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7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淮阳侯正看着明秀有些出神。

    若当年他顺顺当当迎娶了恭顺,有一个女儿也该是这样的年纪了。

    会撒娇,会狡黠,会伏在他膝上无忧无虑地唤着他父亲的可爱的女孩儿,心地善良举止高贵,与人为善还能照拂家中的姐妹,叫他能一享天伦,与跋扈得叫自己疲惫的永寿完全不一样的小丫头。

    还会有与恭顺仿佛的面容,叫他揽着这样一大一小两个宝贝可以快活地笑起来。

    这样的幸福,只在他的梦里才有。

    眼角有些湿润的时候,他就见那个面容贞静的小丫头几步就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开口气势汹汹地却问出了这个。

    “你是,阿秀对么?”淮阳侯诧异了一下,然而看向明秀的目光却温和起来,见她今日梳妆打扮都十分精致,又觉得很好看,脸上就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并不在意明秀的冲撞和声问道,“你说有仇?我竟不明白这话是何意。”

    那日永乐长公主大闹恭顺公主府,他就已经知道明秀对当年旧事知道得很多,也不刻意隐瞒,温声说道,“你该知道,当年我与母亲相识,又怎会仇视她?”

    “是么。”明秀叫个装傻淮阳侯气得心肝儿都疼,只忍住了沉静地看着他。

    她今日确实有些冒犯了,毕竟这是朝臣,是勋贵,是侯爷。然而涉及恭顺公主,她也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先有永乐闹府,后有庶女相似,淮阳侯府这一桩桩一件件的,都是在往恭顺公主头上扣屎盆子。

    日后叫人看见了一点儿,人家得用多龌蹉的话来提及这段旧情?

    念念不忘?求而不得宿寐辗转,搜罗相似之女,就仿佛睡的就是正主儿了?!

    混账!

    “侯爷若真将母亲放在心上,为何害她?!”明秀双手握得紧紧的,只恨不能一爪子给眼前这个一脸温和的清俊男人挠得满脸开花儿,想着他这种念念不忘的模样就觉得恶心,此时眉间珍珠晃动,她一脸冷然挑眉问道,“不害我母亲,您会冷落妻子,宠爱与她相似的女子?!不害我母亲,您膝下那几个庶女,又是怎么回事?!不害我母亲,您由着长公主在她面前张狂,闹得满城风雨,恨不能都知道你们那点儿旧情?!”

    说到最后,已然带了恨色。

    淮阳侯与恭顺公主旧事,落在淮阳侯的头上,不过是多情二字罢了。然而落在恭顺公主头上,却不会是好话。

    况,沈国公又该如何?!京中该如何嘲笑?!

    “你说的是……”淮阳侯心里一紧,知道自己后院的事儿叫明秀知道了,脸上也带了衰败之意。

    他知道这样对恭顺的名声不好,可是却管不住自己的心。

    他失了她,日夜痛苦,只能对着与她容貌酷似的女子,才能叫自己的心里好受一点儿,仿佛她还在自己的面前。

    “我……”

    “侯爷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我管不住,也插手不了淮阳侯府的家事。”明秀见他一脸的苦楚,心中冷笑,眉眼之间就带了几分冰冷森然,轻轻地说道,“只是我也与侯爷透一句话儿出来!那些女子,别叫外头看见!只要叫人看见一个,沈国公府满门,都与您不死不休!”

    她做不来叫淮阳侯杀了那些姬妾庶女之事,况生得与恭顺公主仿佛本不是她们的错,眼前这个恶心的男人才是罪魁祸首!

    明秀很少迁怒旁人,见淮阳侯眼睛一缩仿佛要与自己说些什么,冷笑了一声,低声道,“您大可试试!”

    “我没有……”

    “还有您那几位‘爱女’,”明秀讥讽地说道,“既然生得闭月羞花,真是没辜负侯爷您的一番苦心,只是我想着这样的花容月貌,您自己心里也该有点儿谱儿。”

    她也知道那几个女孩儿无辜,可是比起恭顺公主在京中的名声,明秀也管不了这么多,见淮阳侯抿嘴带着几分伤感地看着自己,对这个始作俑者恶心得不行,侧身避过这人的目光方才说道,“侯爷总要给我家一个交代!”

