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0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唐王叫个没脸没皮的弟弟恶心得够呛,酒都不爱喝了。

    明秀却不知道自己不过是随手拎了安王的后衣襟儿罢了,清白得跟水似的,还叫安王开心得不行,此时与苏蔷一同到了太子妃面前,见太子妃面上带着几分喜气,颜色也好,便凑趣儿笑着说道,“太子妃今日的气色极好,莫非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太子殿下寿辰,您这是跟着欢喜么?”她一出现,太子妃身旁一个矮包子就一脸严肃地踢踢踏踏跑到了她的面前,仰头看她,一脸的无声无息。

    “斐儿今日气色也好。”明秀对着慕容斐的大眼睛笑眯眯地说道。

    皇长孙得到了关注心满意足,贴在明秀的腿上眼睛都眯起来了。

    “今日,你可有吃委屈?”太子妃是知道明秀去了淮阳侯府的,关切地问道。

    她今日穿着一身儿大礼服,面上的脂粉也很厚重,虽然看着与从前的清爽不同,然而却艳丽了许多。

    胭脂厚重,却是叫人觉得赏心悦目。

    “她不给别人委屈吃就不错,大姐姐还担心她么?”苏蔷便在一旁笑着说道。

    她竟仿佛与明秀任意嬉笑的模样,这倒是很不寻常,太子妃嘴角慢慢地勾起来,心里生出了几分欢喜。

    能叫苏蔷这样随意说笑的,可见是与她极好,她也就放心了。

    不然这个心思有点儿重的亲妹妹也叫人愁的慌。

    “我想着你们该来的,叫人在后头备着温温的菜呢。”太子妃叫明秀与苏蔷坐在自己身边,只觉得自己左右都是美人,越发地欢喜了,拍着明秀的手柔声说道,“我料想你们在淮阳侯府,只怕是不会吃什么,该是饿了。”她见东宫的宫人将一碟碟的小菜放在明秀面前,又见上了一壶酒,便皱了皱眉叹气道,“你们两个还小呢,喝些糖水就是。”说完就要叫人将酒水撤下。

    “不碍事。”苏蔷央求地说道,“难得太子的寿辰。”

    “那,只需喝半杯。”太子妃见明秀也面露期待摇了摇头,叫人去换了酒来殷殷地说道,“这是前些时候外头进上的什么梨花白,一股子香气,也不上头,我尝着倒极好。”又叫两个女孩儿先吃菜。

    “到底是太子妃的亲妹子,这换了旁人,何曾会这样上心呢?”太子妃虽然声音轻微,然而连番动作到底叫人瞩目,下头就还是有一个娇艳逼人的女子娇笑说道。

    苏蔷给明秀夹菜的手上一顿,目光落在不动声色的太子妃的身上。

    “这是陈侧妃。”太子妃见明秀头也不抬,也不往下去看出言的那侧妃,眼角露出一丝笑意,与她介绍说道。

    明秀对太子的侧妃完全没有兴趣,也对东宫的女子的龃龉没有兴趣,听了太子妃的介绍只是微微颔首,之后便专注地低头喂了趴在自己腿上的慕容斐一点点小青菜,见他仿佛苦大仇深地瞪了这小青菜很久方才张嘴吃了,飞快地咀嚼了两下便囫囵地吞下去,这才含笑与这包子说道,“荤素相宜,方才会对殿下身体好。”

    慕容斐一看就是肉食动物。如她的弟弟沈明嘉,也是与慕容斐年纪相仿,然而平日里更喜欢青菜,因此便消瘦匀称许多。

    国公府中,只有沈明嘉随了恭顺公主喜好清淡,余下的都跟沈国公似的,无肉不欢。

    “吃肉,有劲。”皇长孙表示自己是习武的人,一顿不吃饿得慌。

    “吃素,身体好。”明秀没法儿说什么补充维生素等等,低声哄道,“一碗青菜,一个故事。”

    “两个!”慕容斐眼睛亮了,然而脸上却依旧很严肃,跟谈判似的。

    “三碗,两个。”明秀转了转眼睛,生出了几分坏心地说道。

    皇长孙用严肃的表情看着忽悠自己的明秀,对这种看低自己智商的行为表达了深深的愤慨,用力抱着明秀的腿一字一句地说道,“两碗,三个!”

    聪明的明嘉都叫自己这样忽悠过,皇长孙竟然不上套,明秀心虚地咳了一声,一抬头见太子妃挑眉看着自己,难得地脸红了。

    “斐儿心里明白的很,你的小算盘是落空了。”太子妃很得意儿子的明察秋毫,指着明秀笑道,“是不是要臊了?”

