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5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冯五好叫人丢脸。

    然而冯瑶见到兄长这样没有骨气,本不是十分美丽的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我五哥,是不是很胆小?”离得远远儿地站定,冯家姑娘拉住了嘴角抽搐的荣华郡主,巧笑盈盈力图叫手帕交看见自己的真心。

    明秀转头见冯瑶正对自己笑呢,再看看扶墙出来的冯五,沉默了一会儿,小声儿说道,“你说得是。”

    真是一个好人选呐!

    “救命!”冯五远远地就见着妹妹了,抱着大笼子对着妹妹伸出了求救的手。

    完全没有兄妹之情的冯瑶只视而不见,低头抚了抚鬓角的簪花,一抬头露出了亲近的笑脸,甩开了明秀就往冯五的方向奔去,口中很亲热地唤道,“罗姐姐!”

    冯五诧异了一下霍然回头,就见修罗场中走出来了一个面目沉静的少女,此少女在他紧张地退后了一步时完全没有给他一个眼神越身而去,迎面止住了前头冯瑶热情伸向自己的手,顿了顿,嘴角微微抽搐地对远处望天伪装路人甲的表妹使了一个眼色,见她无动于衷,这才在心中纠结了一下,扶着冯瑶沉声说道,“伯夫人太过客气,当日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

    早知道那跌下轿子的贵妇是阳城伯夫人,罗大人一定绕路走!

    “母亲将姐姐放在心上,叫我一定与姐姐好好儿亲近一二呢。”阳城伯府是属牛皮糖的,缠上了那就别想撕撸开了。

    冯五见罗遥一脸的避之不及,本惊恐的心却有点儿不得劲儿了,抱着笼子就奔罗遥的面前去了,扬声道,“你怎么不知好歹!”他,他都来了,竟然看不见他似的。还这样冷淡!知道他是谁么?!知道他,他俩是什么关系么?!

    心里唧唧歪歪的冯五见罗遥侧头看了一眼自己,停住脚抖了抖自己单薄的身子,咳了一声将手里的笼子递上去哼道,“母亲给你的!给你解闷!”

    因罗遥今日格外和气竟然没有给他几拳,纨绔的胆儿肥了,很有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架势,抖着自己的腿哼哼地说道,“真是没有见识的人!这都觉得有趣?以后爷叫你见识见识,你就知道你是多么的孤陋寡闻了!”见罗遥信手接过笼子仔细看了看,冯五就觉得这是罗遥对自己的妥协,满意地笑了了。

    “给你玩儿。”罗遥将笼子接过来往里看看,见是一只大尾巴翠色的大鹦鹉,便将这个递给了明秀。

    鹦哥儿正好奇地看着这豆子眼儿的大鹦鹉呢,急忙笑嘻嘻地给明秀接过去。

    “那是给你的!”冯五笑不出来了,眼睛都发直地看着自己的心肝儿被送人,顿时不干了!

    这是他院子里最机灵讨喜的大鹦鹉了,还会学话儿的,他养了好几年,不是因为要送给罗遥,自己每天都要抱着睡的!

    在自己榻上抱过狗抱过鸡抱过大鹦鹉唯独没有抱过女人的纨绔心里好受伤,眼睛顿时就湿润了。

    他的心,他的心血呐!

    “我回头细心地帮表姐养着,养得好了表姐才开心呢。”明秀觉得这纨绔眼里含泪的小模样儿太叫人欣慰了,也在一旁笑眯眯地说道。

    “你真是一片好心。”冯瑶也挺喜欢欺负兄长看见兄长哭的,憋着心里的兴奋转头与明秀说道。

    “你们!”见这手帕交对视坏笑,冯五觉得日子没法儿过了,转头眼泪汪汪地看罗遥。

    一脸控诉要求做主!

    “嗯……”罗遥看着那只转身歪着头看着自己的大鹦鹉,许久之后到底说道,“挂在外头叫大家都看着就是。”

    “你为何在此?”这纨绔竟然没有被自己吓跑,还上门来了,罗遥的心里生出了几分危机,眯着眼睛问道。

    不说如今为了她的婚事疯魔了的恭顺公主,她前儿还得了信儿,自家爹娘也要回京,这简直是四面楚歌的节奏!

    冯五若是叫这群长辈给看在眼里了,没准儿捆着她成亲也是能干得出来的。

    他就是来看看她。

    “送妹妹来的!你可真残忍呐。”冯五一边痛心疾首地指了指院门口,就见几个鼻青脸肿却闭口不言的青年武将彼此搀扶着一声不吭地走出来,对着罗遥微微点头之后走了,之后还有一个满脸悲伤的青年从里头一路爬到了罗遥等人的面前,一抬头两个黑眼圈儿,抱住了冯五的腿就哭道,“今天好疼!”他一边哭一边将鼻涕眼泪的往破口大骂的冯五的腿上抹,一边伸出手颤巍巍地拉着罗遥的衣袍伤心地说道,“说好的不打脸呢?!”

