?”怨不得娶不上媳妇儿呢,皇后娘娘心里充满了对儿子智商的担忧,低头与嘴角抽搐的太子妃说道。

    “斐儿很聪明的。”太子妃看着皇长孙对小叔子置之不理淡定的模样,努力提高儿子的智商水平来帮助小叔子脱离智商堪忧这么个评价,真是心力交瘁。

    “斐儿不过是玩笑,王爷别计较。”明秀家也有这么大的弟弟,从来也是想亲就亲的,况包子软乎乎的多可爱呀,见安王恼羞成怒了,急忙笑着安抚地说道。

    “你不知道,他可坏了!”慕容宁努力想叫心上人认识到这包子的真面目。

    这个……其实看起来皇长孙比安王殿下正义多了,只是这个是不需要与安王多说的,明秀只是笑着摇头。

    她一脸的不以为意,安王殿下可伤心了,有心想问问既然这么不在意,那安王殿下亲一下是不是也可以。

    只是想到沈国公府一门的战斗力,为免英年早逝娶不上媳妇儿,安王到底没敢说。

    他担心自己被人当做□□!

    “我,我……”慕容宁纠结地在地上走了两圈,竟然无法拆穿一个矮包子,实在是太伤心了,此时见明秀垂头正拿桌上的点心与慕容斐,还是分吃,顿时吐血三升!

    他首席情敌慕容南只怕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幸亏皇长孙是个低调有内涵的人,知道吃了独食儿就不要炫耀,免得被人道毁灭的道理,趴在明秀软乎乎的怀里啃着点心,举着手严肃地要求讲故事。

    这太欺负人了。

    安王点心深深地看了这包子一眼,一脸伤心地坐在昭贵妃的身边儿默默无语两眼泪,然而心里却有些欢喜的。

    明秀……与他说话了。

    “我就说,阿秀可招人喜欢了。”昭贵妃见儿子团团转的模样,便哼道,“你再冷淡些,回头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她,她……”慕容宁想说现在也没有他什么事儿来的。

    “我知道是平王世子!”昭贵妃又不是傻子,还能没听说过这些,此时不客气地说道,“亲事成了,你抢了堂弟的亲事这叫不仗义,很不对!可是如今亲事成了没有?两家大人说定了,什么叫说定了?口说无凭的,你这就被唬住了?”见慕容宁沉默着摇头,她便低头继续摆自己的猫头,冷冷地说道,“阿秀对你冷淡,这是人家姑娘明白事理,不是一个轻浮的人。不过,她不轻浮,你可以不要脸么。”

    “谁教母亲说的这话!”唆使儿子不要脸都出来了,慕容宁震惊了。

    “谁知道呢。”昭贵妃哪儿记得这个,含糊地说完,方才哼道,“别人家的丫头,我一个都看不惯!你娶不来这个,以后娶回来的那些,别怪我欺负她!”

    “知道了。”这难度真大,慕容宁呆呆地坐在母亲的身边,虽然并不认同母亲的话,可是只这样听着明秀的声音柔和地传过来,就觉得很幸福。

    “哼!”昭贵妃见皇后一脸笑意地说话,凶巴巴地用横扫千军的力量往棋盘上摁棋子,咬着牙说道,“就她会炫耀!”

    天天炫儿媳妇炫孙子,真是太讨厌了!

    明秀此时却抱着皇长孙很愉快,虽然慕容斐脸上的表情少了些,不过这吓不倒见多识广博览群书的荣华郡主,抱着矮包子不撒手。

    比起什么邪魅酷帅,天凉王破的类型,这算什么呢?

    “一起睡。”知道明秀这最近是在宫里了,慕容斐眼睛亮了,决定不回东宫,要留着跟美人儿一起睡,“故事!”

