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3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几日之后,苏蔷又与明秀传了话儿,说孙娇娇的亲事就此了结。

    那家的青年丢了那样大的脸,前一阵子还想叫孙娇娇去死,然而不知为何改了口,将此事就此揭过,心平气和地退了亲,很有买卖不成仁义在的意思。

    明秀虽不知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缘故,然而到底是为孙娇娇欢喜,心中也有一块大石落了地。

    恭顺公主说风就是雨的,已经开始急急地忙碌起来,给她预备嫁妆单子,顺便开始打造家具。

    虽从明秀出生之后,恭顺公主便遍寻好的紫檀木来费时数年请江南工匠打造了一架极精致华丽的拔步床,然而恭顺公主却并没有满足,还拿着余下的料子叫沈国公寻最好的匠人打造其他的家具。

    紫檀木到底珍贵少有,只这一笔,银子金子的就已经流水一样花了出去。

    明秀虽然觉得有些奢侈,只是这到底是恭顺公主的慈母之心,并没有不知好歹浇灭恭顺公主的热情。

    “只是太华丽了些。”今日的太阳暖烘烘,明秀趴日墙头觉得被晒得很舒服,与身子在沈国公府墙外,也随着自己趴在墙头上目光温煦地看着自己说话的慕容南小声儿说道,“叫我有点儿不自在。况王府什么没有呢?呼啦啦一大车的家具过去,只怕要装不下了。”

    “若装不下,就将旧的清出去就是。舅母前儿往我屋里丈量了尺寸,想必心里都有数儿的。”慕容南眼里带着快活,看着明秀与自己隔了很近的距离,一起很不规矩地在墙头说话笑道,“托你的福,我也能用上些新东西了。”

    “表哥这是喜新厌旧呀,真叫人心里担忧。”明秀叫慕容南看得不自在,便仰头哼了一声笑道。

    她难得有这样娇俏的模样,慕容南手心儿痒痒,很想拍拍她的头,却到底忍住了,摇头说道,“若不是你带过来的,再新我也不喜欢。况,”他微微一顿,偏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儿挑眉戏谑地说道,“舅母这样大方,我只有笑纳,才好叫舅母的这番心意不要浪费不是?”

    他见明秀看着自己的眼睛震惊地睁大了,只觉得笑声都在胸腹间回荡,忍着笑意拿修长的手指轻轻弹了明秀一记,笑着说道,“记得嫁过来,多带些嫁妆。”

    “什,什么?!”明秀瞪着这今日越发跳脱的表哥,舌头都打结了。

    听听,她听见了什么?!

    “没有嫁妆,以后嫁过来,叫你天天儿喝外头的露水儿,不给饭吃。”慕容南眯着眼睛威胁道。

    这越发与翩翩公子的性情不像了,明秀细细地端详眼前的清隽的青年,吧嗒了一下嘴儿哀怨地问道,“你究竟是谁?!”一定不是她那个仙人似的表哥了!绝对被穿了!

    嫁妆能和荣华郡主比么?!

    “那表哥多给些聘礼,不然国公府也没有余粮呀。”她幽幽地叹气,只觉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

    什么青梅竹马,都是浮云,还是聘礼更实惠。

    “怎么还要聘礼?这亲事很亏。”慕容南今日心里欢喜,竟生出了几分玩笑之心,见明秀无语地看着自己,自己忍不住笑了。

    “好会过日子的表哥,我是看清楚了。”明秀听慕容南笑得不行,几乎要跌下墙头儿去,忍不住转着眼睛去推这青年的手臂,口中便笑道,“快点儿下去罢!我不乐意见你了。”她一推,慕容南又与她赔罪,直说看在青梅竹马的情分上,聘礼还是少给点儿罢。

    她正与笑着的慕容南玩笑之时,只觉得眼角的余光仿佛扫过了一道翠色的影子,那熟悉的翠色一闪而过仿佛是错觉一般,她心中一跳急忙往墙外看去,却并未看见了什么,这才皱了皱眉,收回了推慕容南的手咳了一声,低声说道,“表哥还是快回去罢,叫人看见,只怕会叫人笑话。”

    慕容南寻的这处墙角乃是在一条隐蔽的街口之中,虽然人迹罕至,却恐叫人看见生出非议来。

    “我今日很欢喜,只是想要见你一面。”慕容南看着脸上微红的明秀,只觉得自己这些时候在京中的忙碌都是值得的,看着她轻声说道,“我只想跟你说,我一定以后好好儿照顾你,不会叫你因这亲事后悔。”