    “忘了。”罗遥简洁地说道。

    谁打的眼睛都红了还能记得这点儿小小的约定呀!

    被揍得可凄惨的纨绔王年仰头,用负心的表情看着不守约定的家伙。

    罗遥头一回觉得有点儿心虚了,咳了一声。

    想当初这家伙献了许多的宝贝谄媚地求了自己一把,怎么揍都行,千万别揍纨绔那张英俊的脸。

    “表哥还是起来说话。”见王年一脸的蔫头耷脑很可怜的模样,明秀心里笑了两声,眉目温柔地俯身说道,“地上凉。”

    “凉不过我的心呐!”纨绔见有人关心自己了,顿时哭着抱住了冯五的那双腿痛哭失声叫道,“我,我的媳妇儿啊!”他表妹本来就是个腼腆的不爱见外男的人,这再见了他这一脸的鼻青脸肿,还怎么撼动表妹的心,怎么叫表妹倾心自己呢?他就指着这张脸在表妹面前讨好了!

    对自己的脸还挺自信的。

    明秀诧异了一下这表哥出人意料的对自己那张脸的自信,之后眼睛一睁诧异地问道,“表哥有了心上人?!”这谁家的姑娘前世不休叫个纨绔给看上了?当然,此纨绔为人还算不错,也挺招沈国公的喜欢,不然早就叫沈国公令他滚蛋了。可是再好的纨绔,倒霉的是这家伙身后有个要命的亲娘安固侯夫人,那真是一个要命的婆婆,摊上了就倒了血霉的那种。

    “有了。”王年出人意料地诚实,顺着冯五的袍子爬起来嘿嘿地笑了两声。

    依旧很有衙内的风范,作奸犯科型。

    冯五低头看着自己特意穿的格外新的衣裳,再看看罗遥一脸的不当一回事儿,气得浑身发抖!

    “表妹为何不问我是谁?”见明秀问了一句就再也没有话儿了,王年就有点儿小哀怨,睁着一双黑漆漆的小眼睛问道。

    “那是表哥自己的心事,我不好问的。”明秀素来对这些没有什么兴趣,见王年鼓励地看着自己,仿佛很需要自己问一问是谁,心中一转就猜出这只怕是自己认识的姑娘,不然与自己也说不着不是?想到这个,先将经常蹦跶的沈明珠给排除在外,她想了想身边的姑娘心中一动,弯着眼睛笑看急得挤眉弄眼儿的王年问道,“表哥的心事,与姑母说了没有?若姑母不喜,只怕无法成事。”

    王年的眼角一动,有些为难。

    安固侯夫人看中了冯国公府的苏蔷,虽然沈国公不理睬她不肯帮她往冯国公府说亲,可是侯夫人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已经预备往冯国公府张嘴求亲了。

    王年觉得这真是要命,正在家里折腾意图叫母亲千万别给自己招这笑话儿。

    冯国公府那是太子的岳家,门第不输沈国公府,苏蔷又是嫡女,还能看上一个没啥能耐的纨绔?还想跟太子做连襟,就算冯国公府应了,那也是把他舅舅沈国公给捆太子这条船上了。做人不能这么无耻,抬着人舅舅的脸到处拉关系不是?

    想到安固侯夫人那急切的模样,王年就觉得肝儿疼。

    “表妹这话说得对,不管怎样,我得先过了母亲那关。”安固侯夫人心里只怕是不中意明华的,若他寻死觅活地非要娶,那安固侯夫人也会随了他的心愿,只是心里若有不平气,那日后遭罪的可就是明华了。

    王年娶媳妇儿是想叫心上人过好日子的,可不是留在府里给母亲出气的,想到这个,他竟然难得地肃容了一下,之后便摸着下巴小声儿说道,“要不,我来点儿叫母亲吃不住的?”

    “什么意思?”冯五一边心疼地摸着自己的衣裳,一边问道。

    “要不,我就说我不行,怎么样?”纨绔的眼珠子一转,趴在小伙伴儿的耳边说道,“要不,就说我是个断袖?母亲绝望一下,回头我说娶谁,那就能娶谁了。”到时候安固侯夫人还不得把舍己嫁给自己的明华当天仙儿一样捧着呀?

    “这个不好。”冯五见王年的小眼睛滴溜溜在自己身上打转,陡然觉得浑身汗毛竖起,眼睛发直地说道。

    若是断袖,那一个巴掌拍不响,总有另一个不是?那时候与这家伙形影不离的冯五哥岂不是要遭无妄之灾?!