    “那几个孩子,是我的错。”淮阳侯早知道此事必然得叫沈国公府翻脸的,早有准备,苦笑说道,“我会将她们嫁出京城,再也不在京中露面。”

    他一双温润的眼睛都暗淡了,看着侧身冷笑的明秀,仿佛想起来当年的许多旧事。

    最后决绝之时,总是拉着自己衣袖哭的胆小的少女公主,却只是远远地冷笑,哪怕满脸都是眼泪,却再也不会亲近地看他了。

    他明明期待她拿出先帝的旨意来逼迫他,叫他可以不在主动背弃侯府利益之上娶了她,可是她不肯。

    她哭了太多回,终于不再信任他。

    “我只是忘不了她。”晶莹的眼泪顺着淮阳侯的面颊划过,他看着眼前心爱女子的女儿,按着自己的心口轻轻地说道,“从我第一次见她,我就深爱她。就算到了如今,我的心里,也只有她一个。”见明秀转头讽刺地看着自己,仿佛在讽刺自己当年的抛弃,他便苦笑地说道,“我以为你会明白。我不只是她的心上人,还是,还是这个侯府的主人,我要承担的,是整府的兴衰。”

    “您为了兴衰放弃了她,如今何必后悔。”明秀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两面三刀的人,此时冷笑地说道,“您迎娶长公主,就是为了你的侯府。既然侯府这样重要,您却又不肯善待她,叫她日夜因您伤心,怨恨我的母亲。这时候,您就不担心长公主恼羞成怒,对您的侯府不利了么?”她笑了笑,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软弱得叫自己恶心,见他哑口无言,便敛目说道,“虚伪。”

    “我,我……”

    “您宠着那些姬妾叫自己心安罢了。我真庆幸,母亲并未嫁给侯爷。”明秀淡淡地说道,“或许,母亲看透了您,因此才不要您!”

    淮阳侯叫这句说得身子摇晃了一下,脸色都苍白了起来。

    “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日后,侯爷还请不好做出叫大家都烦恼的事。”明秀不想再看见这人了,转身便淡淡地说道,“再喜欢,也请您憋着!当年,可不是我母亲对不住您!”

    再有一回,她非求父亲叫这一家子都去死不可!

    当然,只怕若不是这些内宅风声没有传到沈国公的耳朵里,淮阳侯早就叫沈国公给剁零碎了!

    “你放心,我明白了。”见明秀两眼之中全是对自己的厌恶与痛恨,淮阳侯觉得心里疼得仿佛要窒息了一样,立不住靠在了一旁的树下,仰头叫自己的眼泪不要流出来,轻声说道,“我爱护她的心,不会比你少。从前……不过是我看不见她,心里难受。”他笑了笑,不知是在笑自己当年的愚蠢还是什么,轻声说道,“我很后悔。若是能够从来,我一定,一定……”

    一定不会放弃她。

    他捂着脸,晶莹的眼泪从修长的手指之间渗了出来,点点砸进了泥土里。

    他却不见不远的地方,永乐长公主一脸扭曲地看着他,之后,双目赤红,贝齿将嘴唇咬出了鲜红的血丝来。

    明秀不知这夫妻二人到底如何,缓了心情若无其事地叫人领着走到了宴席之处,就见此时一屋子的闺中女孩儿,大多都在永寿郡主的面前奉承。

    永寿郡主今日穿了一身儿的鲜艳的大红衣裳,眉眼之间春风得意十分娇艳,然而就是再娇艳,竟也叫苏蔷的风情尽皆压过,生出了几分俗艳来。见明秀进来,永寿郡主脸上一阵冷笑,正要出言,却见围在自己面前奉承的那几个女孩儿,都转身对明秀客气地颔首。

    明秀也是公主女,父亲又是沈国公,不是脑残的,都不会得罪她。

    况荣华郡主在宫里连抽了永寿郡主两个耳光,帝王却并未怪罪,哪怕是深宫消息不通,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这代表什么,谁会不知道呢?

    “大好的日子,偏有人叫我不痛快!”永寿郡主见无人为自己做急先锋,不得不赤膊上阵,对明秀面容不善地说道。

    “本郡主以为,你见了我会觉得痛,没有想到你脸皮这么厚,一点儿都没有感觉么?”明秀温声问道。

    听了这话,屋里的女孩儿们都不安地垂了头。

    “你!”知道明秀在那那日抽了自己耳光说事儿,永寿郡主气坏了,恨不能扑上来一口咬死明秀,然而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眼珠儿一转强忍住了怒气,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出言无状,本郡主不与你一般见识!”

