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8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王爷……”沈明珠自从分家便仿佛消瘦了许多,如今弱不胜衣楚楚可怜,往日里明艳的秀色也变得软化了许多,此时含着欲落不落的晶莹的眼泪,仿佛凤凰泣血一样唤了面前的少年,情真意切仿佛眼里只有这个少年的存在。

    她立在堂中谁也不看,只看着曾经与她海誓山盟的美丽少年。

    这是她的爱人,是她的一切,也是她的荣耀呀!

    沈明珠没有想过京中这些人竟然这样市侩。从沈国公府分家,三房迁出国公府开始,从三太太到沈明珠,在京中走动都开始艰难了起来。曾经亲亲热热换着姐姐妹妹的那起子女眷,如今都冷淡了起来,别说下帖子请三房女眷过府说笑,就是大街上遇见,也只有当没看见的。

    沈明珠明白这就是世态炎凉,如今越发不能失了荣王的庇护。

    没有了沈国公照看,平王又素来看不上三老爷一家,安固侯夫人自己焦头烂额不说,还有个心怀叵测不知怎么就跟二房勾搭上的王年背后在安固侯夫人面前说坏话儿,沈家三房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

    太夫人从府中一搬出来就病了,昏昏沉沉的有点儿不知道事儿的模样,仿佛整个人的精气神儿都没了,一脸的衰败。沈明珠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三老爷没有本事,没能叫她们留在国公府。

    太夫人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一直住在国公府里。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狠心的沈国公都能置之不理。

    逼迫继母出府,外头再多的赞誉,沈国公也只是个小人罢了!

    “王爷。”见荣王脸色铁青,沈明珠心里发疼,却还是不得不忍着永寿郡主与沈明秀异样的目光可怜巴巴地唤了一声。

    她不是个蠢人,知道荣王这是对她生出了疏离之心,然而她却不能放开荣王的手。

    她需要他的尊荣给自己做脸,更重要的是,她是真心爱慕这个少年的呀!

    不是因为这样的爱慕,她怎么会舍了自己的清誉在外与男子周旋,怎么会明知道永寿郡主不好惹也要跟她对着干?又怎么会连正室之位都不要,宁愿给这个少年做一个低人一等的侧室?

    她只要一点点的垂怜,这也有错么?!

    “表弟,沈家小姐唤你呢。”永寿郡主冷笑往敛目不语,看着就一脸作态的明秀的方向看去,微微一顿,见荣王看着自己皱眉,显然对自己自作主张请沈明珠出现很不满意,心中一缩,之后眼睛一瞪又厉害了起来。

    “怎么,表弟心疼了?!”

    “我与沈家四姑娘不熟,有什么心疼与否。“荣王都要气死了,觉得永寿郡主这东西就是个蠢蛋,死死忍住了想要给永寿郡主一个耳光的冲动,他忌惮地往明秀的方向看了一眼,脸色冷淡,然而却并未说出什么恶言。

    他不是蠢货,哪怕沈国公府分家,然而若沈明珠在此被折辱,眼前这荣华郡主的脸上也未必好看。

    再如何,这也是一家的姐妹。

    永寿郡主也知道的,不然今日不会邀明秀过府,本就是为了看笑话,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狰狞来。

    沈明珠听了这撇清自己的话,脸都白了,几乎不敢相信荣王竟然这样“果断“。

    哪怕一个“我有苦衷”的眼神都没有给她!

    “王爷果然重规矩,知礼数。”明秀可不会叫荣王大咧咧地承认与自家闺中姐妹有个什么牵扯,不论自己,明华姐妹还是要嫁人的呢,此时见荣王竟撕撸得这样干脆,心中只觉得这人心性凉薄,却还是满意的。

    见自己果然投了明秀的心思,荣王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见永寿郡主一脸的扭曲,再看看明秀平静端庄,目中闪过了一点失望,还是有些遗憾的。

    比起永寿郡主,他其实也曾经更中意这位荣华郡主,只是想求皇帝指婚的时候他小心地求了一回,他那位对他无所不应的父皇竟然直接就拒绝了,只说沈国公不是好惹的,不好给荣华郡主赐婚。

    “你这个儿子,朕还没养够呢。”荣王想到那时皇帝似笑非笑与自己说起的话,百思不得其解,却也知道,荣华郡主虽然很好,却也不是自己能得了的。

    “今日,你可听明白了?!”沈明珠曾经叫永寿郡主厌恶极了,盖因这丫头身份容貌都不及自己,竟然还敢在外头大咧咧地与荣王往来,感情很深厚的模样,永寿郡主早就想叫这丫头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了,如今见沈明珠失声痛哭,越发地仰头冷笑。

    她看着沈明珠捂着嘴在地上哭,一双满含恨意的眼睛,却落在了明秀的身上。

    沈明珠此时这样没脸,作为一家姐妹的明秀,自然也是没脸的。

    看着四周几个女孩儿的窃窃私语,永寿郡主心中越发得意,甚至想着叫荣王纳了沈明珠入府也好。到时候日日磋磨,叫她生不如死。平日里请女眷走动,直叫这个没脸的东西立在一旁服侍自己,也不知那样儿,这个沈明秀还能不能坐得住!