    “他既然喜欢,你就带着他罢。”慕容斐年纪还小,这么小还没到色狼的份儿上呢,皇后也愿意叫慕容斐亲近更叫他知道更多道理,性情温柔的人,便与明秀笑道。

    “好。”明秀摸着慕容斐的小脑袋含笑应了。

    她抬头,就见远远的树后,顺嫔正一脸温柔地往此处看来,见此地竟是满是欢笑,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然而却在明秀对自己颔首的时候微微摇头,不肯过来。

    “她临盆之前,只怕是不会与咱们走近了。”皇后回头见顺嫔正微笑的模样,便叹气道,“太过小心了。”她并不怕惹事,然而身边的人,却很怕为她惹事。

    “这是顺嫔娘娘谨慎,怨不得娘娘您格外地照拂她。”明秀其实也觉得顺嫔谨慎些好,见皇后摇着头笑了,便试探地问道,“我看陛下对顺嫔娘娘仿佛有些看顾。”若真是无情的人,顺嫔这一胎就自生自灭去了,怎么会交给皇贵妃。

    “我嫁给他这么多年,生儿育女,都不知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知道,他是天底下最无情的人。”皇后温声道,“他这样做,许只是为了看场戏。这个人……”最喜欢看见的就是别人的痛苦,不管是谁的,只要他看得开心,没有什么是不能牺牲的。

    就是这么一个王八蛋。

    明秀随口说说罢了,其实也觉得皇帝蛮王八蛋的,当年差点儿坑死恭顺公主,此时便笑了。

    慕容斐趴在明秀的怀里静静地听着,也不知听进去了什么。

    在宫中的日子并不难熬,皇帝也没有因恭顺公主的缘故为难过明秀,还命人赏赐的几回御膳,倒仿佛很看重似的。

    唯一叫明秀觉得皇帝真是一个渣的,就是皇后果然过得冷清,她在宫中十日,皇帝竟然从未涉足过皇后的宫中。

    他宠幸了皇贵妃宫中八回,一日在前头深夜批折子,一日去了和嫔处,行程挺满是个忙碌的人,就是太不是东西。

    明秀以为自己得多在宫中留几天呢,然而十日之后皇帝叫人传话儿表示,可以走了,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真舍不得你啊,你来了,我在这宫中也少了许多的寂寞。”皇后拍着前来与自己告辞的明秀的手露出了些伤心来,轻轻地说道,“只是,我又想着你出去也好,这后宫……”她突兀地笑了笑,轻声说道,“谁会真的喜欢。”

    “以后,我跟着母亲常来看望两位娘娘。”宫中的日子到底叫人接受不了,就前儿和嫔与芳嫔为了皇帝的恩宠一个弹琴一个送点心的就叫人心里觉得累得慌,明秀对皇后与昭贵妃拜了拜,见连一向仰着头做人的昭贵妃目中都露出了几分伤感,急忙劝道,“两位娘娘若是因我生出伤感,我该羞愧了。这些时候在宫中本就叨扰,没有娘娘,我也不会过的这样快活。”

    不过皇帝这是什么意思?

    她以为是扣她在宫里当人质的。

    “你可得常来,多给我说说外头的故事。”昭贵妃觉得明秀在的时候天儿都是清朗的,天天都过得开心。

    她转头叫人抬上来了一个箱子,见明秀诧异地站起,只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说道,“就是些首饰衣裳的。我在这宫里打扮得天仙儿似的也没人儿看,不如叫你用着,你鲜亮了,就跟我穿的是一样儿的了。”她又转头与皇后问道,“各家的春日宴都要开始了,咱们明秀的衣裳头面可预备起来没有?!勿使她落于人后!”谁家的姑娘,都不能压过明秀去,就是这么个意思了。

    皇后嘴角抽搐了一下,真心想问问昭贵妃,还记得这姑娘的亲爹亲娘不,却还是点了点头。

    自己的要求得到了满意的回复,昭贵妃看皇后顺眼了许多,脸色也红润了起来。

    “我偏了两位娘娘的好东西,怎舍得不要呢?”见皇后也给自己抬出了一个箱子来,明秀感激在心,便笑着说道。

    “你常来见见我们就好了。”

    虽然不舍,然而到底明秀离家许久,皇后也知道她面上不显,然而心中也记挂父母的,也不多客套,亲送她到了门口看着她走了。

    明秀带着皇帝皇后等人的赏赐招摇过市回了国公府,一到家,就见沈国公守在门口,正抱臂看来。

    明秀急忙唤了一声,叫沈国公扶着自己下车,这才一脸期待地问道,“父亲是在等我么?”