    “我瞧着,她也该叫人治治了!”唐王妃今日笑嘻嘻地不知自己在高兴什么,见明秀在皇长孙面前吃瘪,顿时拍桌笑道。

    “是我小看了斐儿,如今,陪给斐儿点心如何?”可不能再叫这个问题继续下去了,不然荣华郡主岂不是要被人笑话死么?明秀急忙拣起桌上的点心与慕容斐笑道,“下一回,我定不会再小看斐儿。”

    “玩笑,挺好。”皇长孙严肃地握住了点心,与明秀说道。

    愿意与他肆意玩耍的,也只有眼前人了。

    下头的那位陈侧妃见自己方才的那句话就一滴水花儿都没有溅起来,太子妃完全不受影响,旁人也对自己并不在意,只觉得芒刺在背,都要叫自己周围的那几个侧妃给笑话坏了。她心中有些不快,却还是努力露出了一个笑容,推了推自己面前一个年纪不大的孩童来与太子妃笑着说道,“皇长孙确实聪慧,听说如今在书房,太傅们都夸赞呢。”她微微一顿,这才含笑扬声说道,“虽太傅们也赞过我家明儿几回,到底不如皇长孙体面。”

    她的手边,一个睁圆了一双眼睛胖嘟嘟跟小仓鼠似的孩童,正抱着一块儿点心在嘴边不知所措。

    他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推他出来。

    “明儿胜在乖巧,自然得太傅喜欢。”见这个比慕容斐还小一岁的孩子眼睛里带着泪花儿,不知该怎么办的模样,太子妃心中一软,便温声说道。

    陈侧妃见太子妃也夸奖自己的儿子,嘴角便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来。

    她的下手还有几个侧妃,手中都拉着不大的孩童,脸上不忿。

    “今日本是东宫大喜,咱们先贺太子之喜。”东宫并不太平,然而太子妃也没有想过这几个侧妃竟连这都忍不住,非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显出自己,心中有些疲惫,面上却只是温煦地劝另一侧的唐王妃等人喝酒,又见下头被陈侧妃推出来那个还有些懵懂的孩子可怜,就对慕容斐微微颔首。

    慕容斐抿了抿嘴角,很有兄长风范地将小仓鼠一样儿的弟弟给拉在自己的面前,指着他对明秀认真地说道,“二弟。”

    “明儿。”那个小孩子也眼泪巴巴地对明秀自我介绍。

    他性子仿佛有些软糯,拉着慕容斐的手不放。

    “别怕。”慕容斐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对他说道,“我在。”

    “大哥。”慕容明仿佛兄长是主心骨儿一样,小手死死地揪着慕容斐的衣袖不撒手。

    见他这样依赖兄长,陈侧妃的脸顿时就青了,有心想要说些什么,然而目光落在一处,到底没有说出来。

    太子不知何时带着唐王与安王立在一旁,也不知看了多久,此时看着慕容斐兄弟兄友弟恭,眼角的笑意竟都掩饰不住。

    “你将斐儿教导得很好。”太子走到太子妃的面前,低头与她说道。

    慕容斐护住弟弟的动作与表情都十分自然,太子自然满意极了。

    谁都不愿意自己的长子是个不知庇护弟弟的人,不然来日这么个儿子登了基,只怕是容不得弟弟的。

    别看太子殿下与庶弟斗得你死我活,却并不希望自己的庶子叫嫡子给宰了。

    “是斐儿自己懂事,何必我来教导。”太子妃含笑扶着太子落座,只觉得这人今日满身的酒气,然而心情却很不错。她知道这是因荣王今日赐婚,然而诸宗室子弟与朝臣之家都来与自己道贺,显然自己在诸人心中地位更胜荣王心里欢喜的缘故,却并不点破,将手边的一碗温茶递给太子,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仰头喝了,这才与太子笑问道,“外头的,都已经散了?”

    “嗯。”太子握了握太子妃的手,见慕容斐带着慕容明,又招呼了余下的几个弟弟到自己面前磕头,笑了笑,不管旁人,只扶起了自己的嫡子。

    “斐儿极好。”他郑重地与下头都仰着头看着自己的庶子们说道,“日后,该以你们的兄长马首是瞻!”