    那时,才该是沈明秀的好日子呢!

    眯了眯眼,永寿郡主便一弹衣襟上的灰尘,挑眉含笑与痴痴地拿一双朦胧泪眼看着荣王的沈明珠笑着说道,“虽然表弟对你无心,只是瞧瞧你这副没有骨头的贱样儿就知道,你对我家表弟是舍不下的。罢了,”她扬声,转头看着眉目不动的明秀轻轻地说道,“日后,看在你可怜,本郡主只将你收了做个通房,也解了你的相思之苦!”

    “表姐!”荣王真心不知道永寿郡主这是想要嫁给他,还是想要坑死他了!

    这死丫头怎么就这么愿意给自己拉仇人,还一拉就是顶级仇人?!

    沈明秀那是好惹的么?脸不疼了是吧?!

    “我家郡主说得是。虽王爷对我家郡主一心一意,却总是有那等不知自己身份儿的小贱蹄子往王爷面前来呢!”永寿郡主一个眼风儿,就有一个格外秀气的大丫头上前,一边给永寿郡主添茶,一边娇笑着频频往明秀的方向看着娇笑道。

    她并未指名道姓,仿佛是在评说沈明珠,然而知道的,都明白这意在明秀。

    然而明秀若此时发难,却成了自己找骂,若视而不见,却又叫人指桑骂槐。

    苏蔷与明秀要好,此时就有些坐不住,脸上露出了怒色,手一拍桌就要起身。

    这隔空一个耳光抽在明秀的脸上,若放过此事,回头明秀只怕就要叫人嘲笑。

    明秀急忙按住了苏蔷的手,见这手帕交婉约的脸上露出了怒色,脸都气白了,心中一暖,之后微微侧头,就见今日跟着自己前来的鹦哥儿口中冷哼了一声,上前一步拉过了那丫头,劈手就抽在了她的脸上!

    “我家郡主最是清贵,你一个奴才,怎敢在我家郡主面前污言秽语?!”鹦哥儿一耳光抽得那秀气的大丫头捂着脸愣住了,这才在几个女孩儿都诧异地叫了一声之中高声道,“咱们一屋子的主子,什么时候有你放肆的份儿?!这是侯府的待客之道?!这是不将主子们放在眼里不成?!”

    “你!”明秀没有自己领骂,还寻了事抽了自己的丫头,永寿郡主脸都觉得疼了,见自己的心腹丫头呜呜地哭着往自己的面前来,顿时跳起来指着明秀骂道,“你竟然敢动手?!塞外之女,果然没有教养!”

    “侯府的规矩这样浅薄,本郡主自然也做不出有教养之事。”明秀叫得意的鹦哥儿还回来立在自己身后,这才含笑看着永寿郡主,没有半分烟火气地温声道,“塞外之女的一个丫头都看不下去贵府的规矩,可见家教。”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永寿郡主气得口无遮拦地骂道。

    “下次打了贵府的狗,本郡主一定好好儿看清楚了。”明秀挑眉,目中也露出了几分厉害来,讥讽地微笑道,“若你觉得本郡主做错,大可往陛下面前告我!左右不是第一次,我等着你就是!”

    告状?她舅舅现在不给她告状的呀!

    永寿郡主看着明秀一脸你能拿我怎么样,气得浑身都发抖,仿佛看着生死仇敌一样看着明秀。

    整个堂中都一片死寂,没有女孩儿敢在这两个贵女对持之时说话。

    一个亲娘忍不起,一个亲爹忍不起,都不是好惹的来的。

    “算了,一个耳光罢了,表姐何必这样斤斤计较。”今日是赐婚的大喜的日子,荣王虽然心里不是很想娶,然而到底是喜事儿不是?永寿郡主先弄出来一个晦气的沈明珠,如今又要跟沈明秀掐起来,这叫人心很累啊。

    “这是一个耳光的事儿么?!”永寿郡主转头高声斥责道!