    “莫非还有别人?”沈国公许久不见闺女,先颠了颠,觉得这分量没轻可见闺女没有吃苦头,这才略放心了些,然而板着的脸到底叫明秀有些心虚,一声不吭地跟着父亲走。

    “宫中可有人为难你?”沈国公虽然看明秀气色还好,却还是忍不住问道。

    “并没有不好。”明秀只觉得奇怪,自己抽了永寿郡主这么一个马蜂窝,这么大的事儿仿佛没有在皇帝面前溅起一丝儿水花儿,就这么没声没响儿地过去了。心里知道这是沈国公在自己身后给自己做了主,她只将这些日子在宫中过的生活简短地与沈国公说了,见这父亲的脸上平静中带着几分满意,便笑嘻嘻地哄着说道,“您闺女人见人爱的,您瞧瞧,这去了一回宫中,给您带回来多少宝贝呀!”

    “那些宝贝比得上你?!”沈国公冷哼了一声。

    “我以为陛下是想扣个人质呢。”知道沈国公为什么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明秀急忙怯怯地拉着父亲的衣角努力地装小白花儿地说道,“弟弟还小呢,怎么能叫他陷在宫里头?多糟心呀,不如我住着。”她柔声说道,“况陛下叫的也是我。您闺女这么聪明伶俐的,宫里头的那都是小事儿不是?”

    “以后就告诉他你不住!”沈国公冷冷地说道。

    “到底是陛下,怎能这样忤逆呢?”明秀觉得沈国公与皇帝的关系怪怪的,不过想到父亲仿佛给皇帝当年做了两年伴读,便明白了些。

    “再如何,也没有叫你一个姑娘家顶着天的道理。”沈国公嘴角冰冷地抿成一条缝儿,冷声说道,“若他再有这样的话,你留你弟弟在宫里。”

    “嘉儿还小……”

    “再小,也是沈家的男子汉!”沈国公横了明秀一眼,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沈家的男人,没有躲在女人身后的道理!若是连女子都不能护着,还怎么做沈家的儿郎,护佑沈家的门楣!”他见明秀一脸败给他的模样,方才慢吞吞地继续说道,“当然,我也会护着他,不叫他吃亏。”男子汉不经历点儿风雨,养于妇人之手只会被养成三房的沈明棠那软趴趴的败家玩意儿。

    沈国公会扶着沈明嘉的手走路,护着他经历风雨,然而却不能叫他安逸地躲在母亲姐姐的庇护下成长。

    皇帝这一次并不是只想叫明秀留在宫里,也是想要给他一个震慑。

    皇帝想要谁如何就如何,谁都拒绝不了。就是这么个意思。

    那就试试!

    当年他敢迎娶恭顺,如今,他也没有什么不敢的。

    别想祸害他的儿女!

    提着不敢说话了的明秀回了家,沈国公迎面就见着自家公主扑上来了,下意识地一张手臂。

    恭顺公主不耐烦地将这厮扒拉到了一边儿,抱住了嘴角一抽的明秀叫道,“想死我了!”

    明秀都不敢抬头去看亲爹的脸色了,哼哼了两声将恭顺公主推开,这才转了一圈儿给自己老娘叫她看见自己没啥缺斤短两,之后笑道,“陛下与皇后娘娘赏了我许多的东西。”

    “算他识相!”见皇帝并没有为难明秀,恭顺公主满意了,拉着闺女目不斜视地一同往软榻上坐了,从头到脚地抚摸了一遍,这才放心。

    沈国公在一旁咳了一声。

    “我就担心你在宫里受委屈。”恭顺公主听不见似的,抓着明秀的手殷殷地说道。

    她担心闺女都担心得做了噩梦,睡梦里嗷嗷两脚就踹得……自己差点儿跌下了床。

    沈国公这厮分量不轻,公主没踢动。

    “只有我给别人委屈吃的,谁敢招惹我呢?”荣华郡主一战成名,在宫中留下了动人的传说。

    敢往死里抽永寿郡主的,真的很少见了。

    沈国公此时,再次咳了一声。

    “我就知道我闺女不吃亏。”恭顺公主也听说闺女的彪悍事迹了,眼睛都眯起来了。

    “知道母亲与父亲都担心我。”见沈国公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明秀缩了缩脖子小声儿说道。

    沈国公特别用力地咳了一声!

    “可不是么,我饭都吃不下了……”恭顺公主一把将要与自己说话的沈国公扒拉在一边儿,转头用闺女教给自己的有趣的语言凶巴巴地吼道,“神烦!你知道么你!”

    荣华郡主没敢看亲爹的脸色,默默地把自己蜷缩成了一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