    她左看苏蔷娇弱婀娜如同天上的云彩一样柔媚,再看看明秀容貌秀美颜色夺目,只觉得后悔叫这两个过来,正要说点儿什么叫大家都往自己的面前看,就见外头,荣王一脸僵硬地大步进来。

    “表弟来了。”今日永寿郡主定要荣王来给自己做脸的,见荣王果然来了,脸上便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荣王这样听话,她脸上也有光彩。

    “表姐。”荣王心里恨死永寿郡主了,这女人把自己当狗一样使唤,呼来喝去的非要围着她转,不知道荣王殿下日理万机,很忙么?!

    想到皇贵妃与他叮嘱,最近还是顺着永寿郡主一些,至少别叫皇帝觉得自己对这表姐不上心,荣王殿下嘴里憋着一口气,面上挤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这是我识得的人,表弟见见!”随手扫过了自己身边,看见荣王两眼发光的这群女孩儿们,永寿郡主又觉得有些不快,哼了一声对着荣王仰头说道,“表弟过来!”

    那高挑的眼睛与高高仰起的下颚,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在唤一条狗。

    荣王闭了闭眼,为了自己的大计,努力深呼吸走到永寿郡主面前,心里想着抽她八百遍,面上温柔地问道,“表姐唤我所为何事?”

    他虽然在与永寿郡主说话,然而一双眼睛却落在了明秀与苏蔷的身上一瞬,生出了几分惊艳之色。

    “难道无事,我就不能见你不成?!”永寿郡主很习惯自己说话的态度,见荣王温和,心里也得意,越发地要在明秀面前给自己做脸,冷笑说道,“莫非在你的心里,还有比我更要紧的不成?!”她仿佛不经意地扫过了明秀的脸,这才越发傲然地说道,“舅舅说了,我是最尊贵的。别人,在本郡主面前,那都是奴才!”她说完了这个,也不去管别人心里怎么想的,只叫荣王给自己端茶。

    下头女孩儿们的脸都僵硬了。

    虽然能奉承永寿郡主的,大多家世寻常,然而“被”奴才了,谁心里乐意呢?

    一时这些女孩儿的面上就露出不快。

    虽然寻常些,不过这也都是朝中臣下之女来的,荣王气得要死,恨不能给永寿郡主一个耳光,只好回头用淡淡地带着哀愁与歉意的目光安抚这些姑娘。

    明秀好整以暇地看着,与苏蔷对了一个眼神。

    “苏家姐姐也来了?”荣王见苏蔷立在一旁,眼睛一转便含笑问道。

    “太子今日生辰之喜正忙碌着,这东宫也都忙得分不开身,寻不出一个人来与王爷道喜。”苏蔷就等着荣王问自己话儿呢,见他这样上道,便笑着说道,“只有我这个没用的人,得了这么个差事,虽然也急着给太子贺寿,然而到底王爷的事儿也要紧……”见荣王嘴角的笑容都僵硬了,苏蔷心中暗恨,面上却温和地说道,“陛下仿佛今日赐婚?难为王爷了,竟这样不巧,不能叫大家与王爷同乐。”

    这话有点儿颠倒黑白,仿佛皇帝趁着群臣给太子贺寿京中空虚给荣王赐婚,是叫荣王无人来给他庆祝,也是拼了。

    “能得父皇赐婚,本王已经很感激了。”荣王真想说两句硬气话儿来给苏蔷两句,只是一时气得要死竟显不出来,不由愤愤惜败。

    苏蔷见荣王在自己面前已经没有了春风得意,嘴角飞快地挑了挑,之后横了永寿郡主一眼,这才含笑说道,“至于这宴,只怕咱们这是不能吃的了。东宫还等着我与阿秀过去热闹着,这眼前先给王爷贺喜,以后咱们再来赔罪。”她拉了明秀过来,自然就要体体面面地带着明秀回去,况太子妃与她说了,叫她今日一定要带着明秀往东宫凑热闹一块儿说笑的,此时便拉了拉明秀的手。

    恭顺公主都没有与自己说过太子寿辰之事,沈国公父子也提都没提,显然都没有放在心上。明秀嘴角抽搐了一下,头一回觉得太子可怜。

    “既然皇兄还等着,且去吧。”这是往自己面前来耀武扬威来了,荣王心里呕血,脸上却带着笑容说道。

    他话音才落,却听见外头又有丫头的禀报声,之后一个尤带几分虚弱的女孩儿的身影,缓缓而来。

    见了这女孩儿,荣王脸色一变,之后漠然地移开了目光,只当做不认识。

    沈明珠今日莫名得了永寿郡主的帖子,为了见荣王一面巴巴儿地过来,本是盛装之下面如桃花,消瘦可怜,然而一进门,脸却白了。

    荣王,竟然头一回无视了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