    他不会叫她后悔嫁给自己,会用自己的一生来好好儿待她,叫她快乐。

    “我明白。”明秀摸了摸头上从拿到别不再离身的金簪,认真地对慕容南轻声说道,“我也不会叫表哥后悔。”她或许,应该换一个身份去看待眼前这个含笑温情的青年,更用心地回报他对自己的感情。

    慕容南看着她,笑着点头,见国公府内罗遥的影子往这头儿来了,这才跳下了墙头对着明秀挥了挥手。

    “明日我与人去骑马,就不来见你了。”他仰头与墙头上往下看的女孩儿温声说道。

    明秀心中一动,不知为何心里有些不安,低声说道,“当心些。”

    慕容南从小儿就被平王教导,虽看着温文,然而骑射弓箭都是极好的,并未在意,只点头应了方才走了。

    “你们两个,莫非等不及不成?”罗遥见明秀抱着墙头对自己讨好地笑起来,脸上露出无奈之色,张开了自己的手臂由着她跳进了自己的怀里,护住了,方才冷着脸说道,“沉了些。”

    “真的么?”明秀听了,脸色就变了。

    “嗯,大概你最近心情不错,吃得也多了些。”罗遥将明秀接稳当了,才松了手扶着明秀皱眉道,“那么高的墙头,非上去不可?跌了你!”

    “母亲与父亲说这时候不好与表哥见面,只好另辟蹊径。”明秀见罗遥冷哼了一声并未多说,知道这表姐素来嘴硬心软的,又讨好了一会儿,方才好奇地与罗遥问道,“表姐今日休沐?”

    “不是。”罗遥嘴角抽搐了一下。

    罗大人真的很不想说,自己叫阳城伯夫人给天天逼得鸡飞狗跳,只能病休躲在家中。

    天天带着点心汤水的往军中去呀,一脸慈爱地摸自己的脸,能做到这份儿上,伯夫人也是拼了。

    明秀一见就知道有隐情的,嬉笑了一会儿,就探头探脑地想要知道缘故。

    只是她如今是个小叛徒,罗大人断然不敢叫她知道阳城伯夫人到底是多么想要把自己这么个儿媳妇儿给娶回家。也不敢叫这丫头知道这些日子冯五这小子天天儿打着跟小伙伴儿王年见面的旗号往军中去,用一种或愤然或哀怨或冷若冰霜或狗腿儿的总之千变万化的目光看着自己,看得天不怕地不怕的罗大人浑身寒毛卓竖,就是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撞了哪路邪神。

    这若是叫明秀知道,恭顺公主就知道了。恭顺公主知道了,还不真给她预备嫁妆叫她上花轿呀!

    见明秀扭着自己衣角期待地看着自己,罗大人一脸漠然冷酷地提了这方才干了坏事儿的表妹往舅母面前去了。

    恭顺公主处自然没有时间理睬这些小儿女的事儿,只等着平王府下聘礼。

    平王妃此时却端坐在正位之中,看着面前的一张精致的帖子微微皱眉,目光转到了在自己身旁噤若寒蝉的嬷嬷的身上。

    “这是,批回来的八字?”她只觉得眼前有些发晕,稳了稳神,方才拿起了这张帖子,却还有些不敢相信。

    “是。”这嬷嬷头上汗都出来了,知道今日这差事算是办坏了,恐叫平王妃迁怒,便磕磕巴巴地说道,“老奴也不敢信,因此寻了好几家,连法华寺都去问过,都说是……”

    “怎会如此。”平王妃看着眼前的帖子,只觉得手足发冷,眼前还有些发黑,喃喃地说道,“怎会如此?”

    “王妃?”这嬷嬷扶着撑着头脸色很不好看的平王妃,担忧地说道,“只怕是不准,老奴再去别处看看?”

    “法华寺都批了这个,我……”平王妃看着眼前的单子苦笑,只觉得再没有这样叫自己为难的了。

    她之前并未将什么八字放在眼里,不过是走个过场儿罢了。

    勋贵之家结亲,哪里有这么多的说道,基本上就是都是八字很合,却不想叫她在此时生出波折来。

    “相冲相克。”平王妃低声说道,“这是何意?”

    “王妃!”

    平王妃是知道这批语的意思的,只是越是这样越不能理解。

    慕容南与明秀从小儿就相识,还在一个府中住过几年,也没相互冲撞,叫彼此吃了什么危险不是?