    荣王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狰狞,忍耐了片刻,方才吐出一口气走到永寿郡主身边低声哄劝了起来。他本是最秀丽的少年,目光温柔地低声哄着她,不大一会儿,永寿郡主脸上便缓和了下来,也不看明秀了,拉着荣王的手不放。

    “四妹妹回去照顾老太太去罢。”沈明珠太丢脸,明秀不愿叫她在这儿丢沈家的体面,淡淡地说道。

    “不必你假好心!”沈明珠见明秀看了这么久的戏,看足了自己的笑话还露出一副救世主的模样,心里就恼恨起来。想到沈国公一家回京之前,自己在京中是那样的风光,她咬着牙低声说道,“为什么,你们还要回来?!”

    这国公府,本是她家的天下呀!

    她想着太夫人在病榻上拉着自己老泪纵横的模样,满脸都是眼泪地瞪了明秀一眼,之后便冲了出去!

    她本不欲在此被永寿郡主与明秀欺负,只想着荣王大抵是真有什么缘故方才对自己这样冷淡,然而才走到外头的院子里,就见远远地一对儿中年夫妻衣袍翻飞地走来,前头的是有些恍惚的淮阳侯,后头一个脸色怨恨的,却是永乐长公主。

    这二人身后,是几个宫中的内监,手中捧着明黄的旨意。

    沈明珠心中一动,急忙偷偷儿躲在院子里的山石之后,就见这内监一路往永寿郡主的屋里去了,不大一会儿,就见里头传来了宣旨的声音,那声音尖细地透出了房间飘进了沈明珠的耳朵,竟叫沈明珠心神动荡,脚下一软。

    她知道永寿郡主会嫁给荣王,然而这样听见赐婚,却还是叫她心中悲苦。

    她忍不住靠在了山石上哭了一会儿,好容易才勉强地走了。

    明秀此时听着旨意,忽略了永寿郡主的得意与永乐长公主望着自己的厌恶的眼神,目光却落在淮阳侯身后的几个年少的女孩儿的身上,就见这几个女孩儿虽然衣裳首饰并没有永寿郡主这样华丽,然而却也十分精细,显然是侯府之中的小姐。

    “这是我的几个侄女,你们可以走动走动。”淮阳侯接了赐婚的旨意,送了那内监走了,回来将旨意丢给露出了欣喜的永寿郡主,转头与明秀温和地说道,“你见识得多,日后,多提携她们几个。”

    “父亲!”见淮阳侯这样与明秀说话,永寿郡主顿时恼了。

    然而她的那几个堂姐妹脸上却露出了亲热的笑容,纷纷与明秀斯见,还带着几分讨好。

    不讨好不行呀,托倒霉长公主与永寿郡主的福,淮阳侯府可算是把京中勋贵给得罪坏了。得罪了旁人也就罢了,这母女最喜欢的就是入宫得罪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是个宽容大度的人,从来不与无礼的人计较,然而皇后她儿子,却小心眼儿极了。

    唐王殿下知道亲娘被得罪之后,从来都不收拾罪魁祸首的淮阳侯,只拿淮阳侯的两个倒霉同母弟弟开刀,今日弹劾一个错处,明日揭露一点儿差事的问题,还有理有据蓄谋许久的样子,坑得淮阳侯府的两个老爷回家吃自己。

    这换了谁谁能干呀?淮阳侯的两个弟弟哭到了亲娘的面前,哭着喊着要分家,可不敢跟长公主一块儿被连坐了。

    这两位与淮阳侯一母同胞,都是太夫人生的,太夫人哪里舍得分家叫儿子们出府去吃苦,越发地骂淮阳侯没用叫长公主祸乱家中,又哭家中不宁等等,哭得淮阳侯头疼,越发不喜跋扈给家中拉仇恨的长公主不说,如今就想着叫几个更贴心的侄女儿出马,好好儿结交京中的贵女,缓和一下永寿郡主带来的影响。

    因此,哪怕永乐长公主从来都不将淮阳侯的几个女孩儿带出来,今日淮阳侯却带着几个女孩儿出来了。

    只是明秀对淮阳侯府真是敬谢不敏,哪怕这几位真是七仙女儿呢,也不过是面上冷淡地说了几句,之后便对苏蔷对视了一眼,起身要走,与看起来更好说话的淮阳侯福了福方才说道,“今日本是为了陛下的赐婚之事方才过府叨扰,此间了结,我们姐妹便告辞了。”

    “再……说会儿话。”淮阳侯目光温煦,仿佛将明秀的冲撞全都忘了。

    “还是不必。”明秀叫这慈父一样的目光恶心坏了,又觉得身后永乐长公主的烈火眼正盯着自己,心中冷哼了一声便拉着苏蔷走过面前的这个人,转头看了看正抱着强笑的荣王不许他看别的女子的永寿郡主,突然就笑了笑。

    苏蔷却在一旁,不知为何轻叹了一声,之后笑得带着几分解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