    “若我说,表哥不该想这个,反而该叫姑母心甘情愿。”不愧是纨绔,不要脸到了极点,这主意都是剑走偏锋。明秀算是长了见识了。见王年还一脸的不在乎,显然对外头人怎么评说自己没有什么想法,她便温声说道,“若表哥名声坏了,日后表嫂岂不是也叫人耻笑?日后的小侄儿又得叫人指指点点。这是一生的大事,可不好叫表哥这样随意任性的。”她顿了顿,便继续说道,“若表哥真心,就该做出榜样,叫表嫂日后面上有光。”

    “到底是表妹!”王年从前就喜欢冒坏水儿,然而此时却觉得明秀的话才是对的。

    “多谢表妹教导!”他竟郑重地对明秀作了一个揖。

    他养在安固侯夫人的膝下,平日里都听的不过是母亲的抱怨与怨天尤人,从来都没有人与他说过什么是正道,如今历练了一些时候,再听了这些,竟仿佛是豁然开朗。

    “我不过是一说,表哥才是叫我羞愧了。”明秀急忙避开了,见王年摸着头嘿嘿地笑了,也觉得这位表哥其实心里都明白,便继续说道,“况,表哥也得叫人家姑娘看见自己的真心不是?安固侯府的富贵是安固侯府的富贵,那虽然重要,可是姑娘的心里,表哥的心才是要紧的。”见王年两眼放光细细地听着,她沉吟了片刻方才继续说道,“这是看在你是我表哥,我多句嘴,天底下但凡是心里有表哥的,都决不愿表哥身染二色的。”

    这话有些过分了,可是明秀却不知为何,总觉得王年是能做到的。

    “我也就那么一个心上人。”王年嘿嘿地搓着手,眉开眼笑地说道。

    “我也就那么一个……”冯五竖着耳朵偷听呢,又见明秀说一句罗遥便淡淡地颔首显然很认同,忍不住也表白了一下。

    连跟他睡的大鹦鹉儿都是公的!

    “我五哥确实是这样儿的。”冯瑶见明秀殷殷与王年说话的模样,目光都温柔了起来,就在一旁轻声说道。

    “那就太好了。”明秀目光往罗遥的身上一转,之后若无其事地移开,见此地几个人立在一处说话到底不大规矩,急忙又将众人往上房请,然而还没有请到上房去,却见据说在恭顺公主处帮着收拾账本子的玉惠竟脚下匆匆地走来,见了明秀目光一亮,上前给罗遥等人请安之后,方才一脸急色地与明秀低声说道,“二姑娘处闹得不好了,公主如今脱不开身,请郡主过去给二姑娘张目呢!”

    “二姐姐?是谁在闹事?”听说明华处竟有人闹事,明秀不由露出了诧异的模样。

    明华素来温和寡言,从不是与人争锋的性子。

    “是四姑娘。”玉惠也觉得这有点儿欺负人了,皱眉说道。

    “她还能出来?”明秀脚下不停地往外头去,一边冷笑道,“前儿的伤好了这是?!竟然还敢出来闹腾!”她顿了顿,便皱眉与玉惠问道,“二姐姐与她素来井水不犯河水,这眼下,究竟是个什么缘故?”她一回头,见冯瑶跟着自己到了院子前门儿的车前对自己微微颔首,显然是不好插手自家的事端的,沉默了一下,便拉着罗遥的手轻声说道,“今日是咱们招呼不周了,表姐帮我送送阿瑶?”

    “你……”罗遥迟疑地说道。

    “我带足了人,绝不会吃亏的。”见罗遥这才冷冷点头扶着冯瑶与冯五上车走了,明秀转头,见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死皮赖脸的纨绔。

    “表哥?”明秀微笑示意,叫纨绔自己有点儿眼力见儿。

    “我许久没给二舅舅请安,也该去看看了。”王年对明秀的拒绝就当看不见的,笑了两声,之后看了看天色方才一脸担心地说道,“天都快晚了,表妹咱们赶紧走?!”他仿佛是很急切的样子,叫明秀诧异了片刻,到底无奈地叫他跟着。

    匆匆一路顺着玉惠的指引到了二老爷的新宅,明秀顾不得赏花赏景色的,直奔明华的院子。

    就见此时一个不大却十分雅致的小院前头,一脸苍白的沈明珠扶着身边的一个丫头,一只手高高扬起,用力地往前头脸色很不好看的明华的脸上落去!

    “住手!”明秀见她竟然还敢动手,顿时远远厉喝了一声!

    然而比她这一声更快的,却是一个敏捷的身影,之后就听一声耳光声响起,一个婀娜的身影被抽到了地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