    “王妃,此事,只可信其有,不可……”那嬷嬷一边担心平王妃的胎,一边偷眼看着平王妃的脸色吞吞吐吐地说道,“世子与郡主,若谁被冲撞了,不是都叫王妃心疼?若日后真有个什么,岂不是……”

    她想说若这两个成了亲彼此相克,没准儿就得生出什么大乱子来,却见平王妃目光冰冷地看着自己,那眼神就跟剑似的,忍不住心中一凛,这才与平王妃告罪道,“是老奴多话了。”

    “此事,还有谁知道?”平王妃有些纠结地说道。

    她舍不得明秀,然而到底还有点儿信这批语,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若只是克一方也就罢了,这时候可是相克的命格。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同归于尽也差不多了。这若是叫沈国公与恭顺公主知道,那也是断然不会允了这亲事的呀!

    她大哥沈国公疼爱明秀如珠如宝,怎会为了慕容南就叫自己闺女涉入这样的命格里。

    “老奴那时是偷偷儿去的,旁人并不知道。”见平王妃微微捧住了自己的小腹,显然是在纠结,这嬷嬷低声回道。

    “如此,竟叫我不能决断了。”平王妃叹息道。

    她拿着这帖子,还是想着先问问慕容南,若儿子一心愿意,凭着叫沈国公日后知道恼怒她,也瞒住这八字认了这亲事。

    她并不是一个恶毒的婆婆,平王府也不是龙潭虎穴,怎么会伤害着明秀呢?这样的批语,或许还真就是算错了罢了。

    “世子呢?”

    “今日仿佛说是与人骑马去了。”那嬷嬷才说到这里,就见外头有丫头进来禀告,说是安固侯夫人来了,一时便忍不住往面无表情的平王妃看去。

    平王妃今日心头乱糟糟的,本就浑身都提不起劲儿,却没有想到安固侯夫人竟然还来添乱,心里都烦死了,只挥了挥手不想见。

    从沈国公入京,安固侯夫人就三番两次地上门,那点子抱怨与愤恨之言平王妃都能倒背如流了!

    实在不想再听安固侯夫人在自己面前唧唧歪歪,平王妃如今的心情就很不好,正要回去休息,却见外头安固侯夫人的声音已经传来,之后就见这个妹妹一脸不快地走进来。见平王妃歪在正位,她便越发不不快地高声道,“大姐既然在家,为何不见我?!莫非这是嫌弃我了,觉得我不如别人尊贵,因此也要分个三六九等?!”

    她看都没有看平王妃疲惫的脸色,走到了一旁坐下方才冷哼道,“大姐也会看见下菜碟儿!若是恭顺,只怕大姐倒履相迎呢!”

    “你闭嘴!”平王妃恼怒地喝道,“什么恭顺,你有没有规矩?!叫大嫂!”

    安固侯夫人叫她喝得一怔,之后眼眶就红了。

    “我就知道,大姐总看我不顺眼。”

    “说说你又怎么了?”见安固侯夫人唧唧歪歪地拿着袖子擦脸,平王妃简直无奈了,抱着肚子心事重重地看着这个妹妹问道。

    “我,我……”

    “你若是想要与我诉苦,今日,我就不奉陪了。”平王妃这心里正不舒坦呢,也没有想好这八字究竟要如何处置,实在没有心情应付妹妹。

    “我何曾与大姐诉苦过。”安固侯夫人今日可是为了大事来的,见平王妃一怔,便急忙露出了笑脸来,看得平王妃一愣一愣儿的,急切地说道,“我听说南哥儿要跟三丫头定亲了?”见平王妃脸色一僵面露不虞,她心中生出了几分迟疑,却还是哼道,“那丫头妖精似的,实在不叫我瞧着喜欢,也不知道大姐怎么就看中了她!就她那些心机,只怕大姐和王府捆一起,都不够看的。”

    “说重点。”平王妃不想听这个,皱眉说道。

    “芷兰丫头多好呀,说话温温柔柔的,还恭敬你。”安固侯夫人还在说。

    “若你是要为阿南保媒,就算了。”平王妃很不喜欢太夫人身边的方芷兰,此时见安固侯夫人兴致勃勃,便皱了皱眉。

    “阿南可是王世子,这么尊贵的身份儿,就算三丫头做了嫡妻,这一个哪儿够。”安固侯夫人便不快地说道,“我这可都是为了大姐你!王府开枝散叶的,一个三丫头莫非就够了?况芷兰丫头温顺可爱,没准儿日后阿南……”

    “平王府没有纳妾的规矩!”平王妃见这妹妹竟然是听着了风儿来做媒的,顿时就恼了,拍案喝道,“你若是为了这个,就不必再说!”

    “你!”见她这样不知好歹,安固侯夫人也很不快,瞪着眼睛正要发作,却见外头,两个小厮一脸惊慌地进来,对诧异的平王妃跪了下去。

    “王妃不好了!世子,世子从马上跌下来了!”

    “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