    几个皇孙都还小,然而太子的严峻的表情却叫他们小小的心中都留下了痕迹,看向面容沉静的慕容斐时,带了几分敬畏。

    明秀从太子出现便当起了透明人,见他无时无刻不在为慕容斐树立权威,心中不由有些感慨。

    太子这是吃人渣皇帝的亏太多,很担心儿子走自己的旧路了。

    只是太子的心意虽好,却不会叫人心服。

    至少她亲眼看见陈侧妃的眼眶红了,面上也露出不甘与愤恨,显然对这说道有些自己的看法。

    陈侧妃的模样并未避着人,明秀既然能够看见,太子自然也看见了。

    “明儿还小,日后,叫他跟着斐儿多亲近。”慕容明是太子的次子,虽然没有多少宠爱,然而却也很叫人瞩目。太子对这个儿子是想要培养成嫡子的左膀右臂的,然而见陈侧妃仿佛有自己的打算,他心中便生出了几分不快,也起了忌惮,顿了顿,方才与太子妃温声道,“侧妃终日忙碌力有未逮,日后,你多看顾明儿些。”

    这虽然不是将慕容明从陈侧妃手中夺走,却也有点儿这个意思了。

    “陈侧妃还好。”太子妃怎会为别人养儿子,便含笑说道,“明儿自己也懂事,我也不必帮衬什么。”

    “平日里,多读些清心咒。”太子见太子妃为陈侧妃说话,越发觉得太子妃贤德,便与咬着嘴唇露出了痛色的陈侧妃说道。

    “是。”陈侧妃叫太子训斥了两声,面上露出一点伤心,却还是哽咽回话。

    明秀看着这东宫百态,见陈侧妃没脸,下头其他侧妃在幸灾乐祸,还有个那日的许侧妃低头闷不吭声,虽然明明是太子庇护了太子妃,也并没有宠妾灭妻的意思,却觉得心累。

    这样的尊重,若换了她,她会心里感激么?

    她想大抵是不会的。

    她只会将这个为了身份尊重自己,不叫别的女子逾越到自己头上的这个男人当做职场的上司,百般地奉承,却不会再叫他看见自己的真心了。

    慕容宁看着明秀的目光微黯,仿佛能想象出她在想些什么,抿了抿嘴角,抓住了身边唐王的手腕儿。

    唐王正在与对面的唐王妃玩儿对眼儿飙杀气呢,见倒霉弟弟冰凉的手握住了自己,顿时冷哼了一声。

    “矫情!”唐王殿下觉得不论是弟弟还是狐狸精都挺矫情,哼了一声,看向十分爽快当场就往自己脸上挠的唐王妃,竟然还顺眼了一些。

    还是唐王妃干脆啊!

    因太子出场,女眷们便不敢再大声说笑,一时就无趣了起来,不大一会儿,唐王妃只说累了,别人也都散了。

    明秀今日不过是来走个过场儿罢了,为了的也并不是太子,而是冲着太子妃的体面,见众人皆告退,便也与温和地看着自己的太子告辞。

    “今日累了表妹了。”太子眼角眉梢儿都带着温煦的笑容,叫人心中生出暖意来。

    “您太过客气了。”明秀也笑容满面地说道。

    这二人的笑容还有些相似,慕容宁在一旁提着心恐太子说错话儿叫心上人不高兴。

    “今日东宫嘈杂,罢了……”太子见明秀对自己笑得没有一点儿真心,不由觉得有些有趣。

    太子殿下自己也是这么对别人这么笑的。

    “阿宁送送表妹,别叫外头的车给冲撞了。”太子虽然醉了,脑子却还好好儿的,见弟弟只知道傻傻地站着,便温声与明秀说道,“我今日就不留表妹,叫阿宁护着表妹回去。”见明秀目中闪过一丝迟疑,他便和声说道,“也叫阿宁在姑母面前赔个罪。不过是个小小的生辰,却叫姑母的心尖儿忙碌奔走。况前些时候斐儿在宫中,也得表妹的照顾,来日,我与太子妃一同去给姑母请安道谢。”

    他今日好容易灌醉了慕容南,等的就是这一刻叫弟弟能多与明秀相处。

    当然,这些话太子殿下不能叫人知道,不然平王府非跟他翻脸不可。

    “不必安王殿下送的,我还没有那样叫人放心不下不是?”明秀摊手笑道。

    慕容宁也觉得太子这主意不好,自己本应该离明秀远远儿的才好呢,听了明秀的话,虽然心里有些伤心,却还是认同地点了点头说道,“表妹一个人回去就好。”

    他不要叫人看见自己与明秀走得近生出什么流言蜚语,日后叫慕容南猜忌她。

    太子扶额,几乎想要叹气。

    这弟弟简直死蠢死蠢,可怎么办呢?

    此时不闹一闹,真等着心上人跟别人定亲呢?!

    “你做表哥的,这样怠慢可不好。”太子为了弟弟也是拼了,努力地垂死挣扎。

    “表妹明白的,我没有怠慢。”慕容宁知道明秀是不愿叫自己送的,越发油盐不进地说道。

    太子见弟弟这样没脑子,垂首捂脸无力地挥了挥手,叫弟弟跟表妹们都赶紧消失,他不侍候了。

    有这精气神儿,不如在前头跟他父皇斗智斗勇呢。

    真愁死太子殿下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